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韩警官 > 第八十一章 “拜山头”

第八十一章 “拜山头”

  由于之前只有一个公安特派员,没那么多警力抓不过来,乡政府也不是很积极,收茧贩子肆无忌惮,从事非法经营活动几乎公开化。

  买媳妇民不告官不究,不是几乎公开化,是完全公开化。

  根据柳北村耳目反馈来的最新消息,那个四十一岁的村民竟然在收拾房子,买彩电买大床买新的生活日用品,借桌椅板凳锅碗瓢勺,约左邻右舍帮忙,准备搞一个隆重的“婚礼”,几个村干部全在受邀之列。

  一群法盲!

  破这样的案子,抓这样的现行,实在没什么挑战性。

  其他联防队员不一定可靠,让老王和老米先协助安小勇,守株待兔,人贩子只要敢来肯定跑不掉。

  红旗村鱼塘失窃是警务室挂牌以来遇到的第一起“刑事案件”,这个案子能否顺利告破直接影响到新任公安特派员和警务室全体民警在群众心目中的形象。

  盗捕几百斤鲫鱼和草鱼,流窜作案的可能性几乎为零,百分之百是本地人干的。

  红旗及红旗周边几个村,整天游手好闲,喜欢捉鱼摸虾的就那么几个。

  要是换作李顺承或其他所队民警,才不会大费周章,直接把人铐到警务室,靠墙根儿跪下,老实交代,不交代就吊起来,警棍甚至电棍招呼。

  反正那几个家伙不是什么好人,教训教训,给他们点颜色瞧瞧,老百姓只会拍手称快。

  以供求证,接触过的每一个民警几乎都对嫌疑人动过手。刑警队最厉害,用他们的话说:不打,案子出不来(破不了)。

  这是不对的,执法人员不能知法犯法,不能刑讯逼供,更不能搞出冤假错案。

  别人管不了,可以管好自己,管好手下人。

  韩博不想那么干,没证据收集证据,没口供“零口供”办案。何况支离破碎的梦境中,司法部门对证据要求会越来越高,公安系统内部管理会越来越严。

  吃完早饭,拿起对讲机爬上7号车。

  小单也准备出发,将摩托车开到警车边,一脚撑在地上说:“韩乡长,柳下我熟,我陪你去吧。”

  “不用,我不是自己查,是去请柳下派出所同志帮我们查。其实我一直想去拜访拜访,离这么近,以后少不了要合作,不应该这么老死不相往来。”

  小单下意识看一眼刚跨上安小勇摩托车,正准备出发的米金龙,坏笑着提醒道:“韩乡长,联防队去柳下抓赌的事还没完呢!”

  治安联防费之前被乡里挪用了,联防队员嫌工资低,前任特派员李顺承就让他们依法创收,抓赌抓嫖给奖金给提成。

  良庄没休闲娱乐场所,抓嫖比较困难,只能抓赌。

  农村,聚众赌博也很少,像建筑站干部玩那么大的实属罕见,所以对联防队而言,抓赌抓嫖也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运气好碰上抓一下,运气不好回家种地,一碰上就使劲儿罚。

  赌博一旦沉迷进去能让人倾家荡产,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抓抓没什么坏处,关键不能抓过界。

  韩博长叹一口气,扶着方向盘苦笑道:“我不光是去拜访,也是去赔罪。伸手不打笑脸人,再说抬头不见低头见,相信他们会接受我的歉意,会跟我们成为好朋友的。”

  “韩乡长,这不关你事。”

  “以前不关,现在关了。我不去难道让李特派去,难道让局领导去?”

  柳南、柳中、团结和柳北几个村跟柳下镇仅一河之隔,几乎家家户户在柳下有亲戚,娶过来,嫁过去,一年至少有二三十个人的户籍要迁移。

  人家那边户籍是派出所管,他们压住不办,老百姓就来找乡里,乡里又把户籍资料移交给了警务室,高亚丽因为户籍迁移的事不知道被群众喷过多少次口水。

  这事总要有个了结,他是公安特派员,他不去谁去。

  人肯定不会给好脸色,你自求多福吧,小单不再傻乎乎硬往上凑,手拧油门一溜烟跑了。

  柳下很近,只有三公里,十来分钟便到了。

  去江城讨债时经过一次,有事在身,没认真看看这个千年古镇。

  镇区紧邻柳下河,通往江南的省道在镇东,客车货车南来北往,车流量很大,左转弯要等好久。沿省道有四几个丁字路口,东西方向有四条街,既是古镇也是大镇,镇区规模是良庄集市的几倍。

  商场医院,宾馆汽车站,工商银行农业银行建设银行邮政储蓄,小学中学高中,应有尽有。街边商铺一间挨着一间,很热闹,仿佛置身于一个小城,难怪良庄人买什么东西全喜欢来柳下。

  派出所在物资公司隔壁,同负责该片区的刑警队在一个院子里办公,门口挂着两块牌子。汽车站边上还有一个交警中队,三家各自为政,真想不通为什么不设个分局。

  “宁所,思岗来人了!”

  车在院子里挺稳,一个夹着包走出来的民警仰头朝二楼嚷嚷起来。

  不用问,他认出了思岗县公安局的警车牌照。

  “谁,哪儿来人?”

  一个四十多岁的民警出现在二楼一个窗户边,韩博举手招呼道:“宁所,是我,良庄新任公安特派员韩博,离这么近,拜访一下,串个门。”

  哎呀,正准备去找你们要个说法,居然主动送上门。

  宁所长靠在窗边,没好气地问:“新任的,李顺承呢,好久没见,他怎么不来?”

  跑人家地盘上抓赌就算了,竟把人家一个镇干部一起抓回去,在砖瓦厂办公室关了一夜,打电话让人亲属去交罚款。

  谁要是跑良庄抓赌,把乡干部一起抓走,我也很生气。

  韩博暗叹了一口气,苦笑着解释道:“宁所,李特派住院了,在南港肿瘤医院照光(放疗),食道癌晚期,情况不太好。”

  “搞创收搞的积劳成疾?”宁所长将信将疑,语气不加掩饰的讥讽。

  “没骗您,真的,医生说可能撑不到春节。”

  跟谁计较也不能跟一个快死的人计较,想到李顺承比自己大不了几岁,宁所长点点头:“上来吧,上来说。”

  http://www.zwydw.com/book/0/3/44252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