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韩警官 > 第二百三十一章 少年壮志不言愁

第二百三十一章 少年壮志不言愁

  别看李晓蕾整天嘻嘻哈哈,其实学习很认真,或者说在学习上有天分。

  玩的时候拼命玩,学习的时候心无旁骛。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跟小博一样没见用什么功,学习成绩却很好,根本用不着头悬梁锥刺股。

  自老爸过来跟她老爸确定“亲家”关系之后,她老爸再也不管她去不去单位实习。整天敲边鼓,一口一个“韩博”,铁了心要跟韩家结亲,一到公司就打听未来女婿什么时候培训结束,恨不得明天就安排“俩孩子”相亲。

  可怜天下父母心。

  老爸为小博不惜白干一年布下一个“大局”,她爸为一女儿未来的幸福求他求你布下一个“小局”。

  为演得更逼真一些,她一开始态度坚决、情绪激动,她爸背着她召开家庭及同事会议,恳请沙总、祁阿姨、大女儿以及自己和泰鹏一起坐工作,展开全方位、全天候的“政治攻势”。

  在众人苦口婆心,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规劝下,她终于“迷途知返”,基本上接受了家长的安排,默认也是一种接受么。

  天底下没有比这更好笑的事,瞒得了一时瞒不了一世,万一将来谁说漏嘴,让她老爸知道真相,估计会更有意思。

  她跟没事人一样白天去参加自费培训,吃完晚饭又一个人呆在房间学习。

  她老爸老妈同沙总老两口一起出去散步,韩芳跟往常一样让丈夫在外面盯着,捧着杯子走进来笑道:“晓蕾,又在用功,不是刚考到两个证么,还要去参加培训考什么证?”

  他有事业有追求,我一样有事业有追求。

  李晓蕾放下培训资料,舒舒服服伸了个懒腰,仰头笑望着韩芳说:“跟单员和报检员那两个证门槛低,含金量低,只是从事跟单和报检的准入资格证。现在要考的是报关员,这个证门槛高,海关总署主持的考试,权威公正,含金量高,竞争激烈,不下点功夫考不到。”

  “报关员,你要去海关上班?”

  “去什么海关,他穿制服我不能再穿制服,再说高考报志愿时我就是奔着赚钱去的。当时不懂,感觉国际贸易好,能赚大钱。其实我英语一直不错,完全可以报外国语学院的。扯远了,报关员证只是一个资格证明,跟去海关工作两码事。”

  平时光谈家长里短,很少聊学习和专业上的事。

  韩芳没能考上大学,很羡慕她这样的大学生,一脸好奇地问:“国际贸易不好么,做外贸多好。”

  李晓蕾耐心解释道:“做外贸好,关键念这个专业没学到什么东西。前段时间跟一个朋友去几个外贸公司转了转,发现上四年大学真正有用的就一门外贸实务。马上毕业,马上参加工作,必须抓紧时间学点东西,不然什么不会多丢人。”

  “你不是会计算机么。”

  “会什么,什么都不会,不会修电脑,不懂计算机原理,不会编程序,只会一点最基本的操作。比如上国际互联网浏览消息,收发电子邮件,打字排版之类的,其它真不会。”

  辛辛苦苦考上大学,让她搞装修是太委屈。

  看着她一脸沮丧的样子,韩芳劝慰道:“你会这么多,比我多多了,再说你英语八级,英语水平比小博都高。”

  这是唯一比他强的地方。

  这跟所生活的环境有很大关系,BJ英语老师水平本来就比农村中学的英语老师高,又有各种各样的活动,可以参加各种比赛,甚至有机会跟母语是英语的外国人面对面交流。

  可想到自己即将从事的职业,李晓蕾又唉声叹气说:“英语八级,口音马马虎虎,当个高中英语老师没问题,跟外国人正常交流也没问题,但做外贸是远远不够的。要懂商务英语,要懂纺织服装业的术语。”

  未来的丝绸集团外贸部副经理,是不能什么都不懂。

  韩芳很想帮忙却帮不上忙,苦笑着问:“那怎么办?”

  “我想去专业对口的单位实习。”

  “去思岗,去丝绸集团?”

  “去丝绸集团没用,我打电话问过钱总,集团做外贸的几个人其实是跑外贸公司。真正懂外贸,真正跟外商做过生意的就侯市长。”

  “想想也是,思岗小县城哪有人懂这些,好不容易有个人懂还调去市当领导了。”

  不行,不能这么虚度光阴。

  李晓蕾咬咬嘴唇,掏出韩总来BJ时送的“见面礼”,一部爱立信小手机,翻出电话簿,迅速找到一个号码拨过去。

  老韩做事习惯一碗水端平,儿媳妇有的女儿一样要有,韩芳下意识摸摸新手机,轻声问:“谁?”

  “侯市长。”

  提携弟弟的大领导,思岗最有水平的干部,韩芳有点小激动,凑过来一起听。

  “晓蕾啊,别跟我打听韩博,失踪一个多月,一个电话没有。培训,这瞎话编的。公安部门就喜欢掩耳盗铃,喜欢搞神神秘秘,应该有什么行动。他们有保密纪律,他有他的苦衷,理解一下。”

  是啊,培训为什么连电话都不许打,新兵还可以给家写信呢。

  旁观者清,当局者迷。

  李晓蕾猛然反应过来,想到打这个电话的初衷,急忙道:“侯市长,我理解,我支持,不管参加培训还是什么行动,只要没危险就行。我给您打电话不是想打听他消息,是我自己的事……”

  知道自己存在不足是好事,想学习爱学习更是好事。何况她毕业之后要去老单位工作,老单位现在最缺的就是外贸人才。

  侯秀峰很高兴很欣慰,跟正在收拾碗筷的妻子相视一笑,循循善诱说:“晓蕾,从事贸易行业,首先要学好英语,最重要的还是口语表达能力。口语好了,才能跟人开口交流。对于大多数的外国客户来说,英语也是他们的外语,所以英语只要能够帮助你正常表达意思就行。

  至于证书,不是越多越好。报关可以委托给报关服务公司,报检可以找专业的报检员,货代同样如此。自己想从事哪个方向的工作,再针对性去学去考,不要盲从。换言之,做外贸门槛没那么高,没想象中那么难,放平心态,别给自己太大压力。”

  “可是,可是我什么不会,书本上的知识跟实践完全脱节。”

  “想实习,好啊,我帮你安排,去东海怎么样?韩博父母全在东海,有人照应韩博才能放心。我认识一个报关服务公司老总,外贸公司老总认识好几位,给他们打个电话应该没什么问题。”

  “谢谢侯市长。”

  ……

  聊了一会儿,挂断电话。

  韩芳急切说:“晓蕾,你去东海,我和泰鹏也回去。在BJ不太习惯,还是回东海好。”

  她和姐夫不是为开分公司来的,是为自己跟韩博的事来的,李晓蕾内疚不已,哽咽地说:“姐,对不起,全是因为我,让你和姐夫扔下睿睿跑这来。回东海,我们一起走,我也想睿睿了。”

  “我得给爸打个电话,把分公司的事安排一下。”

  “关掉得了。”

  “又不是没业务,为什么要关。”

  本以为局面很难打开,已经做好赔点钱的心理准备,没想到在建工集团帮助下,在首都很快就站稳脚跟。

  开业一个多月,接到七个家装活儿。前几天抱着试试看的心理,花几千块钱请交广电台做了几秒广告,这两个许多业主打电话询问,下午还陪两个业主去看正在装修中的工地。

  东海搞装修的木匠多,这边搞装修的木匠少,竞争没东海激烈,利润不比东海低,就是离家远点。

  总之,有钱为什么不赚。

  家族企业,当然要找家里人,韩芳正准备提议李晓蕾让她姐把工作辞掉,把BJ分公司交给她家打理,毕竟沙总和祁主任不可能总呆在这儿,李晓蕾的寻呼机突然响了。

  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手机号。

  李晓蕾一阵悸动,急忙用小手机回了过去,装出一副气呼呼的样子,咬牙切齿问:“韩博同志,我的政策一样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老实交代,一个多月到底干什么去了?”

  韩博乐了,不禁笑道:“李晓蕾同志,我就知道瞒不过你,组织上不许说我不能说,只能告诉你我执行任务去了。打击犯罪,跟保家卫国差不多,军功章有我的一半也有你的一半。”

  “你怎么不唱一段《十五的月亮》。”

  “那是解放军的歌,我们公安应该唱《少年壮志不言愁》,要不要给你来几句?”

  弟弟原来有这样的一面,韩芳强忍着笑一个劲打手势,李晓蕾心领神会,来了个顺水推舟:“唱,我现在很生气,你得唱好听点,把我哄高兴。”

  “没问题。”

  收网行动接近尾声,韩博一身轻松,躺在民兵训练基地三楼客房里,就自己不怕丢人,声情并茂的唱了起来。

  “几度风雨几度春秋,风霜雪雨博激流,历尽苦难痴心不改,少年壮志不言愁!金色盾牌热血铸就,危难之处显身手显身手!为了母亲的微笑,为了大地的丰收,峥嵘岁月,何惧风流……”

  “唱得不错,”李晓蕾扑哧一笑,又问道:“军功章呢,我那一半呢?”

  “军功章有,两枚,一个二等功,一个三等功。二等功归你,三等功归我。你一大半,我一小半,怎么样?”

  “一次荣立两个功,真的假的?”

  “真的,如假包换!”(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3/44267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