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韩警官 > 第二百五十六章 风水轮流转(求订阅,求月票)

第二百五十六章 风水轮流转(求订阅,求月票)

  全县人口九十七万,公安局多少人?

  包括局长政委在内,授衔民警三百二十六人!

  公安警力紧张不光思岗,这个问题全国各地普遍存在。到底紧张到什么程度,从前段时间公安杂志刊登的一组对比数据上可见一斑。

  民众与警察的比例,澳大利亚351:1,比利时274:1,台湾358:1,香港200:1,德国328:1……

  九十七万比三百二十六,这比例没法儿算,并且三百多人中近百人在管理岗位,近百人或只占编制从没来上过班,或被其他单位借调,或退居二线,或由于学历、能力及身体等原因顶不上大用,真正能在一线执法的实际上只有一百多个民警。

  良庄警力紧张,其他所队警力更紧张。

  作为局党委成员,不能光打自己的小算盘,要顾全大局,要考虑到全县的治安。该抽调就抽调,毕竟之前那么安排是四个派出所撤并的权宜之计,人员终究是要调配的。

  韩博暗暗盘算该留哪些人,改放哪些人走。

  袁政委不明所以,接着道:“其实不光基层派出所缺人,交警队一样缺人。现在办案条件比以前好,派出所装备上警车,出警速度基本能有保证。巡警队可以撤销,人员编入交警队,缓解交通管理的压力。”

  七八道目光齐刷刷朝这边看来,表态的时候到了。

  韩博再次盘算了一下,抬头道:“张局,政委,各位领导,一切以大局为重,从良庄抽调民警我没意见。”

  顾全大局,张局很欣慰,忍不住笑问道:“真没意见?”

  “真没有。”

  韩博想了想,毅然道:“前段时间我向局里汇报过,打算等打击经济犯罪的罚没返还下来,搞闭路电视监控,搞集群无线通信系统。从昨晚的大摸排行动上看,搞集群无线通信不是很迫切,可以把这笔资金用在添置车辆上。

  包括良庄在内,四个警区,一个警区一名干警。法制队留一个人,指挥中心不设专职主任,由我、陈教导员、刘旭、老张和老殷同志轮流值班,户籍警一人,内勤一人,刑警队四人。只要交通问题能解决,16个人应该能维护好辖区治安。”

  不是同意抽调10个,是同意再多抽调几个。

  局领导们倍感意外,面面相窥。

  韩博点点头,微笑着解释道:“民警不够可以扩编联防队,可以招聘治安员,可以招聘职工。关键是交通问题,只要个个会驾驶,个个有车开,个个能独立办案,我们就能提高效率,就能把潜力挖出了。”

  “兵在精不在多?”

  “张局,政委,说句不谦虚的话,要是小单、高亚丽、安小勇没调走,陈猛和王燕不用专职打拐,要是再有五六个跟他们一样有干劲儿的同志,我有十三四个民警就够了。”

  老同志不如新同志,正式民警不用担心编制不如事业编甚至地方编。不光良庄分局,其他基层所队也一样。

  张局轻叹了一口气,拍拍桌子道:“小韩,良庄分局是重点单位、模范单位,警力紧张,人员不抽调不行,但一样可以内部调剂,地方编事业编随你挑,一切以保证分局战斗力为前提。”

  良庄分局需要的是敢打敢拼能干活的人,不是一帮人在单位心不在的老油条。

  韩博求之不得,急忙道:“谢谢张局。”

  ……

  第二个议题是一个大队教导员、两个副大队长和两个派出所指导员的人事调整,局长政委早商量好了,只是拿到局党委会上集体表决一下。

  在人事上,排名最后的党委成员没发言权。

  大家举手,跟着举手。

  党委会开完去食堂吃饭,吃完饭跟吉主任商量一下人员调剂的事,在局里呆一下午,赶回分局天色已大暗。

  大换血这么大事,自然要事先跟陈兴国通气。

  “人家几个人,我们三十多个,算上打拐中队更多,早预料到要抽调。可以借这个机会把几个有问题的老油条打发走,这是好事。”

  韩博带上门笑道:“可是这么一来同志们会很辛苦。”

  “再辛苦能有你刚开始当光杆司令,担任公安特派员时辛苦?”

  陈兴国干那么多年手下只有三四号人的派出所长,多几个人少几个人早习以为常,若无其事说:“何况我们可以自己招人,联防队虽然不太好管理,但只要能管好,他们比正式民警听话。”

  “我也是这么想的,所以局里要抽调十个,我干脆给他们十五个。”

  “招年轻的,招退伍兵。老良庄的小伙子不愿意干,丁湖李庄永阳有人愿意,大不了去其它乡镇招。”

  正说着,楼下传来一阵嘈杂声,一个熟悉的大嗓门人未到气势已经到了。

  “小韩,在这儿啊,我说办公室怎么没人!”

  乔兴旺快步走进教导员办公室,大大咧咧往沙发上一坐,也不管别人是不是在跟自己敬礼打招呼,便气呼呼问:“小韩,你们做事太不地道,说好联合侦办,把尸体往我们那儿送什么意思,推卸责任,不想管了?”

  “怎么可能,乔局,这不是推卸责任,更不是不想管,是我们县殡仪馆确实没你们新庵殡仪馆条件好。总共几个冰柜,其中一个还坏了,天气越来越热,尸体保存压力大,殡仪馆天天催,要么火化,要么让我们把尸体拉走。”

  尸体已塞进新庵殡仪馆冰柜,送回去他们肯定不会收。

  范局一个不慎上了大当,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只能退而求其次,乔兴旺没好气地问:“尸体可以暂时保存在我们新庵,这个费用怎么算?一天80,一个月2400,一天没亲属来认领,一天不能火化,一年下来好几万。你们县殡仪馆催你们,我们县殡仪馆一样会催我们。”

  打拐打出一“精神病”,人直到今天仍在精神病院接受治疗,去年交的几千花完了,医院天天打电话让去交钱。

  活人麻烦,死人一样麻烦。

  殡仪馆归民政部门管,民政和公安虽然同样是政府组成部门,可算起账来不会跟你公安局客气,该多少就多少。

  张局好不容易送出去的麻烦,韩博岂能再接回来,掏出香烟嘿嘿笑道:“乔局,不就是保存费用么,案子一破,家属一来,问题全能解决。”

  “万一破不了呢?”

  乔兴旺接过香烟,冷冷说:“县殡仪馆有三具我们公安局送过去的尸体,全是交通事故,全联系不到家属,时间最长的存放四年,你们又给我们送去一具。殡仪馆看见尸体看不见钱,从下午到现在已经打三个电话了,说要起诉我们!”

  风水轮流转,你也有吃蹩的时候!

  韩博强忍着笑劝慰道:“乔局,您别急,您是局领导,要对秦大,要对同志们有信心。从联合侦办到现在,前后不到24小时,已经连续取得两个重大进展。按这个趋势,不难破,凶手不难抓。”

  02.28案的本地涉案企业,安乐比南港多。

  异地用警,异地侦办,大钱在他们手上,几个主犯又要由思岗县检察院审查起诉,思岗县法院审理,想在将来算大账时克扣都没机会。

  没底牌,拿他们没办法,只能把他们拖下水继续联合侦办。

  乔兴旺不想浪费时间,看看手表说:“提到案子,我刚给秦大和你们县局刑警队的王解放打过电话,半小时后开案情分析会。不用跑来跑去,就在你们会议室开,我们好好研究研究,接下来该往哪个方向查。”

  陈兴国忍不住问:“在我们分局开?”

  想推一干二净没门,就赖在你们这儿,把你们分局当成专案指挥部。我日子不好过,你们一样别想好过。

  乔兴旺板起脸,紧盯着他双眼问:“你们条件比城东分局好,我跟小韩又全在,在你们这儿开案情分析会不行么?”

  教导员跟他接触不多,韩博不想把关系搞僵,笑道:“行,我正好想了解下今天的进展。”

  对这种不把自己当外人,真把自己当多大领导的邻居,陈兴国实在对他产生不了好感,干脆找了个借口下楼,让局长跟他去打太极拳。

  没话题找话题,谈02.28案,谈两个县局未来的合作,谈柳下河水上派出所怎么搞。

  东拉西扯二十多分钟,秦大、王解放、程文明和高长兴等人相继而至,联合侦办的第二次会议正在开始。

  “周围的邮电所,公用电话,包括二人过去几个月落脚点附近装有电话的人家,我们几乎全走访询问过,不敢说没遗漏,基本上也不会有多大漏洞,结果愣是没发现他们给老家汇过款或打过电话的线索。”

  “我们几个估算过,他们一天收入大概在150至200左右,生活节俭,花钱地方不多,几个月能攒一大笔钱,这笔钱不可能总放在身上吧?”

  ……

  一个一个汇报完,秦大总结道:“我考虑过见财起意、谋财害命的可能,可是唯一有可能跟我们说谎的店主根本没说慌,邹某跟他结账时有人看见过,神色是不是慌张无法确认,但能确实当时是邹某一个人,没看见被害人小红。”

  韩博沉吟道:“小红是不是坐在车厢里?”

  “不太可能,他们有弹棉花的工具,有搭棚子支架子用的东西,有做饭的锅碗瓢勺,有衣服被褥,还有一台黑白电视机,后面塞满满的,没地方坐人。另外据群众反映,他们之前每次换地方,被害人全坐在前面。”(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3/44270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