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韩警官 > 第一百二十四章 “平安良庄”(四)

第一百二十四章 “平安良庄”(四)

  抓收茧的,抓买媳妇的,重罚帮着看外地媳妇的……法制宣传不到位,老百姓法制意识淡薄,不理解新任公安特派员,对公安有看法。

  干部大多接受过系统教育,多多少少懂一点法,不但能够理解而且佩服,尤其良中良小教师(当时教师一样是国家干部),认为新任公安特派员比老特派员负责任,至少他上任之后学生比之前好管了,电子游戏厅取缔,想打都没得打,去玩桌球的也少了。

  村干部不是很理解,但对警务室工作比较支持。

  双方在许多事情上的利益一致,新任公安特派员重拳出击,不是“打击”他就是“打击”你,老百姓个个谈虎色变,各村在老卢授意下把组织“学习班”的消息搞得尽人皆知,谁也不愿意落到“吃人不吐骨头”的韩特派手里,秋统筹征收比往年容易多了。

  良中良小、敬老院和几个有工程的村转下来,归家豪发现他在良庄真站稳了脚跟,拥有其他派出所长在其辖区内所无可比拟的威信。

  更难得的是,与兄弟公安部门关系搞得非常好。

  转完工地去柳下,柳下派出所宁所长热情接待,谈到柳下河大桥十字路口的截客、宰客问题,人一口答应联合交警和运管搞一次联合执法。

  他们负责大桥西边,良庄警务室在大桥东边堵,堵住之后移交给柳下查处,一劳永逸解决这个不光良庄民愤很大,柳下人一样深恶痛绝的问题。

  一回到警务室,小任示意接电话。

  韩博走进接警台,接过电话捂住话筒问:“谁?”

  “李特派爱人。”

  “哦。”

  韩博清清嗓子,关切地说:“嫂子,我韩博,不好意思,刚才出去了。没事没事,打手机一样的。这么急,为什么不多住几天,好的,不麻烦不麻烦,我安排小陈去接,你上次见过的。

  发票啊,我问问局里,你放心,只要能争取一定争取,哎呀,别说这些,你也要保重身体,别哭,越是这个时候越要坚强……”

  “怎么了?”王燕和高亚丽从户籍服务台跑过来问。

  “李特派不行了,医院让办出院手续,让亲属准备后事。你通知陈猛,让他和老王一起过去接,东西不少,越野车装不下,开7号车去。”

  “好的,我上楼叫。”

  高亚丽刚转过身,王燕又问道:“发票怎么回事,是不是医药费局里不给报。”

  韩博挠挠头,苦笑着解释道:“治疗这一块没省钱,医药费一共花3万多。吉主任跟我提过,说局里报销有标准,一些进口药和一些费用报不掉。卢书记不是不帮忙,只是认为李特派是公安局的人,这些费用应该由局里承担,如果开这个先例,乡里那些老干部的工作不好做。”

  良庄没外债,良庄在医药费报销管理上也是全县最严的。

  良小有一个教师,让一亲戚看病报他的名字,然后拿单据去报销,有人举报,老卢大发雷霆,教师差点因为几十块钱医药费丢工作。

  卫生院去年学丁湖,竟让医生给干部教师开洗发水之类的东西。

  老卢发现了,院长撤职,卫生局只能重新派来一个,因为这件事,跟卫生局关系闹得很僵。

  许多老干部和企事业单位的退休人员担心并入丁湖会拿不到工资,一样担心别人瞎搞会影响他们的医药费报销,没事就跑卫生院去“量血压”,一个盯着一个,超标准报销医药费这种事很敏感。

  王燕忍不住问:“局里报不掉,乡里不给报,难道我们给他报?”

  “规定就是规定,退一步说他多少能报一半,遇到这种病老百姓去找谁报,合作医疗又能报多少?”

  韩博摸了摸鼻子,接着道:“我们安排车去接一下,他回来之后去探望探望。真不行了,办丧事时按良庄风俗出点人情。亲属理解最好,不理解没办法,我们只能做到这一步。”

  “可是,可是李特派干那么多年公安特派员,辛辛苦苦……”

  “说幸苦,谁不幸苦。我们没日没夜,看上去很幸苦,扪心自问,有工地上那些民工幸苦么?生活本就不容易,尤其上点年纪、上有老下有小的都不容易。他不容易,别人更不容易,不能搞特殊化。”

  难怪吉主任说他原则性强,其他所队是没钱没办法,要是有办法,要是关系够好,一定会想方设法帮着解决。

  这个话题太沉重,归家豪正准备说吃完晚饭去老党校看看那些被拐卖过来的妇女,建筑站的奥迪从新庵回来了,依然非常霸气的停在大厅门口。

  老卢钻出轿车,红光满面,一身酒气。

  韩博迎上去招呼道:“卢书记,回来了,事情办得怎么样,小任,去泡杯茶,多放点茶叶。”

  “总算办成了。”

  老卢不无好奇地打量了归家豪一眼,哈哈笑道:“柳下离新庵太近,中巴全过路车,车主为多赚钱,从新庵出来时经常不带柳下的客,柳下离新庵近反而交通不便。听说我们要搞公交公司,听说我良庄要以他柳下、以他新庵为中心,积极向他们靠拢,一个比一个答应得痛快。

  到交通局出了点小麻烦,那个什么局长说一辆车不够,非要两辆对开。

  让我良庄赔钱改善他新庵的交通,当我卢惠生是傻子。我跟他们谈合资,一家买一辆车,公交站牌建设我们可以吃点亏,他们多我们少,可以平摊。分管交通的副县长感觉行,指示柳下同我们良庄一起搞,说是作为一个试点。”

  柳下与良庄历史渊源悠久,两个乡镇百姓之间的关系太亲密。

  要是搞个什么“公投”,估计99%的人会投票脱离思岗,回到柳下的怀抱。

  良庄的“西部大开发”没开始,工业园区甚至连图纸都没有,在新庵县领导和柳下镇领导看来,这是“乡下亲戚”为“上街”更方便,为去新庵更便捷。也可能是老卢快退居二线了,想在退下去之前留下个政绩。

  搞个公交公司,既能解决新庵与柳下极为鸡肋的坐车难问题,又能吸引更多良庄乃至丁湖人去柳下及新庵,能够进一步搞活新庵经济,何乐不为,根本想不到老卢“包藏祸心”。

  韩博越想越有意思,扶着他笑道:“卢书记,您这是悄悄的进村,打枪的不要。别急着回去,在这儿吃饭,好好庆祝一下,吃完饭顺便向您汇报下工作。”

  http://www.zwydw.com/book/0/3/44256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