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韩警官 > 第二百九十八章 真相大白

第二百九十八章 真相大白

  “小韩,给你通报一个好消息,天大的好消息!4.19案顺利告破,凶手已落网,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死亡二人的大案,我们两家终于打了一个翻身仗……”

  老宁兴高采烈,语气抑制不住的激动。

  总时不时想起4.19案,总不放心程文明,案件告破,凶手落网,韩博反而愣住了,精神恍惚好一会儿才将信将疑问:“死亡二人,另一个被害人是谁,宁局,到底怎么回事?”

  他不知道大水冲出一具尸骨的事。

  宁益安笑看着聚集在分局会议室里的乔局、秦大、陈兴国、王解放和程文明等人,兴奋地解释道:“事情是这样的……尸骨是男性,尸长与小程查到的那个耿国庆身高不相符,我们一开始怀疑是邹某。为确定死者身份,我们让小程带着一小块骨骼,去703与之前收集到的生物检材进行比对。

  703的专家鉴定死者DNA与我们以前采集到检材不相符,当时你指挥勘察的,采集到不少毛发、皮屑,不可能全是别人的,其中肯定有属于邹某的。一个都比对不上,说明死者极可能既不是耿国庆也不是邹某。”

  老朋友老同事在自己影响下开始采用科技手段,韩博很高兴,朝陈主任、王教授歉意的笑了笑,摁下扬声器,用普通话追问道:“后来呢?”

  老宁意识到他身边估计有领导,连忙改口说普通话。

  “这个结果让我们意识到之前的侦查方向可能有问题,再次召集专案组成员开案情分析会,总结出两个疑点:第一,凶手抛尸用的编织袋,也就是棉花包,我们柳下河地区农民使用比较多,手工缝制的,底用粗布加厚,其它地方很少。而且这个东西虽然不值钱,家家户户还舍不得丢,卖茧卖棉花有大用。”

  “确实如此,人去弹棉花,不可能用那么大包装棉絮,更不可能把包送给弹棉花的。”

  “一个包可能是巧合,两个包就不一定是了。”

  老宁从王解放手中接过香烟,低头点上,接着道:“第二个疑点,第个棉花包中虽然没被害人身份证,但鞋、裤腰带和上衣没腐烂,鞋是很普通的球鞋,裤腰带也很普通,这个上衣却我们柳下前年比较流行的一款夹克衫。”

  韩博脱口而出道:“第二个被害人极可能是本地人?”

  “是的,考虑到有这个可能性,我们再次组织民警进行摸排,重点排查案发之后两个分局辖区内的失踪失联人员。排查发现,柳下镇丁庄村三组有一个名叫林宝连的青年,在案发前后外出打工,之后一直杳无音讯,他母亲证实其有一件这样的夹克衫。

  他在县铸铁厂上班期间,曾骚扰过女学生,被城南派出所处理过,有前科。发现水漂尸体,我们两家联合侦查时大摸排,他是重点人员,我们有排查记录。从他母亲及当时的排查记录中,我们发现了一个大疑点。”

  这个老宁,居然卖起关子。

  韩博再次歉意的跟导师笑了笑,问道:“什么疑点?”

  “他母亲说他打算跟同村的高华平一起去江南打工,整天跟高华平混在一块儿,我们的民警当时去询问过高华平,高华平说他本来打算一起去的,后来改主意,没去。说林宝连一个人去了江南,他在省道收费站把林宝连送上车的。”

  “出外打工不可能不带行李,不可能不跟家人打招呼,高华平这番话漏洞百出!”

  老宁岂能听不出他的言外之意,立马解释道:“现在看来我们的民警有一定责任,粗心大意,工作不够细致,但具体情况要具体分析。铸铁厂倒闭之后,林宝连游手好闲,整天不着家。

  他父亲在你们良庄建筑站当小工,常年在外,年头出去、年尾回来,管不到他。母亲老实巴交,说了他不听,管不住他。干什么事,要去哪儿,从来不跟家人说。并且在倒闭的铸铁厂有宿舍,要去哪儿用不着回家收拾行李。”

  “再然后呢?”

  “为确保万无一失,我们在不惊动高华平的前提下,抽取林宝连母亲的血,让程文明同志又去了一趟东海,请703生物物证实验室的专家,用林宝连母亲的血与被害人骨骼中的DNA做亲子鉴定,结果真对上了,第二个死者就是林宝连。”

  人命关天,不能大意,韩博沉吟道:“宁局,抛尸手法相似,不等于同4.19案有必然联系。”

  “小韩,这一点你大可放心,我们不会轻易下定论,不会因为抛尸手法相似就将两个案子串并。”

  老宁弹弹烟灰,不无得意笑道:“搞清楚第二个被害人身份之后,我们以两个棉花包为突破口,秘密询问高华平家的邻居。结果一个村民有印象,指认出装蒋小红尸体的棉花包是高华平家的,有一年卖茧,他借用过。有一处划破了,他媳妇用布缝上还回去的。”

  “我们当时做过这项工作!”

  “所以说破案有时候真靠运气,我们拿着棉花包走访询问时,有印象的村民正好在外地打工,两口子一起去的。高华平母亲绝对认识,不过他母亲是聋哑人,只能找他认,他当然说没见过。”

  “他父亲呢?”

  “死了,五年前得癌症死的,他跟他母亲相依为命。”

  老宁端起杯子喝了一小口水,继续说道:“一个被害人跟他关系密切,甚至声称被害人是他送上长途车外出打工的;装另一个被害人尸体的棉花包,基本上可以确定是他家的,这两起命案怎可能跟他没关系。

  死亡两人的命案,必须向市局汇报。我们两个市局刑侦支队领导全来了,再次开案情分析会,一致认为可以传讯嫌疑人,并且帮我们请来两位经验丰富的审讯专家。已经被我们暗中监视近一个月的高华平,被带到我们新庵县局刑警大队不到一小时就招供了。”

  “他怎么说的?”

  “案情并不复杂,邹某离开我柳下前一天下午,他与林宝连在镇上闲逛,看见去镇上买菜的蒋小红,听口音又是外地人,林宝林色心大起,拉着他一起尾随。蒋小红对这一切浑然不觉,买完菜步行回租住的小店。

  经过第一现场南边的丁字路口时,蒋小红尿急。周围没人家,自然不会有厕所,只能外面解手。为避开有可能经过的行人,她沿油菜田边的小路往北走。林宝林认为这是个机会,提议‘玩玩这个漂亮的外地女人’,高华平声称当时不太愿意,不过这个说辞站不住脚。

  总之,两个人一路跟踪过去,将蹲在菜地里解小手的蒋小红拖入排水渠实施强奸,一个捂着被害人嘴,一个发泄兽-欲,完了之后发现被害人不挣扎了,好像没有呼吸。林宝林一不做二不休,拔出弹-簧-刀一连捅了被害人腹部几刀。”

  时间、地点和下刀位置能对上,应该不会有问题。

  韩博若有所思,老宁不无兴奋说:“高华平称当时吓坏了,声称他没想过杀人,尸体在这儿,一大滩血,公安发现怎么办,被公安查到怎么办?杀人偿命,要枪毙的,二人一商量,决定毁尸灭迹。

  他们不敢走大路,顺着渠往西走,准备回家拿铁锹过来挖坑掩埋。高华平说他看过一本小说,书里说只有死人才能保守秘密。林宝林总是惹事,又有前科,指不定哪天被落到公安手里,把这件事交代出来。

  为保护自己,他趁林宝林不注意,在第一现场西边大约100米的地方,顺手捡起一块砖头,对着林宝林后脑勺一顿猛砸,然后跟林宝林对待蒋小红一样,用林宝连的弹-簧-刀,也捅了林宝林几刀……”

  刀口无法鉴定,林宝林的头骨确实受伤。

  更重要的是,根据高华平的交代,城东分局组织人员抽****邻居鱼塘里的水,找到了锈迹斑斑的凶器。

  凶手落网,真相大白。

  回想整个侦破经过,韩博不禁苦笑道:“宁局,搞到现在才破案,我有责任。我是勘查总指挥,我组织的现场勘查不细致,如果当时再往西走走,一定能发现林宝连的血迹,能发现第二个作案现场。”

  新庵县公安局副局长乔兴旺接过手机,哈哈笑道:“小韩,你完全用不着自责,我们当时的侦查方向虽然搞错了,但是我们所做的工作非常有意义。要是没采集邹某的生物检材,要是没查清被害人蒋小红身份,要是没查出有耿国庆这么一个人,我们就不可能采用排除法大胆判定凶手极可能是本地人。

  何况当时林宝连的尸体沉在河底,就算我们找到血迹,找到第二个作案现场,一样束手无策,因为没法儿确定被害人身份。总之,案子破了,凶手会受到法律制裁,我们呢也能给被害人亲属一个交代,主要是给蒋小红亲属交代,林宝连本来就不是个什么好东西,死不足惜!”

  ………

  案子破了,韩博一样高兴。

  可是高兴之余突然冒出一个念头,邹某去哪儿了,耿国庆为何到现在仍杳无音讯。这个谜团萦绕在脑海里,百思不得其解,不过想也是白想。

  老宁说得对,破案有时候真靠运气,如果没那场大水,林宝连的尸骨估计要很多年之后被发现,甚至永远发现不了,这个案子或许真会成为一起悬案。(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3/44274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