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韩警官 > 第三百五十八章 老单位来人(求订阅)

第三百五十八章 老单位来人(求订阅)

  警察只是一个职业,大队民警全是生活在现实中的人。

  谁没家庭,谁家没点事?

  遇到特大爆炸案,元旦长假泡汤。现在嫌犯落网,不能再不让人家休息。教导员韦绍文和副大队长陈文其安排得井井有条,留几个人值班,其他人轮休。

  这些日常安排韩博不需要过问,涉及到十几二十天的长假,韦绍文和陈文其做不了主,让李佳琪拿假条过来请示。

  “节后上班,这可不止二十五天。”

  她请假干什么,韩博心知肚明。

  不光她要请假,连商务车接下来几天都要被老同学“征用”。可看到她一脸不好意思的样子,又忍不住故作严肃地调侃起来。

  李佳琪偷看了一眼,低声道:“韩队,我从来没请过假,逢年过节总值班,也没休过几次长假。”

  “补休?”

  “嗯。”

  “从来没休过,一次休这么长时间,打算怎么安排?”

  明知故问,刁难人有意思么。

  李佳琪暗暗腹诽了一句,鼓起勇气说:“先陪他跑工作,再回我家住几天,然后再去他家。”

  进展神速,不过话又说回来,二十八九奔三十的人,哪有时间谈一场马拉松式的恋爱。

  韩博微微点点头,拿起笔在假条上签字,把签好的假条往她面前一推:“速战速决好,我们干什么的,我们是警察,凡事讲究一个快,快侦快破,快谈快结,快刀斩乱麻!”

  “韩队,您再取笑我,我就打小报告。”什么乱七八糟的,李佳琪禁不住笑了。

  “打小报告,田学文,我会怕他?”

  爆炸案破了,老部下能调到市局换个环境,新同事和老同学又凑成一对儿,人逢喜事精神爽,韩博心情愉快,抱着胳膊爽朗大笑。

  李佳琪诡秘一笑:“我给嫂子小报告,告诉嫂子你玩失效雷-管,你在随时会爆的失效雷-管上提取DNA检材。”

  难怪有恃无恐,果然有“把柄”在她手上。

  韩博可不想等会回去被“收拾”,啪啪啪连拍几下桌子:“李佳琪同志,别忘了你是公安民警,要有最起码的保密意识。01.01案仍在侦办中,与案情有关的全是机密。就算案件办结,未经上级允许,与本案有关的细节也不许透露。”

  什么保密纪律,你是怕了吧?

  谁能想到曾赫赫有名的“韩打击”、堂堂的“全国公安系统二级英雄模范”、如日中天的南-港市公安刑警支队“少帅”会怕老婆,李佳琪扑哧一笑,收起假条说:“韩队,我尽量不违反保密纪律。”

  “什么叫尽量,纪律就纪律,绝不许违反。”

  本来挺文静的一个姑娘,跟老婆大人成为闺蜜之后一下子变得这么难缠,真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韩博摸摸下巴,催促道:“走吧,疯去吧,定下日子给我打个电话,不光我,韦支队、钱政委、教导员、陈大全要打,最好搞正式点,一人发一张请柬。”

  普通民警要补休,家里有一位跟国宝似的孕妇,副支队长一样要补休。

  打发走沉浸在爱情里的李佳琪,韩博收拾好办公桌,跟今天值班的教导员打了个招呼,背上电脑包在大门口拦下一辆出租车,匆匆赶回“阔别”六天之久的家。

  这里已经不能称之为家了,俨然一工地。

  外墙瓷砖撬得一干二净,一楼到三楼的窗户一个不留,拆掉之后净是窟窿,以前的房顶整个被“捧”掉了,房子四周搭满脚手架。院子里堆满建筑垃圾,院子外墙上靠着拆下来的门窗,一片狼藉,像是回到海工集团基建工地爆炸现场。

  干活的人挺多,七八个木工在房顶,三四个工人在安装新窗户,小工在拌水泥浆,看样子正在拆后围墙、打算按女主人要求砌新围墙的几个瓦工等会要贴新面砖。

  “妈,拆成这样我们晚上住哪儿?”

  儿子终于回来了,韩妈一脸欣喜,指着东边笑道:“住酒店,16栋楼,就在我们家隔壁。嫌走大门麻烦,直接翻墙过来,铁艺围墙,好翻。”

  隔壁是五星级度假村,档次高,消费也高。

  韩博探头看看,追问道:“包一栋楼,住一晚多少钱?”

  “元旦过了,现在是淡季,又是邻居,经理给我们打4折,把门窗搞好就搬回来,住不了几天,花不了多少钱。这儿别管,赶快过去,你老单位同事来了,带好多东西,现在做不了饭,只能放冰箱。”

  “谁来了?”

  “小王,良庄派出所的小王,还有一个不认识,也女的,晓蕾说她爱人刚借调到你们市公安局。”

  老部下王燕,程文明的爱人林新霞。

  不用问便知道,过来打听进一步消息的。关键来归来,带东西干什么。

  知子莫若母,韩妈岂能不知道儿子担心什么。

  事实上为了儿子的前途,过去五六年装修公司从来没接过老家的装修业务。丝绸集团和思岗公安局的新办公楼落成时,集团老总和公安局领导不知道打过多少次电话,全回掉了,不做,省得将来说不清。

  “小博,妈知道轻重,晓蕾更不会给你惹麻烦。”

  韩妈把他拉到院子外,解释道:“东西是不少,没什么值钱的。六条黑鱼、四条草鱼、十几斤鲫鱼,全柳下河里捞得野生的,不是养殖的,活蹦乱跳,我刚杀完放进冰箱。还有几只老母鸡,十几斤草鸡蛋。老母鸡先养着,过几天再杀,草鸡蛋在屋里。”

  “妈,对我们不值钱,对他们来说值不少钱。”

  “让我说完么。”

  韩妈回头看看身后,补充道:“人大老远带来,不收人家不高兴,说不定以为你看不上,你嫌少。我跟晓蕾商量好了,下午去超市买点东西给她们带回去,当回礼。”

  “只能这样。”

  人情社会,人情往来少不了。

  韩博点点头,想了想又问道:“妈,这么多工人,中午饭怎么办?”

  “去饭店,小区门口好几个小饭店,以后不做了,给钱让他们自己去吃。一个人十块,他们高兴我们也省事。”

  老妈见过大世面,在东海,什么房子没装修过?

  这点小工程,对她来说“小儿科”,韩博实在没什么不放心的,从善若流,翻墙进入滨江假日酒店。走大门太远,要绕一大圈。

  绿化搞得真好,大冷天放眼望去全是绿色,一大片绿油油的草坪,远处绿树成荫。

  二十几栋独栋别墅风格各异,沿蜿蜒曲折的道路坐落在这风景如画的一片绿色中,每楼上都有一个显目是数字,跳下围墙,一眼便找到16号楼,妻子的奥迪A6停在门口。

  房子挺漂亮,不过以“木匠之家”大少爷的眼光看内装修很一般。

  推开玻璃门,三位聊得正欢的女士注意到了,不约而同起身相迎。

  “韩博,到底什么案子,怎么搞的今天才回家?”

  “韩局,我知道你忙,没给你打电话,跟晓蕾说一声就来了。冒昧登门,不好意思。”

  “韩局好,我家老程的事让你费心了。”

  王燕变化不大,一头精神的短发,脸上那几个雀斑依然没消失,没穿警服,上身一件黑色羊毛衫,下身一条深蓝色裤子,很丰盈,比之前更成熟。

  林新霞三十六七,工作不是很好,程文明没时间顾家。公公婆婆年龄大了,老家几亩地她要帮着种,看上去像四十岁,一身新衣服显然是为来这儿特意买的,站在沙发边有些拘束。

  “什么案子暂时不能说。”

  韩博跟妻子歉意的笑了笑,放下电脑包道:“王燕,嫂子,欢迎欢迎,我们又不是外人,想什么时候来就什么时候来,不过下次不许带东西。这么远,太难背,而且没必要。”

  “我没带,我两手空空。”别人有没有当外人不知道,王燕反正没把自己当外人,拿起咬一半的苹果继续咬。

  李晓蕾招呼两位客人坐下,靠在又大又软的沙发上笑道:“鱼是小单和亚丽父母托王燕和嫂子捎来的,说我怀孕了,要多喝鱼汤。老母鸡是鸡蛋是嫂子带的。我也知道没必要,昨晚接电话时还特意说过。”

  “晓蕾,韩局,自己家养的,自己家鸡生的,没出去买,一点心意。再说每年春节去良庄,你们每回都送那么多东西。人家给领导送礼拜年,你们反过来了,给我们送那么多……”

  人家什么条件,带点东西简直是“背石头往山上送”,林新霞尴尬不已。

  “不说这些了,带来就收下,就这一次,下不为例。”

  韩博不想她更拘束,坐下来聊起她们最关心的事:“先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程队借调到市局没几天就立下一大功。参与侦办的案件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办结,你们今天肯定见不着他,一大早出差了,先去东海,从东海坐飞机去西川,什么时候回来也没准。”

  “坐飞机去异地办案?”王燕倍感意外。

  “特大案件,战机稍纵即逝,必须争分夺秒。”

  韩博笑了笑,接着道:“第二件嫂子要有心理准备,程队立了大功,局领导很欣赏,要把程队正式调到市局刑警支队担任重案大队副大队长,提副科,以后不再是程队而是程大。手续正在办,最多一星期就能办完。”

  能换过个单位已经很不错了,没想到不仅能换单位还能晋升副科级副大队长,还是市局刑警支队的副大队长!

  苦尽甘来,丈夫终于熬出头了。

  林新霞激动不已,禁不住流下两行热泪。

  “嫂子,别哭着,好事,你应该高兴。”李晓蕾连忙抽出几张纸巾。

  “是啊,应该高兴。”王燕同样激动,咬咬嘴唇,哽咽说:“韩局,我就知道你不会坐视不理,程队这几年委屈没白受。”

  韩博轻叹道:“老程过去这些年处境艰难跟我有很大关系,他委屈,我内疚,可是我人微言轻,只能干着急却帮不上忙。这次能调到市局,主要还是他自己努力的结果,我其实没帮什么忙。”

  “韩局,你帮我家老程很多了,要不是你,他哪有什么立功机会。”

  “过去的事让它过去,一切向前看,在新的工作岗位,老程绝对能干得有声有色。”

  韩博跟妻子对视了一眼,笑道:“嫂子,现在是你的工作怎么办。良庄离市区太远,两地分居可不行。早上我问过我们支队政委,他说可以安排住房,协助解决孩子的入学问题,家属的工作只能帮着留意。”(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3/44278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