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韩警官 > 第二十三十四章 单位建设

第二十三十四章 单位建设

  老卢前脚刚走,教导员拉着分到的新家当回来了。

  确认没“危险”,走进局长办公室,带上房门,心有余悸问:“韩博,怎么解决的,听王燕说他走时不是很生气。”

  韩博从包里取出小笔记本,笑道:“人不用坐牢,企业不用交罚款,他当然不生气。”

  “不用交罚款?”

  “别担心,我做事有分寸。”韩博从抽屉里找出一盒烟,同小本子一起放到茶几上,坐下来介绍到底是怎么解决的。

  他非常注重小节,不管跟自己商量工作还是跟老张、老刘或老殷谈事,从来不跟领导似的坐在办公桌后面。习惯坐在木沙发上,围着茶几说话,能让人感受到一种尊重。

  跟晚辈兼半个徒弟搭班子,其实不是搭班子,是给他当副手。陈兴国在高兴之余多少一些忧虑,担心处理不好关系,现在看来担心是多余的。

  他既不跟一些领导一样舍不得放权,更不需要刻意去树立什么威信。

  韩打击,这个响亮的外号是打出来的。哪怕跟程文明一样整天嘻嘻哈哈,谁也不敢对他有一丁点轻视。

  不抽烟的人不喜欢烟味,陈兴国早调整好了心态,把位置摆得很正,暗想人敬我一尺我必须敬人一丈,婉拒递上的香烟,沉吟道:“这么解决倒不失为一个好办法,关键局里只给我们返还20%,剩下80%谁出。”

  高度决定眼界,在此之前他一直担任派出所长,会自然而然的从所长角度去看待问题。

  韩博喝了一小口水,微笑着解释道:“陈所,我们公安局摊子大,基层所队多,属于自己的固定资产却没多少。派出所、刑警中队、交警中队、巡警中队,包括在外面办公的刑警大队和交警大队,大多没自己的办公场所,几乎全是借甚至租人家的地方。

  农村派出所稍好一些,条件虽然艰苦,办公环境虽然不尽人意,正常情况下至少不会总让你搬家。城区派出所不行,改革开放,经济发展太快。领导说这个地方要拆迁,一个电话就让你收拾东西准备搬家。

  给你随便安排个犄角旮旯,刚安顿下来没几天,辖区群众才搞清楚派出所在什么地方,领导又说这个地方要搞建设,又要搬。陈维光干五年城西派出所长,在他任内城西派出所就搬过两次。”

  “哎呀,你这一说我才发现,我们基层所队跟游击队差不多,没自己根据地!”

  “没根据地的日子不好过。”

  韩博轻叹一口气,不紧不慢说:“遇到拆迁搬迁,老百姓可以理直气壮要补偿。我们基层所队不能要,要也没有,一分没有,因为地方本来就是人家的。没属于自己的办公场所,自然谈不上搞什么单位建设。搞也白搞,谁也不知道哪天要搬走。

  局里希望我们分局建成模范所队,从江城回来前,我跟省厅领导也夸过这个海口。

  怎么建设,怎么成为模范,首先是辖区治安。辖区大了,对讲机喊不到,通信指挥不畅。手机倒是方便,关键通话费用太高。我打算建一个高高的铁塔,竖几十米的大天线,装备一套多信道的无线集群通信系统。”

  这是接下来的工作安排,陈兴国立马坐直身体,聚精会神。

  该做什么本子里写清清楚楚,等会儿就吃午饭,韩博真没想过现在谈工作,只是想到哪儿说到哪儿。

  他根本没在意,接着道:“分局民警看似不少,等打拐中队和经侦中队满编能达到四十人。但打拐中队并不隶属于分局,而且成立之后是要打出去的。经侦中队一样不隶属于分局,等完成“重建”,等形成战斗力要搬到县里办公。

  交警队两个人其实是卡口民警,要守好两市交界的重要通道柳下河大桥;刑警队总共七个人,要负责侦查辖区内的刑事案件;

  户籍民警要呆在分局,张晓翔副局长和殷副教导员年龄大了,不能让他们跟年轻民警一样“白加黑”、“五加二”。其实他们现在的并不轻松,一个要协助镇里搞清欠、征收、计划生育和殡葬改革等工作。一个要盯着正在大兴土木的良庄工业园。

  总之,真正能在一线维持治安的民警没几个。辖区人口十二万六千五百多,算下来一个人要管八九千。警力严重不足,搞好联防队建设是一方面,现代化的技术手段也要利用上。”

  从“根据地”说到单位建设,从单位建设说到警力不足。思维不是一两点跳跃,陈兴国有些跟不上,禁不住问:“现代化技术手段?”

  “闭路电视监控,就是在主要路口安装摄像头。”

  韩博同样意识到说得有些凌乱,露出一个歉意的笑容,耐心解释道:“主要路口要安装,农村合作基金会、农业银行营业厅、信用社、卫生院、良中良小、下半年搬过来的良庄高级中学、正在建设的长途汽车站和几集团等重要单位全要装,信号放大再放大,全接入我们分局指挥中心。

  打电话询过几个价,把无线集群通信系统和闭路电视监控系统搞起来,两百万不一定够。经费不够可以想办法,但不能没自己的办公场所。照良庄现在的发展势头,从整个规划布局上看,不久的将来我们分局极可能成为一个黄金地段。

  一切以经济建设为中心,镇领导眼里只有钱,要是哪个大老板看中这块地皮,一掷千金,镇领导保准催我们卷铺盖走人。我们赖着不走,人家去找县委县政府,县领导再找局里,到时候不仅一样要搬还会遭到严厉批评。”

  站得真高,想得真远。

  陈兴国终于明白他的良苦用心,举一反三地说:“买下来就不一样了,虽然一样有可能要为经济建设让地方,不过他们要按拆迁标准给我们补偿。有钱我们可以再搞单位建设,不至于让之前所做的一切打水漂。”

  “我就是这么想。”

  韩博微微点了下头,笑道:“至于建材机械厂的罚款能不能全额返还,我们根本不需要担心。单位建设不只是盖一栋办公楼,也不光搞好宿舍楼、扩建好看守所,基层所队一样要建设。

  我正准备给张局和政委打电话汇报建材机械厂的情况,建议局里借这个机会一劳永逸地解决基层所队的办公场所问题。合理合法,对上级能有一个交代;变相保护本地企业,县委县政府肯定支持。

  对我们公安局而言,只需要花很少的钱,就能从各乡镇手中盘下一批固定资产,一举改善基层所队的办公环境和办案条件。相比之下,这才是单位建设,比盖一栋办公楼意义大多了。”

  这脑袋瓜子,太聪明了。

  打击经济犯罪,不是给局里打出一栋办公楼,是让整个县局的办公和办案条件整体上一个新台阶,难怪张局舍不得他调走。

  能搞钱,肯干事,会做人,陈兴国不由想起局里人对他的九个字评价,又想起吉主任说过的另一句话:思岗太小,留不住他。

  既然谈起工作,不妨把一些工作交代一下。

  韩博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接着道:“闭路电视监控系统,投资不小,光靠分局不现实,要去做镇里、企事业单位、学校、医院和供电所工作。可以分摊一下,良庄工业园区主次干道、住宅区主次干道由镇里承担。

  企事业单位、学校医院各自承担,供电所主要是借用他们的电线杆。要协调好,别哪天换杆子,整修线路,把我们的线搞断。另外可以去找找交警大队,如果他们感兴趣,他们应该感兴趣,两家可以合作。”

  有闭路电视监控,坐在指挥中心就能看见主要路口和重点单位的情况。

  既能对犯罪分子起到一定威慑作用,发生案件又可以调取监控录像获得第一手线索。加上原有的治安防控网,真能把良庄建设成全县、全市乃至全省治安最好的乡镇。

  如果能把这个搞起来,别说在南港,在全省也是很先进的。

  好不容易提副科,陈兴国踌躇满志,一样想干出一番事业,不禁脱口而出道:“搞,砸锅卖铁也要搞!韩博,你是局党委成员,交警大队你去沟通比较好。镇里、企事业和学校医院工作我来做。”

  “行,我们就这么分工。”

  韩博笑了笑,继续说道:“再就是队伍管理,考虑到同志们有一个接受过程,春节三个所并过来之后,我和陈维光教导员,其实主要是陈教导员,一直在循序渐进的推进队伍正规化管理。

  主要三个方面,一是制度建设,主要是法制队在做,要让所有工作有章可循;二是加强学习,增强民警法律意识;三是检查法律法规执行和办案程序的落实情况,非特殊情况,传唤、拘传要有相关手续;不允许超期羁押,要么放人,要么送看守所,更不允许发生打人骂人甚至刑讯逼供之类的事。”

  模范单位,先进单位,连续获得集体二等功、三等功的单位,当然要严格管理。

  局里调我来就是帮你看好门、管好人的,这方面工作陈兴国非常上心,信心十足笑道:“我看过陈维光留下的工作日志和工作安排,小徐也汇报过队伍监督方面的情况,队伍管理你放心,要是出了事拿我是问。”

  “是什么问,陈所,你是老前辈,当那么多年所长,经验丰富。我是丝河人,最具发言权、我们丝河其它方面不怎么,治安一直不错,所里民警更没闹出什么笑话。有你在,我没什么不放心的。”

  “我的任务就是帮你看好这个家。”

  “谢谢。”

  “谢什么,真是的,说正事,你明天一早要走,有什么要交代的干脆一次说完。”

  “行。”

  韩博翻开小本子看了看,抬头道:“刘旭副局长相对年轻,对工作很负责,春节时因为要协助工商局打击假烟走私烟,没给他安排其它工作。我打算让他分管指挥中心和治安中队,你看怎么样?”

  “他分管指挥中心和治安中队,老殷负责工业园区工地和治安卡口,老张负责协助镇里工作,我分管内勤和法制中队,这么安排最好。”

  分局内勤管钱,法制中队负责出具传唤、拘传、拘留和治安处罚等手续(审核代办,分局没权,要去局里办),同时负责队伍监督。

  他分管这两个小部门是一个很好的切入点,只要把钱、手续和人管好,分局不会出什么大乱子。

  韩博干脆把小本子往他面前一推,嘿嘿笑道:“陈所,这就麻烦你了。别看我工作起来不休息,休息起来也很怕人,一休一个星期,这个分局局长当得实在有些不称职。”

  “工作重要,个人问题婚姻大事一样重要,帮我跟晓蕾带个好,老颜昨晚还念叨她呢。”

  “颜老师过来了?”

  “早上刚走。”

  陈兴国摆摆手,若无其事笑道:“我们四十好几奔五十,孩子都快结婚了。老夫老妻,两地分居无所谓。再说分不了几天,教育局有人,良中也挺欢迎的。教完这学期,下学期就调过来。

  良庄新村搞得不错,跟大城市一样的商品房,我交钱了,买了一套,在王燕楼下。老殷看我一调过来就买,忍不住也去买了一套。”

  不是谁都能调到县里工作的,上了年纪的民警和良中良小教师一样,并过来或调过来之后基本上要一直干到退休。

  王燕跟他们情况不一样。

  虽然年轻,有机会往城区调,不过她爱人刚从丁湖并过来,在良庄税务分局工作。小两口好不容易在一个乡镇上班,自然哪儿都不想去。

  想到结婚之后自己不一定有时间天天回思岗,反倒是李晓蕾住在良庄天天去思岗上班的可能性较大,韩博笑道:“干脆我也买一套,在良庄也安个家。”

  韩老板变成了韩总,韩家有的是钱。

  买一套房子而已,陈兴国哈哈笑道:“一套一万六,对你来说小意思。买,买好我们做邻居。”(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3/44267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