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韩警官 > 第一百一十五章 任重道远

第一百一十五章 任重道远

  押上两个嫌犯,带上刚解救出来的女孩,马不停蹄赶到东港县。

  打着特大案件专案组的幌子,吹着上级很重视很关注的牛,嫌犯和受害人在车上,同行的有地方政府特别设立的打拐办主任,有打拐志愿者,有妇联和电视台的同志,市局领导又确确实实打过招呼。本来多少有些不情愿的东港县局领导看这架势,只能硬着头皮协助。

  晚上7点36分,第二个被拐卖过来的女孩顺利解救出来。

  情况与第一个女孩差不多,至少怀孕一个月。

  她性子比较刚烈,一直没放弃逃跑,由于被看得比较紧,逃一次被抓回一次,被虐待一次,身上伤痕累累,不仅要抓买她强奸她的人,参与囚禁和虐待的“嫂子”一样要抓。

  没拘留证有空白拘传证,填上名字,先带回去,拘留手续回思岗再办。

  依维柯警车上有四个嫌犯,7号车上有两个解救出来的女孩,南州市局(县级市)的工作更好做,局领导上车看看,当即表示全力协助,组织力量协助“专案组”连夜分头解救及抓捕。

  凌晨2点23分,中间人和收买妇女的两名嫌犯顺利落网,同沈秋艳一批被拐卖过来的女孩至此全部脱险。

  晚饭没顾上吃,饥肠辘辘。

  好在车上有饼干矿泉水,垫一下肚子。

  回到思岗已经近4点,将嫌犯送看守所,安小勇留下。

  案子越办越大,嫌犯越来越多,他熟悉情况,他要负责到底,一时半会回不了警务室。

  解救出来的女孩请局里司机直接送到良庄老党校,周正发、许主席、吴医生和许老师一起回去,不用担心大半夜没人帮着安置。

  多少天没回家,韩博干脆开7号车回丝织总厂小区休息。

  说是休息,其实只睡两个多小时,闹钟定在7点45,一上班就赶到局里汇报。

  按规定,拐卖妇女儿童十人以上属特大案件。

  不过规定是1991年的,既没死人又没造成特别巨大的经济损失,而且买媳妇这种情况虽算不上普遍但绝不会少,在一些人看来算不上什么大案要案。比如闽省,有一个村媳妇全靠买,多少地方的公安部门去解救过,牵扯太广,顾忌太多,问题始终没得到解决。

  良庄打拐打到现在这一步,张局长感觉很意外。

  快过年了,各乡镇财政紧张,不想点办法这个年过不安生,他稀里糊涂送上一个解决办法,县领导眼前一亮,下定决心打拐。

  别人打拐打出一堆麻烦,他打拐竟打出成绩。

  不得不承认两眼全是血丝已经好几天没休息好的小伙子是一员福将,运气好得令人惊叹。

  从这件事上同样能总结出许多问题,张局长一边招呼他坐下,一边同袁政委、分管治安的石副局长及吉主任说:“各位,我发现我们之前太保守,遇到一些事,前怕狼后怕虎,动不动拿‘稳定压倒一切’当借口。打击非法经营的收茧贩子如此,打击拐卖妇女儿童的犯罪行为同样如此。事实上呢,只要能获得党委政府支持,只要组织得当,严格按法律法规办事,天塌不下来。”

  天是塌不下来,关键要先获得党委政府支持。

  要是没老卢撑腰,没老卢帮着擦屁股,不管打击收茧贩子还是打拐都不可能如此顺利。

  局长已经定了调子,这些话只能放在心里,花花轿子众人抬人,小伙子辛辛苦苦帮局里出成绩,不能泼冷水,必须鼓励。

  袁政委点上香烟,感叹道:“是啊,回头想想我们现在最缺的就是冲劲儿闯劲儿,或者说最缺小韩这样有责任心、敢打敢拼敢啃硬骨头的同志。”

  “张局,政委,您二位别表扬了,我是来汇报工作的。”

  不骄不躁,难怪侯副市长那么器重,张局长微笑着点点头:“好吧,先汇报,刚打一场攻坚战,很累,汇报完赶紧回去休息,好好睡一觉。”

  “是!”

  韩博起身立正敬礼,旋即坐下来掏出一叠材料,简明扼要汇报案情。

  “……以招工名义从西川省拐卖至新庵及我南港市的六名妇女已全部解救出来,根据嫌犯桂素兰的交代,过去两年里,该团伙还向海港市几个区县拐卖过七名妇女,其中四名精神有问题,一名是因家庭矛盾离家出走的,两名是利用外地盲流在江阳绑架的落单妇女。

  对四名精神有问题的,如没遭到收买她们的人虐待,我打算以取证为主。对另外三名妇女能解救则解救,若她们有了孩子舍不得走只能取证。总之,救比打重要,先解救,再固定证据,然后筹集经费组织力量追捕该团伙主犯郝力,以及其在西川省的其他同伙。”

  以前县里对打拐不是很支持,担心影响社会稳定,没钱打也不敢打。

  现在县里搞声势浩大的打拐专项行动,能够想象到行动结束之后的未来三五年内,全县二十六个乡镇没人敢再买媳妇。

  这是成绩,思岗县公安局的成绩。

  全省那么多县H县级市,哪个能像思岗一样做到,哪个公安局跟思岗公安局一样设有专门的打拐中队。

  小伙子憋着一股劲要追查到底,这是好事。

  提供打拐经费比较困难,其它方面可以支持,必须支持。

  张局长抬头道:“小韩,鉴于良庄警务室警力紧张,离看守所又比较远,来回不太方便,后续工作这一块可以交给刑警队,我安排专人接手。需要给哪个兄弟公安局发协查函,需要办理哪些手续,局里对你们打拐中队也特事特办……”

  领导对打拐不可谓不重视,唯独没提经费。

  正准备问问良庄警务室的治安罚款能不能全额返还,张局长接着道:“各乡镇打拐工作刚刚开始,基层派出所是主力,接下来可能会收集到一些与人贩子有关的线索。这些线索全移交给你们打拐中队。小韩,全县的打拐案件管辖权移交给你,这是局里对你们的信任,要做好打硬仗,打持久战的心理准备。”

  县里要树立打拐典型,局里更要树立。

  已经解救出那么多妇女,抓获那么多犯罪嫌疑人,立功受奖是板上钉钉的事。

  线索移交给你,不等于要你现在就去查,打拐嘛,有多少经费办多少事,全国一样。成立打拐中队,把线索移交给打拐中队,主要表明局里对打拐工作的重视。

  正在整事迹材料,吉主任生怕“得意部下”叫苦叫难,提醒道:“小韩,维护辖区治安跟打拐同样重要,轻重缓急自己把握。局里对你们打拐中队,对你们良庄警务室,不下达依法创收任务,一样不下达打击任务。事实上就算下达对你们来说也不困难,依法创收放一边,光打击这一块,你们已经走在所有基层所队的前头。”

  打一次拐,抓那么多嫌犯,现在基本可以确定至少有十人要判刑。

  走完所有程序,缓刑、拘役和拘留的不下三十个,打击任务的硬指标对良庄警务室真算不上什么。

  局领导态度明确,其它好谈,要钱没有。

  县里不给局里经费,基本工资都给不全,他们当这个家不容易。

  韩博打消了治安罚款全额返还的念头,退而求其次,愁眉苦脸地说:“张局、政委、石局、吉主任,别的我什么都不要,只要一个政法专项编制,打拐中队就我一个正式民警太不方便。去北河抓逃犯,要是卢书记没帮着找关系,要是兄弟公安部门同志公事公办,别说不一定能查清顾新贵下落,就算能查清,能成功抓获,人家也不会让我把顾新贵押解回来,手续不全啊!

  昨天的解救行动同样如此,拘留证上写着我和王解放的名字,出示证件的就我一个人,要是人家问王解放呢,把证件亮出来,我怎么办,没法解释。不管去哪儿,不管办什么案,全要两名正式民警,总这么下去不行,迟早会闹出笑话,迟早会被人灰头土脸赶回来。”

  上级有明文规定,公安机关在执行一些诸如异地抓捕等任务时必须要有两名正式民警。

  这个要求不算过分,可以说合情合理,问题编制太紧张,张局若有所思,袁政委看着窗外似乎没听见,石副局长再次捧起案件材料。

  “联系”的部下昨天刚“行过贿”,不能让人失望而归。

  吉主任想了想,提议道:“张局,政委,形势发生巨大变化,再由事业编民警担任打拐中队指导员不太合适,要不把归家豪同志调良庄去,担任打拐中队指导员兼警务室副主任,协助小韩工作。”

  http://www.zwydw.com/book/0/3/44255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