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韩警官 > 第三百二十七章 推心置腹

第三百二十七章 推心置腹

  对一直在乡镇工作的民警而言,市公安局太遥远。

  程文明和小任从没来过市局,担心找不到地方,生怕大半夜找不着人问路,还准备一本厚厚的《全国公路及各大中城市地图》。

  事实证明,之前担心是多余的。

  从南州国道收费站到中山路与东二环交叉口大约12公里,共经过一个出城检查站和三个设置在路口的临时治安卡口。

  出城检查站有武警,临时治安卡口是特警,荷枪实弹,协助交警和治安民警盘查过往车辆及行人。

  进入市区,几乎每个路口都有民警执勤,每个路段都能遇到巡逻的警车。

  “前面第三个红绿灯左拐,拐过去有多远?”

  “拐过去就能看见,不远。”

  “谢谢。”跟执勤的同行问完路,程文明回到车上,朝前面指了指。

  小任轻踩油门,扶住方向盘喃喃地说:“这么多人上街执勤,过元旦而已,过年也没这么夸张,是不是有大领导来检查?”

  “没空看新闻,不知道。”前途一片光明的“老领导”不抽烟,不喜欢闻烟味儿,当他面抽不好,程文明掏出根烟点上,抓紧时间过过瘾。

  论与韩局的关系,论与韩局一起工作过的时间,身边这位差远了。

  良庄派出所的前身是良庄分局,良庄分局的前身是老良庄派出所,老良庄派出所的前身是良庄警务室,当年警务室就王燕、单晓俊、陈猛、安小勇三个地方编民警和自己这个实习生。

  打击非法经营的收茧贩子,去北河抓捕畏罪潜逃六年的顾新贵,包括后来的打拐全参与过,当时身边这位在干什么?

  跟丁湖派出所闹翻了,在丁湖呆不下去,把家搬到李庄轧花厂。大案破不了,小案不去破,整天不干正事,就知道阴阳怪气说风凉话。

  韩局是英雄模范,良庄派出所是模范单位。

  现在不只是思岗县公安局的模范基层所队,也不只是南-港市乃至全省公安系统的模范基层所队,而且正在参加全国公安系统模范基层所队评选。

  如果能评选上,单位编制就能从副科级变成正科级!

  跟韩局一起打天下的“元老”,王燕现在正股级副教导员,单位升格之后便是副科级副教导员,就算单位升格不了,等老殷明年退居二线她一样能副科。

  模范单位的光荣传统是要传承的,她是“元老”,局里态度明确,这个位置没人有资格跟她争。

  单晓俊是新庵县公安局经侦中队长,深受范局和宁局器重。范局现在是新庵县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宁益安是常务副局长,有这两位罩着,晋升副科是早晚的事;

  陈猛已经干三年多刑警中队长,据说马上要调任城南派出所长。

  安小勇走得最远,在江南一个市的公安分局担任经侦中队长。在老家没谈对象,在那边娶了个媳妇,据说他媳妇家很有钱,开厂的。

  五个“元老”,五个“嫡系”,就剩自己是普通民警。

  韩局能帮身边这个“外人”,一样能帮自己。在良庄好好干几年,等有点资历再干出点成绩,到时候韩局绝对会帮忙。小任对未来充满憧憬,越想越激动,嘴角边勾起会心的笑意。

  夜里人少车少,三个路口全黄灯。

  一路不用停,转眼间便抵达市局机关门口,大警徽、大标语、武警执勤,很显目,很容易找。

  老领导果然在门口等,他的商务车停在边上,打着双闪。

  小任正准备把车停到商务车后面,韩博快步走过来,站在副驾驶车窗外笑道:“一路辛苦了,别下车,我在前面开,你们跟紧了。”

  “韩局……”

  “别韩局了,这里没韩局,只有韩队,让人听见影响不好。”

  市局门口不是客套的地方,现在更是客套的时候,韩博拍拍车门,跑到前面去开自己的车。

  左拐右拐,把越野车带到一个看上去档次不低的大酒店前。

  难道请吃饭,这么晚有厨师吗?

  小任正狐疑,韩博打个稍等的手势,一个人走进酒店大堂,等了大约五六分钟,拿着一张房卡回到门口,一脸歉意地说:“小任,我实在太忙,顾不上招呼你。先住下,车停后面停车场,肚子饿了房间有方便面,明天一早你嫂子过来接你去家吃饭,顺便认个门。”

  “韩局,我知道您忙,其实我也挺忙的。把房间退了,别浪费钱,我回去,明天还要值班呢。”

  “不能疲劳驾驶,今晚就住这儿。”韩博拍拍他又粗又结实的胳膊,回头道:“程队,拿行李,上我车,送你去报到。”

  一路上那么多民警执勤,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儿,难道这么高级别的戒备跟要参与侦破的案子有关?

  程文明心里一凛,急忙道:“是。”

  “小任,对不住了,我送程队先去报到,明天一早给你打电话。”

  这么晚还能报到,绝对是大案!

  小任不敢耽误老领导时间,连忙道:“韩局,您忙您的,别管我,明天见着嫂子我就回去。”

  “好不容易来一次,明天吃完午饭再走,所里我打招呼。”

  安顿好已成为一个合格民警的小伙子,韩博并没有直接去专案指挥部所在的交警队,而是先把程文明带到海工集团基建工地。

  一天来好几趟,在此值守的民警和保安个个认识,自然不会阻拦。

  “前晚8点多,安装在这个位置的空调室外机发生爆炸,造成两人死亡九人受伤。通过对爆炸残留物检验分析,可确定这是一起恶性爆炸案……”

  把他带到这儿来,给他介绍案情,并非想听他的意见。

  他一直在思岗工作,涉枪、涉毒的案件都没遇到过,更不用说性质如此恶劣的爆炸案,只是让他对案情有个大概了解,正式调入专案组之后能够尽快进入状态,不至于跟个傻子似的什么不知道。

  自从搞了闭路电视监控系统和治安防控网之后,良庄治安不是一两点好。

  大小路口、镇区和工业区装六百多个摄像头,其中两百多个是真的,四百多个是假的,到底是真是假,犯罪分子不知道。

  利用摄像头破了几个小案,抓了几个小偷小摸的现行,协助城东分局抓获几个逃窜过来的嫌犯,谁都知道良庄到处有监控,不敢轻易以身试法。

  过去三年多,程文明净管一些鸡毛蒜皮的事。

  棱角磨没了,斗志日渐消沉,整天没精打采,除了迄今为止仍有两个人下落不明的那起命案,干什么都提不起精神,不再跟以前一样油腔滑调,显得有些自暴自弃。

  有机会参与这么大案件侦破,他顿时来了精神,可看着一片狼藉的活动房,又沮丧地说:“韩支队,你太看得起我了。人贵在自知之明,让我干别的行,干这个真不行。”

  “老程,现在我称呼你老程。”

  韩博示意值守现场的民警关掉灯,一边带着他往商务车走去,一边用老家话说:“别人不了解……应该是不理解你,我理解,跟理解当时的老归一样理解。在别人看来你不合群、不会处世、不会做人,屁大点事上纲上线,不给人留面子,让人下不来台,其实全是被钱、被经费给逼的。

  局里任命你为刑警四中队长,却没给你多少办案经费。当时经费紧张,管理也没现在这么严。张局上任之后处理过好几个所长、中队长、副中队长,调整过多少人职务,甚至送进去两个害群之马,可见当时队伍存在的问题有多严重。

  可是他唯独没动你,唯独没处理甚至没调整四中队人员。这说明什么问题,说明你程文明是有原则的。不贪不占,没吃拿卡要,丁湖李庄永阳三个派出所并入良庄,烂账一大堆。你四中队呢,并过去时账目一清二楚。”

  他从来没说过,以为他不知道,原来他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程文明动容了,一连做几个深呼吸,控制住情绪,故作轻松地笑道:“过去那么长时间,说这些有意思么。”

  “有意思。”

  韩博拉开车门,坐到驾驶座上,系上安全带,自嘲道:“在别人看来,我韩博既坚持原则又会变通,什么是变通,说白了就是圆滑。当然,这个圆滑要看情况,要分人。我圆滑是为做一点事,有些人圆滑是为谋取私利。

  扯远了,我并非要你跟我学这些,只是想告诉你,不管别人怎么看你程文明,在我韩博心目中你程文明是一个好人,一个称职的公安民警。在我爱人心目中更了不得,孤胆英雄,你这样的警察应该去公安局长。”

  “李总真会开玩笑。”

  “她既没开玩笑,她也是在开玩笑,为什么这么说?作为同一个普通刑警,你绝对称职,绝对是英雄;作为一个刑警队长,你不称职,就算是英雄也是个人英雄主义。”

  机会难得,能不能换个环境,能不能留在市局刑警支队在此一举。

  韩博不想他错过这个机会,直言不讳说:“老程,有些人适合当领导,有些人不适合,你无疑属于后者。这个领导指行政管理,不是组织指挥破案的领导。当时的刑警中队既要管行政说白了就是要创收搞钱又要破案,所以你干不好。

  现在推行正规化建设,队伍管理、财务管理越来越严格,经费也有一定保障,我相信如果能换个环境,换个不需要去操心经费,可以一心一意破案的工作岗位,你一定能干得很出色。”

  “韩局,韩支队,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你想帮我。可我已经三十多岁,又没学历,为我去求人不值当,求了也没用。”

  推心置腹,从来没人跟自己这么谈过。

  程文明感慨万千,感动不已,曾千里走单骑追踪大半年线索的铮铮铁汉,语气都带着几分哽咽。

  “有点志气行不行?”

  韩博从储物格里摸出一盒烟,往他手里一塞,微笑着给他打起气:“三十多岁,说明你有工作经验。不管哪个单位,不管哪位领导,都需要工作经验丰富的部下;至于学历,现在看来中专学历不算高,但在当时,考中专中师可比考重点高中难。

  要对自己有信心,到了专案组好好干。你现在不光代表你自己,还代表只出人才不出孬种的良庄派出所。拿出当年千里走单骑那股劲儿,让专案组领导看看从良庄派出所借调过来的同志有没有能力,是不是敢打敢拼。”

  ………………

  PS:订阅稍有好转,感谢各位回来订阅支持的兄弟姐妹,今晚不再防盗。(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3/44277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