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韩警官 > 第二百八十一章 “李昌钰那样的神探”

第二百八十一章 “李昌钰那样的神探”

  新生报到,学校开学。

  一个个刚进入警校的新生,兴高采烈,迫不及待换上警服,四年警校生活由此开始。

  警察是一个需要奉献和牺牲的职业,学警不是正式民警,暂时用不着他(她)们去奉献,但“牺牲”从这一刻已经开始了。

  不分班,分区队、中队、大队,军事化管理。

  衣服一样,床单被褥一样,发型也一样。男生寸头,不能超过一指。女生齐耳短发,前不过眉,后不过衣领。

  入校第一关是为期42天的军训,早上天还没亮,就被起床哨惊醒,开始一天的“魔鬼训练”。跑操、拉练、走队列、站军姿、踢正步……

  一天下来,许多新生浑身像散了架,衣服上全是汗渍。

  他们每天最高兴的事就是教官宣布“解散”,拿出百米冲刺的速度奔向食堂,完全将“二人成行、三人成列”的要求抛至脑后。平时饭量不大的新生,现在饭量也大得惊人,肚子简直是无底洞,没有最饱,只有更饱。

  他们总是盼望着下雨,这样就不用训练。

  不过不训练也不能闲着,要整理内务。叠被子是必修课,一定要把被子叠成“豆腐块”。

  一到下雨天,宿舍里,楼道里,全是踩被子的人。先摊开踩薄,然后捋压,再用格尺在被子上划出标记,力求精准无误。叠起来之后要一点点捏,以便规范美观。一套步骤下来,个个满头大汗。

  据说有一个新生偷懒,往被子上浇水,结果被教官狠狠收拾了一顿,估计没人敢效尤。

  最让痛苦的当属半夜紧急集合。

  初秋的深夜,透着丝丝凉意,紧急集合哨突然响起,一个个手忙脚乱穿戴,争先恐后往外冲,经常你穿了我的衣服,我穿了你的裤子……

  名字虽然在研究生大队花名册上,但这一切与韩博没任何关系。

  从基层实战部门借调过来的兼职教官,相当于在职研究生,没必要参加军训。

  一星期几节课,在公大修读的法学专业又不同于自然科学,不需要做各种实验,公大研究生兼教官的学习和工作很轻松,甚至不用天天来学校。

  一心一意准备参加统考,生物化学与分子生物学专业的书籍看累了,看包括导师在内的经侦教研室教授、副教授和讲师的专著。晚上给远海港市农村追查4.19案的“孤胆英雄”程文明打电话,了解追查进展,了解他所在的位置。

  除了4.19案,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两个专业的书。一连两个多星期天天如此,渐渐习惯了这样的作息安排。

  不过,这样的平静生活很快被打破了。

  明天中秋节,领上月饼回家,刚出校门,消失几个月的老卢再次出现在BJ。打电话说刚下火车,问是在单位还是在家,要还上次来首都的机票钱。

  机票钱是小事,他人到了BJ是一件大事,必须接待,而且要接待好,不然以后回良庄会被人在背后骂忘本的。

  建工集团BJ公司派车去接的,不用往火车站赶,让司机直接去富瑞公寓。

  不能让他等,不坐公交车,赶快打的,赶到小区楼下等十几分钟他果然到了,还带来一位良庄走出去的部队军官。

  “小韩,别张罗,我们吃过。”

  一身行头依然很休闲很运动,傻瓜相机依然挂在胸前。4月份来时只有一个双肩被包,现在多了两个行李箱,从车上往下搬时停沉。

  打发走司机,他好奇地观察“老部下”在首都的居住环境,强调道:“真吃过,上火车前张主任爱人准备好多熟菜,不能浪费,我们走一路吃一路喝一路,一直喝到下火车。”

  良庄乡升格为良庄镇时解放军某部团政治处张主任不光回去过,而且去良庄派出所参观过,认识,刚才直接打招呼,根本用不着介绍。

  张主任拖着拉杆箱笑道:“小韩,卢书记没开玩笑,不饿就是不饿,要是饿,到你这儿我们能跟你客气?”

  “那先上楼休息,晚上吃夜宵。”

  十五层的高楼,老卢感觉有些夸张,忍不住问:“小韩,你就住这儿?”

  “嗯,十二楼,我刚给晓蕾打过电话,听说您来了别提多高兴。她正在回来路上,不许您和张主任去驻京办,晚上住我家,有空房间,上去您就知道了。”

  “这丫头,搞这么客气。”老卢得意的笑了笑,接过香烟问:“你老丈人住哪儿?”

  “前面胡同,离这不远,步行十分钟。”

  “挺近。”

  “买这儿就是因为近,走,先上楼,外面不是说话地方。”

  他跟老丈人和丈母娘不一起住,老卢没什么顾忌,不再客气,痛痛快快答应下来。他不走运,张主任自然不会走,说几句客气话,一起走进小区,乘电梯来到十二楼。

  老卢放下背包,三个房间全打开看看,回到客厅笑道:“站得高看得远,有电梯的商品房。小韩,这套房子多少钱,估计得二十万吧。”

  韩博从冰箱里取出两罐饮料,从厨房找来一小碟子给他当烟灰缸,一脸不好意思说:“BJ房价贵,二十万不够。包括楼下的车位,七十多万,装修没算。”

  “七十多万!”

  “贷款的,先交十几万,剩下的慢慢还,一个月还四千。”

  一个月工资才多少钱,张主任被这个数字惊呆了,老卢对韩家知根知底,感叹道:“还四千,不算多,对你爸来说不成问题。家里有钱就是好,你说你,什么不用干,什么全有。”

  这个话题太尴尬,韩博笑问道:“卢书记,您出来之后一直没回去?”

  “没有,回去也没什么事。今天去这儿,明天去那儿,走走看看,吃百家饭,这次人情欠大了。”

  想到今晚一样要住别人家,老卢顺手拉来行李箱,猛地拉开拉链,眉飞色舞说:“第一次上门,不能两手空空,不然传出去让晓蕾父母笑话。借花献佛,别客气,一样袋。”

  满满一箱各地土特产,全人家送给他的,估计那个箱子里也是。

  用不着跟他客气,客气他会不高兴。

  痛痛快快收下来,帮他把箱子拉好放好,韩博又问道:“张主任,明天中秋节,您怎么挑这个时间回去探亲,为什么不早点,或者干脆等过年。”

  “不是回去过中秋,也算不上探亲,侄子结婚,回去喝喜酒。”

  张主任笑了笑,又补充道:“我父亲就我和我哥两个儿子,我家是女儿,我大哥生的是儿子,也就是我侄子。我老父亲特别疼爱孙子,传宗接代,不能断香火,结婚这么大事,我这个当叔叔的不能不回去。”

  老卢拿起装饰架上一镜框笑道:“是我跟张主任回去的,不是张主任跟我回去的。出来这么久,有点想家,正好新房子马上交钥匙。”

  居然玩了五个月!

  韩博彻底服了,正不知道该不该恭维恭维,老卢指着照片问:“小韩,这是在哪儿跟晓蕾拍的,这么多人?”

  “首都各界庆祝香港回归大会,文艺晚会,看演出时拍的。”

  “你参加那个大会了?”

  “嗯。”

  “我的乖乖,我在电视上看了,总书记出席。你有没有看见顾政委,那天顾政委也去了,他正好在国防大学进修,正好参加庆祝大会。”

  你以为是良庄开大会,以为工人体育场是良庄老电影院。

  韩博被这个问题搞得啼笑皆非,强忍着笑解释道:“会场几万人,顾政委是领导,肯定坐在前面,应该离总书记不远。我们属于首都各界群众,坐在3台下台,离老远,只能看见总书记一个人影,节目一样。跟在家看电视差不多,看大屏幕。”

  “人多,难怪。”

  自己提拔的干部,怎可能不问问现在的情况。

  他问起近况,韩博简单介绍一番,之前只知道小伙子调到BJ来了,没想到是来上学的,老卢沉吟道:“市局放不放人无所谓,我打听过,跟BJ姑娘结婚成家满十来年,只要在BJ有住房,就可以把户口迁过来。现在不迁户口,将来一样能迁。”

  “我真没想过这些,另外我确实想回去。”

  “回去也好。”

  谁不说自己家乡好,并且BJ没想象中那么好。

  空气不好,气候不好,就二环以内看上去不错,三环一片菜地,BJ农村比良庄差远了,更不如江南。

  老卢关心完工作又关心起学业,翻翻餐桌兼书桌上的一大堆书,越看越糊涂。

  “《化学》、《植物学》、《动物学》、《微生物学》、《生物化学》、《细胞生物学》、《现代遗传学》、《现代分子生物学》、《生化工程》、《基因组学与生物信息学》、《蛋白组学》……小韩,你到底在学什么,是不是打算改行?”

  “正在准备考生物化学与分子生物学专业研究生,没打算改行。”

  老卢放下书问:“生物化学,分子生物学,这倒是什么专业?

  他不是第一个问的,估计也不会是最后一个,对绝大多人而言,这个专业比较冷僻,韩博不得不耐心解释道:“这个专业主要是从微观,也就是分子的角度去研究生物现象。在分子水平探讨生命的本质,研究生物体的分子结构与功能、物质代谢与调节,属于基础性研究专业。”

  说一大堆,一句没听懂。

  老卢追问道:“学了有什么用,毕业能做什么?”

  “这个,这个,怎么说呢,这个专业要求学生学习和掌握生物化学与分子生物学,以及生物科学、微生物科学的基本理论和基础知识,受到相关专业技能训练,从而具备科研及应用研究等所需的专业技能。

  至于毕业能做事什么,主要到科研机构、高等学校从事科学研究、教学或在工业、医药、食品、农、林、牧、渔、环保、园林等行业,从事与生物技术有关的应用研究……跟物理差不多,很重要,到底有什么用一时半会说不清。”

  “说不清就是没什么用,小韩,你公安,你学这个干什么?”

  “有用,有大用。”

  没办法,只能打比方,韩博笑道:“卢书记,福尔摩斯您肯定听说过,神探,为什么说一个是凶手,你鞋上沾的泥巴只有某地方有,衣服上这个不起眼的小斑点是花粉,同样只有某地方有,你去凶杀现场,却谎称没去,人绝对是你杀的。

  总是出现这样的情节,看小说时感觉很神奇,感觉这个人物很厉害。确实厉害,确实知识渊博,不过那终究是小说,而且是很多年之前的小说。在法庭上,法官不会或者不敢采信这样的证据,你凭什么说泥巴来自同一个地方,凭什么确定花粉来自同一个地方?

  如果遇到这样的情况,我正在学习的知识就能利用上,做实验,用科学手段分析嫌疑犯脚上的泥巴与案发现场的泥巴是否具有同样成飞,花粉亦然。”

  二人面面相窥,看样子没完全消化。

  韩博接着道:“对我来说,生物化学与分子生物学只是基础,我真正想学想研究的是法庭科学,一门自然科学和法学相交叉的边缘学科。比如法医物证鉴定,就要运用免疫学、生物学、生物化学、分子生物学等学科的理论和方法。

  要利用遗传学标记系统的多态性对生物学检材的种类、种属及个体来源进行鉴定。其中就包括个体识别、亲子鉴定、性别鉴定、种族和种属认定等等,就涉及到DNA比对技术。

  比如法医毒物鉴定,一样离不开化学手段;再比如微量物证鉴定,不光要运用物理学,同样要运用化学和仪器分析等方法,通过对有关物质材料的成份及其结构进行定性、定量分析,对检材的种类、检材和嫌疑样本的同类性和同一性进行鉴定。”

  “这么说真有大用!”

  “非常有用。”

  韩博笑了笑,接着道:“‘法证之父’艾德蒙罗卡建立了一套黄金定律:‘凡两个物体接触,会产生转移现象。既会带走一些东西,亦会留下一些东西’。而这也是现代刑事鉴识科学的基石。

  再给您打个比方,凶手开枪杀人,作案之后把枪丢了,无目击者,编造不在场证明。遇到这种情况怎么办,有办法,因为在射击过程中,撞针撞击子弹,使得火药迅速燃烧,会在枪膛内形成一股高压气体。

  这股气体在推动弹头脱离枪口的同时,也随之从枪口高速喷出未燃尽的火药颗粒、枪油、金属屑、烟灰等残渣。而在一定距离和范围内射击时,就会在目的物或障碍物以及嫌犯手上留下这些微粒物质,也就是国外同行所说的‘射击残留物’。

  跟弹道、指纹及DNA一样,枪械不同,残留物也不同,枪和枪的射击残留物分布特征都完全不同。我们只需对嫌犯的手、衣服或手套等相关证物进行采集、鉴定和比对,就可以知道他有没有开过枪,使用的是什么样的枪械。”

  张主任听说过赫赫有名的美国华人神探,猛然反应过来,不禁笑道:“卢书记,我明白了,小韩是要当李昌钰那样的神探,这些知识对他真有用。”(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3/44272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