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韩警官 > 第二百七十四章 不联网的网上追逃

第二百七十四章 不联网的网上追逃

  办理结婚证是一件大事,有结婚证就是合法夫妻,不管有没有举行婚礼,不管有没有大宴宾客。

  人家小两口自己来办结婚证,这边倒好,来三辆车、来十几个人。

  李家总动员,二舅、三姨父和堂叔代表男方,刘主席、王大姐代表老单位,在BJ的亲朋好友几乎全来了。

  劳师动众,个个朝这边看,搞得韩博和李晓蕾这对新人很尴尬。

  幸好准备充分,幸好民政局同志效率够高,提供男女双方单位开具的介绍信(新婚法颁布前BJ要介绍信)、户口簿、身份证、婚前体检证明和结婚照,不大会儿就办理好了。

  俩人终于修成正果,妹夫嘿嘿傻笑,妹妹俏脸通红。

  李晓慧感觉很有意思,接过红本故作严肃警告道:“韩博,你要好好待我妹妹。如果欺负她,我跟你急。”

  “姐,她欺负我差不多。”

  “我就欺负你,不服气?这是BJ,这是我主场。”

  ……

  俩孩子嬉笑打闹,别提多亲热。

  自谈的,感情深,不用为他们今后小日子能不能过好担心。

  老李总很高兴,抬起胳膊看看时间,扶着车门说:“刘总、小博他舅,现在还早,要不先去公司坐会儿,公司对面有家饭店不错,中午在那儿吃。”

  “李总,不用这么客气,我们就是来见证一下,来凑个热闹。”

  “不行不行,一定要去,今天什么日子,香港回归,小博晓蕾领结婚证,双喜临门,喜酒!您是小博老单位领导,不能不赏光。”

  就知道喝酒!

  沙总回了东海,老李总正式接掌BJ经典装饰工程有限公司,基本上已经走上正轨,已经开始盈利。

  小李总的事业才刚刚开始,今天只是领结婚证而已,哪有时间去吃吃喝喝,跑过来说:“爸,我有事,刘总有事,韩博一样有事,中午真没空,改晚上吧。”

  “有事?”

  “我跟一外贸公司经理约好了,人正等着我和刘总过去。”

  女儿干的是大事业,既负责集团产品在华北地区内销,又负责产品出口。现在先跟BJ和津门的外贸公司谈,谈完之后要出国参加展览会,整天忙,跟电视上那些大公司经理一样有日程表。

  老李总不敢拖女儿后腿,同意道:“行,中午没空改晚上。”

  “谢谢爸,二舅、四叔、三姨夫,我们先走了,晚上一起吃饭。”

  李晓蕾是真忙,把结婚证往丈夫手里一塞,哗啦一声拉开丝绸集团BJ分公司刚买的商务车门,招呼刘主席和王大姐上车。

  目送商务车驶上大路,李晓慧忍不住调侃说:“韩老师,以前您忙,现在她忙,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而且工作是您帮着找的,您得多担待着点。”

  “姐,我后悔了。”韩博收起结婚证,装出一副悔之不及的样子。

  “后悔什么?”

  “后悔带她去丝绸集团。”

  “吓我一跳,以为你后悔结婚呢。”

  “怎么可能。”

  正准备让老丈人和舅舅堂叔姨父他们先走,新单位黄蓬老师打来电话,只能站在树荫下先接。

  “小韩,判了没有?”

  经侦教研室总共那个人,自己年龄最小,就自己没结婚,一个比一个关心,今天领证的事全知道。

  韩博下意识回头看看民政局,哈哈笑道:“感谢黄老师关心,东城区民政局刚宣判,有妻徒刑。”

  主任忙,教授忙,副教授一样忙。

  整个教研室黄蓬跟他处得最好,聊得最多,经常开玩笑,忍不住追问道:“有没有并处上交工资终生?”

  “这倒没有,这点我比您强。”

  “别高兴太早,这才刚宣判,还没收监,没执行,等收监执行你就知道政府的厉害,有你偷偷摸摸藏私房钱的时候。”

  “那我得在收监执行前先藏点。”

  黄蓬看着桌上刚刊印出来的《涉税犯罪案件侦查》,笑道:“不用那么麻烦,万一被政府发现吃不了兜着走。教材印好了,稿酬刚到账,60%归你,一共五千六,有时间过来领一下,要么干脆由我帮你保管。”

  《虚开增值税发票案件侦办指南》变成《涉税犯罪案件侦查》,不再是内部培训材料,而是出版社出版的教材。

  出版社付给的稿酬原则上应该发给编译者本人,但学校垫付的书稿抄写、描图费用要从稿酬中扣还,学校约请专人审阅教材书稿的审阅费用一样要扣掉。再加上提取交公的部分,到手的只剩下60%。

  提取交公是惯例,学校和教研室各得一半。交给学校的部分,可以抵顶编译教材费用的开支;留给教研室的部分,则用于教材和教学工作,也可用于教研室的集体福利。

  不管能拿多少,总比一分没有强。

  当老师真好,编一本教材就能赚钱,韩博乐了,扶着树干说:“五千六,这么多,顶我一年工资,回头请各位老师吃饭。”

  一本教材就高兴成这样,高校教授、副教授谁不编五六本。

  黄蓬笑了笑,接着道:“私房钱是你应的,今天是你大喜的日子,陈主任让你回来一趟,要给你送一份礼物。‘首都各界庆祝香港回归祖国大会’门票两张,花钱都买不到的。”

  “开大会?”

  “文艺晚会,学校一共才分到十几张,我们教研室就两张。你刚来,没参加过这样的大型活动,今天又刚好领证,便宜你了,赶快过来拿。”

  “黄老师,其实我正想找你商量件事,正好,我打车回单位。”

  跟老丈人和老家亲戚道别,拦下一辆出租车赶到学校,陈主任已经走了,办公室里只有黄蓬一个人。

  他这些天在写一篇关于期货市场犯罪分析的论文,在家写太吵,来单位写清静。

  稿酬装着信封里,门票放在信封上面。

  “首都各界庆祝香港回归祖国大会”门票,位置在3台下台,6排12号和6排13号。门票背后字让韩博大吃一惊,赫然打印着:谨订一九九七年七月一日(星期二)晚八时于BJ工人体育场举行首都各界庆祝香港回归祖国大会。

  敬请光临

  落款:中-共中-央办公厅、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全国政协办公厅和********办公厅!

  “别大惊小怪,以后这样的活动多了。”

  黄蓬放下纸笔,抱着双臂问:“在电话里说有事商量,什么事?”

  新闻联播里总报道“首都各界参加XX会议或XX活动”,原来是这么回事,韩博意识到自己也成为“首都各界”中的一员,缓过神笑道:“黄老师,我们教研室是不是有部里的科研项目?”

  “有啊,好几个。”

  “项目是怎么来的,可不可以自己申请?”

  “可以,不过很麻烦。”

  “您别误会,我搞不了科研,只是有一个想法。”

  韩博把椅子往前靠了靠,一脸苦笑着说:“去年严打,上级要求破大案、打团伙、追逃犯。当时我没调入公安系统,大案好不好破,团伙好不好打,我不太清楚。作为一个基层民警,作为一个派出所长,我比谁都明白逃犯有多么难追捕。”

  黄蓬低声问:“没线索,没经费?”

  “协作也是一个原因,总之,想把逃犯抓捕归案要费老大劲儿,基层民警一听到追逃,一听到要执行异地抓捕任务,个个头疼。”

  “你是不是有什么想法?”

  “借调过来二十多天,在图书馆泡了十几天,许多资料尤其国外同行的经验,全是以前没接触过的,大开眼界,受益匪浅。国外同行利用计算机网络,建有数据库,全国联网,普通巡警拦住一个可疑人员,要求出示驾驶证或提供社会保障号码,一查就知道对方是不是逃犯。”

  以为多大事呢,信息技术是发展趋势,只是技术不够成熟,并且需要投入大量资金,一时半会儿无法实现。

  黄蓬微笑着说:“部里有信息通信局,就是专门干这个的。我们公安系统现在没有,将来会有。一些条件较好的地方公安部门,比如东海市公安局,正在推广旅店业管理信息系统,据说803正在搞DNA数据库。”

  “黄老师,我知道这不是一蹴而就的。我只是想,我们为什么非要等到那一天,为什么不变通一下,利用现有条件达到同样目的。”

  “什么意思,说具体点。”

  “数据库其实很简单,只需要各省市县公安部门把在逃人员和前科人员材料整理上报,部里统一输入进电脑。比对其实也很简单,用不着等到拥有一个完善且安全的网络,完全可以把逃犯资料刻录成光盘,下发到各省市县公安局。”

  韩博刻意等他想明白,接着道:“网络系统没有,但基层公安局计算机不少,大多用来打字复印,我们县局基层派出所、刑警队全装备上了。我们可以采用边应用、边实战、边推动建设的战略,把数据库刻成光盘发放到基层派出所、刑警队,与嫌疑人进行比对;

  发放给铁路、民航公安部门,在车站码头进行比对;在治安管理中,与暂住人口、外人口进行比对。光盘不断更新,落网的撤销,刚作案潜逃的上网,布下一张天罗地网,不用联网的网上追逃!”

  公安为什么要全面接管户籍管理,就是要“以证管人”。

  现在的问题是没西方发达国家那么先进的网络,有大量基本资料、基础信息却利用不上。许多嫌犯在这个地方作案被通缉,却能在另一个地方光明正大生活,甚至不用改名换姓。

  用小伙子的“笨办法”,再严格外来人员管理,逃犯真无所遁形。

  黄蓬意识到这是一个非常实用的追逃办法,脱口而出道:“我们可以找人做一个小数据库,编一个在逃人员检索程序,这个很简单,比车站售票系统简单多了。”

  “黄老师,您感觉可行?”

  “可行,绝对可行!我给主任打电话,当成一个项目研究,我们经侦教研室自己搞。只要能推广应用,上级给不给研发经费不重要。”

  要是能推广应用,一网洒下去,能抓获数以千计的逃犯。

  研发本来就花不了几个钱,确切地说没什么技术难度,相比那么大成绩,一点研发经费真算不上什么。

  就知道他会动心,估计陈主任一样感兴趣。

  韩博微微点了下头,继续说:“黄老师,我感觉我们应该考虑全面点,技术问题可以找懂计算机的人解决,另外存在两个大问题。首先这是一种全新的追逃形式,其实性质与发布通缉令差不多,需要通过审批。

  现行《刑事诉讼法》没有这方面的追逃程序,通过这种追逃方式将犯罪嫌疑人捉拿归案,异地羁押措施要适用哪些条款?许多适用强制措施必须遵守的法律法规规定根本无法执行,会造成法律与实践的脱节。”

  黄蓬沉思了片刻,突然笑道:“不难解决,只要把程序规定好不会违反《刑事诉讼法》有关条款,比如对刑事案件立案侦查后,发现犯罪嫌疑人在逃的,可以对在逃的犯罪嫌疑人签发拘留证,将其基本情况和拘留证上报并输入数据库。

  这么一来,无论犯罪嫌疑人逃到什么地方,只要当地公安机关发现踪迹,就能将其就地羁押。抓获地公安机关通知犯罪地公安机关,犯罪地公安机关将签发的拘留证传真给抓获地公安机关。

  抓获地公安机关将传真件报经当地县级以上公安机关负责人批准后,直接将犯罪嫌疑人羁押在当地看守所。等犯罪地公安机关来人将犯罪嫌疑人带回关押,再让犯罪嫌疑人在拘留证上签字,履行法律规定的告知本人诉讼权利、通知家属等项职责。”

  不愧为法学硕士,一下子能想到这么多。

  虽然没什么实战经验,但在法律条款尤其诉讼程序上真是专家。

  专业的事由专家操心,“项目”申报时的法规部分,他绝对能解释面面俱到。

  韩博很高兴能跟这样的专家做同时,抱着拳道:“第二个问题是嫌犯资料如何上报,追逃程序如何启动,这方面我认为要严格把关。尤其经济案件,搞不好是经济纠纷。以前一些法制意识淡薄的民警介入经济纠纷,还要跨市乃至跨省抓人讨债。如果我们这个追逃方式被他们利用上,后果不堪设想。”

  想引起领导重视,方案想获得上级采纳,必须考虑全面。

  黄蓬沉吟道:“跟发通缉令一样,要有严格的程序。比如首先需正式立案,展开相关侦查,以确认被追逃的人有重大作案嫌疑。在掌握确凿证据后,上报给法制部门,经主管领导批准开出刑事拘留证,才具有法律效力。

  拘留证应附上犯罪嫌疑人照片,先入县级以上公安机关的追逃信息库,然后由省厅一级的公安机关审核,核准后才能上报入部里的信息库,进行不联网的网上追逃。一旦网上追逃出了问题,抓错人,将利用倒查系统,逐级倒查相关责任人。”(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3/44271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