中文阅读网 > 韩警官 > 第一千零四十一章 行动!

第一千零四十一章 行动!

  时间一分钟一分钟过去,钱大海组织便衣刑警在小区物业的配合下,把整栋楼的居民一家一家悄悄疏散至地下停车场,再从地下停车场转移到临街的一个大型超市。

  群众全疏散走了,挨家挨户检查过,绝不会有遗漏。

  他跑上天台,确认楼顶的三个突击小组已做好攻击准备,又回到21层,走进2105室。

  “怎么样?”他轻轻走到两个蹲在墙根儿边的特警身后,用尽可能低的声音问。

  “在里面。”

  这两位真是在听墙根儿,不是直接把耳朵贴在墙上听,而是用仪器设备听。

  高个子特警摘下耳机,在手绘的平面图上指指,同样压低声音但语气很肯定地说:“在书房,就在这堵墙后面,睡得很死,正在打鼾。”

  不去主卧睡,也不在两个次卧睡,而是选择在距防盗门最远的书房睡觉。

  书房有一扇窗户,窗外是通风井,通风井里有许多安装空调外机的设备平台,如果小心一点,如果有足够体力,如果没有恐高症,他一旦发现不对劲真可能从通风井潜逃。

  更令人毛骨悚然的是,书房不仅距正门最远,且隔着两堵钢筋混凝土浇筑的承重墙,这说明什么问题,说明防盗门后面极可能做过手脚!

  钱大海暗骂了一句王-八-蛋,抬头看了一眼窗外,旋即蹑手蹑脚走进西北角的卫生间,带上门,拿起半小时前拉进的有线电话。

  “各组注意,各组注意,确认目标位置,确认目标位置,做好攻击准备,现在开始倒计时,10……9……8……7……6……5……4……3……1,行动!”

  哐啷!

  话音刚落,隔壁几乎在同一刻传来玻璃破碎声。

  就在钱大海猛地拉开门跑向隔壁之时,2104室的书房、阳台、主卧和次卧的窗户玻璃全碎了,闪出一片刺眼的强光,紧接着是震耳欲聋的爆响。

  嘭,嘭嘭!

  平地惊雷,连2013室和2015室的几个窗户玻璃都被震碎了。

  正在睡梦中的顾思成被突如其来的巨响惊醒,猛地睁开双眼,不睁没关系,一睁眼前一道强光。

  砰,砰,砰……

  又是接二连三的巨响,他失明了,刚才那刺眼的强光眩得两眼生疼,眼前全星星别的什么都看不见,后面12号楼和前面3号楼天台上的狙击手却看得清清楚楚。

  只见早借助安全绳悄悄滑到2014室窗户上端的战友,双腿猛地一蹬,借助这一蹬之力,像老鹰般腾空而起,眨眼睛,利用惯性撞开已被击破的窗户撞进去了。

  “不许动,警察!”

  “客厅安全!”

  “次卧安全!”

  “主卧安全!”

  顾思成不仅看不见也听不到,两眼全是星星,耳里嗡嗡作响,只知道公安冲进来了,突然“啊啊”地咆哮起来,边咆哮边伸手乱摸。

  突如其来的袭击,打了他个措手不及。

  他的反应速度远没反恐特警行动速度快,刚爬来刚摸到一个遥控器,还没摸到枕头下的枪,后背像被重物击到一般,紧接着两眼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摁住他,摁紧!”

  “手,他的手!”

  “控制住了,小刘,检查防盗门!”

  “指挥部指挥部,确认目标,确认目标,目标就是顾思成!”

  ……

  参与行动的全是反恐突击大队的精兵强将,第一波撞进来的六人中有两个中队长和一副中队长,特警中的特警,装备也是最先进的。

  头盔上全有摄像头,整个行动过程很快就传搜捕指挥部和市局指挥中心。

  只是画面一直在晃动,看得不是很清楚。

  不过对关局和韩博而言清不清楚不重要,重要的是突击行动非常成功,反恐突击大队在短短14秒内控制住极其危险的逃犯,干净利落解决战斗。

  “小徐,问问第一个冲进书房,把顾思成撞飞的特警是谁。”关局对反恐突击大队的表现很满意,不仅露出会心的笑容,还抬头给秘书交代了一句。

  “是。”徐秘书当然知道领导此刻有多高兴,很羡慕能被领导问起名字的特警,不过也只是羡慕,人家是实打实的功劳,是拿命去拼的。

  韩博笑而不语。

  关局点上支烟,笑看着大屏问:“顾思成怎么不叫也不动了,像条死狗,不会真被撞死了吧?”

  确认身份时特警刻意看过脸,大屏上出现过十几秒“特写”,顾思成被第一个冲书房的特警撞飞,额头扑通一声撞到墙上,头破血流。

  “好像昏迷了,虽然流了点多血,生命危险估计不会有,撞那么重,可能会造成点脑震荡。”

  “昏了好,帮他治就帮他治吧,虽然麻烦点,总比狗急跳墙引爆炸-弹好。”

  关局并非“幸灾乐祸”,而是顾思成太危险,在现场搜查的特警发现他不仅有枪,而且是两把!全是美式军用手枪,一把藏在枕头底下,一把搁在床头柜上,子弹全已上膛。

  更让人心有余悸的是,防盗门后面果然有爆炸装置!

  一块电路板用黑色胶带固定在一个不锈钢饭盒上,一根铁丝系一头系在门上,一头系在固定在门上的炸-弹电路板开关上,门一开就接通电源,就会引爆这个看上去很丑陋但杀伤力估计不会小的炸-弹。

  阳台上有一个炸弹,其中一个竟绑在一个大号无人机上。

  书房里摔碎的那是一个引爆炸-弹的遥控器,之所以没发生爆-炸,不是因为遥控器摔碎不能用,而是在特警行动之前武警支队排爆分队就采用技术手段屏蔽了楼里的无线信号。

  也正因为信号被屏蔽了,钱大海才用有线电话指挥天台上的特警行动,而整个行动视频也是在行动结束屏蔽解除之后才传到市局指挥中心的。

  总之,别说只是把他撞昏迷,只是造成点皮外伤,就算当场击毙上级也不会追究市局责任。

  韩博陪着关局说话,不会越级指挥。

  冯锦辉如释重负,瘫坐在椅子上,看着液晶显示器里的现场画面,同样不会越级指挥。后续行动依然是钱大海指挥,看不见他人,只能听到他的声音。

  “排爆分队从主卧窗口进入,突击组派两个同志接应,注意安全,小心设备。”

  “治安组治安组,继续做3号楼居民工作,等防盗门上的炸-弹拆除,等所有炸-弹全转移走之后再组织居民有序回家。”

  “查证组查证组……”

  该上的上,该安抚的继续安抚,该撤的撤,该收队的收队,一切都在他的指挥下有条不紊的进行。

  直到排爆武警把最后一个炸-弹的雷-管顺利拆除,把几颗引爆装置全被拆除的炸-弹从楼梯小心翼翼送到楼下,被等候已久的排爆车运送走,关局才站起身,掏出手机,给市委、市政府及省公安厅领导汇报。

  韩博同样没闲着,先通过指挥中心的电台给冯锦辉下达了一道命令,旋即掏出手机拨通杜茜的电话。

  他一夜没睡,大晚上被公安接到新豪花园斜对面的这家宾馆里,杜茜和余琳一样没睡。

  炸-弹虽然没爆,抓捕行动搞出的动静也不小,万豪国际方向传来好几声巨响,像是炸在杜茜心坎上,一直魂不守舍,坐立不安。

  “韩博,他……他……他现在怎么样?”

  “落网了。”

  落网就意味着没死,杜茜稍稍松下口气,抬头看了一眼比她更担心更紧张的余琳,又忐忑不安地问:“别人呢?”

  “就他受了点皮外伤。”好几天没给她打过电话,她打过来同样没接,韩博不想也没必要隐瞒。

  “这就好,这就好,没死人,没人受伤最好。”

  你以为没造成人员伤亡顾思成就能保住小命?

  性质恶劣,罪孽深重!

  要不是在最后关头想到他不可能把鸡蛋搁一个篮子,这会儿不知道已造成多少人员伤亡,造成多大财产损失。

  在这个问题上韩博同样不想瞒她,意味深长地说:“杜茜,你要有心理准备。”

  杜茜心里咯噔了一下,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哽咽地问:“没死人,没人受伤都不行?”

  “没死人,你知不知道差点死多少人,就差一点点!”韩博深吸了一口气,五味杂陈地说:“抓紧时间跟余琳道别吧,坚强点,我知道你行的。”

  最担心的事没发生,最担心的事也全变成残酷的现实。

  杜茜放下手机,泪流满面。

  余琳意识到接下来要面对什么,她不是怕坐牢,而是怕生离死别,泪水滚滚而流,紧搂着杜茜一声不吭,身体不由自主地颤抖。

  二人就这么相拥而泣,不知道什么时候,房门从外面被打开了。

  进来两个男的和一个女的,两个男的不认识,女的杜茜有印象,好像姓常。

  “余琳,我是深正市公安局刑侦局民警常彩燕,这两位是我同事,这是我们的证件,你涉嫌故意杀人(未遂),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之相关规定,现依法对你执行刑事拘留……”

  常彩燕宣读完拘留证,掏出手铐把她铐上,又掏出笔让她在拘留证上签字,旋即撕下给家属的那一页,转身道:“杜女士,很抱歉,您不是嫌疑人的直系亲属,我们不能把这个交给您。我衷心地希望您能尽快回南非,离开这个对您而言的伤心地。”

  “常警官,交给我吧,我帮你们通知……通知她家人。”杜茜擦了一把泪水,强忍着悲痛哽咽地说:“这里,这里确实是我的伤心地,不过我现在不能走。”

  她果然不想走,她接下来肯定会请最好的律师帮顾思成和余琳辩护,只要能让顾思成保住命,只要能帮余琳争取到轻判,她不会在乎花多少钱。

  一个好人,怎么跟一帮坏人搞一块儿去了,而且感情还那么深。

  常彩燕暗叹口气,低声道:“好吧,交给您,麻烦您签收。”

  

  http://www.zwydw.com/book/0/3/180282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