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韩警官 > 第二百五十章 调整部署

第二百五十章 调整部署

  一点头绪没有的命案,别人躲还来不及,一向只占便宜不吃亏且有些瞧不起思岗的邻居竟然主动要求联合侦办,张局百思不得其解,感觉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大兵团”作战,近百号人已经压上来两天。

  命案重要,辖区治安同样重要,这么下去首尾难顾。何况侦办这样的案件不光要投入大量人力,一样要投入财力,局里批的5万经费远远不够。

  韩博懒得去想新庵同行态度变化为何如此之大,握着手机苦笑道:“张局,现在不仅涉及到人力财力,还涉及到一个协作的问题。种种迹象表明,凶手从柳下河西岸抛尸的可能性极大,不联合一样需要新庵县局协作,一样离不开他们帮助。”

  命案是大案,不过大案要分影响有多么恶劣。

  如果是死亡多人,或作案手段极其残忍,在社会上造成恶劣影响,乃至引起群众恐慌的命案,上级会特别重视,破这样的案件能立大功。

  没头没脑的水漂案件,要是尸表没明显的锐器伤,许多经费紧张或怕啃硬骨头的基层公安局会直接作为溺亡处理,根本不会安排法医尸检。再说公安机关就是破案的,破获这样的案件上级也就是表扬一下,顶多给参战民警记个三等功或嘉奖。

  新庵县公安局跟思岗县公安局一样,刚在打击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犯罪上露过大脸,根本无需来抢这个吃力不讨好的功。

  张局只是奇怪邻居为何会这么好,并非反对联合侦办,笑道:“既然范局愿意联合侦办,我们求之不得。小韩,人家这么通情达理,我们也要拿出点诚意。下午抓的四嫌犯,痛痛快快移交给他们。邻居么,就应该互相帮助。”

  移交四个偷电缆、偷自行车的嫌犯,窝赃、销赃的不移交。

  韩博反应过来,不禁笑道:“张局,您说得对,邻居就应该互相帮助。”

  ……

  局领导点头,与新庵同行再次合作。

  这次不需要跟上次一样设立专门的指挥部,叫上王解放、程文明、老唐及高长兴四个主要侦办人,带上案件材料,赶到柳下与新庵县公安局副局长老乔、刑警大队正副大队长及城东分局刑警中队、治安中队中队长和指导员开个短会,通报案情。

  老样子,由四位部下给新庵同行介绍。

  掌握的线索不多,案件刚开始侦办,实在没什么好介绍的,十分钟全部说完。

  “乔局、秦大,您二位是老前辈,经验丰富。并且许多事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我们现在的侦查方向,现在的部署,您二位看看有没有遗漏或问题。”

  小伙子一如既往的谦虚,搞不清楚的真以为他是个初出茅庐的新手。

  乔兴旺放下被害人照片,抱着双臂道:“这种案子只能这么查,考虑的很全面,没遗漏,方向没问题。”

  韩博又问道:“秦大,您看呢?”

  秦大队长比较直爽,点上香烟苦笑道:“我认同你们对于凶手采取过防止尸体上浮措施的大胆假设,在河里泡那么多天,尸体浮上之后保存相对完好,只可能是袋子,不可能用绳子系重物。

  根据报警人和另一艘船的船主及船工发现尸体的时间,大胆假设凶手抛尸的大概河段,这一点我也同意。现在的问题是东岸路况极差,虽然人迹罕至,抛尸时不容易被发现,但不管从哪个方向走到抛尸的大概位置都不是一件容易事,毕竟凶手只能步行,而且要扛一具尸体。

  如果是船上的人作案,那他完全可以更从容的处理尸体,应该不会出现这样的意外,或者说尸体不太可能被我们发现。排除掉这两点,只剩下一个可能,凶手不一定在我们新庵杀人的,但基本可以判定是在我新庵抛尸的。”

  有什么说什么,新庵老刑警这番话赢得包括韩博在内所有思岗县局的同志尊敬。

  乔兴旺仰头看着天花板,一声不吭。

  城东分局教导员梁永清尴尬不已,低头装着看材料。

  秦大队长清清嗓子,接着道:“当然,不能完全排除其它可能,但侦查重点有必要做一些调整。我建议组织各派出所和刑警队连夜行动,摸清各种辖区内的人员失踪失联情况,尤其汽车站一带和各企业外来务工人员的情况。

  当务之急是搞清尸源,搞清被害人身份,只要掌握被害人是谁,这个案子应该不难查。打捞工作不能停,河道巡查要继续,可以多找一些人打捞,巡查的范围可以扩大一些。总之,已经搞出这么大动静,凶手就算没潜逃也被惊动了,必须争分夺秒,不能延误战机。”

  破案破案,不把凶手抓捕归案算不上破。

  之前只想着搞清真相,没想过或不敢想抓捕的事。现在看来有遗漏,而且漏洞很大。

  王解放点点头,程文明若有所思,高长兴深吸了一口气,韩博回头看看他们,起身道:“乔局、秦大,你们连夜行动,警力一样紧张,打捞和巡查工作交给我们负责。为确保万无一失,我们东岸同样要认真摸底,我立即回去部署。”

  专业的事交给专业的人,秦大说行就行。

  至少从现在开始掌握主动权,乔兴旺不再看天花板了,拍拍桌子,一锤定音:“好,就这么分工。我坐镇城东分局,韩博同志回良庄分局,分头行动,有什么消息及时通气。”

  刚开始合作侦办02.28案时连赵东海副局长他都指挥,在江南查涉税金额巨大的企业时,敢敲诈勒索几个市公安局。

  只要没比级别更高的人,他就是领导。有几分老卢的风范,只是尊敬他的人,远没有尊敬老卢的人多。

  韩博习以为常,起身敬礼,带着四位部下走出会议室。

  “长兴,你负责监督打捞及河道巡查;我最熟悉情况,摸底工作我负责;王大,你和唐所回去之后赶紧休息,这是一场持久战,不能全压在上面,我们从现在开始两班倒。”

  “是!”

  高长兴拉开7号车门,打开警灯,径直前往打捞河段。

  老唐钻进越野车,忍不住问:“韩局,你真把陈教导员下午抓的四个嫌犯移交给他们?”

  老唐啊老唐,良庄分局不是以前的良庄派出所,以前的良庄派出所也不是你当家的丁湖派出所。

  水上派出所是一个比较冷清的基层所队,他春节过后一直呆在思岗另一条重要航道港榆河边上,对局里发生的事情不是很清楚。

  “唐所,几个嫌犯而已,韩局根本不在乎。”

  王解放微笑着解释道:“论创收,韩局过去几个月完成我们全公安局两三年的创收任务;论打击指标,看守所关羁押的嫌犯一大半是韩局送过去的,检察院不是在忙韩局移送过去的案件,就在为接手韩局即将移交过去的大案做准备。几个小蟊贼,留下连锦上添花都算不上。”

  “全公安局两三年的创收任务?”

  “你以为配给你们派出所的警车和电脑是从哪儿来的?”

  “过去的只能代表过去,当务之急是眼前这个案子。”韩博拍拍方向盘,感叹道:“姜是老的辣,侦办命案,秦大确实经验丰富。我们想着搞清被害人身份,人家已经想到抓捕凶手了,这就是差距。”

  “韩局,其实我们不是没想到,是没这个条件。要是漂在港榆河,周围全我们辖区,我们一样可以双管齐下,做两手准备。”

  “这倒是。”

  韩博点点头,继续说道:“不过从这个案子上,尤其从下午意外破获的盗窃案上,可以看出我们的‘阵地控制’工作存在多大问题。应该是‘由人到案’的,结果成了‘由案到人’。真是说起来重要,做起来次要,忙起来不要。”

  阵地控制是公安机关刑侦部门采取公开和秘密的手段,掌握控制犯罪嫌疑人经常涉足流窜、销赃挥霍、落脚藏身和犯罪作案的地区、行业、场合,以便控制犯罪和及时发现犯罪线索,侦破刑事案件的一项专门的基础工作。

  然而,改革开放,社会变化太快,许多前置审批取消了,又冒出一批新行业。加之与治安部门的特业管理存在重叠,刑侦部门警力不足、经费不足,种种原因导致“阵地控制”难以为继,浮于表面。

  现在不是阵控,是几乎失控了。

  王解放暗叹了一口气,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好。

  韩博将车拐上柳下河大桥,沉吟道:“不怕二位笑话,之前我真混淆了治安管理与阵地控制的概念,不太清楚阵地控制的基本方法,在工作中‘以管代控’,没能把阵地控制与物建特情耳目、与行业场所的日常治安管理有效结合。

  缺乏对阵地控制工作的系统性、长期性的整体规划,不会管、不会控、不会使用阵地。王大,等这个案子办完,我们找个时间好好研究研究,把良庄分局当成一个试验田,把阵地控制工作真正搞起来。”(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3/44269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