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韩警官 > 第三百五十四章 股东大会(求订阅)

第三百五十四章 股东大会(求订阅)

  “统一思想”工作进展顺利,“良庄人自己的银行”成立五年来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股东大会如期召开。

  以前小事总经理和副总经理说了算,大事镇里说了算。

  材料上的第一次股东大会是在老良庄乡政府三楼会议室开的,老卢“钦点”10个股东代表,算上他、焦汉东、老马、老袁和韩博在内的几个一样入过股的乡党委成员,把另外800个股东给“代表”了。

  现在的董事会和监事会就是在那次股东大会,确切地说应该是“股东代表大会”上产生的,并且股东代表连自己都代表不了,更不用说代表别人。

  包括董事长、监事会主席、总经理、副总经理人选在内的所有决策,全是他跟时任乡党委副书记、乡长焦汉东作出的。

  他俩才是“代表”,整整代表830个股东!

  结果可想而知,被逼入股的八百多名股东有股权,没话语权,没知情权,更不用说投票权。

  股东遇到难事,想去基金会贷点款,一样公事公办,不管你是不是股东。

  既不允许用股权抵押贷款,也不允许私下转让股份。曾经很长一段时间,对绝大多股东而言在基金会入股就是一个“坑”,钱扔下去连声响都听不见。

  换作其它地方早造反了,但这里是良庄,是“老卢的良庄”!

  他根深蒂固,老百姓信他服他,从良庄走出去的大领导罩着他,焦汉东又对他很尊敬,在基金会这个问题上跟他“穿一条裤子”。以至于他退居二线前没人敢公开反对,退居二线之后大小股东一样敢怒不敢言。

  基金会章程上白纸黑字写着可以退股,不过退股的后果会很严重。

  镇干部退股,以后别指望晋升,现在负责的工作都要调整;教师退股,各种评选基本上没你份儿;退休人员退股,以后报销医药费会一张单子一张单子认真研究;村干部退股,这个村干部基本上也就干到头了;企事业单位职工退股的日子一样难过。

  不夸张地说,他的“阴影”不仅会笼罩你的工作,而且会笼罩到你的家庭,你的生活!

  大城市无所谓,邻里之间可以老死不相往来。

  农村不行,农村的社会舆论很可怕,走哪儿都会被议论这个人退股了。500块钱多大点事,又没说永远不给你,斤斤计较,这个人太精明,以后不能打交道……

  不过这一切已经成为过去,提起“良庄人自己的银行”,大小股东不再是一把“辛酸泪”,取而代之的是希望,是对未来美好生活的憧憬。

  “同志们,股东们,这位就是我们良庄农民合作基金会第一大股东兼基金会董事长候选人李晓蕾同志。”

  老卢坐在主席台中央对着麦克风抑扬顿挫,左边依次是县委常委、良庄镇党委书记焦汉东,良庄镇党委副书记、镇长陈文兵等四位镇领导;右边依次是今天大会的主角李晓蕾及基金会总经理、副总经理和总经理助理。

  头顶是“良庄镇农民合作基金会第二届股东大会”的大横幅,背后依然是党旗国旗,中间依然是国徽,搞得跟开全镇党员干部大会似的,不过台下坐着的确实大多是老良庄乡的党员干部。

  开大会拍下来,搞活动拍下,有事没事拍拍的优良传统,已经从良庄派出所发扬到了全镇。

  镇里开会要拍,企业奠基或开业要拍,群众结婚要拍,连办丧事都要拍拍。

  新良庄,新风尚,开如此笼罩的大会怎可能不拍?

  照相的照相,摄影的摄影,有镇里干部,有基金会工作人员,还有举着傻瓜相机的股东。

  老书记讲话,掌声如潮。

  李晓蕾很配合的站起来,满面笑容,朝台下微微鞠躬,肚子不是很显,一身职业装看上去格外得体。

  坐在“阔别已久”主席台中央,主持召开这么多人参加的大会。

  老卢红光满面、意气风发,医生怀疑癌症的事早被抛到九霄云外,习惯性的举起胳膊,打着手势说:“有些股东见过李晓蕾同志,大多股东没见过,电话里三言两语说不清,今天股东基本上全在,本人没时间的也派代表来了,我给各位股东正式介绍一下。

  李晓蕾同志是BJ人,也是我们思岗人,我们良庄人。为什么这么说,因为她爱人韩博同志我们全认识,先后担任过老良庄乡公安特派员、乡长助理,良庄镇党委委员、良庄派出所长,我们思岗县公安局党委委员、良庄公安分局局长。”

  一个股东脱口而出道:“韩打击!”

  良庄谁名声最响,老卢绝对排第一。

  至于第二,焦汉东真没资格,在群众心目中肯定是“韩打击”,只是这个名声跟老卢的名声不一样。一个打心眼里由衷尊敬,一个只有畏而没有敬。

  听到这个直至今日仍有老百姓用来吓唬小孩的绰号,会场里一阵哄笑。

  要的就是效果!

  不管好名声还是坏名声,现在需要的是一个名声够响的人接班,只有这样才能服众,才能稳定住广大储户的军心。

  “对对对,就是打击你打击他,打击完这个打击那个的韩打击!”

  小韩当然不会接班,他媳妇接班一样的,老卢很高兴,啪啪啪连敲几下桌子,脸色一正:“各位全知道全认识韩博同志,对李晓蕾同志不是很了解,现在,我很负责任地告诉大家,李晓蕾同志跟她爱人一样出色,一样有能力!

  她有文化,跟韩博同志是大学同学,学得是国际贸易。我卢惠生拉着老脸把她请过来之前,就是我们思岗县丝绸集团BJ公司总经理。这个总经理跟其他总经理不一样,不光负责华北地区销售,同时负责丝绸集团产品出口。

  丝绸过去四五年的外贸订单,80%是她接的,去过美国、英国、德国、法国、日本、韩国等几十个国家和地区,作为我们省人民政府代表团的一员,去澳门见证过澳门回归仪式。总-理亲切接见过,作为商务代表团成员随国家-领导人出过访。

  是我们思岗县‘巾帼建功先进个人’,荣获过我们省三八红旗手称号,先当选我们思岗县‘十大杰出青年’,紧接着又被评选为我们南-港市‘十大杰出青年’。在良庄,个个知道‘韩打击’没听说过李晓蕾,但出了良庄,人家只知道李晓蕾不知道韩博是谁。”

  丝绸集团一年产值好几亿,80%订单她接的,她一年做多少业务!

  总-理亲切接见过,随国家-领导人出过访,思岗历史上好像就侯秀峰那个大能人,没想到侯秀峰当官去了,丝织总厂又出了个女强人,算起来还是良庄人的媳妇。

  牛皮不是吹的,火车不是推的,这样的人没能力谁有能力?

  一些只见过韩博,对韩博其实不是很熟悉的股东,甚至暗暗地想“韩打击”除了打击还会干什么,她比她男人强不知道多少倍,真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

  更多的股东则认为未来的基金会董事长见过国家-领导人,能跟大领导说上话,基金会接下来的事就好办了。

  关门可以,一股至少给我们一万。

  不关门继续营业也行,不过一年要给我们分一两千块钱红。

  不管抱什么想法,大家伙对老卢选定的“接班人”是满意的,热烈的掌声再次响起,且经久不息。

  “接下来,请李晓蕾同志,给大家讲几句。”

  又是掌声,李晓蕾被感染到了,起身接过话筒,深情地说:“感谢卢书记,感谢焦书记,陈镇长,感谢各位股东给我这个机会。就像大家所知道的,我老家在BJ,但我的婆家在思岗,我爱人是思岗人。良庄我不止来过一次,很早就认识卢书记、焦书记、陈镇长、马主席、袁书记等领导。

  认识建工集团汪总、良工集团王总、良粮集团钱总等许多良庄杰出的企业家,认识良庄派出所的刘所长、殷教导员、王燕副教导员……要不是我爱人后来去BJ进修,我极可能早在良庄安家了。

  过去几年,虽然我大多时间在外工作,但良庄发生的一切我几乎全知道。思良公路西段改造工程竣工,工业园区一期工程竣工剪彩,我和我爱人为良庄发展如此迅速感到高兴;98洪涝,柳下河水位暴涨,东岸大堤岌岌可危,我和我爱人心惊胆战,生怕大堤决口。

  在我的潜意识里,良庄是我的第二家乡,事实上也是,因为这里有我的长辈、朋友,接下来还会有事业。我不会说良庄话,但我能听懂,相信用不了多久,我就可以用良庄话跟大家交流。”

  她真了解良庄,她不是外人,她是良庄的媳妇!尽管她男人心狠手辣、六亲不认,打击起来谁面子都不给。

  诚恳真挚的开场白,一下子拉近了与股东的关系。

  李晓蕾深吸一口气,接着道:“在此,我向各位股东郑重承诺,如果我成功当选基金会董事长,我将会以卢书记为榜样,********全体股东及基金会全体同事利益,捍卫广大储户在我基金会的存款安全,在风险可控的前提下为全镇企业及居民提供生产经营所需的贷款服务。”

  ……………………

  PS:衷心感谢九斤老太、箛卍仴和乱欲及无为三位书友打赏,感冒稍好一些,等会儿还有一章,再次求订阅支持(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3/44279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