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韩警官 > 第三百六十一章 “警警相护”

第三百六十一章 “警警相护”

  刘旭和王燕匆匆赶到基金会,营业厅的电动卷闸门上面已经挂上一条“热烈欢迎各位领导来我基金会检查指导工作”的大横幅。

  两只大石狮子脖子里,再次系上绸布扎的大红花。

  保安把储户停在门外的自行车、电动车、三轮车排整整齐齐,扫把笤帚放在角落里,门前干干净净的马路一看便知道刚打扫过。

  “总行”后面有个院子,大铁门在南边,平时总关着,押款车和董事长总经理专车进出时才开。今天开了,一个保安站在门口打手势,示意警车直接开进去。

  这条横幅,这副迎接领导前来检查指导工作的架势,刘旭和王燕司空见惯,镇上的人一样见怪不怪。

  只要是金融监管方面的法律法规,基金会几乎没一条符合的,不光“非法集资”、“非法吸储”且“非法放贷”,集资、吸储及放贷规模大的惊人,以至于尾大不掉,一时半会取缔不了。

  暂时取缔不了不等于不管,省市县三级的工作组、工作专班、调查组、调研组三天两头来,省金融办、省银监局、省农经委、省农工部领导走马灯似的这位刚走那位又来了,市银监局和市县两级金融办更是这里的“常客”。

  要好几天没来领导,镇上人都会感到奇怪。负责接待任务,已经尝到三年甜头的富嫂甚至会跑过来问。

  横幅可以反复用,不用换来换去,不过今天跟往常不太一样,竟然把“领导”软禁在里面。

  轻车熟路,跑上二楼。

  董事长交代过该干什么干什么,营业部(负责营业厅,负责吸收存款)、信贷(负责授信放贷)和综合管理部的工作人员全在忙各自事。三天两头来人“检查指导”,他们已经“麻木”了,刘旭二人从办公室门前走过,他们连头都没抬。

  总经理、副总经理和总经理助理办公室门关着,董事长办公室门口站满人。

  搞得清楚的是银行保安,搞不清楚的以为公安局里成立两年撤销、撤销之后又成立的巡警队来了。

  准备走过去看看,正在给曹连贵做笔录的民警朝斜对门的接待室指了指,刘旭二人点点头,推开门看到令人啼笑皆非的一幕。

  “李行长,你竟然有闲情逸致听音乐!”

  “就知道吃,这些是你吃的吗?”王燕抢过有且仅有的几小袋零食,指指一片狼藉的茶几:“乱七八糟的,收拾收拾。”

  “行,我去找抹布。”小任忙不迭开溜,走到门外还不忘回头做个鬼脸。

  “让小任吃完,我那儿还有。”李晓蕾招呼刘旭坐下,回头埋怨起来。

  “我的大行长,现在不是吃的时候。俗话说请神容易送神难,扣人跟请神一样,扣下来容易放人难。”

  “我没打算放他们。”

  “什么?”

  “我说我没打算放他们走。”

  李晓蕾关掉笔记本电脑,很严肃很认真地说:“没法律手续跑过来让我去协助调查,这跟绑架有什么区别?这里什么地方,这是‘良庄人自己的银行’,不是菜市场,不是他们想来就来想走就能走的。

  我李晓蕾是谁,是良庄农民合作基金会法人,‘良庄人自己的银行’的行长,也不是他们想欺负就能欺负的,最生气的是那个姓丁的居然吼我。吓我一跳,吓坏肚子里孩子怎么办,这事没完。”

  得罪“李行长”,后果很严重。

  她可是老卢的“接班人”,这事要是让老卢知道,良庄走出去的地方领导和部队首长或许又要给县里打电话“关心家乡建设”。

  她不仅是老卢的“接班人”,一样是侯秀峰在丝绸集团的“接班人”,是市局“少帅”的夫人,背后站着老卢、侯秀峰和市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她自己认识的市领导也不少,别说在良庄在思岗,在整个南-港都没人能找到她麻烦。

  刘旭发现之前有些杞人忧天,苦笑着问:“接下来怎么办?”

  “很简单……”

  李晓蕾诡秘一笑,简单介绍应对计划。

  刘旭和王燕懵了,二人面面相窥,不敢相信风平浪静的背后竟发生那么多事,思岗太远不知道就算了,没想到良庄也发生一件大事。老卢并没有去他女婿那儿过年,而是在BJ大医院接受治疗。

  白血病,太可怕了,他这一走真不知道能不能回来。

  “能治好,赵主任说至少有50%希望。”

  李晓蕾深信癌症打不垮老卢,伸了个懒腰,把大衣往身上一拉,哈欠连天催促道:“你们忙你们的,别管我,困了,想谁会儿。”

  怀孕的人总是饿、总是困,王燕是过来人,能够理解,确认空调开着,同所长一起走出接待室来到董事长办公室和稀泥。

  “……刘所长,王燕同志,事情经过基本上就这些。文件你们也看了,作为党员,作为公安干警,你们应该清楚问题的严重性,我希望你们能够积极配合纪委工作。”

  怎么配合,先拘门口几个保安,再把“李行长”押上你们的车?

  开什么玩笑,难道没听说过“天下公安是一家”么,哪有胳膊肘往外拽帮外人的道理,何况这件事有问题。

  刘旭再次递上根香烟,自己给自己也点上一根,低头看看文件,一脸为难说:“丁主任,这件事不太好啊。李晓蕾不是一般人,受过高等教育,见过大世面,经历过大场面,总-理都跟她握过手。”

  丁泽脸色一沉:“陈X彤还是政-治-局委员呢,只要违法党纪国法,不管她职位有多高,不管她背景有多深,都要接受法律的制裁。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不可能因为总-理跟她握过手就搞特殊化。”

  “丁主任,你说得对。”

  王燕接过话茬,无奈地苦笑:“现在的问题是,她就咬着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这一条。她懂法,她丈夫是法学硕士,许多我们看来理所当然的事,在她看来是违法行为。丁主任,让您见笑,我也懂点,从法律角度上看,您这个手续对她真没法律效力。”

  老百姓常官官相护,看样子听口气他们是“警警相护”。

  一点组织原则都没有,丁泽火了,怒视着二人问:“刘旭同志,王燕同志,这就是你们的态度?”

  “丁主任,您别急,您听我解释。”

  被人当枪使还浑然不知,这个纪检监察室副主任估计基本上干到头了。你今天坐在这儿,过几天不知道会坐在哪儿呢。良庄发展越来越好,不再是“发配”干部的地方,“韩打击”老家丝河挺适合你的。

  刘旭真有那么点同情眼前这个“倒霉蛋”,不缓不慢说:“丁主任,你们纪检有你们的责职,我们公安一样有我们的责职。良庄什么地方,全县、全市、全省乃至全国治安最好的乡镇,我们良庄派出所的省市县三级基层模范派出所,并且正在申请评选全国公安系统一级所。

  模范所队,事事要做模范。

  派出所门口‘立警为公,执法为民’八个字不是口号,作为模范所队民警,我们要把它落到实处。你报警说她阻扰纪委办案,非法拘禁纪检干部。她一样可以说你知法犯法、绑架未遂。我要是配合你把她带走,我就是知法犯法,就是渎职啊!”

  果然一伙儿的!

  丁泽气得脸色铁青,恨不得连他这个派出所长一起立案调查。

  所长这话说得有点重,王燕急忙打圆场:“丁主任,我们刘所这么说是有原因的。执法人员手续不全抓人在良庄特别敏感,要是让全镇党员干部尤其老党员、老干部和老复员军人知道,后果不堪设想。”

  “什么意思。”

  王燕起身走到窗边,指着下面解释道:“楼下这辆捷达原来挂的是东山牌照,东山省一个县公安局的民警开它过来抓人,法律手续不全。全乡总动员,围追堵截,最后请新庵公安局帮忙,硬是把人抢回来,把车扣下了。”

  东边一些乡镇的老百姓不知道老卢是谁,但只要是干部,只要不刚调过来的,没人不知道卢惠生是何方神圣。

  县里的事不管,其它乡镇的事他不管,只管良庄。

  把良庄当成他卢惠生的“独立王国”,当“土皇帝”,搞“一言堂”,不是一天两天,是十几年。算上当乡长、副书记,在良庄“经营”二十多年!

  关系网庞大得能吓死人,把县-委书记赶跑他都没事,退居二线还要提拔一下给个副调研员。

  老卢退而不休,到现在还是这个基金会的名誉董事长。

  一看办公桌上的照片就知道,无法无天的李晓蕾是他一手扶持成基金会董事长的,把那个“老不死”引出来事情会更麻烦。

  夜长梦多,必须快刀斩乱麻。

  丁泽点点头,冷笑道:“手续不全是吧,行,我给你们手续。我现在就给领导打电话,让检察院提前介入。不光你们公安有权传讯,检察院一样有权依法传讯!”(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3/44280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