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韩警官 > 第一百七十章 来龙去脉(求订阅,求月票)

第一百七十章 来龙去脉(求订阅,求月票)

  当地公安部门反应速度如此迅速,安乐市公安如此配合,外面来那么多领导那么多辆车,可见“南方老头”在本地很有势力。

  运气不好,怎么遇上这么一个有背景的债务人。

  公安插手经济纠纷不对,异地抓捕手续不全归不全,抓人总要有一个正当理由。要是不说清楚,人家真会当绑架立案侦查。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乔爱军不敢抱侥幸心理,将来龙去脉一问一十介绍了一遍。

  一面之词,不能轻信。

  韩博问了大约40分钟,出去同王燕、小单及陈猛开会。三个来抓人的,一个差点被抓走的,他们的话可以相互验证。

  老厂长家属有所准备,带来一堆承包合同、购销合同和手写欠条之类的复印件,甚至连夜请来两个证明人。刚才询问的时候,老米同两个联防队员一起仔仔细细搜过车,从车里搜出过路费发票、加油发票和住宿费发票,能以此确定他们什么时候到良庄的。

  根据总结分析出来的情况再审再问,一个疑点一个疑点落实,情况全部搞清楚,签字摁手印。

  “韩所长,没按程序,事先没打招呼是我们不对,我向你道歉,向你承认错误。可我确实身不由己,理解一下,帮帮忙,求你了……”

  韩博爱莫能助,面无表情说:“老乔,你确实有苦衷,确实身不由己,同为基层民警我能理解,但你不能不分青红皂白。现在的问题不是手续不全,不是没按办案程序同我们县局打招呼,是这个‘案件’本身有问题。”

  总隐隐感觉这件事有问题,没想到真有问题。

  乔爱军尴尬的想找条地缝钻进去,哭丧着脸哀求道:“韩所长,我以人格,以党性保证,我事先真不知情,只看过乡里提供的材料。我偏听偏信,麻痹大意工作不认真,我去向莫善学同志道歉,我给他赔偿精神损失费,只要不把事闹大,让我干什么都行!”

  他这件事跟自己曾遇到的一件事极为相似。

  面对领导越权指挥,自己坚持原则没闹出笑话;他明明知道有问题却选择盲目服从,结果偷鸡不着蚀把米。

  “老乔,不是我要把事闹大,是你们自己把事闹大了。”

  功劳是领导的,责任是跑腿的,基层民警不容易,韩博同病相怜真有些同情他,指指头顶,苦笑道:“你们冲进民宅抓人,抓着就跑,一句话没留,上上下下全以为绑架。我们思岗治安总体不错,几年没发生过影响如此恶劣的案件。

  春节只剩下几天,这不是打我们思岗公安的脸么?局领导能不重视敢不重视?

  第一时间命令各单位上路围追堵截,第一时间命令干警取消休假,就差调动武警。我们政委、分管治安的石副局长已经来了,就在楼上会议室。地方党政领导更多,我一个派出所长能说什么。”

  怎么会闹成这样!

  乔爱军肠子都悔青了,愁眉苦脸说:“韩所长,对不起,我,我,我想打个电话。”

  “打吧,去接警服务台打。天下公安是一家,到这儿就等于到了家。亚丽,带老乔去,打完电话请秦师傅搞点夜宵。”

  又是“天下公安是一家”,真要是把我当一家人,你就别为难我,把车钥匙还给我让我们走。

  乔爱军被搞的啼笑皆非,再次拜托一番,魂不守舍的跟高亚丽走出讯问室。

  一个被领导忽悠的倒霉蛋,没一点自我保护意识,居然犯原则性错误,而且是低级错误,或许会连累公安系统的上司,这种人不出这样的事就会出那样的事,不值得同情。

  宁所长接过香烟,嘿嘿笑道:“受益匪浅,没白来。”

  “又是一场闹剧,卢书记又有机会敲竹杠了,怎么样,上去坐坐。”

  “楼上是你们领导,又不是我的领导。先回去了,处理结果出来告诉我一声。”

  “行,我送送。”

  “别送了,又不是外人,你忙你的,别让你们领导等。”

  柳下同行今晚帮了大忙,岂能不送一下,将宁所长送上车,捧着一叠材料走进二楼会议室已是深夜10点多。

  一屋子老烟鬼,抽一晚上烟,乌烟瘴气,刺鼻的烟味呛得人喘不过气。

  老卢的新任命虽然没宣布,但文件已经下来了,他现在就是副处级县领导。就算没提副调研员,袁政委和石局在他面前一样是晚辈,在良庄这一亩三分地上一样要坐边上,必须让他坐主位。

  “小韩,情况搞清楚了?”

  “报告卢书记,报告政委,报告各位领导,情况基本上搞清楚了。”

  “汇报吧。”

  “是!”

  韩博走到椭圆形会议桌尽头,把玻璃幕墙的窗户支起来通通风,然后坐在靠窗位置开始汇报。

  “1991年6月,我良庄砖瓦厂退休厂长莫善学同志,经朋友的朋友介绍,同我辖区两个居民一起去东山省敬阳县临山乡,以每年给乡里上交10万元为条件,签订承包经营合同,承包经营该乡砖瓦厂。”

  “由于事先没有认真考察当地经济发展情况,认为砖瓦厂在良庄赚钱在那里一样能赚钱。结果承包后发现,当地经济发展速度缓慢,老百姓根本没钱翻建新房。并且当地人有用石头建房的传统,对砖瓦的需要不是很大。”

  老厂长出去承包砖瓦厂赔血本无归,欠一屁股债,到现在没还清,全乡都知道。

  退休了,老老实实在家带孙子多好,非要折腾,搞得全家人跟着受罪。老卢暗叹一口气,示意接着往下说。

  韩博放下材料,苦笑道:“在实际承包砖瓦厂一年半时间内,临山乡政府、临山乡中心小学、临山中学和乡里几个企事业单位,先后向砖瓦厂共赊欠价值二十九万多元的砖瓦。

  莫厂长多次讨要,乡里和赊欠砖瓦的单位以种种借口拒不支付货款。流动资金被占用,生产经营难以为继,莫厂长自认倒霉,从良庄又借一笔钱去给工人支付工资,就这么结束了承包经营。”

  袁政委糊涂了,百思不得其解问:“不对啊,老厂长应该去找他们要钱,他们怎么反过来跑我们思岗抓老厂长?”

  “听上去是有点匪夷所思,但这一切是有原因的。”

  韩博翻出一份承包经营合同,解释道:“老厂长做事比较讲究,宁可自己损失惨重,也没欠当地工人一分钱工资。做事有始有终,亏了就亏了,回来之前专门去过乡里,找乡领导解除承包经营合同。

  当时的乡党委书记和乡长等乡领导,可能不太好意思面对他,也可能担心他是去要债的,于是躲着不见,找不着人,承包经营合同自然无法解除。

  回来之后的三年间,老厂长同女婿一起去过四趟,既打算多少要回点货款,弥补一下损失,也打算顺便把承包合同解除掉。结果对方始终避而不见,合同无法解除,货款就更不用说了。”

  “现在他们拿合同说事?”石副局长问。

  “差不多。”

  韩博低头看看笔录,接着道:“大前年4月,临山乡发生一起贪污腐败窝案,当时把砖瓦厂承包给莫善学同志的乡党委书记、乡长和一个副乡长,因为经济问题被纪委立案调查,乡领导大换血。去年11月份,乡党委班子又进行过一次调整。

  本来就是贫困乡,党委班子又频频调整,能够想象到乡财政有多么紧张。新上任的党委书记狠抓清欠,发现已杂草丛生几乎成为一片废墟的砖瓦厂,居然有承包合同,决定按合同办。

  6年就是60万,把这笔承包款要回去能顶大事。据乡里司机交代,乡里一位老干部曾为老厂长仗义执言,说是乡里欠人家的,不是人家欠乡里的。党委书记比较强势,不承认前任留下的所有债务,尤其腐败的前任留下的。”

  “混蛋!”

  老卢火了,啪一声猛拍下桌子:“这哪是清欠,这是抢钱,他想钱想疯了,这么一个法盲竟然能担任乡党委书记,他们县委组织部怎么考察的!”

  法盲骂别人法盲,大哥骂二哥!

  想起老卢干过的那些事,再看看他义正言辞的样子,袁政委差点爆笑出来,急忙捂着嘴。

  韩博见怪不怪,干咳两声,继续说道:“乡党委书记找派出所长,要求派出所把这60万追回去,承诺给10%提成,也就是6万。在他们心目中可能我们江省人比较有钱,认为只要把老厂长抓回走,家属自然会送钱去赎人。

  派出所不大,总共三个民警,所长、指导员和楼下的这个乔爱军。指导员生病住院,所长要留在所里坐镇,于是把任务交给了乔爱军。从我们掌握的情况看,乔爱军这个人比较‘谨慎’,知道公安插手经济纠纷属于严令禁止的非警务活动,所以计划得很周密。

  他们三天前就到了思岗,从思岗来的良庄,根据承包合同上老厂长的家庭住址,秘密找到老厂长家,确认要抓的目标,然后研究地图,熟悉地形,根据我良庄位于南港和安乐两市交界的特殊地理位置,制定抓捕方案及撤离路线。”

  …………………

  PS:特别说明一下,正文是在原来章节上修改的,不会产生重复订阅,不会让正版订阅的书友多花钱。(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3/44261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