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韩警官 > 第二百五十九章 现场勘察(求订阅,求推荐票)

第二百五十九章 现场勘察(求订阅,求推荐票)

  老宁回来了,洪副大队长没一起来柳下。

  解救出来的女孩归心似箭,远在西南老家的亲人心急如焚。加之经费有限,洪大不能在江省久留,搞清人贩子的情况,带着女孩从三台县直接去江城,从江城坐火车回老家。

  走得很急,走前用老宁手机打电话表示过感谢,承诺回去后好好查查王燕请求协查的几个与思岗拐卖案件有关的嫌疑人,承诺帮着留意与11.26案有关的线索。

  据朱主任介绍,洪大在专业打拐民警里职务算比较高的。许多打拐同行光环无数却一直战斗在基层,一直是普通民警。

  朱主任曾半开玩笑说,思岗县局之前的打拐中队其实是西江省一个县公安局打拐中队的“翻版”。

  91年的时候,西江省溪山县田新乡30多个女孩外出打工被拐骗,县政府立即从公检法司及团委、妇联等部门抽调人员,组成18人的解救小组前往闽省营救。结果只救出3个,解救小组的同志挨了打。

  同年下半年,一位姓施的民警被调到田新乡派出所,面对求救的家长,他向领导提出想再试试。

  功夫不负有心人,他抓住两个人贩子,成功解救出几个女孩,名声由此打响。

  从那之后,四邻乡里但凡谁家孩子被拐卖,全去找他。有时带一两个民警,有时候单打独斗,成为一个专业打拐民警,抓获许多人贩子,解救出许多被拐妇女。

  他先后被公安部评为二级英模、一级英模,以及全国劳动模范。县公安局为方便老百姓找他,专门给他批了一块打拐中队的牌子,与派出所共用一套人马。有事打拐,无事维护治安。

  打拐花钱如流水,他没有专项经费,很多时候把人解救出来,还要他和同事自己掏钱买车票送人回家。

  找他的人越来越多,他没办法先后向公安部、公安厅和省政法委写报告,部里批过他20万元现金和一部车,省里批过他10万元现金……

  施警官是打拐英雄,洪大一样是打拐英雄。

  跟人家一比,自己这个“打拐英雄”实在名不符其实。各方面条件比前辈同行好太多,做的却那么少。

  韩博很不是滋味儿,暗暗决定等打拐中队人员到位,不仅要把11.26案主犯郝力抓回来,也要好好梳理去年打拐专项行动中移交过来的线索。只要有侦破条件,不管时间过去多久,不远嫌犯离思岗多远,全要把他们抓回来。

  协助同行解救出一名累遭强奸、虐待的女孩,跟同行朝夕相处几天,老宁同样深受感触。

  他长叹了一口气,苦笑道:“火车票是电话订购的,几千公里,几天几夜,舍不得订卧铺,订的是硬座。小高见他偷偷数过钱,身上现金不超过2000。三台县经济不怎么样,消费挺高。去附近几个饭店转了转,发现请不起客,只能买两条烟发了发。”

  “大西南,少数民族自治县,最贫困的地方,老少边穷么。”

  乔兴旺一下子又变大方了,放下杯子问:“老宁,这几天的住宿费你没让人家自己掏吧?”

  “怎么可能!”

  宁益安放下筷子,解释道:“看他抽的烟,穿的鞋,里面的衣服,就知道他没多少钱。油钱、住宿费全我们出的。送他和解救出来的姑娘上长途车时,我让小高去买了一些方便面、火腿肠和水果。”

  “就应该这么办,少数民族同行,真是头一次打交道。”

  4.19案相互推诿归推诿,但不管推到谁家都当成一件大案在侦办,没因为被害人不是辖区居民、案件没造成恶劣影响、案件侦办难度比较大而不去查。

  协助兄弟省份同行解救被拐妇女,虽然有那么点借这个机会露露脸的意思,但事情却实实在在办了。相比之下,挖挖墙脚、抢抢功,为一点破事推来推去、讨价还价实在算不上什么。

  以前的新庵同行没这么积极,韩博乐于看到这样的变化,好奇地问:“乔局,宁局,你们的拐打到什么程度了?”

  “你们打半个月,我们计划周密只需要一个星期,该解救的全解救出来了。民兵训练基地临时安置40多个,正在做善后、安抚工作,有几个要去做人流,从下周一开始组织民警遣返,争取月底前全部遣返走。”

  乔兴旺不无得意地笑了笑,又补充道:“我们打拐一样有创新,你们不就是设了个什么打拐办,搞什么打拐志愿者么。我们县领导不光考虑到被拐妇女,一样考虑到娶不到老婆的光棍怎么办。民政部门设婚姻介绍所,一个人收200元婚姻介绍费,建立光棍档案,在全县范围内帮他们找媳妇。”

  宁益安嘿嘿笑道:“事业单位,县编办有文件的。”

  这也行!

  韩博忍不住问:“一个人收200是不是有点多?”

  “老光棍不是小伙子,介绍难度大,收费当然水涨船高。再说县里没这个经费,只能自收自支。”

  打拐打出这样的“创新”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韩博彻底服了,正不知道该说点什么,王解放打来电话,思岗县局刑警大队技术中队同志到了。

  运用新技术、按照703的程序现场搜证,新庵县局的技术民警是头一次,思岗县局的技术民警自然要来观摩观摩。

  办正事要紧,老乔酒也不喝了,让服务员上饭,三口两口吃完,走出镇上新开的这家川菜馆,钻进警车赶到邹某二人最后出现的小商店。

  “乔局,宁局,我们全准备好了,老吴同志您二位应该认识,我们新庵技术最好的摄影师。”

  县照相馆的老师傅,市摄影家协会会员,县里开大会全请他去拍合影,上级来县里检查工作也请他过去给领导拍照。不是县委宣传部的干部,做的全是宣传部干部的事。

  老摄影师跟老宁一样有格调,50多岁,戴着一大城市人戴的那种无舌帽,穿着一件记者穿得那种马甲,胸前挂着两部相机,肩上背着一个装相机和镜头的采访包,看上去很专业。

  他们找来的人,他们跟人家去打招呼。

  韩博回头看看,自己县局的三个技术民警已经换上白大褂,戴上了帽子。勘察箱放在切诺基警车的引擎盖上,正在做勘察现场的最后准备。

  来五六辆警车,大灯全亮着,周围村民纷纷过来看热闹,城东分局的两个民警和几个联防队员正在维持秩序。

  “小韩,开始吧,你懂,你当总指挥。”

  犯罪现场是嫌犯实施犯罪行为所涉及的地点或场所,它蕴含着与犯罪有关的痕迹、物证等信息,是是否立案的依据,是侦破工作的源头,更是破获案件的基础。所以现场勘察指挥,必须具有强烈的证据意识和相应专业水平。

  老乔虽然强势,但从不外行指挥内行,习惯把专业的事交给专业的人去干。

  事实上这不只是一个专业问题,也涉及到一个案件管辖权问题。

  公安部颁布的各个规定和细则等相关法规中,对于确定刑事案件指挥员有基本要求,涉及到两个市、县以上的重、特大案件侦查,应当由直接承担侦破任务的主要一方或上级公安机关的侦查领导干部统一指挥。

  正因为如此,省厅指示由正处级侦查员周健康担任02.28案专案组长。

  4.19案死亡一人,按相关规定应由县一级公安局负责侦查。只有死亡二人或投毒、爆炸那些影响恶劣的大案,才会由市局刑侦支队负责。

  市局不管,为一起水漂案件也不可能去惊动省厅,两个县局只能“踢皮球”。

  开始尸体漂到东岸,思岗县局责无旁贷。

  风水轮流转,现在基本确定案件发生在新庵,新庵县局成为“应当直接承担侦破任务的主要一方”。

  张局好不容易把“烫手山芋”送出去,正常情况下韩博是不会再接回来的,不会当这个“现场勘察总指挥”。

  关键今晚不光要找血迹,一样要收集生物物证。

  两个县局技术民警大多中专毕业,一直是“一把刷子打天下”,没接触过这些,就自己去703“进修”过,稍微懂点,只能硬着头皮上。

  “同志们,请过来一下。”

  韩博拍拍手,把两个技术中队的民警召集到老乔的警车前,交代道:“各位,国际国内司法部门多年的DNA检验实践认为,现场生物检材是极其复杂的,其分布的范围、附着的载体、斑迹颜色、形态、大小及提取方法,全会影响DNA生物物证的发现、提取及检验。

  只有通过仔细查看生物检材的差异性,了解案件现场情况,分析与案件相关的犯罪过程,才能准确地选取有用的生物检材,第一时间找到犯罪嫌疑人的DNA数据。所以请大家不要急于勘察,先听秦大介绍下大概案情然后再动手,总结起来就是一看、二想、三提、四送检。”

  ………………

  PS:同志们太给力,推荐票那么多!

  第二章奉上,再求订阅,月票和宝贵的推荐票,谢谢。(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3/44270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