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韩警官 > 第三百一十三章 第一枪(四)

第三百一十三章 第一枪(四)

  第二天一早,在祝处长帮助下“混进”部机关,找准机会挨个汇报工作。

  申请下拨器材这种事要研究研究,研究完之后再决定向不向分管部领导汇报。总之,机关领导很忙,年底更忙,材料先收下,等有时间再研究,让回去等消息。

  机关领导能挤出宝贵时间听汇报,能收下材料已经很不容易了,全国那么多刑警副支队长谁能有这待遇?

  想请领导吃顿饭领导不一定有时间,自己也没请人吃饭的资格。该做的全做了,再次拜托了一番祝处长,买机票火急火燎往回赶。

  “老婆,你在哪儿?”

  “在单位。”

  虽然不再是BJ分公司经理,享受的依然是副总待遇,李晓蕾坐在宽敞明亮的大办公室里,晃着腿优哉游哉地说:“你没时间,我不能不回老家。昨天去了一趟丝河,把年礼送了。晚上没住单位宾馆,回咱家的。小姑收拾挺干净,住得挺舒服。”

  “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草窝,当然住自己家好。我刚下飞机,正在去单位路上,你今天回不回南港?”

  不回来没什么事,一回来一大堆事。

  作为“木匠之家”的“少奶奶”,必须要尽到为人妻、为人儿媳的义务,李晓蕾抬头看看挂钟上的时间:“今天回不去,你三姨五十岁生日,人打好几次电话,昨天见着又说了,我要去吃饭。”

  “老家电动车多,路上小心点。”

  “不回丝河,三姨家刚买房,现在住县城,跟卢书记一个小区。吃完饭住单位宾馆,明天一早回南港。”

  亲戚多,人情往来自然少不了。

  老爸老妈和姐姐姐夫没时间,她成了“当家人”,现在这些事全她负责,而她也乐在其中。

  “行,你看着安排。”韩博笑了笑,挂断手机。

  去公安局的,出租车司机搞不清乘客身份,不敢瞎绕道。比坐机场大巴再打车快多了,赶到技术大队正好下班时间。

  教导员韦绍文和副大队长陈其文正站在门口说话,一看见顶头上司,不约而同迎上来:“韩队,怎么打车,给我们打个电话安排车去机场接你。”

  “韩队,你回来得正好,田医生正在做实验,等会儿一起吃饭。”

  老同学昨天熬到凌晨两三点,今天一早接着检验,直到上飞机前仍没能检出凶手的DNA。

  在飞机上不能打电话,韩博心急如焚,把行李箱放到大厅角落里一放,急切问:“教导员,陈大,东港的命案有没有眉目?”

  “检出来,刚检出来的,田医生正在确认。”

  陈其文一边陪他往实验室走去,一边不无激动问:“死者确实遭到过强-奸,可是凶手留下的精-液极少,老吕和佳琪一起去勘查的现场,他俩甚至怀疑凶手是不是戴过避-孕套。田医生反复检验,下午终于从检材里提取到了。”

  “检出来了?”

  “不光精-斑,手套里也提取到并且比对上了。韩队,不得不服气,真是微量检验。”

  检出来就行,韩博松下口气。走进更衣室,挑了一件自己应该能穿上的白大褂,脱掉外衣问:“警犬追踪有没有结果?”

  “没有,怎么可能有。”

  陈其文透过玻璃看看正在里面专心致志工作的田学文,苦笑道:“张文彬的警犬本来就不太靠谱,而且风太大,过十几个小时,凶手留下多少气味也被风吹散了。张文彬跟着跑大半夜,腿差点跑断,结果一无所获。”

  他对“狗倌”没信心,韩博一样没什么信心。

  之所以要求警犬队出有嗅源的现场,一是想碰碰运气,二是他们几个人几条狗不能总天天窝在警察学校。

  “韦支队有没有回来?”

  “没有,还在东港县局的专案组。”

  DNA实验室第一次参与实战,作为教导员不得不关心案情,韦绍文打听过,介绍道:“专案组暂时没什么进展,只搞清大人小孩身份。大人叫孙静姝,二十九岁,东港县城东镇花垛村十三组人,在镇敬老院当会计。孩子叫刘爽,小名爽爽,今年五岁,生前很可爱。

  丈夫叫刘相国,镇上一家企业的业务员,业务跑得挺好,家庭条件不错。小两口恩恩爱爱,没什么矛盾。大前天下午,一家三口去镇上一同事家喝喜酒,喝完喜酒之后几个同事拉刘相国去单位打麻将。

  全业务员,个个抽烟,乌烟瘴气,并且孩子第二天要上幼儿园,孙静姝跟往常一样先带孩子回家,没想到这是一条不归路。刘相国打麻将打到天亮,睡在单位,东港县局民警找到他,才知道妻儿夜里双双遇害。”

  “参加完人家的喜事要回去办丧事,真是乐极生悲。”

  “他也是个马大哈,大晚上居然让妻子一个人带孩子回去。不过话又说回来,东港治安一直不错,正常情况下走夜路不会出问题。”

  “可惜遇到不正常的情况。”韩博拍拍大腿,起身道:“我进去看看,你们二位别等了,晚饭我带田医生出去吃。”

  “行,那我们先下班。”

  实验室里三个人,李佳琪和小徐在给田学文当助手。

  老同志太投入,对自己的到来浑然不觉,韩博不想打扰他,跟李佳琪二人微微点点头,顺手拿起图谱。

  最麻烦的是提取,田学文不断换试管,直到把所有试管放进检验盘,才转过身注意到老同学站在身后。

  “韩哥,什么回来的。”

  “刚刚。”

  让他帮忙又让他连续加班,韩博很过意不去,指指墙角里的椅子,让他休息一会儿,上岗操作,麻利敲击了几下键盘,回头问:“凶手留下的精-液怎么会那么少,居然差点没能检出来。”

  “可能太紧张,而且这种事因人而异。”当一大姑娘面聊这些,田学文有些不好意思。

  李佳琪确实很尴尬,背过身一声不吭。

  破案要紧,韩博顾不上那么多,沉吟道:“凶手为什么要强-奸,不就是为发泄野欲,为获得感官上的愉悦。他可能会紧张,不是可能,是绝对会紧张,不过这应该不会影响射-精。你们三位全学医的,你们说能不能由此推测出凶手的大概年龄段?”

  田学文扶着椅背笑道:“我是学医的,但不是法医,这么专业的问题别问我。”

  能跟“少帅”相处的时间可不多,小徐想给领导留下一个好印象,脱口而出道:“韩队,年轻人精-液多,老人精-液少,但我感觉七老八十的人不可能干出这种事。而且同时控制住一个二十多岁的妇女和一个小孩,一个老人也做不到。”

  “已判定是单人作案?”

  “基本上可以判定。”

  这个问题可以回答,李佳琪回头道:“现场全是枯萎的杂草,脚印没提取到,不过保护得比较好,能看出扭打痕迹,应该是单人作案。从凶手留下的手套上分析,他应该跟被害人一样有自行车或摩托车,有可能是尾随,也可能是巧遇。”

  冬天骑自行车或摩托车,不戴手套太冷,会把手冻僵的。所以被害人直到死都戴着手套,没能从指甲缝里提取到凶手的皮屑。

  从事DNA检验不能局限于送什么做什么,要了解案情,熟悉现场有关情况,根据检材的有关特点,进行必要的现场过程重建,恢复各相关物证的原始状态,设想可能留下DNA的部位,再有的放矢的提取检验。

  否则,极易漏检或延误。

  韩博沉思了片刻,突然道:“佳琪,再给我描述一下现场。”

  “韩队,这么说不清楚,我给您画张图吧。”

  “行。”

  李佳琪拿出纸笔,边画边介绍,对案情和现场有了一个大概了解,第二次检验的结果也出来了,手套果然是凶手留下的!

  韩博拿起装着证物袋的手套看了看,掏出手机拨通“老帅”的号码。

  “韦支队,我韩博,刚回来,通报一个重要情况,通过从被害人体内提取到的检材二次检验,可确定现场找到的手套是凶手留下的。”

  掌握凶手的DNA证据,接下来的事好办得多。

  韦国强激动不已,朝张宝利局长笑了笑,紧握着手机说:“太好了,这是一个好消息,是一个突破性进展!我们这边正在组织警力排查,结果一出来,只要有嫌疑的,全部抽血送过去比对。

  小韩,你们接下来工作量很大,你和田医生抓紧时间休息。离元旦只剩下5天,涉及到今年的命案破获率,东港县局有压力,我们市局一样有压力。陈局和崔局要求我们快侦快破,检材一送到,你们想休息都没时间。”

  “韦支队,之所以拖到现在才确认,主要是凶手留下的精-液极少,手套上的皮屑一样属微量物证,提取起来比较麻烦。”

  韩博跟田学文对视了一眼,接着道:“相比之下,检验和比对嫌疑人血液要容易得多,效率也会高很多。我跟田医生两个人,一个白班一个夜班,错开来,人停仪器不停,全力保障办案,绝不耽误专案组侦破。”

  …

  第三章敬上,满地打滚求订阅、求月票,求打赏,求一切支持!(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3/44275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