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韩警官 > 第一百九十一章 人赃俱获(求订阅,求月票)

第一百九十一章 人赃俱获(求订阅,求月票)

  柳下宾馆在柳下相当于良庄的富嫂酒家,做的大多是镇政府和镇里企事业单位生意。镇里有头有脸的人物,不光经理个个认识,总台、餐厅和客房部服务员一样个个认识。

  宁所长在镇里本来就是一号人物,宾馆又属于他管辖的特殊行业,在这里可以“刷脸”。

  同韩博一起走上楼,跟值班服务员点点头,指指两个嫌疑人所住的房间,然后示意良庄同行可以行动,根本不用开口,更不用出示证件。

  宁所长爱好书法,能写一手漂亮的毛笔字,良庄派出所民警一样有兴趣爱好特长。

  陈猛的父亲是下乡知青,喜欢摄影。

  有照相机,会拍摄,能自己调药水在家里冲洗黑白照片。

  家里有那种老式的竖着看的照相机,有举着拍的海鸥照相机。没上山下乡一直在大城市生活的二姑,去年又给他爸送一台进口的、长镜头的单反照相机。

  摄影技术比照相馆老板好,摄影器材比照相馆齐。要不是前年从民办教师转为公办教师,成了国家干部,端上铁饭碗,他父亲真打算在他们镇开照相馆。

  在那种家庭长大,穿开裆裤就开始玩照相机,不会摄影简直无法想象。

  摄影跟摄像没太大区别,所以“正常拍摄”和“非正常拍摄”这些工作基本上全交给他。

  值得一提的是,为充分发挥“有事没事拍拍”的优势,去年底搞单位建设,狠下心挤出近两万经费,添置了一台带光驱、软驱和刻录机的多媒体电脑。

  在专业人士指点下,加装视频采集卡和视频编辑软件。可以把小磁带上的内容传到电脑里,刻录成光盘。不用再担心小磁带拍完没得拍,不用再去新庵电视台花钱请人把小磁带转录成大磁带。

  陈猛对这些本来就感兴趣,又是工作需要,电脑设备一回来就废寝忘食研究,不懂之处打电话虚心求教,现在完全上手了,王燕开玩笑说他能拍摄剪辑出一部纪录片。

  花那么多钱为什么,为收集证据!

  良庄派出所倡导“零口供”办案,要求办理的案件经得起推敲,经得起时间考验,收集证据从抓捕乃至抓捕之前就开始。

  陈维光、归家豪、小单、安小勇和高亚丽走到房间前,陈猛再次检查设备,确认正在正常拍摄,举起摄像机示意可以行动。

  派出所查房是最好的叫门借口,关键里面两个嫌疑人跟从事其它犯罪活动的嫌疑人不同,身边极可能携带虚开的增值税专用发票和涉案企业的开票资料,一旦引起其警觉,将这些犯罪证据撕毁,往马桶里一扔,用水一冲,会给后续侦查造成一系列困难。

  之前模拟过好几次,正式行动还是有那么点紧张。

  高亚丽一连做了几个深呼吸,伸手敲敲门,带着几分焦急、几分歉意、几分哀求般地语气说:“同志,对不起,我是总台服务员。刚才登记时身份证号码少写了一位,派出所要检查的,麻烦您帮帮忙,让我们重登记一次。”

  “登记错了?”等大约十来秒钟,里面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不是登记错了,是少了一个数字。”

  她语气又多出几分撒娇,里面人乐了,竟笑道:“小姑娘,少一个数字不算错,那什么算错?住宿费80,我给你8块,就少一个数字,你答不答应?”

  “等等,穿衣服呢,办事不认真,这是当服务员的,要是做财务,老板要被你害死。”

  “对不起,我错了,我下次注意。”

  噘着小嘴,可怜兮兮,装挺像,韩博拍拍小单肩膀,再朝站在正门处的“演员”竖起大拇指。

  咔哒一声,门开了。

  胖嫌疑人手里拿着两张身份证,准备开口问哪张登记错了,高亚丽往后一退,一直守在左右两侧的归家豪、小单猛然出现在他面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他推进房间。陈维光、安小勇紧随其后,冲进去摁住坐在床边的瘦嫌疑人。

  两个家伙傻了,不知道冲进来的是什么人,不知道该不该呼喊。

  “我们是公安局的,蹲到墙边!”

  韩博走进房间,出示证件。陈猛发现光线有点暗,画面不是很清楚,顺手打开房间里所有灯。

  瘦嫌疑人缓过神,大呼小叫道:“公安同志,我们是生意人,你们搞错了!”

  进来的是公安,不是国税局的稽查人员,胖嫌疑人反而不怕了,蹲在地上,举着手中身份证笑道:“公安同志,我们有身份证,有名片,我是东海昌盛贸易公司副经理,我们是来出差的,不是坏人。”

  真有名片,放在床头柜上。

  韩博接过身份证,拿起两张名片,将两个人对号入座,一边示意高亚丽在陈猛拍摄下搜查他们的公文包,一边笑问道:“你就是东海昌盛贸易公司副总经理刘宗海?”

  “对对对,就是我。”

  他想站起来说话,小单和安小勇一把将他摁了回去。

  韩博看看另一张名片,笑问道:“你们是同事?”

  小地方的公安不讲理,不能跟他们顶着干,刘宗海谄笑着确认道:“是,我们一起来的,在新庵有客户,好几个客户。”

  韩博坐到床边,将名片在二人面前晃了晃,装出一脸不解的样子问:“你是东海昌盛贸易公司副总,他是东海腾达物资公司业务经理,你们既然是同事,名片怎么不一样?”

  “这个,这个,公安同志,这个怎么说呢,其实我们是一家,为了方便开展业务,注册两家公司。上门联系业务时,客户就可以有选择,要么进我的货,要么进他的货,可以比价,跟领导好交代……”

  “跟工程投标似的,拿两个公司的手续去,不管人家选谁,生意最终还是你们的?”

  “差不多,生意难做,没办法,只能这样,让你们见笑了。”

  刘宗海被挡着看不见,瘦嫌疑人注意到高亚丽正在翻包,顿时急了:“你们干什么,放下放下,你们凭什么搜我包!包里有十几万现金,全是公款,少了你负得起这个责任么!”

  刘宗海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挣扎着嚷嚷道:“公安同志,我懂法,我们公司有法律顾问,你们这是干什么,你们有没有搜查证,没搜查证给我放下!”

  我办的案子要经得起推敲,对付你们这样的嫌疑人,没搜查证能搜你们的随身物品?

  你以为过柳下河大桥时黄小河拦车只是进出思岗登记那么简单,你们的身份证信息一个半小时前就掌握了。

  查这样的案件,局里对经济犯罪侦查中队是特事特办。

  呈请对你们的人身、住所及其他相关地方进行搜查的报告书明天上午才交到局里,搜查证已经先办下来了,其实就是在空白搜查证上填个名字。

  韩博脸色一正,从包里取出搜查证:“刘宗海,叶兆亮,看清楚了,这是思岗县公安局局长签发的搜查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之相关规定,兹委派侦查员韩博也就是我,以及我同事陈维光,对你们依法进行搜查。搜查时全程摄像,你们的现金丢了或少了我们负责。”

  “韩警官,韩警官,我们安分守己,我们是遵纪守法的生意,你们,你们肯定搞错了。”

  正准备警告他老实点,高亚丽递来一档案袋,激动兴奋地说:“韩所,看看这个。”

  接过抽出一看,居然是一叠已开好的增值税专用发票,收票单位三十一家,有南港市的、有安乐市的,暗暗累加,票面总额高达两百多万!

  “再看看这个。”高亚丽又递来一个小笔记本。

  企业名称、货物名称、税号、地址、电话、开户银行、帐号……

  一页一页,连翻几十页全是,字迹工整,一丝不苟,几乎没涂改痕迹,无一例外的全是企业开票资料。已经开过的,票额多少,接下来要开的,记得很详细。

  企业名称不一,货物更是五花八门,从钢材、水泥到服装面料应有尽有,可见其公司业务经营范围有多广有多杂。

  有了它,接下来好办了。

  去那些收票单位一一核对,有没有相应的货运单据,有没有公对公帐户转帐付款。公文包里十几万现金,显然是帮他人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所得,那些收票单位不可能有货运单据,银行账户不可能有转账付款,如假包换的无真实货物购销。

  折腾一下午,到现在没吃饭,没必要再跟他们浪费时间。

  韩博拍拍笔记本,起身道:“教导员,押他们回去。小单,去楼下帮他们办一下退房手续。亚丽,小勇,把房间收拾收拾,把拉下什么东西。”

  “公安同志,公安同志,你们没权抓我!”

  韩博从包里又取出一份公文,冷冷地说:“刘宗海,叶兆亮,我们不光有搜查证,一样有拘传证。到底为什么搜查,为什么拘传,你们心里应该有数,走吧,老实点。”

  这种事公安只要想管就有权管,刘宗海不敢大吵大嚷,同另一个嫌疑人垂头丧气的被押了出去。

  看半天愣没搞明白这俩人到底犯过什么事。

  宁所长一头雾水,刚才人多不太好问也不好意思问,大部队一下楼就将韩博拉到一边,一脸疑惑地问:“这什么案子,看他们不太像犯罪分子。”

  “经济案件,经济犯罪。”

  提到“经济”老宁同志就头疼,拍拍他胳膊,善意提醒道:“经济案件跟经济纠纷有什么区别,很难界定!小心点,搞不好会有麻烦的。你能有今天不容易,别因为大老板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把自己卷进去。”

  他显然不懂,不过这是人家的一番好意。

  韩博点点头,紧握着他手由衷感谢道:“谢谢宁所,我会小心的。又打扰你休息,不好意思,等忙完手头上这个案子,我们再好好聚聚。”

  “自己人,别这么客气。”

  想到小丫头“抄走”的一大包现金,宁所长又酸溜溜感叹道:“刚才有十几万吧,如果确实是经济犯罪,如果能把他们移送检察院,这个案子还真有搞头。”

  韩博笑问道:“红眼了?”

  “那是钱,一大包钱!楼下还有一辆车,换作我们局领导一样红眼。”

  笔记本上的涉案企业新庵比思岗多,光柳下就十几家。吃独食不是好习惯,何况接下来离不开人家协助。

  韩博凑到他耳边,意味深长说:“宁所,这只是刚刚开始,跟接下来的行动相比,今晚这点实在算不上什么。我们是邻居,是好朋友,这种好事我不能找别人。机会只有一次,就看你有没有魄力。”

  “这个案子跟我们柳下有牵扯?”

  “不光柳下,涉及新庵乃至安乐近百家企业。案件管辖权在我手上,我们又是朋友,这就是你的优势。”

  “不是经济纠纷?”

  “我是干什么的,我是先考到律师资格然后调入公安局的。为侦办这个大案要案,我们局里专门成立经济犯罪侦查中队,我兼任中队长,老陈兼任中队指导员,我们局党委委员、副局长正在所里坐镇指挥,经济纠纷能这么干,敢这么干?”

  小伙子年轻,但从来不打没把握的仗。

  宁所长心动了,不禁笑问道:“我们联合办案?”

  韩博摇摇头,似笑非笑说:“不是联合,是配合,你们配合我们侦办。”

  “开什么玩笑,你副科,我正股,私下里我可以配合。局里不可能,我新庵又不归你思岗管,我们局领导不会同意的。”

  “正常情况下不会,要是能有百十万罚款返还呢?”

  韩博拍拍他胳膊,补充道:“并且这不是想不配合就不配合的事,刚才我粗略估算了一下,涉税金额不会低于千万。特大案件,局里要上报省厅,省厅绝对挂牌督办,到时候你们局领导一样要配合要协助。”

  他在这个问题是不会开玩笑的,宁所长哭笑不得问:“这有点敬酒不吃吃罚酒的意思?”

  “别这么说,要是你们正在承办省厅督办的大案,我们一样要配合要协助。”

  领导有没有面子是领导的事,所里不需要面子只需要经费,宁所长乐了,拉着他胳膊道:“配不配合放一边,你先说说这到底怎么回事。”

  两个嫌疑人落网,证据确凿,案件管辖权无可争议。韩博实在没什么好隐瞒的,将来龙去脉简单介绍的一遍。

  原来这么有搞头!

  宁所长欣喜若狂,紧握着他手道:“韩博,肥水不流外人田,不许找别人,只能找我。局里我去做工作,办案场地我安排。”

  “我只是提议,我一样要跟局领导请示。”

  “请示,赶快请,告诉你们领导,有我老宁在,新庵这边不存在阻力。”

  ………………

  PS:4000字大章求订阅!(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3/44263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