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韩警官 > 第三百五十五章 确诊!!

第三百五十五章 确诊!!

  江省很大,也很小。

  李晓蕾慷慨陈词之时,韩博正坐在省委党校的一个标准间里,同一位早上才认识的良庄籍学员一起等消息。

  林占臣,四十一岁,刚从部队转业安置到江城市政法委。良庄撤乡建镇时他有任务没能回去,韩博从来没见过,自然不会认识。

  事实上早在撤乡建镇之前就有机会认识,打击练气功时老卢搬救兵,他当时在省军区政治部保卫处工作。接到“群众举报”,他立即率领两个保卫干事去良庄看看那个蛊惑老干部找事的军官到底怎么回事,结果等他到了事情已解决。

  忘了因为什么事,当时擦肩而过,没跟老卢及老袁一起接待。没想到能在这里遇上,更没想到没认出人家,倒是被人家认出来了。

  提起相认的经过挺搞笑。

  培训班管理不是很严,一些事务繁忙的学员参加完开班仪式就走了,让一起来的部下替他们学习。

  三十岁左右提副处在基层实属凤毛麟角,在机关不是什么新鲜事,不过人家为显得更成熟,从发型到衣着搞得很老气,一看就知道是参加培训的学员。

  韩博不喜欢梳大背头,这些年一直坚持锻炼,学习和工作又很紧张,整个人显得比较消瘦、比较精神、比较年轻,加之习惯穿警服,被很多学员误认为是哪位学员留在这儿的“替身”。

  早上在餐厅吃饭,林占臣随意问了句哪个单位的,你们领导呢。

  结果韩博一开口,林占臣就听出他的口音,报出名字林占臣笑了,原来是家乡人,原来是老书记提拔的干部,在良庄老家赫赫有名的“韩打击”。

  不过现在谁也笑不出来,赵主任果然请人去良庄帮老卢抽的骨髓。已经两天了,早上打电话说检查结果中午能出来。

  染发怎么会染出癌症!

  林占臣不仅很尊敬老书记,而且很感激老书记,当年要不是老书记动员留在部队超期服役,哪有机会立功,哪有机会被保送去上军校,早回良庄老家种地了。知道这个消息,心里特难受。

  “小韩,有没有告诉其他人,县领导知不知道?”

  “没告诉县领导,现在就焦书记、马主席,我、我妻子、您、卢科长、赵主任、芦荟和楚团长知道。刚开始我居然真以为他爱面子,怕别人笑话。直到现在才意识到他生病确实需要保密,绝不能搞得尽人皆知。”

  “为什么?”

  韩博再次看看手机,苦笑着解释道:“基金会有钱,但钱不可能放在基金会的金库里,只有把钱贷出去才能生钱。换句话说,基金会的钱在账面上,其实没多少现金。国家取缔基金会的事几乎个个知道,储户会担心存款安全,担心存折变成一张废纸。

  他威信高,群众相信他,所以过去三年没发生挤兑。要是群众知道他可能患上癌症,极可能不久于人世,群众能相信谁,肯定会第一时间去基金会把存款取出来。基金会其实就是一个小银行,银行靠得是信誉,要是兑付不了会出大乱子的。”

  挤兑!

  林占臣猛然反应过来,追问道:“良庄的基金会至少运营良好,没那么多呆账烂账。其它乡镇的基金会瞎搞乱搞,一大堆烂账,他们是怎么解决的?”

  “地方政府先自筹,自筹资金不足可以申请中央专项借款化解地方金融风险。主要由各级财政农财农税部门办理,有的县是同县政府签订借款协议,有的是同农经委签订借款协议,有的是同清理整顿农基金会办公室签订借款协议。

  专款专用,人行各地支行会调查资金使用情况。但既然是借款就要还,按期偿还本付息。乡镇人民政府又不是企业,说到底还是摊在老百姓头上。有问题没办法,良庄基金会没问题,镇里不会傻到去申请专项借款,不会去背这个不应该背的利息。”

  “为什么不把贷款收回来?”

  “有的建了厂房,有的上了设备。借给个人的主要是出国贷款,现在许多人出国打工,镇上好几家涉外劳务中介,出去人还没赚到钱,你让人家怎么还贷款?再说有合同的,你现在管人家要相当于单方面违约。”

  林占臣紧皱眉头问:“要是真发生挤兑,政府真不管?”

  韩博轻叹口气,倍感无奈说:“现在国有商业银行基本上已经放弃了农村,以前良庄有农行营业厅,现在撤了,就剩下邮政储蓄和信用社。邮政储蓄不会管,信用社比那些瞎搞乱搞的基金会好点,呆账烂账也一大堆,正申请中央专项贷款,一样不会管。

  镇里有点钱,可储户在基金会有多少存款,一亿三千多万!

  镇里那点家底塞牙缝都不够,县财政一样拿不出这么多,所以只能维持着。卢书记信誉坚挺,卢惠生这三个字值一亿三千万,他在能稳定住军心。我爱人行么,李晓蕾这三个字能值多少钱,能不能平稳过渡我心里真没底。”

  难以想象,一个“银行”靠一个人在顶着。

  林占臣沉思了片刻,突然道:“问题应该不大,卢书记压上去的不光你爱人,还有你!‘韩打击’这三个字在良庄值钱,群众虽然怕你但也服你,至少我那些亲戚相信你韩博,你们两口子的名字加起来值一亿三千万。”

  “我宁可我跟我爱人的名字一文不值,她现在应该意识到了卢书记的良苦用心,可她怀着孕,并且这跟她以前做外贸不一样。”

  “小韩,你们帮帮他吧,现在就你们能帮他,找不到第二个人。基金会是他搞起来的,人家是相信他才入股,才把血汗钱甚至棺材板存进基金会。要是基金会出问题,他真会死不瞑目。”

  “他不能死,他搞出来的事他自己擦屁股,推给别人算什么?”

  林占臣一愣,随即会心笑道:“对,他不能死,他惹出来的祸不能让别人扛。”

  正聊着,手机响了,来电显示是赵主任。

  韩博心中一紧,一连做了几个深呼吸,摁下通话键。

  “韩博,结果出来了。”

  赵秀丽紧攥着检验报告,用尽可能镇定的语气说:“思岗人民医院同行还是比较有水平的,白血病,慢性粒细胞白血病。这么大岁数得这种病,我们医院的几位同事分析跟他长期接触染发剂应该有一定关系。”

  怕什么来什么,怎么会这样!

  韩博急切问:“嫂子,这病怎么治疗,怎么才能治好?”

  “骨髓移植,成功率在20%至50%之间。现在国内有医院可以进行‘外周血造血干细胞移植’,相当于抽血,捐骨髓的人没那么痛苦。我先联系老师和同学,不管怎么样只要有希望就不能放弃。”

  只要有希望就行,就怕是不治之症。

  韩博追问道:“嫂子,骨髓移植和那个造血干细胞移植大概需要多少费用,我们现在公费医疗能不能报销?”

  “手术费估计二三十万,后期费用没底,许多进口药、特效药不在公费医疗报销目录里,如果移植中出现感染等并发症……现在不考虑钱,现在担心的是芦笋芦荟的骨髓相配率有多高,符不符合移植条件。”

  “怎么才配上?”

  “骨髓移植最理想的供者是同卵双生子,因为他们之间的遗传物质是完全相同的,移植效果好,排异反应少,但双胞胎毕竟少见。子女的HLA分型来自于父母,如父亲为A和B,母亲为C和D,那么子女有AC、AD、BC、BD四种分型可能,所以同胞间的HLA相配率为25%,跟你熟悉的DNA遗传差不多。”

  赵秀丽回头看看几位帮忙的同事,强忍着悲痛说:“适合捐献骨髓的年龄在18-45岁之间,从这个角度上看我家芦笋芦荟没问题,不过到底能不能移植要做全面检查。如果实在不行只能去中华骨髓库找,只是骨髓库去年才真正开始搞的,能不能检索配型相合的捐献者全靠运气。”

  老卢不是双胞胎,只有一个姐姐,而且已去世好几年。

  芦笋芦荟很孝顺,只要能救老卢命,他们兄妹会抢着抽骨髓。两个人,不可能都配不上,韩博稍稍松下口气。

  “嫂子,卢书记是思岗县人民政府副调研员,是良庄农民合作基金会名誉董事长,是所有在良庄工作过的人的老领导,是我敬重的长辈。治疗费用您不用考虑,你只需要考虑怎么把他治好这个病。”

  “赵主任,我姓林,叫林占臣,你不认识我,我知道你。就像小韩刚才说的,卢书记是我们很多人敬重的长辈。有我们在,就算县里报销不了治疗费用也不成问题。”

  治这病到底需要多少钱,赵秀丽心里真没底,说现在不考虑是不敢去考虑。

  她再也控制不住了,流着泪哽咽地说:“谢谢,谢谢,我替我家芦笋,替我公公谢谢您。”

  韩博从林占臣手中接过电话:“嫂子,不用谢,这是我们应该做的。据我所知就算能报销,去大医院治疗的费用也需要个人先垫付。我给晓蕾打电话,让她准备一下,您千万别不好意思,这不是不好意思的事。”

  跟小姑子凑凑,十几二十万还是凑得出来的。

  赵秀丽急忙道:“韩博,我不跟你客气,但暂时不需要,等需要的时候我会主动跟你开口。”

  ……………………

  PS:第三章,求订阅!(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3/44279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