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韩警官 > 第一千零四十四章 赃款

第一千零四十四章 赃款

  逃犯落网,缴获所有枪支和爆炸物,上到市领导下到参与搜捕行动的普通民警全松下口气。

  刚刚结束的不只是深港两地公安的联合行动,也是两省公安乃至司法行政部门的联合行动,随着顾思成落网,案件管辖权问题被再次提上日程。

  两省公安厅和贵省司法厅的态度惊人一致,都说按程序办,由深正市公安局、东萍市公安局及东萍市司法局协商解决。在搜捕过程中三家全出过力,也全投入经费,又全是对荣誉感最看重的执法部门,涉及到缴获,涉及到评功评奖,这种事怎么协商?

  关局和周副局长的态度也令人啼笑皆非,让韩博全权负责与贵省的同志协商。

  一边是老单位,一边是新单位。

  老部下做过大量工作,现在的部下出过大力。

  刚过去的二十二天,从刑警、经侦、技侦、网警、视频、特警、治安等支队及各分局的上百名干警谁也没睡过好觉,好不容易把案子破了,好不容易将逃犯抓捕归案,尤其反恐突击大队的特警,在执行抓捕行动时真冒着生命危险。

  付出就要有汇报,如果连最起码的荣誉都没有,怎么鼓舞士气。

  韩博很想“避嫌”,但作为局领导在这一问题上不能避嫌,必须据理力争。

  面对比他更尴尬的朱千里和冯朝阳,韩博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可问题终究要得到解决,只能苦笑着说:“二位,从身份上看,顾思成是如假包换的逃犯。按照相关程序及司法实践,人应该让你们押解回去,暂时羁押在东萍市局看守所,由司法局向法院提请收监。

  至于其失联脱管期间犯下的罪行,应由东萍市局立案侦查,由东萍市检察院提起公诉,交由法院再审再判,对一般犯罪嫌疑人是判刑,对顾思成这样的应该算加刑。总之,人是你们的,案子也是你们的,和我们深正市局关系不大。”

  领导在电话里虽然没明说,但意思再清楚不过。

  这个案子不仅惊动了省委,甚至惊动了中央部委,如果不把罪犯押解回去,上级肯定会以为贵省公安机关和司法行政部门什么都没干。

  包机过来参与搜捕的新阳市公安局特警回去了,东萍市公安局的十三名特警依然在深正,显然是为了把顾思成押解回去。

  冯朝阳同样为难,一脸尴尬:“韩局,顾思成胆大包天,闯下的是滔天大祸,要不是深正市局全力以赴,要不是您在关键时刻洞察先机,后果真不堪设想。他失联脱管期间的主要罪行是在深正犯下的,搜捕工作也主要是深正市局做的,按理说我们不应该把人押解回去,但上级有上级的考虑,上级有上级的难处。”

  “韩局,我们确实身不由己……”朱千里点上支烟,一脸为难。

  在领导人视察和重大外交活动中,八局主要协调指挥主要协调指挥被视察省市区的警卫局(处),保障首长外出时的安全及紧急事件的处置。在领导人或外国领导人来华访问期间,一般负责外围警戒安保;

  九局虽然挂在公安部,但事实上直接归中-共-中-央办公厅领导,正军级单位,局长是中-共-中-央办公厅第一副主任,主要职责是警卫党中央领导和军委领导,平时只承担政-治-局常委、中-南-海等处的警卫工作,并负责与公安部八局的工作联络。

  在中央首长外出活动时,公安部八局(警卫局)及其下属各省、自治区、直辖市警卫局(处)全要受九局(中央警卫局)调遣。在安全警卫过程中,八局的警卫人员基本上都在首长身边,也称为内线或贴身保卫,也就是影视剧里的“中-南-海保镖”。

  中央首长来深正出席“高交会”,中央部委和省委省政府领导来得更多,深正的安保工作准备得怎么样,存在哪些安全隐患,必须如实向公安部八局(警卫局)和公安部九局(中央警卫局)汇报。

  顾思程的事不是惊动了公安部,而是惊动了中-南-海!

  细想起来他们确实有他们的难处。

  因为这件事,贵省第三监狱从监狱长到管教民警,共十四个人受到处分,监狱管理局一个副局长因此退居二线。尽管顾思成在服刑期间的表现符合提请假释条件,并不存在受贿、以权谋私等违法违纪情况,怪只能怪顾思成伪装得太好,怪只能怪他们的运气不好。

  东萍市司法局一个分管社区矫正工作的副局长受到处分,萍北县司法局局长调离,顾思成出狱后去报到的那个司法所,所长和社区矫正民警一个被免职一个受到处分。

  公安这边同样要追责,主要集中在民用爆炸物管理和重点人口管理上。

  钱小勇、宗浩去购买雷-管-炸-药的那个县,一个分管治安的县公安局副局长受到处分,治安大队长免职;顾思成户籍所在地萍北县的公安局分管治安的副局长、治安大队长、派出所长及管段民警,不是被免职就是被调离,要么受到处分。

  虽然已经做了这么多,但想挽回恶劣影响光追责是远远不够的。

  林书记即将卸任,韩博不想让老领导失望,同样不想让现在的领导和战友们失望,略作权衡了一番,沉吟道:“二位,这个案子说复杂不复杂,说简单也不简单,尤其在取证方面,不仅需要我们三家密切配合,还需要香港方面移交证据。后续工作很多,堪称千头万绪。”

  光把人押解回去有什么用,同样需要证据。

  朱千里反应过来,急忙道:“是啊,取证工作才做了一半,还有许多细节需要查实。”

  “我们分下工,其实一直是这么做的,深正这边由我们负责,香港那边的证据我想办法。购买枪支、爆炸物这些由东萍市局负责。违反社区矫正规定,失联托管这些由东萍司法局负责。我们就这么分别向各自上级汇报,争取把联合搜捕变成联合侦办,成立一个名副其实的联合专案组。”

  老领导太给力了,只要能成为现实,不管那边对上上下下都能有个交代。

  冯朝阳不禁笑道:“韩局,太感谢了,我觉得我们这边应该没问题。”

  “只要能把人押解回去,在东萍审理,我们这边问题估计也不大。”

  公安工作繁重,检察院和法院也不闲,尤其法院,一个法官一年要审理多少案件,把人交出去他们最高兴。

  对深正市局而言,在哪儿审理顾思成不重要,重要的是不能让同志们累死累活甚至冒着生命危险到最后连评功评奖的机会都没有。

  韩博笑了笑,接着道:“只要有利于办案,上级应该会同意的。现在只剩下一个缴获的问题,顾思成手里有一笔赃款,这笔赃款可不太好分配,甚至不能分配。”

  功劳可以分,钱不好分。

  法院在判决时只能判“没收所有财产上缴国库”,不可能把赃款分成三份儿,一份儿在深正上缴国库,一份儿在东萍上缴国库,剩下一份儿由东萍市司法局上缴国库。

  让韩博倍感意外的是,朱千里竟愁眉不展地说:“韩局,这个问题可能不是问题,这几天我和钱局几乎天天去看守所提审,顾思成其它全交代了,唯独一提到赃款就死不开口。”

  “他不担心余琳?”

  “这一招对他不管用了,或许觉得就算我们揪住不放,余琳将来也不会被判得很重。”

  “他知道他在干什么,知道公然挑衅公安机关有多危险。如果不出意外,在给我们下战书之前他就把钱的事全安排好了。”

  “肯定是这样的,他现在真是要钱不要命。”

  “不是要钱不要命,是非常清楚就算把钱交出来也不一定能保住命。”

  “我和钱局是没办法了,韩局,要不您去试试?”

  “我去一样没用,事到如今,估计谁去都没用。”

  冯朝阳欲言又止地问:“能不能让杜茜去做做工作?”

  “杜茜肯定愿意,估计去了作用也不大,”韩博轻叹口气,倍感无奈地说:“他是从苦日子过来的,知道钱有多难挣,钱小勇、宗浩是他送出去的,宗永浩那些老兄弟有些过得很清苦,有些还没出狱,他不可能不有所考虑,至少在钱这个问题上会像郝英良一样安排得面面俱到。”

  “这么说追不回来了?”

  “也不是这么绝对,毕竟钱很可能是陈安妮在实际控制,反正想把她抓回来很难,她也不会傻到来内地,我跟上级请示一下,看能不能来个‘辩诉交易’。只要她认罪,只要她积极主动地把赃款交出来,我们就不追究她的刑事责任,她今后也就无需提心吊胆。”

  “郭兴呢?”朱千里忍不住问。

  “跨国追逃没那么容易,所以大多跑到境外的嫌犯是劝返的。”

  明知道不可无而为之那是傻子,朱千里岂能听不出韩博的言外之意,没再说什么。

  送走他们二人,韩博拨通关局电话。

  关局同样理解贵省同行的难处,一口同意联合侦办的事。至于追赃,关局同样认为可以试试“死马当活马医”。

  领导点了头,韩博给香港警务处联络事务科黄警司打了个电话,叫上刑侦局港澳联络科李科长一起去香港,快到啰湖口岸时黄警司突然回了一个电话。

  “韩Sir,只是见见,只是谈谈,当然不会有什么问题。但现在情况发生一些变化,西九龙重案组报告陈安妮不知所踪,她的海景楼已经过户到别人名下。入境处的记录显示,她昨日上午已搭乘新加坡航空的班机离开了香港。”

  跑了!

  韩博一时间真难以接受,下意识问:“黄Sir,刑事情报科后来没跟?”

  “抱歉,根据香港法律,从顾思成被你们拘捕归案的那一刻,他对香港就不再构成威胁,我们就没理由再让CIB跟踪监视,更没理由限制她出境。”

  难道顾思成所托非人,难道陈安妮携款潜逃了?

  这几天市里有好几个重要活动,来了许多领导,甚至有一位领导人,一直忙着协助周局、王局他们确保“高交会”等活动的安保,没顾上询问审讯进展,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

  韩博追悔莫及,想想又问道:“目的地什么地方?”

  “航空公司的记录显示她去了新加坡,到新加坡之后有没有转机去其它地方就不知道了。”

  

  http://www.zwydw.com/book/0/3/181058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