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韩警官 > 第九十七章 虎头蛇尾(求收藏推荐)

第九十七章 虎头蛇尾(求收藏推荐)

  张局让王解放一起来,其实有四个考虑。

  一熟悉道路;二加深了解,方便今后沟通;

  三是异地抓捕需要两个正式民警,打拐队就韩博一个正式的,王解放来能凑个数字;四是打拐队刚成立,牌子没挂,证件没换。请兄弟公安部门协助,刑警副大队长出面比一个乡镇公安特派员出面好说一些。

  捣毁一人贩子窝点,善后工作只有交给地方公安部门,联系江阳市局的工作自然让王解放去。

  夜里找市局领导(县级市)不合适,也不一定能找到。

  先找派出所,开7号车去火车站问路,凌晨2点半左右,他同一个派出所副所长和三个治安员回来了。

  老百姓对公安有看法,编出诸如“一等警察交警队,站在路上乱收费”之类的顺口溜。

  其实公安没宣传的那么无私伟大光荣,同样没顺口溜描述的那么不堪,在所有政府部门中应该是最幸苦的,姜副所长此刻的精神状态正应了公安自己的顺口溜:

  一接电话两眼无神,

  三更半夜四肢无力。

  五脏六腑七零八落,

  久而久之十分痛苦。

  百般无奈千篇一律,

  万不得已床上爬起。

  动手前没跟人打招呼,大半夜把人叫来收拾烂摊子,韩博尴尬不已,递上香烟一脸歉意地说:“姜所,不好意思,我们实属无奈,要是再拖,或许这两个都抓不着。”

  不拜山头,不懂规矩,姜副所长很不高兴,推开香烟,哈欠连天问:“主犯跑了?”

  “我们分析他极可能躲在附近观望。”

  躲在附近观望什么意思,帮你们收拾烂摊子,难道还要帮你们摸排。

  姜副所长不可置否的点点头,里里外外转了一圈,招呼众人先把嫌犯和刚解救出来的妇女带到所里,留下两个治安员看守现场。

  两个刚抓获的按规定应该先交给他们,孟世勇不行,孟世勇是在思岗落网的,是思岗县公安局的嫌犯。可以让他们审,但审问时必须有思岗的人在场。

  想接手刚解救出来的妇女没问题,正求之不得。结果人家发现不对劲,让留在车上。

  派出所不大,一个小院儿,两排老房子。

  值班的就一个副所长和一个管段民警,在两个办公室分别审刚抓获的两个嫌犯,不知要审到什么时候。会议室几张破椅子,坐着不舒服,韩博干脆回到车上,放下座椅抓紧时间休息。

  开车的人幸苦,不睡一会儿回去路上不安全。

  老米把孟世勇押上7号车,同另外三个联防队员一起看押嫌犯、照看刚解救出来的“神经病”,让小单和陈猛去越野车上睡觉。

  安排得井井有条,对工作极负责,王解放倍感意外,不敢相信他是一个临时工。

  韩博倒下就睡,小单陈猛同样如此,一觉醒来天色已大亮,院子里多了五六个人,说着听不懂的江阳方言,围观动物园里猴子似的围着7号车窃窃私语。

  “树上的鸟儿成双对,绿水青山带笑颜,随手摘下花一朵,我与娘子戴发间,从今不再受那奴役苦,夫妻双双把家还,你耕田来我织布……“

  原来那女人又在唱,人越多唱得越起劲儿,凤阳花鼓换成了黄梅戏,听口音应该是徽省人。

  “醒了?”王解放不知道从哪儿走到车窗边,点上根香烟问。

  “几点?”韩博打了个哈欠,看着对面一排办公室。

  “8点20。”

  王解放回头看了看,用老家话不动声色说:“来了一个副局长,我简单介绍了下情况,他什么没说,进去跟所里人开会。听姜副所长口气,两个嫌犯我们估计带不走。”

  “带不走?”

  “在这边有十几起案子,好像又交代出几个人,姜副所长和昨晚那个民警带人抓捕刚回来,羁押室关了七八个。”

  盗窃案,没线索没办法,有一线索一破就是一串。

  昨晚那俩小子交代过,派出所有行动完全是意料之中的事,韩博揉揉双眼,又问道:“暂住证的事他们怎么说,能不能查清郝力身份。”

  经济发达又怎么样,做事不大气。

  怕麻烦,不许夜里解救出来的妇女进办公室门。

  有了线索,净忙着组织力量去抓捕,对兄弟公安部门的同志不管不问。一顿早饭能花多少钱,就是不请,像思岗公安局没来人一样。

  你们以后要是去思岗,一样不会给你们好脸色。

  王解放暗骂了一句,低声道:“特业管理不到位,搞出那么大漏洞,外来人口管理一样存在问题,只有桂素兰的记录,没郝力的登记,孟世勇也没有。”

  废旧物资回收属于特种行业,要经过公安机关审批才能向工商部门申请营业执照,辖区里有一个涉嫌绑架、囚禁、拐卖妇女儿童的无证废品收购站,辖区派出所的特业管理工作存在多大漏洞不言而喻。

  工作不到位,辖区窝贼,让一个无证废品收购站成为拐卖妇女的集散地。

  对这个派出所,韩博同样一肚子意见。

  推门下车,正准备找个水龙头洗把脸,一个领导模样的人从会议室走出来,王解放急忙掐灭烟头上前介绍。

  江阳市公安局万副局长,也就是张局提到的“朋友”。

  “小韩同志,幸苦了,夜里手机充电,没接到你们张局电话,早上才接到的。干得不错,奔波两百多公里,捣毁一个拐卖团伙窝点,协助我们市局破获十几起盗窃案,我要给张局打电话,帮你们请功。”

  我协助你们,你们应该协助我好不好。

  十几起盗窃案算什么,有拐卖十几可能超过二十名妇女严重?

  韩博越想越郁闷,不卑不亢说:“报告万局,我们正在调查的犯罪团伙绑架拐卖妇女超过十人以上,属影响恶劣的特大案件,要上报我们南港市局乃至省厅,要向妇联通报,或许过不了几天上级就要挂牌督办。”

  年轻人,拐卖妇女儿童案件是很严重,但打拐没你想得那么简单。

  你思岗是拐入地,我江阳是中转地,想彻查这个案子,想调查取证,还需要拐出地公安机关参与。

  被拐卖的妇女来自七八个省十几县市,省厅协调不了,要公安部协调。

  破这样的案子花钱如流水,经费谁出,所以各地打拐主要以解救被拐妇女为主,想将人贩子绳之以法,难!

  万副局长懒得跟一个小民警解释,掏出手机笑道:“小韩同志,你先去吃点早饭,我给你们局领导打电话。”

  “不用了,我们带了干粮,车上有面包、有火腿肠、有水。”

  “行,你们先吃,工作重要,吃饭一样重要。”

  回到车上咬了几口面包,张局电话到了,领导在电话里热情洋溢地说:“小韩,干得漂亮,江阳市局领导对你们评价很高,说你们敢打敢拼,没给我们思岗公安局丢脸。主犯跑了下次有机会再抓,夜里抓获的两个嫌犯移交给江阳市局,解救出来的妇女也交给他们,孟世勇带回来,路上注意安全。”

  “张局……”

  “听我说完,他们有安康医院(公安局的神经病院),有专门的收容所。我们没安康医院,我们的收容所就是看守所就是拘留所,把人带回来怎么安排。这是好事,明白吗?”

  这估计是条件,我把两个嫌犯移交给你们,让你们破一串盗窃案,但你们要同时接手“神经病”。

  把人带回去确实是个麻烦。

  韩博权衡了一番,苦笑道:“张局,我服从命令。”

  “想通了?”

  “想通了,我首先是良庄乡公安特派员,其次才是打拐队长。继续追查下去不一定能破获,经费也没保证,而且会影响本职工作。家里那么多事,有三十多个买媳妇的要处理,快过年了治安形势越来越严峻,不能在这个案子上投入太多精力。”

  “有大局观,果然没让我失望。就像你说的,事有轻重缓急,我们要先做好本职工作。差点忘了,昨夜县委研究决定要联合公检法司、妇联、民政和计划生育等部门,搞一个为期半个月的打拐专项行动。你是主角,赶快回来,具体任务回来之后吉主任会跟你交代。”

  http://www.zwydw.com/book/0/3/44254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