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韩警官 > 第二百四十三章 侦查部署

第二百四十三章 侦查部署

  夜幕降临,去柳下河两岸执行任务的民警和联防队员陆续回单位。

  从早上6点半一直搞到下午6点多,一个个累得筋疲力尽。跟打过一场大仗,刚从前线撤下来似的,坐在食堂里谁也不想动。

  西岸紧邻省道,在西岸执行地毯式搜寻线索任务的同志好一些。

  三人一组,一组负责五百米。询问柳下河沿岸的住户、码头和船主,联防队员仔细搜寻线索,搞完之后对讲机一喊,警车立马开过来送他们去前面。

  东岸没公路,只有一条六七米高、三米多宽的土质大堤,路面坑坑洼洼,骑自行车都要小心,一个慎便会冲下西侧的河滩或东侧的沟渠。

  一些地方杂草丛生,一些地方被大堤内有责任田的农民清理出来种油菜或大豆之类的农作物,更多地方长满芦竹(一种没竹子坚韧、比芦苇粗的植物)。前几天又下过几场春雨,地面泥泞不堪,能够想象到搜寻工作多么艰难。

  “韩局,回来了。”

  “韩局,晓蕾姑娘什么时候嫁过来,我们什么时候有喜酒喝?”

  老良庄派出所的联防队员跟领导混熟了,不像从丁湖李庄永阳派出所及刑警四中队并过来的联防队员或治安员那么拘束,韩博一走进食堂,老康和老顾等“元老”纷纷打招呼。

  少了几张年轻的面孔,去年老卢安置过来的几个退伍兵不出意外全辞职了。

  据说他们几个打算自主创业,跟夏志勇一样搞客运。以正在建设中的良庄长途汽车站为“基地”,买大客车,跑市际乃至省际长途。

  镇里非常支持,帮他们找交通局申请良庄至江城、良庄至东海和良庄至南港的客运路线。建议他们找亲戚朋友担保,去“良庄人自己的银行”贷款买车。

  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

  镇里支持,分局一样支持,韩博装着没发现少了几个人一般,掏出香烟笑道:“感谢各位关心,中午刚回来。至于喜酒,少不了你们的。”

  “什么时候,韩局,结婚这么大事,总得先定个日子吧。”

  “打算元旦办,我情况你们知道的,要先去BJ请,再去江城摆几桌,然后回来请亲朋好友和你们这些单位同事。估计一样要分两次,丝河老家一次,良庄一次。”

  “韩局,这么说你要结好几次婚,当好几次新郎!”

  老康话音刚落,众人一阵哄笑。

  韩博回头看看刚进来的王解放,拍拍手,招呼道:“同志们,不开玩笑了。大家跑一整天,明天要继续跑,非常幸苦,洗手吃饭,吃完饭用车送大家回家,明天一早再安排车去接。”

  命案,死人了,太晦气。

  局长从BJ定亲回来,确定元旦结婚,这是一件喜事,大家伙很有默契的不谈案子。

  联防队中几个会开车的生力军不干了,会开车的民警同样不多。

  吃完饭,王解放、程文明、吴永亮、小颜,包括韩博在内,一人开一辆车,把幸苦了一天的联防队员挨个送回家。

  回到单位,大厅多了一个人。

  曾经的老部下兼搭档高长兴,正站在接警台前跟教导员说话。

  “韩局!”

  “长兴,什么时候来的,有没有吃饭?”

  “吃了,吃过饭来的。吉主任说分局缺人,命令我立即移交工作过来报到。”

  紧急抽调进专案组,参与侦破命案只是一个借口。人先来报到,等打拐中队的人员编制下来,顺水推舟转正。

  盼星星盼月亮,终于盼到这一天,高长兴激动不已,喜形于色。

  陈兴国同样心知肚明,若无其事笑道:“韩局,局里晚上下调令,有人来有人走。长兴抽调到我们分局加强专案组力量,黄小河调经侦中队,副中队长,协助田成工作。”

  黄小河调经侦中队是去BJ前安排的,韩博不觉得意外,探头看看交警队办公室:“小河走了,交警队只剩杨队一个人,局里有没有说准备调谁过来?”

  “我问过,局里警力紧张,暂时抽不出人手,吉主任让我们招聘两个治安员,保证柳下河大桥卡口24小时有人执勤。”

  打击经济犯罪“打没”十几个正式民警,一个萝卜一个坑,调动手续一天没办完一天不能进人。警校毕业生再过三个月才分配,军转干部要到下半年。

  警力本来就紧张,现在更紧张,正是“青黄不接”的时候。

  局里有局里的难处,韩博微微点点头,转身道:“长兴,你来的正好,王大、程队、邱指,我们抓紧时间开会,开完会早点休息。这根硬骨头有得啃,要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

  “是。”

  “教导员。”

  王解放做事有板有眼,非常稳重;程文明油腔滑调,破案却有几把刷子;高长兴虽然编制一直没解决,但在局里干那么多年,尤其在刑警队时也是敢打敢拼的角色。

  再加上比他们三个更出色的“韩打击”,思岗县公安局最能干的年轻民警全集中在这儿,陈兴国不想凑这个热闹,顺手拿起接警台上的电话笑道:“韩局,我就不上去了,我打电话问问宁益安,洪大那边怎么样。”

  “也行。”

  办案要紧,走进会议室直接坐下,无需客套,直入主题。

  王解放第一个汇报,翻开笔记本,简明扼要说:“今天上午,局领导命令成立4.19专案组之后,我跟程队简单进行了一下分工,我负责请新庵等兄弟市县公安局协查,负责柳下河西岸的走访询问及搜寻工作。

  截止下午5点,兄弟公安部门,主要是柳下河沿线乡镇派出所,基本上全有了反馈。他们辖区近期没妇女失踪,至少没去他们那儿报案。

  走访询问暂时没什么进展,西岸主要是大小码头,水泥预制品厂、砂石堆场、木厂厂和几个小造船厂。白天有人,晚上没什么人,今天一共走访询问400多人,没问到有价值的线索。”

  刚上专案,对情况不熟悉。高长兴翻开笔记本,认认真真的记录起来。

  韩博同样掏出笔记本,示意王解放继续说。

  “河堤搜查发现几个疑点,不过有些可以排除,有些根本无法查证。没开发的河滩跟东岸一样要么种菜,要么杂草丛生,要么长满芦竹。有许多人喜欢钓鱼,或干脆下小笼网,留下许多脚印和其它痕迹……”

  “程队,到你了。”

  程文明一反之前嘻嘻哈哈的样子,很认真地说:“东岸河滩坟地多,大桥南北5公里内没一个住户,离河堤最近的居民区至少三百米,走访询问没任何收获。搜寻情况与王大在西岸差不多,钓鱼下网的痕迹不少,血迹没发现。就算有,前几天下过雨,也被泥水给冲没了。”

  这些前期工作跟大海捞针差不多,极可能是无用功,但不能不去做。

  韩博想了想,抬头问:“技术中队有没有消息。”

  王解放从高长兴手中接过香烟,苦笑道:“韩局,你去年从703带回来的现场勘察规范没能用上,被害人死亡时间较长,尸体重度腐败,手脚皮肤已呈手套状脱落。腐烂了,泡烂了,指甲里根本刮不出什么。”

  “尸检呢,今天有没有解剖?”

  “本来打算今天安排法医小许解剖的,小许从来没解剖过腐败如此严重的尸体,心里没底,不知道剖开之后里面是什么样。局里正在与市局刑侦支队协调,打算请刑侦支队安排一位经验丰富的法医过来解剖。”

  王解放点上香烟,补充道:“不过有一点他可以确认,死者左腹部三个口子为锐器伤,绝对不是一般溺亡。”

  面目全非,身份不明,这个案子怎么查?

  昨晚下河捞尸体,搞一身尸臭,直到现在嗓子眼里仍难受,程文明一肚子郁闷,老毛病又犯了,冷不丁爆出句:“我一眼都能看出来,这用得着他说么!”

  老法医退休,新来的法医不敢解剖这样的尸体。想请人民医院的外科医生帮忙,结果人一看照片,见尸体腐败成那样,嫌臭,给多少钱都不干。

  一个县公安局,竟然连最基本的尸检都做不了,想想是够丢人的。王解放摸摸鼻子,根没听见一般什么没说。

  一点头绪没有,同志们情绪焦躁,很正常。

  韩博合上笔记本,故作轻松笑道:“刚才是总结一天的工作,接下来畅所欲言,谈谈各自对这起案件的看法,然后一起分析分析,看能不能确定几个方向。王大,还是你先来。”

  “韩局,我感觉这具尸体很蹊跷。”

  王解放猛吸了一口烟,抽丝剥茧地分析道:“小许说水中尸体形成腐败巨人观,死亡时间应该有7至10天。现在天气不算热,尸体沉下去到浮上来,最多十几个小时。柳下河是重要航道,船来船往,两边有那么多人钓鱼,如果早浮上来不可能直到昨晚才被发现,这是其一。

  其二,以前我们柳下河地区没小龙虾这个物种,这几年越来越多。今天在河边搜寻,一个老头用一块猪下水,绳子拴着扔到河里,过三五分钟一提,几只甚至十几只小龙虾夹着猪下水不放,把猪下水当食物。

  而程队捞上来的尸体虽高度腐败,体表却相对完好。在水里泡那么久,小龙虾为什么不吃,黑鱼不一样是肉食鱼类么,这解释不通啊。难道凶手先把尸体泡在其它地方,直到昨天晚上才扔进柳下河?”

  “怎么可能!”

  程文明冷哼一声,斜看着他说:“我捞的时候摸一把掉一块烂皮,要是凶手昨天或前天把尸体转移到这儿,尸体早不成样子。”

  王解放不仅没跟他计较,反而顺着他的话茬说:“所以只有一种可能,凶手采取过防止尸体上浮的措施,结果人算不如天算,出了什么意外。或当时比较匆忙,措施不够完善,尸体在几天后浮上来了。”

  行家一开口,便知有没有。

  韩博暗赞一个,托着下巴,紧盯着对面墙上的辖区地图笑道:“如果真是这样,对我们接下来的侦破不是什么坏事。因为确定上浮时间,相当于圈定抛尸范围。现在不是汛期,也没刮台风,河水流速就这么快,尸体不管是从南往北漂的,还是从北往南漂的都漂不出多远。”

  “韩局说得对,我们可以考虑缩小纵向摸排范围,往东往西扩大横向摸排范围,及时调整部署,或许能有一点收获。”

  “不能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

  韩博起身走到地图前,指了指南北两个船闸:“现在我们无法确认凶手在抛尸时有没有采取过防止尸体上浮的措施,把柳下河水抽干,看看河底有没有装尸体的编织袋或拴尸体的绳索不现实。并且就算可确认凶手采取过措施,一样存在一些偶然因素。

  比如原来抛在江南,一条船在江南抛锚的,恰好勾住装尸体的编织袋,船装完货或卸完货启航,经过几道船闸,横渡长江,把编织袋稀里糊涂拖入柳下河,然后又因为偶然因素掉入河底。”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

  这种情况听上去不可思议,事实上完全有可能发生。

  在柳下河航行及抛锚的船只太多,柳下镇是重要码头,最忙的时候船靠边了岸,在河里并排着一艘挨着一艘,船底下勾住个什么东西再正常不过。

  韩博顿了顿,接着道:“不管基于哪方面考虑,我们都要搞清楚近期有多少船只从柳下河大桥下过往。航行区间在两道船闸内的,要安排专人负责搞清楚。航程较长必须过船闸的,两个船闸管理所应该有交费记录。

  此外,航道沿线的交通管理部门和水上派出所,应该有各自辖区内货运船只的登记资料,大船一样有牌照么。总而言之,我们不是要缩小范围,而是要扩大范围,把网洒大一点才能有收获。”

  河上的事,整天在河上跑的人清楚。

  王解放点点头,自言自语说:“水漂案件,水上派出所不能置身事外,让他们参与,把几条小汽艇调过来,沿河走访询问。”

  “就这么定,我给张局打电话。”

  韩博笑了笑,回到位置上说:“分工不要作大调整,王大,你依然负责西岸;程队仍负责东岸;长兴,你来得正好,你负责水上。南云省来了一位同行,为打拐的事。经侦中队一样有不少事,我离不开,我坐镇分局。”(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3/44268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