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韩警官 > 第一百六十一章 “一老一少”(求订阅,求月票)

第一百六十一章 “一老一少”(求订阅,求月票)

  领导不好当,整天担心出事。

  辖区不能出大事,民警不能出事,联防队员不能出事,车辆一样不能出事。

  凌晨两点多,7号车和越野车比预计晚半个小时安全归来。同志们没事,车没事,四个嫌犯没事,韩博终于松下口气。

  出差二十多天,指导员劳苦功高。

  休息一晚,明天一早送嫌犯去看守所,然后直接回家补休五天,好好陪陪老婆孩子,正好为过年做点准备。

  出差这么多天,所里发生太多事,归家豪哪睡得着,吃完夜宵,澡都顾不上去洗,就急切地问起打击练气功的事。

  其实回来路上问过安小勇,可惜当时安小勇一样在出差,他知道的全小单和陈猛别人说的。小单和陈猛虽然全程参与,许多内情并不清楚。市领导和军分区首长来说他们没资格进会议室,老卢跟干休所长谈了些什么更不知道。

  韩博简单介绍事情经过,说得轻描淡写,归家豪却听得心惊肉跳,由衷地感叹道:“惊动那么多领导,想想就怕。韩所,你太有魄力了,卢书记更厉害!”

  安小勇和两个联防队员回来之后,他单枪匹马抓获四名犯罪嫌疑人,做了一百多份笔录。这不是其它案件,这是吃力不讨好,地方公安部门不是很愿意帮忙的打拐。

  有能力,自己去不一定能做到。

  “肥水不流外人田”,王燕、小单、陈猛和安小勇不是正式民警,转正短时间内都不可能,更不用说提正股。

  他有机会,他是正式民警,已经干十几年的老同志,并且现在就是名不正言不顺的打拐中队指导员,完全可以借几个派出所撤并的机会解决正股。

  韩博又简单介绍了一番乡镇撤并的事,看着他那一脸好几天没顾上刮的络腮胡子,微笑着说:“教导员希望不大,副所长副指导员也比较困难,刑警队长或治安队长机会比较大。我帮你争取争取,你明天回去之后也去找局里汇报汇报工作。”

  副科级派出所,设指挥中心、刑警队、治安队、法制队和交警队,这不成分局了么。

  归家豪愣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咧嘴笑道:“谢谢韩所,恭喜韩所!哎呀,没想到,真没想到。我一直以为良庄要并入丁湖,以为我们要并入丁湖派出所呢。”

  “不光你,许多人都以为要往丁湖并。”

  来就是为提正股的,参加工作这么多年没功劳也有苦劳,不谈工作,帮领导挡酒一样是功劳。

  卢书记出面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那么多职数,归家豪同样感觉机会比较大,禁不住笑道:“韩所,我调到良庄时间不长,不熟悉辖区情况,治安队长干不上;文化水平不高,法制队长一样干不成。刑警队怎么样,干回老本行。”

  “行,就刑警队长,明天送两个被拐妇女去人民医院抽羊水,要顺便去一趟局里,向张局汇报卢书记愿意帮忙的事,正好跟张局提提。后天同政委一起去东海送检材,来回路上再做做工作。”

  “谢谢韩所。”

  “又来了,我们是搭档,这是我们应该做应该争取的,何况这是为了工作。”

  ……

  搞到凌晨三点休息,老归同志干十几年,终于有机会提正股,估计激动得没睡好。

  韩博激动劲儿早过了,并且与老归情况完全不一样,本来就是乡长助理,只是提前几个月提副科。至于未来的镇党委委员,在资历一个比一个深,年龄一个比一个大的镇党委成员中,排名绝对是最后一个,根本没什么发言权。

  一大早,开越野车去老党校。

  两名妇女一个大吵大闹,一个哭得梨花带雨,坚决不去人民医院“检查”,担心是送她们去打胎。

  这不是抓计划生育,不能来硬,周政发束手无策,妇联许主席一脸无奈。

  “别吵了,你也别哭了。”

  韩博走到二人面前,出示证件:“姜玉凤,李兰珠,正式认识一下,我是思岗县公安局打击拐卖妇女儿童犯罪侦查中队中队长韩博,包括你俩在内,我和我的几位战友已解救出60多名妇女。

  有的选择留下,跟收买她们的丈夫继续过日子。有的选择回到亲人身边,在周主任和许主席帮助下已经回家或正在回家过年的路上。她们的选择不同,但有一个共同点,她们都非常信任我,迄今为止没人说我韩博处事不公。”

  被派出所人送到这里时见过好几个已经回家的被拐妇女,时间最长的朝夕相处过四天,她们聊得最多的就是韩警官,把韩警官当成恩人,当成再生父母。

  见到真人,两个妇女愣住了,不再大吵大闹,不再哭泣。

  不太像骗子,韩博收起证据,接着道:“姜玉凤,李兰珠,我以人格担保,今天去人民医院不是做人流,只是检查。要是把你们肚子里的胎儿打掉,你们大可来打拐中队找我。”

  “韩队长一言九鼎,是我们县的打拐英雄,打拐行动就是他发起的。想要一个说法,想看到犯罪分子被绳之以法,你们必须相信韩队长,要是连韩队长都不相信,你们还能相信谁?”

  “只是检查,孕检,为了胎儿的健康,每个怀孕妇女都要做的。”

  ……

  周正发和许主席跟着做工作,二人将信将疑,犹豫不决了近半个小时才忐忑不安钻进越野车。

  知人知面不知心,闹得最凶整天嚷嚷要赔偿的姜玉凤,到底是不是一个为讹诈钱财而撒谎的骗子,亲子鉴定报告出来就知道了。鉴定报告出来之前要稳住她们,同时要控制住她们,以防真是骗子发现苗头不对脱逃。

  韩博留了个心眼,在人民医院妇产科医生及刑警大队女法医帮她们做“检查”时,嘱咐周正发和许主席一定要看住,回所里后又让高亚丽去老党校值几班天,确保万无一失。

  两个涉嫌收买和强奸被拐妇女的嫌犯在看守所里,抽血比给两个妇女抽羊水容易。

  严格按照东海专家交代的采集程序,将检材贴上标签放在保温箱里,第三天一早接上袁政委,先送跟在后面的老卢和焦乡长去南州见老单位领导,然后从南州直奔东海。

  快过年了,给领导送点礼,拜个早年太正常不过。

  袁政委没问老卢和焦乡长为什么要见侯副市长,韩博不能不解释,毕竟涉及到两位很受尊敬的乡镇领导形象。实话一样不能说,思岗县的干部向南州市领导请示汇报工作,将谢书记杨县长置于何地。

  过江的时候,韩博故作夸张说:“袁政委,卢书记和焦乡长找上门,侯副市长这会肯定很头疼。”

  “头疼?”

  “无事不登三宝殿,他们是去帮建筑站拉工程的。南州正在搞城区改造,到处在搞拆迁,到处是工地,要上马好多工程。家乡人当副市长,卢书记怎可能错过这个机会。”

  老卢帮建筑站拉关系是出了名的,良庄走出去的领导干部几乎被他找了个遍。

  袁政委反应过来,不禁笑道:“卢书记太……太急了吧,侯市长上任没多久,脚跟都没站稳,就请侯市长帮着承揽工程,头疼,换作谁都头疼。”

  “不光侯市长头疼,我一样头疼。他非要我送他们去,我不能不送,不然又给我布置个什么讨债任务。麻烦是我带去的,侯市长会怎么看怎么想,肯定认为我做事不地道。”

  “别担心,老卢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侯市长能不知道,他知道得比你清楚,能够理解你的苦衷。小韩,说句心里话,你在良庄能打开局面,能干到现在这个程度,不容易,非常不容易。”

  袁政委遥望着江面上的一艘万吨巨轮,接着说:“我们公安局是个论资排辈的地方,但不等于不重视人才,不给有能力的年轻干部舞台。你确实有能力,成绩有目共睹,做事很稳住,一点不浮躁。所以在撤所并所,在你的新任命这些问题上,局党委成员没不同意见。”

  “谢谢政委。”

  “不用谢我,是你自己干出来的。”

  政委就是政委,对良庄派出所的要求远比“联系”自己的政治处主任高,袁政委突然脸色一正,异常严肃地说:“过去的成绩只能代表过去,局党委给你舞台,就要干出更出色的成绩,局里对你们的定位是‘全县第一、全市一流、全省前列’。

  升格为副科级所之后,要同教导员密切合作,要团结好并过去的老同志。求规范,抓创新,倡笃学,强敬业,带出一流队伍,干出一流工作,争创全省一流派出所,用你们的辛勤和智慧保一方平安。”

  “是!”

  渡轮上太多人,又没穿警服,敬礼不太合适,韩博重重点了下头,旋即好奇地:“政委,您能不能给我透露透露,局里打算安排谁去跟我搭班子。”

  你是县委组织部的后备干部,县委组织部任命的乡长助理,县里给你提副科,让你进入未来的良庄镇党委班子,跟局里没什么关系,局里没有发言权。

  副科级的教导员就不一样了,要是老卢做通县领导工作,教导员人选应该会让局里推荐。符合条件的同志太多,升格副科级所八字没一撇,找领导汇报工作的派出所长已经有好几个。

  职数太少,袁政委轻叹道:“暂时没定,不过肯定是老同志,一老一少,优势互补。”(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3/44260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