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韩警官 > 第二百七十章 全新的生活

第二百七十章 全新的生活

  胡同里从早到晚是一曲动人的交响乐,大清早就是一阵接一阵的叫卖声。邻居中有一戏迷,尖声唱了一句“苏三离了洪洞县”,然后开始跟岳父拉起家常。

  “老李,你二闺女跟二女婿回来了?”

  “回来了,夜里到家的。”

  “这次打算住多久?”

  “这次回来不走了,二闺女自己找到个份工作,南方一大集团来BJ开分公司,她分公司经理。上午去工商局、税务局,下午去买辆车,我还得帮她去找个司机。二女婿调到公安部,等会儿去报到。”

  “晓蕾当经理?”

  “她大学生,找工作比我们容易。”

  “你二女婿调公安部?”

  “他自己干出来的,没找人。公安部什么单位,我们想找人也没这关系……”

  吃着老BJ的豆浆油炸果,听着“老李总”在门口跟街坊邻居显摆,韩博跟“小李总”相视而笑。

  新的一天,全新的开始,二人的工作状态发生大逆转。

  李晓蕾成了大忙人,侧头看看手机上的时间,轻声道:“你爸给的钱我没空去存,让我爸带给我姐算了,留着还贷款。你报完到,安顿下来,给我个电话。下午有时间去接你,逛逛西单,顺便帮你重办张手机卡。”

  对思岗小县城的人而言商品房是一个新鲜事物,对首都市民一样遥远。

  工资才那么点,根本买不起。要么等单位分房,要么“差价换房”、“合作建房”,“买房”可以说是一件与普通人没有任何关系的词汇。

  首都的新家离这不远,站在胡同口能看见,步行十来分钟,富瑞公寓,附近最高档的商品房。

  十五层的高楼,有电梯,有车位,每平米6000多的房价让绝大多人望而却步。大杂院的街坊邻居很羡慕能住进高楼里的人,直到现在仍不相信李家二闺女在福瑞公寓有房。

  房子买了,三居室,一百七十多个平米,正在装修,不过房款没付清。

  一下子买三套房,又在BJ开分公司,资金周转不过来,韩总只能交首付,只能办按揭贷款。韩博户口在老家,晓蕾户口在学校,房本上是老李的名字,以老李名义去银行办的。

  老李总工作忙,每月还贷这种事BJ公司会计李晓慧负责。

  值得一提的是,还贷的钱从BJ分公司出,装修费用一样由分公司承担。亲兄弟明算账,现在东海公司和BJ公司分得很清,“自主经营”、“独立核算”,韩总交完首付剩下就不管了。

  上次回去钱不够管姐姐借的事被老爸知道了,昨晚去机场送行又塞一万。

  工作近一年,工资、奖金、讨债提成和老爸之前给的“零用钱”,全被老卢逼着“入股”或“存款”,没三五年套不了现。

  混成这样,想想就郁闷。

  韩博喝完最后一口豆浆,嘀咕道:“我心太软,来前应该去找找焦书记,我人不在良庄,凭什么要把血汗钱留在良庄。”

  别人上班赚钱,他上班不仅拿不回钱反而要倒贴。

  李晓蕾感觉很好笑,拍拍他胳膊安慰道:“老公,凡事要往好处想,合作基金会管理多正规,跟大银行差不多,应该不会黄。良庄工业园搞起来镇里就能卖地,地卖出去就有钱还贷款,基金会收回贷款就能分红。我们是第一大股东,说不定能分很多。”

  人家一股,自己十股,真是第一大股东。

  关键拿到手的钱才是钱,将来会变成什么样天知道。基金会关门大吉,股东血本无归,这种事并非没有可能。

  李晓蕾在思岗接触的全是比较有身份地位、事业比较成功的人,没接触过那些因单位倒闭失业,或因政府没钱几年没拿全工资的干部教师及退休人员,对思岗尤其对良庄有种盲目的信心。

  她一边往公文包里收拾东西,一边接着道:“建工集团的股份更不用担心,今年效益多好,光BJ就四个大工程,年底分红少不了。以前人不愿意入股,以后想入股汪总不一定让入。”

  “良庄人自己的银行”不靠谱,建工集团倒是没问题。

  其它不用看,就看集团股权结构。

  老良庄乡的干部教师不愿意入股,老卢逼着入。

  建筑站内部的工作非常好做,几乎不用做,那些项目经理、工程师、施工员、安全员、材料员,连一些瓦工班长、木工班长、钢筋工班长都争先恐后入。汪总是第一个大股东,据说为入股借了四十万。

  钱只是一个由头,说到底还是放不下。

  人在BJ,心在良庄。

  韩博暗叹了一口气,起身笑道:“不提这些了,你早点走,别让刘主席和王大姐等。”

  “好,我先走了,你记得把门锁上,妈有钥匙,进得来。”

  丈母娘一大早又去买菜了,目送俨然成为白领丽人的未婚妻钻进老丈人开的捷达,韩博回屋收拾碗筷,一切收拾妥当,背上电脑包,锁好门,在街坊邻居好奇的目光和议论下,按照未婚妻制定的路线赶公交车。

  木樨地,从地图上看不算远,这是沿途站牌太多,走走停停用去半个小时。

  人民公安大学,公安部直属的普通高等院校,有人说这里是共和国警官的摇篮,也有人说位于郊区的人民警官大学才是,还有人说两所高校要合并。

  到底哪家是“摇篮”不重要,合不合并与一个普通民警一样没多大关系,重要的是今后两三年内要在这里工作学习。

  韩博整整警服,摸摸帽檐,确认有没有戴正,振作起精神,大步流星走到传达室,出示警察证、单位介绍信和学校侦查系的借调函。

  这么年轻来当教官,执勤的同志有些意外,但非常热情,打内部分机联系侦查系,等了大约十来分钟,一个三十岁左右、身穿便服的老师过来迎接。

  “韩博同志,久仰大名,黄鹏,认识你很高兴,欢迎你来我们经侦教研室。”

  温文尔雅,很文气,看上去不太像警察。

  韩博立正敬礼,放下胳膊紧握着手笑道:“黄老师好,认识黄老师我也很荣幸。”

  “以后就是同事,别这么客气,行李呢?”

  “行李没带来。”

  “在旅馆?”

  “没住旅馆,我,我未婚妻是BJ人,行李放在岳父岳母家,东直门,离学校不远。”

  黄鹏乐了,拍拍他胳膊哈哈笑道:“在基层工作,居然找了个BJ的对象,厉害啊!什么时候结婚,我们什么时候能上你们喜酒。”

  “打算元旦,其实没什么厉不厉害的,我跟她是大学同学,谈好几年了。”

  婚姻、工作、家庭是一个大问题。

  黄鹏同样不是BJ人,一边带着新同事往教研室走去,一边好奇问:“要是你没借调过来怎么办?”

  “一样结,她非常理解、非常支持我工作,我岳父岳母也非常通情达理。实不相瞒,借调反而差点打乱我们的计划,她已经在我们思岗工作了,幸好单位在BJ有分公司,正好可以调回来,不然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不容易,你不容易,她更不容易,一个BJ姑娘愿意去小县城工作,想想就令人敬佩。”

  “所以我对她一直很歉疚。”

  “现在好了,你们也算是苦尽甘来。”黄鹏感叹了一句,突然问:“小韩,东华税案查到什么程度了,有没有内幕消息?”

  “黄老师,我就刚开始去查了查,并且没惊动当地同行,把几名主犯和证据材料移交过去之后就没参与,一直在负责02.28案收尾。我们02.28案专案组长周处在东华协查,据说动作不小,估计要追究一个市委常委和好几个县委常委的法律责任。”

  经济案件之前公安管得少,大多由检察院查处,税案主要是税务部门。

  公安查这样的特大经济案件是头一次,至少在江省是由公安负责侦查的,东华税案更是公安查出来的。

  鼓舞士气,尤其鼓舞经侦战线的士气。

  一直以来,经侦教研室在公大、在侦查系没什么地位,无法与国内安全保卫、刑事侦查、预审、技术侦查和禁毒几个教研室相提并论。学员报考侦查系大多是冲着当刑警来的,对经侦一样不太感兴趣。

  在别人看来小伙子或许只是走****运破获一起虚开增值税发票的大案,在黄鹏看来绝不止这么简单,光这件事意义就很重大。

  身边人来人往,聊正在侦办阶段的大案要案不合适。黄鹏不再追问,热情介绍起教研室的情况。

  “陈主任刚过40,人很好,北大经济系毕业,84年调入警校,94年调到侦查系,一直从事经济犯罪侦查教学和科研。经济犯罪侦查专业教授,经济犯罪侦查方向硕士研究生导师……”

  教研室人不多,两位教授,两位副教授,六位讲师,有一位副教授和一位讲师在基层公安局挂职。

  原来要么是学经济的,要么是学法律的。

  黄鹏老师毕业于一所很著名的政法大学,诉讼法硕士研究生毕业。与所有教授讲师一样学历很高,但没什么实战经验。不过对公安而言经侦本来就是一个比较新的课题,就算经常下基层挂职也很难获得实战经验。

  ……………………

  PS:第二章,求订阅!(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3/44271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