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韩警官 > 第二百三十二章 帮不帮,给句话

第二百三十二章 帮不帮,给句话

  新庵县公安局经侦中队在新庵县国税局大批人员配合下查南港市企业,思岗县公安局经侦中队在思岗县国税局配合下查安乐市企业,02.28案在家门口的收网行动既接近尾声,又是异地用警、异地查处,没必要再搞得神神秘秘。

  经远在东华协助彻查的专案组长同意,两个县公安局宣布“培训结束”,参战民警可以与家人联系,但不得透露案情。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一个多月不打电话如隔三年。

  二人根本顾不上手机打长途贵不贵,是不是双向收费,要不是韩芳提醒,真能聊一两个小时。

  “老丈人”搞定了,明天请假,后天去首都“相亲”。

  相完亲订婚,十月不放长假,十一月同样如此。老姐说“老丈人”曾跟韩总聊过,如果“俩孩子”对眼,就放在元旦结婚。这么安排有足够时间准备,亲朋好友也有时间参加婚礼。

  十月一号还是元旦不重要,重要的是能结婚,能抱得美人归。

  事业爱情双丰收,激动得大半夜没睡着,结果早上睡过了,起来一看已是上午10点多,训练基地院子里多了几辆警车和几辆卡车。

  “韩局,早饭没了,坚持一下,等会吃午饭。”

  刚走到二楼转弯口,老宁同志从一间办公室走了出来,春风得意,脸上仍挂着前天那笑容。

  无耻的剽窃!

  思岗县局有钱就有新追求,新庵县局本就比思岗县局有钱,现在更有钱,怎么可能没新的追求。

  发现邻居有“异动”,听说等02.28案办结,省厅和两个市局的领导要过来跟参战同志喝庆功酒,新庵县公安局立马大兴土木,立马搞机构改革。

  见良庄公安分局治安防控网搞得不错,依葫芦画瓢,良庄怎么搞柳下也怎么搞。这几天雨后春笋般地冒出十几个警务室。一样安装警灯,一样有警徽和110字样,一样统一标识。

  机构改革同样依葫芦画瓢。

  把梁湾和柳北派出所并入柳下派出所,把柳下派出所升格为新庵县公安局城东分局,把新庵刑警中队并入分局,刑警中队、治安中队、法制中队、指挥中心全有,唯一跟良庄分局不一样的是没交警队。

  老宁同志直接提副科,局党委委员兼城东分局局长,分工都一样,在兼任分局局长的同时分管打拐和打击经济犯罪工作。

  对了,他们县局也成立了一个打拐中队。

  范局和顾政委亲自跑到良庄,把朱主任拐到新庵调研两天。

  说什么新庵一样重视打拐,说新庵县局看守所就在柳下,以后不管哪家抓到嫌犯,往新庵县公安局看守所送方便。

  思岗县公安局打击拐卖妇女儿童犯罪侦查中队正在“重建”,人员编制和单位编制尚未落实,他们居然全落实了。

  县编办批准单位编制,组织人事部门协调人员编制。

  老宁亲自兼任打拐队长,高亚丽刚成为正式民警又被任命为打拐中队指导员。用他们的话说你们南港市局和思岗县政府欺负人家,不给人家评功评奖。我们重视人才,不会让小高同志流汗又流泪,破格提拔,委以重任。

  小单同样有“补偿”,经侦中队长。

  对思岗县局来说这些不重要,重要的是全省公安系统有了第二支打拐专业队。并且他们单位有编制,人员有编制,由第二支变成了第一支。

  李鬼变成李逵,李逵变成了李鬼。

  张局被搞得很郁闷,昨天在电话里发一通牢骚。

  你追我赶,这是好事。

  只要有利于维护辖区治安(柳下治安直接影响良庄治安),只要越来越打拐,韩博乐见其成。

  只是两个乡镇分局局长,你恭维我、我恭维你,实在有点让人难堪,韩博苦笑着问:“宁局,这么称呼有意思么?”

  “这么称呼怎么了,分局局长一样是局长。小韩,你年轻,有能力、有魄力、有学历,当真正的局长是早晚的事。我跟你不一样,能当上分局局长非常不容易,你就满足一下我这点虚荣心。”

  “行,宁局。”

  “韩局。”

  “宁局。”

  “韩局好。”

  “宁局好,有完没完!好啦好啦,别开玩笑了,被同志们听见笑话。”韩博实在受不了,指着办公室问:“乔局和我们赵局是不是来了,楼下车好像是他们的。”

  “不光他们,两个县局的财务科长和会计几乎全在。正在算小账,准备先分专案组的家。等案件办结再算大账,再分大钱。”老宁掏出香烟,一脸意犹未尽。

  刚刚过去的8天,留守人员在国税部门配合下连续作战。

  人手不够,韩博亲自带一队,连刚生孩子不久的王燕都在分局帮着整理收网行动的案件材料。

  按照省市两级打击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犯罪专项行动领导小组的要求,专案组只能砍“一板斧”。与02.28案有关的案件归专案组管辖,搂草打兔子查出来的“案中案”移交给南港安乐两市各县(区)公安局刚设立的经侦中队,涉税金额超过100万的移交给两个市局刚设立的经侦大队。

  打击经济犯罪,思岗县局的精兵强将“打没了”,新庵县局一样所剩无几。

  留守人员要回各自县局的经侦中队查“案中案”、查小案,干脆把与02.28案有关的一些案子一起带走。

  专案组指挥部“名存实亡”,没必要再呆在这个不是死人就是疯子的地方。

  搬到良庄分局,安排三名证据组的同志整理收网行动汇总过来的案件材料,证据组整理完法制组同志再去良庄分局接手,审核无误移交思岗县局法制科审核,由思岗县公安局移送给思岗县检察院审查起诉。

  一百多万专案经费花差不多,留下一堆发票和笔记本电脑、台式电脑、照相机、摄像机、调制解调器、扫描仪、打印机、复印件等“固定资产”,既然要搬家干脆把家当分了,难怪来好几辆卡车。

  东西不少,搁一个县局不算多。

  韩博探头看看,若有所思说:“要给我们陈教导员打电话,请他赶快过来。等他们分完,我们一样要跟局里分,不然全拉走想要回来就难了。”

  “你才想到?”

  “我不是睡过了么。”

  县局局长打大算盘,分局局长打小算盘,辛辛苦苦挣点家当容易么,老宁早想到了,不无得意笑道:“我们教导员在里面,你们陈教导员也来了,我帮你通知的。不想想我们什么关系,我能眼睁睁看着你吃亏?”

  这种事要统一口径,韩博笑问道:“你打算要多少。”

  “分局正股级单位全要配上电脑,摄像机两台,照相机一台,打印机、复印件、扫描仪和传真机一套。乔局你知道的,很强势,搞不过他,只能留下这么多。”

  “我们现在是局党委委员,吃相不能太难看。我去跟教导员说一声,也分这么多。算了,少分点,打印机复印件我们原来有,换一下,换成新的,原来的给其他所队。”

  说曹操,曹操到。

  话音刚落,陈兴国拿着手机走出办公室,先举手跟二人打招呼,站在走道上接起电话,嗯嗯了几声,过来苦笑道:“韩博,卢书记回来了,为良工集团偷税漏税的事,应该是焦书记搬的救兵。刚到分局,坐在你办公室大发雷霆。”

  人的名,树的影。

  陈兴国没跟老卢打过交道,不等于不知道老卢是什么样的人,不等于不清楚在良庄有多大影响力。

  涉案金额不小,60多万,按照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决定》,属于“让他人为自己虚开”且“数额巨大”。

  良工集团的前身良庄建材机械厂,又是02.28案的“突破口”,向上级汇报时第一个提到的就是建材机械厂。

  市局知道,省厅知道,或许公安部领导都有印象。

  这样的企业怎可能不严厉查处,主要涉案人员怎么能不抓。王厂长和姜会计被羁押在新庵公安局看守所,就知道这事有可能惊动老卢,没想到真回来了,而且回来的如此之快。

  韩博早有准备,若无其事笑道:“我回去,好久没见了,怪想他的。分办公设备的事刚跟宁局商量过,宁局,你跟我们教导员说,我先走一步。”

  老卢是什么样的人,宁益安比陈兴国更清楚,不无担忧地提醒道:“小韩,悠着点,多说几句好话,千万别把他惹急,惹急了他敢揍你,你还不能还手。”

  “知道,谢谢。”

  风风火火赶回分局,明显感觉到气氛不对劲,值班民警说话都不敢大声。王燕躲在西边小房子里不敢去办公楼,看见局长回来了,一个劲儿朝二楼办公室指,提醒局长小心点。

  “我卢惠生一天没退休,一天就是思岗县人民政府副县级调研员,给我站好!手下没个警察的样子,队伍怎么管理的,还分局局长。躲是吧,好,我来当这个局长,我帮他管,看他能躲多久……”

  一上楼梯,就听见老卢熟悉的发飙声。

  别人很怕,韩博听着却感觉很亲切,知道他回来了,确认他坐在办公室里真的很高兴。只是指挥中心主任老常有些倒霉,被老卢逮住,几十岁的人,站得毕恭毕敬,大气不敢喘,老老实实挨训。

  “卢书记,您回来了!”韩博走进办公室,欣喜无比打起招呼,左手藏在背后打手势,示意部下赶紧开溜。

  “韩局长,你回来了?”

  老卢冷哼一声,语气不加掩饰的带着几分不满、几分不快、几分愤怒和几分嘲讽。

  上身一件高领羊毛衫,下身一条宽松的牛仔裤,脚上一双耐克鞋。风格完全变了,很休闲很运动。如果在路上遇到,一眼不一定能认出来。应该是他女儿认为之前的装束太俗,给他重新“包装”了一下。

  头发没变,依然漆黑,显然没忘记染。

  韩博拉开椅子,坐到办公桌对面,嘿嘿笑道:“卢书记,您别取笑我了,什么局长,其实就是一派出所长。”

  陈文兵找不着他,焦汉东想尽办法一样找不着他,我一回来他立马露面。说明他没忘本,他心里依然有我,依然尊敬我。

  老卢没刚才那么生气了,面无表情说:“我是来自首的,建材机械厂买发票时是乡镇企业,我是乡党委书记,算起来我才是法人。我负全责,我扛,跟他们没关系。”

  “卢书记,自首您应该去楼下羁押室。坐在我办公室里,坐在我位置上,看上去像我在向您自首,其实我真是回来向您自首的。”

  离开两个多月,变化很大,事和人全变了,唯独他没变,在没外人的时候依然嬉皮笑脸。

  老卢暗叹一口气,凝重地说:“别嬉皮笑脸,王厂长姜会计买发票不是为自己,全是为企业,归根结底是为乡里。帮公家办事办进看守所,他们冤不冤?我跟他们相处十几年,你跟他们相处时间也不短,你就下得去这个狠心把自己人送去坐牢?”

  “新庵公安局来抓的。”

  “少跟我打马虎眼,我问过谢书记,不问不知道,一问吓一跳,现在出息了,负责侦办公安部督办的案件。两个县公安局看守所里关的人,一大半是你下令抓的。”

  “您知道了?”

  “知道了,既高兴又生气。你说你不管怎么也算我良庄干部,怎么就六亲不认,怎么就拿自己人开刀呢!”

  “公安部督办案件,我必须秉公执法。”

  老卢狠瞪了他一眼,没好气说:“那是你的事,我只有两个要求,我现在说了不算,你可以当成请求。第一,把王厂长和姜会计放了;第二,不许罚款,建材机械厂刚改完制,资金非常紧张,哪有钱交罚款。”

  没权说了不算,老卢生怕他不帮忙,又补充道:“当我卢惠生是老领导,就给我一个面子。我这辈子求过不少人,求老部下是头一次。帮不帮这个忙,给句痛快话。”(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3/44267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