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韩警官 > 第一千零四十五章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第一千零四十五章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农村远没有深正那样的大都市繁华,一到晚上8点,丝河镇的最热闹的南北街就变得冷冷清清。

  沿街商铺纷纷关门,只剩下唯一的一家超市亮着灯,不过里面也没几个顾客。只有通往敬老院的拐角处,有十几个住上镇上、平时不以务农为生的妇女在跳广场舞。

  今天是婆爷爷的“头七”,也就是婆爷爷去世后的第七天。

  用老人们的话说,死者魂魄会于“头七”返家,家人应该在魂魄回来前,给死者魂魄预备一顿饭,之后必须回避,最好的方法就是睡觉,睡不著也应该要躲入被窝。如果让死者魂魄看见家人,会让他记挂,会影响投胎再世为人。

  还有老人说到了死者的魂魄会在“头七”当天的子时回家,孝子贤孙要家中烧一个梯子形状的东西,让魂魄顺着这趟“天梯”到天上。

  不过这些都是大舅、二舅和小舅考虑的事,李晓蕾在大舅家吃完饭,就在韩妈李妈、大舅妈二舅妈以及婆奶奶等人的催促下,同韩芳一起带着三个孩子先回镇上的家。

  这些天忙着办丧事,戴孝、磕头、烧纸……各种仪式一个接着一个,把平时不迷信的李晓蕾都搞得心里发毛,刚把车拐进水利站巷口,见门口亮着灯有一条人影,不禁吓了一跳。

  直到汽车大灯照过去,确认门口停着的是辆警车才松下口气。

  “晓蕾,韩姐!”

  “你呀,我以为谁呢,这么晚过来干嘛。”

  “看看你啊。”

  王燕探头看了看,连忙压低声音:“睡着了?”

  韩芳抱着一个,回头看看躺在后排的一个,苦笑道:“我们都扛不住,别说孩子,这几天真折腾坏了。”

  “先送他们上楼睡觉,来,我抱絮絮。”

  本打算把三个孩子叫醒,去洗洗再睡。

  现在来了客人,李晓蕾和韩芳干脆把三个孩子先抱到床上,回到客厅打开冰箱拿出水果,坐下一起聊起天。

  “晓蕾,送你们回来的人呢?”

  “回去了。”

  “回去了?”王燕大吃一惊。

  “没事,那个逃犯落网了,”李晓蕾放下苹果,有气无力地解释道:“听韩博说那混蛋特狡猾,居然想到用无人机袭击,在无人机下面挂炸-弹,幸好他们下手快。”

  “我的妈呀,这也太危险了。”跟电影似的,连王燕这个警察都觉得难以置信。

  “谁说不是呢,不过现在好了,不用再提心吊胆。”

  “逃犯抓到了,危险解除了,你家那位现在可以回来了吧。”

  “回不来,市里有好几个重要活动,中央首长都去了,跟开‘两会’时差不多,个个有任务,全在搞安保。”

  “大城市就这点不好,事太多。”

  ……

  就在李晓蕾、王燕和韩芳在聊韩博之时,刚听完汇报的深正市领导、东广公安厅领导也在谈韩博。

  “这么说案子只破了一半,至少有四个嫌犯在逃?”

  “是的,两个香港人,两个贵省人。”

  “老关,这四个嫌犯危不危险,会不会……会不会卷土重来?”

  “杨书记,这个很难说。”

  关局权衡了一番,决定据实汇报:“两个贵省籍嫌犯一个叫钱小勇,一个叫宗浩,钱小勇的老子叫钱中明,早在六年前就因为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故意杀人罪等罪名被判处死刑;宗浩的老子叫宗永江,也因为涉黑被判处无期徒刑,虽然减刑了,但想出狱至少要再服七八年刑。

  从现在掌握的情况看,他俩和已落网的顾思成一样对韩博同志怀恨在心,堪称恨之入骨。要不是顾思成坚决要求他们走,他们肯定会参与顾思成后来干的这些事。如果他们与潜逃的两个香港籍嫌犯合流,那么,卷土重来的可能性还是存在的。”

  省厅徐副厅长沉吟道:“一旦合流,就意味着他们将拥有足够作案经费,在境外又很容易购买到枪支。加之那两个香港籍嫌犯对两地环境较为熟悉,偷渡回来不是难事。”

  一个顾思成就把上上下下搞得提心吊胆,如果同案犯“前仆后继”,那正常工作要不要干了?

  这是深正,不是其它地方。

  改革开放的窗户,闻名遐迩的经济特区,从年头到年尾各种活动几乎不会断,三天两头有领导来视察,甚至有外宾来访,杨书记可不想再遇到这样的事。

  关局也被搞怕了,欲言又止地来了句:“据负责具体办理案件的刑警支队副支队钱大海同志汇报,顾思成落网之后气焰依然嚣张,在接受审讯时不止一次叫嚣这事没完,声称做鬼也不会放过韩博同志,在逃的钱小勇、宗浩更不会放过,声称要跟韩博来个不死不休。”

  “到这个份儿上了还如此嚣张,这样的嫌犯必须严办!”

  杨书记啪一声猛拍了下桌子,旋即话锋一转:“之前枪毙的和被韩博拖死的那个纯属罪有应得,过不了多久,这个顾思成估计也要接受法律最严厉的惩处。他这样的罪犯不适用死刑,什么样的罪犯才适用死刑?但对在逃的嫌犯来说就是三条人命。

  韩博同志是秉公执法,关键在逃的嫌犯不一定会这么看,顾思成干的事不就足以说明一切了吗?不能掉以轻心,我们总结经验,吸取教训,犯罪嫌疑人同样会。如果他们卷土重来,肯定不会再像顾思成这么狂妄,很可能是秘密的、悄悄的。

  作为领导,我们要考虑到他及他家人的安全,我认为有必要对他的工作进行调整。韩博同志是一个好同志,无论政治素质还是业务能力都出类拔萃,而且学历高、办案经验丰富,不管换个岗位还是换个单位,相信都能干出一番成绩。”

  市领导这番话显然不是说给关局听的。

  他现在已经是主管刑侦、技侦、经侦、反恐,分管机场分局,联系森林公安分局、铁路公安处、龙口港公安分局的副局长,换个岗位只能依然担任副局长,只是主管的单位和分管的工作不同罢了,这么换与不换又有什么区别?

  显而易见,杨书记真正想说的是换个单位,确切地说是下“逐客令”,想把“韩打击”调走。

  报复一个市公安局副局长有那么容易吗,真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杨副厅长是常务副厅长,不然杨书记也不会当他面说这番话,他沉默了片刻,抬头道:“杨书记,您的考虑非常有道理,今天太晚了,要不明天一早我再想陈厅长汇报。”

  

  http://www.zwydw.com/book/0/3/181098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