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韩警官 > 第三百四十六章 “衣锦还乡”(八)

第三百四十六章 “衣锦还乡”(八)

  老友聚会,一聊就收不住。

  回忆过去,介绍现在,展望未来,一直搞到凌晨一点多韩博才回宾馆休息。

  第二天一早,宋庆松果然早早赶到宾馆陪陈局吃早餐。吃到一半,县领导过来送行。

  “庆松同志,没必要劳师动众,不许再派车开道,影响不好。”陈局心情不错,跟县-委书记握完手,回头下命令,语气不容置疑。

  “陈书记,您让我送送,到两县交界十几公里,一会儿的事。”

  “说不许送就不许送,马上8点,各位都回去吧,不要耽误工作。小韩,坐这辆车。”

  同昨天中午从市委出发时一样,又让坐9号车,当这么多县领导面,搞得韩博很尴尬。

  领导要求,只能硬着头皮跟县领导再见,从右边上车。

  别人怎么看这么想根本顾不上,车门一关,陈局便一边朝送行的人挥手再见,一边不动声色问:“小韩,昨晚自由活动了?”

  “报告陈局,跟几个老同事聚了聚。本来没想过打扰他们,他们也不知道我随您来南岗,宋局一个电话,全知道了。几年没见,要是再不聚聚,他们真会以为我忘本呢。”

  思岗县局出人才,主要体现在两件事上。

  一是打击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犯罪期间把精兵强将全“打没了”,02.28专案组被省厅“收编”,紧接着又被兄弟市局“肢解”,全成了各市县公安局的经侦骨干。由于发生在公安系统内,这件事知道的人并不多。

  相比之下,第二件事当时真轰动。

  第一次公务员招考,思岗县局三十几个人报名,居然全考上了,并且个个高分。

  惊动市委,以为考题泄露,从纪委、组织部、人事局和公安局抽调人员成立工作组去思岗县局查,结果上午去的,下午就回来了,带回一堆身边这位早在省市两级组织人事部门出考题前整理好的培训教材。

  前思岗县公安局长张自林很是扬眉吐气,直至现在仍引以为傲,陈局不禁问道:“第一次公务员招考时考过来的?”

  “有两个是,另一个是侦办02.08案时孟局从各区县公安局抽调进专案组的。02.08案办结,被南岗县局挖来组建经侦中队,时间过得真快,已经干好几年经侦中队长了。”

  “那一批臭小子运气好,当时严重缺乏这方面人才,又有这方面的人才需求,只能矮子里挑将军,让他们有一个算一个全成了经侦中队长甚至大队长。”

  “关键还是上级重视经济犯罪。”

  小伙子也有老部下了,陈局越想越好笑,又问道:“另外两个呢,现在担任什么职务?”

  “一个在刑警队,一个在派出所,基层民警,没职务。”

  领导不会无缘无故问这些,韩博一脸不好意思说:“陈局,您知道的,当年办了一起大案,又赶上经侦人才严重缺乏的机会,大多同事战友相继走上管理岗位,经侦中队长、刑警中队长、派出所长十几个,就考到南岗这两个战友是普通民警。

  实不相瞒,我有点怕见他们,结果证明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他们选择当警察是真喜欢这个职业,虽然很苦很累,经常加班熬夜,几乎没有完整的休息,有时候连家庭都顾不上,群众也不是很理解。但他们心里对从事这个职业充满骄傲和自豪,不是很在乎前途如何。”

  “基层干警不容易,要想方设法从优待警。”

  陈局微微点了下头,轻叹道:“谈到这些基层干警,我想起现在的年轻人,跟我们那时不一样,跟你毕业时也不太一样,他们非常现实,择业时的出发点就是有没有前途,能不能当官?

  你看看,还没参加工作就想当官!退一步说,再差的行业也有人能干得风生水起,再热的行业也不乏许多一事无成的人。所以我跟我女儿说得清楚,你最需要的是问自己喜不喜欢,适不适合,而不是问我这好不好,干这个有没有前途。”

  “我认为不能完全怪他们,大环境变了,跟我毕业时不一样,跟您年轻时更不一样。现在去谈理想,再说什么改变世界,人家不是当笑话,是把我们当神经病。”

  “至少你还在坚持理想。”

  陈局不想再聊这个连国家-领-导人都头疼的问题,拍拍驾驶座椅靠背:“老郭,变更行程,不走国道,走西路。搞个突然袭击,看看小韩带出来的模范派出所是不是名副其实。”

  “好的,我超到前面去。”

  郭师傅打开转向灯准备超车,打算带着曲主任他们坐的桑塔纳一起在前面左拐,张昊忍不住问:“陈书记,要不要给思岗县领导打个招呼?”

  “打招呼就不是突然袭击了。”

  陈局摆摆手,回头笑问道:“小韩,我要去良庄派出所看看的事,你有没有通风报信?”

  “没有,保证没有。”

  “没有最好,没有才突然么。”

  思岗县公安局就良庄派出所那么一个“亮点”,就这么一个“窗口单位”,不仅重视单位建设,一样重视队伍管理。

  模范单位,事事要做模范。

  现在的良庄派出所,跟自己在时完全不一样。老百姓去办个什么事,服务态度好得令人发指;小交警队拦下一辆车,只要不是重大违章,一般不开罚单,以批评教育为主……

  以至于在老良庄群众心目中,现在的派出所是好派出所,现在警察是好警察。以前的派出所不行,特别是第一任所长“韩打击”,就知道变着法罚款搞钱,简直坏透顶。

  韩博对老单位能不能经得起“突然袭击”丝毫不担心,借这个机会汇报起工作。

  “陈局,有件事我认为有必要向您汇报,有必要引起上级重视。”

  “什么事。”

  “自前年全面换装以来,各色制服纷纷向99式警服靠拢,各单位竞相效仿,呈愈演愈烈势头。光我知道的,全市至少有十几个行业部门的人员穿仿99式警服。交通部门的运管、养路费、路桥收费站,文化部门的市场稽查,技术监督、烟草、农机、物价、国土监察、劳动执法、畜牧检疫、渔政。

  林政、盐业、动物检疫、民政、卫生防疫……城建单位更多,比如环卫、环保、市场、市政、规划、园林、客管,一些单位的保安人员也穿仿99式警服,甚至有警徽、警衔和警察字样。”

  这绝对是公安最反感的事。

  张昊顿时来兴趣,忍不住补充道:“陈书记,现在是个单位都跟公安学,汽车站工作人员包括司机都穿着藏蓝色制服。远远看去,除肩章等个别地方与我们99式警服稍有差异,款式、颜色与警服几乎一样。

  去年指挥中心接过好几次警,群众报警说有警察喝打架,康主任让督察支队去的,结果一看不是警察,是一个企业的保安因为广告牌跟城管发生争执。两帮人全穿仿99式制服,群众根本搞不清,警服的严肃性荡然无存。”

  没换装时一些部门跟公安学,换装之后又跟公安学。

  学就学吧,他们队伍管理又不严格,一些行政执法人员衣着不整,有的敞着怀,有的叼着烟,特别是城管,经常和摊贩发生争执,有时甚至动手,许多老百姓分不清他们是“哪一部分的”,严重败坏人民警察的形象和声誉。

  陈局知道这个情况,就算以前不知道昨天中午也看到了,一个民警居然被一帮打急眼的民工当成保安追打,要是保安不穿警服,谁敢对公安民警动手!

  问题是保安可以不让他们穿,其他政府部门怎么管,陈局微皱起眉头。

  郭师傅不明所以,竟绘声绘色说:“我门小区边上有几个小饭店,夏天有一次回家,几个穿白衬衫警服,佩警督警衔的人在喝酒。警监才能穿白衬衫,我感觉不对劲,走过看看,原来不是警察,胸牌上是‘农机监理’!”

  太过分了,这件事不能再视而不见。

  陈局权衡了一番,抬头道:“小张,回头跟研究室说一声,让他们摸摸底,就人民警察的警用标志、制式服装被滥用问题整一份材料上报市委和省政法委。市局一样要摸底,整理好材料上报省厅。”

  “是。”

  政府部门“山寨警服”只能请“尚方宝剑”,保安乱穿警服的问题必须尽快解决,陈局接着道:“小韩,你是法学硕士,现有法律法规有没有针对这一问题的条款?”

  “有,不过是1998年的。”

  韩博想了想,如数家珍地汇报道:“1988年国-务-院办公厅发过出一份《关于立即制止擅自统一着装的通知》,针对乱着装进行过一次整顿。稍后,公安部、财政部联合发出《经济民警着装规定》和《企事业单位专职消防人员着装规定》,工商、税务、邮电、食品卫生等部门也分别对各自系统执法人员着装作出过规范。”

  98年的文件对付其他政府部门不行,对付保安足够了。

  陈局拍拍大腿,命令道:“小张,给市局政治部、督察支队打电话,请他们立即就社会人员滥用警用标志、乱穿制式警服问题拿出一套整顿方案,尽快组织警务督察展开全面清理整顿!”(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3/44279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