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韩警官 > 第三百三十五章 锁定嫌疑人!

第三百三十五章 锁定嫌疑人!

  移动公司信号基站失窃现场烟头上的DNA与爆炸现场的雷-管上的DNA比对上了,同样是空调室外机,不是同一伙人所为才怪。

  其中一个嫌犯额头上极可能受过伤,就算目击者记不得其体貌特征,一样可以通过这条线索抓到他。

  突破性进展,如假包换的突破性进展。

  现在调整部署、集中力量,一星期内破案并非没有可能。

  几百万没白花,关键时刻技术部门还是能发挥作用的,陈局心情舒畅,紧握着手机笑道:“小韩,你我就不表扬了。认为信号基站空调室外机失窃与爆炸案可能有关联,请你们去勘查失窃现场的民警是谁?”

  “东港县局刑警大队副大队长金阳同志和思岗县局良庄派出所刑警队长程文明同志,临时抽调进专案组的,他们之前的任务是负责摸排开发区分局辖区内的空调销售、安装、维修及回收人员。”

  早就是全国公安系统二级英模,已经走上领导岗位,立不立功真无所谓,现在上级看重的是领导能力。

  韩博自然不会错过这个为老部下请功的机会,介绍道:“事实证明他们非常有想法,极具主观能动性。排查完与空调有关的从业人员之后,为确保自己排查的辖区万无一失,积极主动调查过去三年的空调室外机失窃案,试图从中发现蛛丝马迹,结果真查到了,为案件侦破打开一个突破口。”

  “侦破疑难案件,就需要这样的同志。”

  陈局拍拍桌子,兴致勃勃:“金阳同志有印象,东港县局的骨干,累立战功。程文明同志没什么印象,不过对你带出来的良庄派出所印象深刻,好像正在申请评选全国一级所。据说希望比较大,如果能评选上,将会成为我们南-港乃至全省第一个农村一级派出所。

  模范基层所队出模范,你的老部下肯定差不多哪儿去。等案件破获,嫌犯落网,我要见见他们,要评功评奖,要表彰。

  会破案能破案的同志太少,金阳同志就算了,东港县局刑警队总共那几个骨干,不能抽调。程文明同志可以抽调到市局,基层派出所,辖区治安那么好,哪有那么多大案,抽调到市局,给他压压担子。”

  四年前,从思岗县公安局抽调走二十几个民警。

  从思岗县局尤其良庄派出所抽调人才,虽然算不上惯例但也有先例,一直不知道该怎么跟领导开口,没想到陈局心情好先提出来了。

  韩博乐得心花怒放,故作为难地说:“陈局,程文明同志一样是骨干。有个绰号叫‘程疯子’,四年前侦破一起杀人抛尸案,为查清被害人身份,千里走单骑,一个人骑自行车,追踪大半年,查清被害人身份回单位时像个民工,儿子都不是认识他。”

  “一个人,骑自行车?”

  “当时经费紧张,一分钱要扳成两半花,追查的被害人原来是弹棉花的,他就这么一个乡镇一个乡镇,一个村一个村打探有没有老百姓见过。从思岗往北查,一直查到东山,走遍三个地级市的所有乡镇,所有行政村……”

  敢打敢拼,难怪人送绰号“程疯子”。

  孤胆英雄的事迹太感人,陈局对程文明越来越感兴趣,不禁笑道:“小韩,我刚才不是说过么,良庄派出所是模范所队,队伍建设搞得不错,单位建设得也不错,尤其在技防上,几年前就搞了闭路电视监控,省厅还去开过现场会。

  辖区治安,全市乃至全省首屈一指,小偷小摸都很少,他这个刑警队长继续呆在良庄没用武之地,再这么下去这个‘程疯子’会变得有名无实,想疯也没机会疯。你熟悉情况,做做工作,尽快把他的工作关系调到市局。”

  “陈局,工作我可以做,关键往哪儿调?”

  “往你们刑警支队,难道能让这样的人去当交警?他是侦查员,调技术大队不合适,去重案大队,有的是机会让他疯。”

  该争取的时候就要争取,何况老部下刚立一大功,韩博又问道:“陈局,职务呢?”

  “他现在什么行政级别?”

  “正股。”

  “副大队长,提副科,你做思岗县局尤其是良庄派出所同志工作,其它事我让政治部办。”

  机遇对一个人真的很重要,要是没发生影响如此恶劣的特大爆炸案,市局不可能启动一级戒备,警力不可能紧张到抽不出更多刑警需要从县局借调精兵强将的程度,程文明也不可能撞大运查到一条重要线索,更不会有机会被陈局问及。

  其实他能不能晋升副大队长不重要,重要的是能够换个环境。

  一件心事终于了了,案件侦破又取得重大进展,接下来看侦查的,韩博松下口气,命令去三个分局比对足迹的技术民警收兵,该休息的休息,该参加培训的继续培训。

  没技术大队什么事,不等于可以回家睡大觉。

  案件一天不破,作为刑警副支队长兼专案组副组长一天别想回家,安排好一切,去后面宿舍睡觉。

  他睡得很香很沉,同样好几天没睡过好觉的“老帅”却精神奕奕。

  车准备好了,停在楼下。

  检查过弹药的手枪放在面前,跟手铐、对讲机、手机一字排开。

  几十个特警、一个中队武警和排爆手正在往指挥部赶,到了之后在院子里待命。

  市区三个分局的刑警和治安民警全在排查两个嫌犯下落,划区划片,责任到人,分局一把手坐镇指挥,刑侦副局长等分局党委成员全在一线。其中一个嫌犯额头上极可能受过伤,体貌特征如此明显,只要没离开南-港,他们绝对跑不掉。

  造成那么大人员伤亡,把上上下下搞得提心吊胆,一定亲手抓到他们,并要保证抓捕安全,实在不行击毙,绝不能给他们引爆第二颗炸弹的机会。

  崔局匆匆赶到指挥部,一进会议室就急切问:“老韦,怎么样,有没有消息。”

  “排查行动刚刚开始,暂时没有。”

  “一起等,争取今晚12点前解决战斗。”

  “报告。”

  “讲。”

  “负责询问目击者的开发区分局民警汇报,移动公司信号基站空调外机失窃当天上午,在田埂上种大豆的农民只看见一个可疑人员,由于离得较远,只看见其额头上包扎纱布,嘴上叼着烟,五官没看清楚。”

  研判组民警显然被满屋子烟味腔着了,咳嗽了一声,接着道:“嫌疑人当时上身穿一件深灰色棉袄,下身黑裤子,脚穿什么鞋没注意。他注意到公路上停着一辆自行车,该路段行人不多,应该是嫌疑人的。”

  “通报各分局。”韦国强抬头看了看,又摸起胡子拉碴的下巴。

  “是。”

  全市区民警总动员,效率极高。

  研判组民警刚转身,金阳和程文明敲门走进来立正敬礼:“报告韦支队,港口分局民警杜晓强和张森同志汇报,一个月前,长江区东丰街道定海社区卫生室,收治过一名额头被炸伤的外地男子。

  两个人一起去的,他们声称隔壁工地开工,别人燃放鞭炮时被炸伤的,差点炸到眼睛,鲜血直流,缝十几针,后来去拆过线。帮其处理伤口的医生跟他们交流过,印象深刻,二人西南口音,自称西川人,在南-港从事内外墙涂料粉刷工作。

  受伤的年龄较小,就诊记录显示叫高英祥,十九岁,身高一米六五左右,身材偏瘦,长发,三七开,长脸,眉毛很浓,抽烟,牙熏黄了,全是烟渍。手很粗糙,全是老茧,身上很脏,沾有许多涂料或油漆,比较符合油漆工的特征。

  陪他去的年龄稍大一点,姓名不详,二十一二岁,身高一米七左右,国字脸,短发,鼻子角处有一个痦子,很明显。衣着与矮个子嫌疑人差不多,第二次陪矮个子嫌犯去拆线时头戴黄色安全帽,医生没见他抽烟。”

  只认识“老帅”,不认识崔副局长,自然直接向“老帅”汇报。

  不知者不罪,何况破案要紧。

  崔局根本不会在意,接过材料看了看,提醒道:“老韦,我感觉他们应该住在定海社区卫生室附近。”

  “排查工作要调整,不能打草惊蛇。”

  “小心无大错,他们手中极可能有第二颗炸弹。”

  离嫌犯越来越近,“老帅”不想再等,猛地站起身,一边收拾他的“家伙”,一边道:“崔局,我去东丰路派出所看看。”

  “小心点。”

  “我会注意的,崔局,那我先走了。”

  程文明这才意识到眼前这位四十多岁的领导是谁,正犹豫是不是跟支队长一起去前线,崔局突然道:“金阳,程文明,我知道你们,干得不错。别不好意思,好就是好。嫌犯还没落网,再接再厉,一鼓作气把他们抓捕归案,去吧,跟韦支队一起去。”

  “是!”

  能被崔副局长记得名字的民警可不多,金阳激动不已,跑下楼,一钻进警车就忍不住笑道:“文明,这次沾你光沾大了,案子破了请你喝酒。”(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3/44277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