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韩警官 > 第二百三十七章 皆大欢喜(求订阅)

第二百三十七章 皆大欢喜(求订阅)

  未来二女婿第一次上门,老李当成一件大事。

  公司有住的地方,附近有宾馆,沙总老两口租住的王阿姨家有空房间,关键要来的是未来二女婿,是一家人,怎么能住外面?正不知道该怎么跟韩会计和李泰鹏开口,人小两口主动搬去跟沙总老两口一起住,把大闺女出嫁前的房间腾出来了。

  前天搞卫生,里里外外收拾干干净净。昨天一早,老伴去市场买好多菜,冰箱里塞满满的。

  本以为明天下午到(太晚了,其实是今天),傍晚接到电话说坐夜里的飞机。

  菜现成的,从深夜11点开始忙活,生怕南方人吃不惯北方菜,特意请一起熬夜等“小老板”的祁主任帮忙,张罗满满一大桌子。

  结果令人意外,俩孩子居然挽着胳膊进来的!

  “李叔叔,阿姨,对不起,这一切全因我而起,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生怕您不同意,所以……所以,千错万错全是我的错,我应该早点过来的,去年底就应该来给您和阿姨拜年。”

  小伙子不错,一表人才,并且非常能干。

  参加工作不到一年,荣立二等功和三等功各一次,和平时期,立功容易么!前段时间派出所长,现在已经是县公安局党委委员兼公安分局局长。

  只是,这是太不把我当回事了。

  谈两三年,一点口风不漏。女大不中留,疯丫头搞鬼,大闺女跟着搞鬼。韩总、沙总、祁主任、韩芳、李泰鹏,包括良庄建工集团的老总经理全在演戏,感情在你们心目中我是那种蛮不讲理的家长。

  老李一肚子不快,板着脸一声不吭。

  李妈倒没什么想法,俩孩子谈两三年,要感情。小伙子无可挑剔,家庭无可挑剔,而且人家非常有诚意。

  到BJ来开分公司,来买大房子。

  亲家公说了,女婿是倒插门的,睿睿一样是孙子。他生意忙,又顾不过来,将来俩孩子生孩子,落BJ户口,交给外公外婆带,相当于李家的孙子或孙女。这样的女婿,这样的亲家,打着灯笼不一定能找着。

  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喜欢,笑眯眯说:“小博,别光顾着说话,吃菜,不喝酒喝饮料。”

  他脸拉老长,人吃得下去么!

  家里没外人,何况事已至此,李晓蕾没什么不敢说的,擦干眼泪,哽咽地说:“爸,我们不是不尊重父母意见,不是不顾及父母感受。大学谈恋爱的多了,最后能走到一起的没几对儿。我想让您高兴,他想让我高兴,他不希望我为难,所以我们去年下决心分过。可是没他我活不下去,真活不下去!

  别看他当公安,坏人全怕他,在背后叫他‘韩打击’。其实他特善良,事事总为别人着想。生怕我过不好,生怕我找不到合适的,他一直不谈对象,不管别人怎么介绍。您和妈替我急,韩叔叔一样替他急……”

  说着说着,李晓蕾实控制不住又哭了,哭得梨花带雨,我见犹怜。

  天下有情人不一定个个能终成眷属,能够想象到俩孩子去年决定分手时有多么痛苦。

  太感人了。

  她哭,韩芳和李晓慧跟着哭。祁主任多愁善感,坐在一边悄悄擦眼泪。

  沙总轻叹一口气,端起杯子:“老李,实不相瞒,主意是我出的。现在不比以前,改革开放,社会越来越现实。尤其我们东海和你们BJ的一些人,总感觉自己高人一等。特别在女儿婚事上,一听说对方不是本市的,一听说对方是农村人,这个,这个想法就来了。

  韩总不是大城市的,老家在农村,以前是普通农民,种半辈子地,当几十年木匠,可是他哪点比你我差?事业成功,生意红火,BJ公司刚起步,东海公司效益可不是一两点好,到年底估计能做两千万。”

  在单位上大半辈子班,老李上下级观念根深蒂固。

  沙总不光是“顶头上司”,人退休前是领导干部,老李不敢给沙总摆出一副臭脸,急忙端起杯子碰了一下。

  沙总一饮而尽,放下杯子,指指韩博、韩芳和李泰鹏:“韩总有手艺、能吃苦、胆子大、脑子活,靠自己努力干出一番事业,在家庭教育方面一样不比我们差。看看,小芳聪明懂事,泰鹏踏实肯干,小博更不用说了,跟晓蕾一样大学生,在公安战线干得有声有色。

  说句你们不爱听,晓蕾可能会生气的话。当时听说小博和晓蕾的事,我们东海公司的十几个业务经理,一边倒建议当断则断。韩总家这条件,小博这样的好小伙子,重新找个漂亮懂事有文化的姑娘不是难事。

  我们是这么建议的,韩总根本没考虑,说不行,说俩孩子自谈的,有感情,要尊重孩子意见,不能棒打鸳鸯。有条件要争取,没条件要创造条件争取。他说他没日没夜、辛辛苦苦赚钱做什么,不就是为儿女么。小芳和泰鹏不用担心,就剩小博,并且晓蕾确实不错,砸锅卖铁也要成全俩孩子。

  我有儿子有女儿,儿女双全,把他们拉扯大,供他们上学,帮着他们成家立业,一直自认为这个父亲是称职的。但跟韩总一比,我差远了。他比我称职,比我认识的所有家长称职。”

  李妈深受感动,喃喃地说:“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做人不能不识抬举,再说俩孩子已经走到这一步,如果反对真成棒打鸳鸯了。

  老李拍拍桌子,苦笑着道:“沙总,祁主任,我不是反对俩孩子在一块,也不是瞧不起谁。我这家庭,我一开半辈子大车的普通职工,有资格瞧不起他瞧不起你么?是这件事他们不该瞒我,闹出这么大笑话!”

  李晓慧忍不住来了句:“爸,这又没外人,没人笑话您。”

  “让我当副经理,这不是笑话是什么?”

  听口气基本上同意了,韩芳终于松下口气,连忙道:“李叔叔,这件事我来解释。我家是搞装修的,说白了就是干木匠活。小博和晓蕾好不容易考上大学,搞装修太委屈,他们应该有自己的事业。

  小博当干部,人言可畏,不能经商,连晓蕾都不能跟我们一样搞装修。他们有自己的事业和追求,有没有钱无所谓,有我爸在他们也不可能没钱花。我爸考虑的是将来,睿睿在东海,小博和晓蕾的孩子在BJ。

  如果俩孩子将来考不上大学,找不到一份好工作,到时候一人可以继承一个公司,至少有事干。我爸说了,他活着不许分家。平时给我们发工资,有事管他要钱,其它财产全俩孙子的,我、小博、泰鹏包括晓蕾继承不到他的公司。”

  亲家公挺逗,辛辛苦苦拼出来的家业不给儿女,只给孙子外孙,给孙子外孙跟给儿女有什么区别。

  老李哑然失笑,李妈心里美滋滋的,暗暗盘算未来外孙或外孙女能分到多少。

  沙总拍拍老李肩膀,似笑非笑说:“听到没有,韩总做事喜欢一碗水端平,两个孙儿一个在东海,一个在BJ,将来一人一个公司。你这副经理不是替他干的,是替你将来的外孙干的。”

  替未来外孙干的,不是给亲家打工,这就不一样了。

  人家是为儿女,我是为外孙。说好了孩子交给这边带,在BJ生活成长,其实就是孙子。

  老李越想越有道理,越想越激动,不禁笑道:“不管替谁干,一样要好好干。东海公司搞那么好,BJ公司要努力,不能拖后腿。”

  “老李,BJ公司到底能不能搞好,完全在于你。我和老祁6月底回东海,到时候你就是总经理,到时候你和韩总一个在BJ一个在东海全在帮外孙赚钱。一个负责一个,很有意思啊。”

  “光我不行,沙总,你不能走,真不能走,我一个人担不起这么大责任。”

  “搞装修很简单,一个门套多少钱,一个窗套多少钱,吊顶多少钱一平米,拿计算器算算就出来了。又不用你设计,更不用你干活,只要搞好业务管好钱。我再带两个月,肯定没问题。”

  开家庭装修公司是挺简单的,不用请客送礼,不用去投什么标,只要跟主家说好。

  干活有“项目经理”,韩总的小舅子,特别能干,水电木瓦油全会,工人全听他的。他负责工程,负责计工,公司只需要把工钱交给他统一发放。

  材料一样有专人负责,韩总的堂弟,才来没多长时间,三环内的装饰材料市场他几乎跑了个遍,跟许多卖材料的老板达成协议。

  主家如果要自己去买材料,没问题,陪你去,你自己挑,自己谈价。这边买完刚装上车,那边已经跟公司谈材料费回扣了。

  总之,不管净包工还是包工包料,对经典装饰工程公司基本上是一样的,赚钱真的很容易。

  老李沉浸在当总经理的巨大幸福中,俩孩子的事自然不会反对,热情招呼道:“吃啊,别光顾着说话。小博,合不合口味,来,尝尝这个,晓蕾妈专门为你做的。”

  李晓蕾小心翼翼问:“爸,您不生气了?”

  “一个是我女儿,一个是我女婿,我能跟你们生气?好啦好啦,赶快吃,吃完早点休息,明天去看房子,既是你们的婚房也是公司样板房,一定要选好。”

  早坦白比晚坦白好,至少心里不会留下疙瘩。

  之前的一切努力并非无用功,如果不是来BJ开分公司,如果不是大家伙儿帮忙,他的思想工作绝对没现在这么好做。

  皆大欢喜,一顿丰盛的夜宵吃得其乐融融。

  吃完饭,收拾好碗筷,在安排去哪个房间休息这一问题上,老丈人和丈母娘的表现令人惊叹。

  谈两三年,疯丫头去年元旦和春节全在人家过的。

  反正过段时间领证,反正今年结婚,老两口思想彻底开放了,让本打算请李泰鹏送他们回去的大女儿和大女婿住这儿,很自然、很理所当然的让韩博和二女儿睡一个房间,搞得一直自认为比较放得开的李晓蕾很不好意思。

  老房子,不隔音,只能忍着不能闹出动静。

  李晓蕾跟小猫一般钻在他怀中,心里从未这么踏实过,情不自禁地说:“在我家,光明正大睡一起,跟做梦似的。”

  “是啊,我感觉我们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

  躺在未婚妻的床上,搂着未婚妻火热的身躯,韩博想起一个真实的笑话:“老婆,小单和高亚丽你应该记得,他俩谈对象,还是双方父母定下的。亚丽去小单家,小单母亲把房间收拾干干净净,让小两口睡一块。给机会,创造条件,让小两口把生米煮成熟饭。

  小单去亚丽家,亚丽父亲跟防贼一样防小单。吃完晚饭,立马叫小单跟他睡一房间,让老伴跟亚丽睡。从那之后,小单再也不在她家过夜,吃完晚饭就回所里。细想起来,你爸真伟大。”(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3/44268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