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韩警官 > 第三百二十章 侦查先行(求订阅)

第三百二十章 侦查先行(求订阅)

  韩博也希望自己判断错误,检验结果偏偏证实判断没错,不仅没错,问题还比预想中更严重。

  万鹏有一定化学基础,全程参与检验,岂能不知道检验结果意味着什么,抬起胳膊看看手表上的时间,小心翼翼提醒道:“韩队,现在11点57。”

  “收拾一下。”

  韩博掏出笔填好检验报告,签上名,起身推开窗户,一连呼吸了几口寒冷的空气,掏出手机拨通“老帅”的号码。

  刚换的手机,卡插上之后第一个电话就是给韩博打的。韦国强刻意摁下扬声器,当陈局和崔副局长面问:“检验结果出来了?”

  “出来了,爆炸残留物中主要有氯-酸-钾、硝氨和三-硝-基-甲-苯三种成分,氯-酸-钾含量最高。”

  “会不会搞错?”韦国强很没底气地问。

  韩博摸摸嘴角,凝重地说:“韦支队,氯-酸-钾是一种强氧化剂,一直是民用烟花爆竹的主要氧化剂。在科学知识高度发达普及的今天,各种炸-药的制作方法不断被一些不法分子所利用。

  加之制作氯-酸-钾炸-药的原材料简单易得,制作简单且爆炸感度高,起爆容易,是犯罪分子进行恐怖爆炸活动的理想炸-药种类,在刑事案件中经常出现,所以此类炸-药的检验分析是刑事技术中一个常见的课题。”

  言外之意很清楚,检验结果不会错。

  韦国强最后一次侥幸彻底被打消了,摸着后脑勺问:“三-硝-基-甲-苯是什么,这是一个土炸弹还是一个洋炸弹?”

  “三-硝-基-甲-苯就是我们通常说的***,残留物中检出的含量较少,可能嫌犯觉得***不够,于是添加氯-酸-钾和硝氨,自制的一个土炸弹。”

  “怎么才能引爆?”

  “如果***是国家定点企业生产的,那么只有雷-管感度,也就是说只有用雷-管作为起爆源的情况下炸药才能爆炸。添加氯-酸-钾就不一样了,氯-酸-钾热稳定性差、机械感度高,与硝-酸-铵、硝-铵-磷、硝-铵-钙、硝铵锌等铵盐混合会产生复分解生成氯-酸-铵,而氯酸铵在30℃~60℃即可分解甚至爆炸。

  所以国家明令禁止使用氯-酸-钾生产炸-药。但是一些不法分子为增加炸-药感度,无视国家规定,无视生命,胆大妄为,将氯-酸-钾与铵盐及木炭、硫磺等可燃物混合炒制炸-药,每年都会发生一两起含氯-酸-钾的私-炒炸药自燃自爆事故,每次事故都会造成人员伤亡。”

  韦国强看看陈局,追问道:“小韩,你见过大世面,又亲自勘查过现场,你认为炸弹是怎么引爆的?”

  “韦支队,我们晚上的勘查并不细致,现场那么乱、那么多人也没条件细致勘查。想搞清炸弹怎么引爆的,要收集所有的碎片,询问每一个在场的目击者,要认认真真、仔仔细细勘查一遍。”

  “夜里看不清,容易遗漏线索,明天一早怎么样?”

  “没问题。”

  “那你们抓紧时间休息,明天6点准时行动。”

  调查爆炸原因可不是开玩笑,韩博急忙道:“韦支队,我需要一台相同型号的空调,我要把空气压缩机、冷凝器、过滤器、阀门等零配件及电线全拆下来,与在现场搜集到碎片一一比对。”

  引爆装置可以炸碎,可以炸飞,不可能完全炸没。

  一片指甲大小的碎纸、一块不起眼的铜片、一根导线都极可能成为破案线索,韦国强怎可能不满足这个条件,一口答应道:“我连夜安排人去找,明天8点前到位。”

  “谢谢韦支队。”

  “别谢了,早点休息。”

  “韩打击”果然不是无的放矢,陈局揉揉太阳穴,冷冷说:“老崔,向省厅汇报案情。另外鉴于我们南港武警支队排爆力量不足,请省厅协调一下,看能不能给我们增派点援兵。已经造成那么大伤亡,不能再作无谓牺牲。等排爆人员确认现场没第二颗炸弹,再让小韩带人进去勘查。”

  “好的,我出去打电话。”

  “老韦,立即从各单位抽调精兵强将,成立2002.01.01特大爆炸案专案组,只要能快侦快破,经费不是问题。”

  “是!”

  破获大案要案,侦查人员立功受奖。

  大案要案破获之前,最苦最累压力最大的也是侦查人员。

  包括韩博在内不需要值班的技术大队民警可以睡一觉,侦查员没时间睡。

  陈局一声令下,“老帅”调兵遣将,从刑警支队、港口区分局刑警大队、分局治安大队及案发现场所在的派出所抽调民警成立专案组,把专案指挥部设在距爆炸不远处的交警四大队二中队,连夜组织侦破。

  睡一整天,又发生这么大案子,韩博难以入眠,脑海中全是案发现场的画面。

  头一次遇到爆炸案,同一个寝室的万鹏等人一样睡不着,辗转反复,把架子床搞得吱呀作响。

  “韩队,你能嗅出炸-药味道?”关晓康忍不住翻过身,趴在床上朝下铺问。

  韩博不想被部下当成怪胎,更不想再多一个“警犬”的绰号,闭着双眼说:“这不是我嗅觉有多灵敏,只是之前闻到过,对这种气味有印象。不过真有一位前辈能通过嗅觉辨别炸-药成分,人称‘爆炸王’,曾有人把七八种不同炸-药混合在一起,蒙着眼睛让他用鼻子分辨,结果丝毫不差。”

  “这么厉害!”

  “诚都市局刑侦局技术处理化检验室主任,既是‘爆炸王’也是‘物证王’,他前年通过爆炸残留物分析比对,成功串并上三起爆炸案,那个案子是全国首起跨省利用爆炸现场物证并案侦破的经典案例,被收入公大教材。”

  反正睡不着,干脆跟他们谈谈,鼓舞鼓舞士气。

  韩博睁开双眼,微笑着说:“我们技术民警不同于为民分忧解难的110巡警,不同于奋勇擒凶的刑警,也不同于赴汤蹈火的消防武警,我们的工作是在蛛丝马迹中去伪存真,辨识善恶,可以说我们是幕后英雄。

  我们技术民警虽然只占总警力的2%甚至不到,但绝对是一支学历最高、素质最高的精干之师。不但有全国政法系统惟一的工程院院士,还有上百名享受政府特殊津贴的专家和上千名高素质的青年人才。”

  你是,我们不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万鹏暗暗腹诽了一句,酸溜溜说:“韩队,我感觉您对分局和县局技术中队比对我们好。您是我们领导,对他们而言您只是指导,不能这么厚此薄彼。”

  “我前段时间干什么你们全知道了?”

  “知道,前几天才知道的。”

  “知道为什么吗?”

  “为什么?”

  韩博拍拍墙,循循善诱说:“你们感觉自己很辛苦,也确实很辛苦,感觉搞技术没盼头没前途,可是县局技术中队的同行呢,他们更辛苦。你们至少在市局,至少在市区工作。他们在县里,总共三四个人,却要负责勘查全区全县的所有刑事案件现场。

  平均下来每年大概五百起到一千起这个数量,按规定现场勘验不得少于两人,也就是说这些现场他们绝大多数都得去。每次勘查,盗窃现场可能一至两小时完成,命案等大案甚至好几天……”

  比上不足比下有余,跟区县公安局的同行一比,市局技术民警真算不上辛苦,万鹏等人沉默了。

  韩博轻叹一气,接着道:“事物是相对的,比较也是相对的。我们叫苦,老百姓会问,你警察再苦能比工人苦?工人与矿工相比又如何?以前人们常说,人生有三苦,跑船打铁做豆腐。

  你工人能和人家比么,你工人至少有工会,有退休工资,有医疗保险,农民有什么?比不了,不能这么比。干一行怨一行,大老板一样会叫苦。”

  吴宇楠鬼使神差问:“韩队,您觉得苦不苦?”

  “苦,但我不会叫苦,并且觉得苦中有乐。当然,我之所以有这种感觉与家庭有一定关系,我父亲是木匠,很早就出去搞装修。我妻子做外贸,收入不错,没什么家庭压力,不需要去考虑太多现实问题。”

  韩博不无尴尬地笑了笑,带着几分自嘲地说:“不需要为五斗米折腰,可以去追求理想,甚至可以冠冕堂皇让别人跟自己看齐。细想起来真惭愧,其实压根儿没资格同你们聊辛不辛苦。”

  他绝对是最谦虚的一个领导,待人和和气气,没一点架子。

  别人谦虚会给人一种虚伪,一种表里不一的感觉,他给人的感觉完全不一样,很真诚或者说是一个很真实的人。

  他做事特认真,不会说什么“你们跟着我干”,却能让人不由自主跟着他干。并且确实有水平,除了法医检验,技术这一块似乎没他不懂的。

  想到经侦大队那些人对他的尊敬乃至崇拜,万鹏赫然发现跟他后面干或许真有前途,至少能学到点东西。(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3/44276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