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韩警官 > 第三百六十七章 没有最疯狂,只有更疯狂

第三百六十七章 没有最疯狂,只有更疯狂

  二十天培训,转眼间结束。

  这次没评选“优秀学员”,要是评选的话,从不迟到早退,一节课没拉,每节课都认真听讲的韩同学,绝对又能评上一个优秀。

  明天腊月二十九,后天除夕。

  一个比一个忙,不住党校的不用收拾,住党校的学员昨天就收拾好行李,结业仪式一结束,出席仪式的省领导一走,迅速钻进等候已久的车,最快的估计已经出了城。

  韩博和林占臣绝对属于回家“不积极”的,整栋楼里就剩服务员和他们两个人,为“李行长”提供法律咨询、政策分析和可行性研究的资料太多,专门找了几个纸箱来装。

  装好一箱,用透明胶带封上,找不到剪刀,用牙咬,咬断之后“哗”一声拉出一截,再把林占臣装好的另一个纸箱封上。

  “林处,党和国家培养一个领导干部不容易,这句话几乎听腻了。别人不知道有什么感想,我感触很深。在BJ进修四年,公大和北大的培养费是局里出的,其他同学上学花钱,我上学拿钱,有工资,有补助。”

  韩博回头看看住了二十一天的房间,感叹道:“回到原单位半年,又来省委党校学习。培训费一千多,住宿费一天一百二,算上伙食费,局里又在我身上投入五千多。我只是拟任的副处级支队长,要是厅局级、省部级,要在一个领导干部身上投入多少钱!”

  他的想法有时候跟别人真不一样。

  一些学员来培训,总共露过三面,第一次报到,第二次参加开班仪式,第三次参加结业仪式。他一节课不拉,星期天都没出去过,现在又说出这番话。

  别人听到这番话或许会认为他虚伪,甚至有些人会以为他脑子有问题。林占臣却不然,因为这话听上去很耳熟,至少给人感觉很熟。

  老卢只批评别人,从不自我批评,但不意味着他不会反省。

  事实上老卢经常“忆苦思甜”,经常拿现在的生活跟过去比,一比就特内疚,对不起党、对不起国家、对不起人民,大发一通感慨,然后该坐轿车继续坐,该喝酒继续喝。

  他这番话“老卢味儿”十足,由此可见老卢对他影响有多大。

  “有道理,确实不容易。”

  林占臣笑了笑,把封好的纸箱往门边一搁,回头问:“韩博,春节怎么安排的,打不打算去BJ看看老书记?”

  春节日程早安排好了。

  韩博打开行李箱,一边收拾衣服一边笑道:“出来二十一天,工作一直是我们教导员和副大队长在负责,不能再不让人家过个团圆年。除夕和初一值班,初二回丝河老家给长辈拜年,顺便走走亲戚。

  初三上午去思岗,下午去良庄,初三晚上回南-港,从南-港机场坐飞机去BJ给卢书记拜年。晓蕾、焦书记和基金会王总全去,给他个惊喜,告诉他基金会不仅不再控制信贷规模,而且要由‘良庄人自己的银行’变成‘思岗人自己的银行’的好消息。”

  过去一个多星期,思岗连续发生了几件事。

  从国外招商引资回来的南州区委书记侯秀峰,受思岗县委邀请回老家参观,期间同良庄农民合作基金会董事长李晓蕾一起去过二人曾工作过的丝绸集团,与老部下、老同事、老朋友开了一个座谈会。

  在座谈会上,他讲了一番让所有人五味杂陈的话。

  丝织总厂待遇最好,丝绸集团待遇好,好了二十多年,上上下下一直引以为豪,但这个好是建立在牺牲企业利益基础之上的。现在市场竞争如此激烈,再好下去企业会亏损乃至破产,企业倒闭大家都不会饭吃,建议对现有待遇不满的老部下老同事老朋友换位思考,希望他们能够与企业共渡难关。

  李晓蕾也举出一些关于成本高昂导致订单流失的例子。

  十几位第一次改制时分流出去的干部职工和从丝织总厂跳出去单干的民营企业老板参加座谈会,有的谈感想,有的欢迎老单位的老朋友去他们工厂上班。

  新锐集团老总也意识到以前那么干不行,表示尽可能提高职工待遇,尊重小股东意见。

  侯秀峰在丝绸集团的威信堪比老卢在良庄,“李行长”在丝绸集团的声望比“韩打击”好多了,再加上侯秀峰召集的“旧部”,对工资待遇不满的职工基本上能够理解,纷纷表示不再跟着后面起哄。

  剩下的就好办了,闹得最凶的大多是以前的管理人员,许多人屁股不干净。

  纪检部门没出门,检察院出面,周胜男亲自出马,查出六个涉嫌贪污受贿和职务侵占的,没人再敢搞事。

  至于丝绸集团垄断鲜茧收购问题,县里出台了一个类似于特种经营许可的文件,只要符合条件的缫丝企业都可以申请收购,不过要由县里统一定价。

  吃一堑长一智。

  罗红新基本上搞清楚谁在背后搞鬼,谁在落井下石,但一个副科级以上干部都没调整,包括纪委副书记黄新善,只是换了一个秘书。

  原县委办秘书科副科长李忠坤调到文化局,县法制办科员沈如明成为秘书科副科长,成了思岗炙手可热的县-委书记秘书。

  至于“良庄人自己的银行”,林占臣想想就好笑,直起身问:“韩博,县里关于农基会债务清理的文件呢,我光听你说还没看到。”

  “在电脑里,电子版的。”

  “车还没到,调出来我看看。”

  一位良庄籍领导回老家过年,一个去南-港一个去良庄,明明不顺路,他非要过来接,非让一起走。

  人家的一番好意,拒绝实在说不过去。何况正值春运最忙的时候,车票不一定能买到,让局里派车来接更不合适。

  “行。”

  闲着也是闲着,韩博取出笔记本电脑,开机调出思岗县委县政府刚出台的“关于做好清理整顿农村合作基金会后续工作的通知”。

  林占臣接过鼠标,兴高采烈念道:“各乡镇党委、政府,县直各有关部门:为善始善终地全面完成清理整顿农村合作基金会工作任务,保持我县农村社会稳定,根据中央和省市两级的有关文件精神,结合我县实际情况,现就如何做好清理整顿农村合作基金会后续工作通知如下:

  一,充分认识做好清理整顿农村合作基金会后续工作的重要性和紧迫性。清理整顿农村合作基金会是党-中央、国-务-院从改革发展稳定的大局作出的战略决策,是整顿农村金融秩序、化解农村金融风险、维护农民合法权益和农村社会稳定的重要举措……

  念了半天原来在这儿,按省里要求,将清理整顿农村合作基金会办公室更名为‘思岗县农村合作基金会清偿办公室’,此机构以县政府名义发文予以确认,依法成为原农村合作基金会的权利和义务承受人。

  由清偿经验丰富的良庄农民合作基金会配合各乡镇‘清偿办’工作。鉴于市里将扣还我县的专项借款本金和利息,必将给各乡镇财政带来巨大压力,极易引发财政风险,由良庄农民合作基金会在‘清偿办’协调下给各乡镇予以资金支持……”

  罗红新一样会变通,而且变得非常之漂亮。

  对清偿很重视,文件里要求各乡镇党委、政府充分认识清理整顿农村合作基金会工作的长期性、复杂性和艰巨性,要求各乡镇克服麻痹思想和畏难、松懈情绪,从讲政治、讲大局、讲党性的高度,以对党和人民负责的精神,切实增强做好这项工作。

  严厉批评那些抱有把中央专项借款拖黄、欠黄的侥幸心理的乡镇,国家的钱一分不能欠,该还本就还本,该支付利息就支付利息,没钱管良庄农民合作基金会借,让曾经清理过丁湖李庄永阳三个乡镇农基会的良庄农基会协助你清理。

  以这种方式给“良庄人自己的银行”大开方便之门,让良庄农基会名正言顺地走出良庄。

  至于各乡镇的“清偿办”,跟未来的良庄农基会各乡镇营业厅就是两块牌子一套班子,相当于把全县农基会遗留下来的烂账全盘交给良庄农基会处理。

  中央专项借款的本息各乡镇拿不出来,良庄农基会先帮你垫上,利息照算。他们以前的那些烂账,良庄农基会能追回多少是多少,追不回来管各乡镇要,一年还不上三年,三年还不上十年。

  中国的地方政府是人民政府,跟美国的那些地方政府不一样,永远不会破产,开银行做得是长期买卖,总有一天你要还上。

  借这个机会跑马圈地,跟信用社一样在全县各乡镇开展业务,“李行长”这次玩大了。

  “老无法无天”选中一个“小无法无天”当接班人,没有“最疯狂”只有“更疯狂”,韩博苦笑道:“债多不愁,她是嫌债不够多,照这个趋势别揽储十亿,搞一年揽三十亿存款,放二十五亿贷款都有可能。”

  “要得不就是这个效果么。”

  要开银行现在的股权结构不行,个人股东太多,要企业入股,入大股!还要找一家商业银行入股,“李行长”这几天正忙着到处拉投资。

  林占臣看完文件,起身拍拍他胳膊:“调整股权结构,增强基金会资金实力,镇里以工业园投资公司入股两百万,建工、良工、良粮、良锅等二十几家镇里企业凑两千万,你家准备投多少?”

  领导干部家属不能经商。

  韩总经商别人不好说什么,人全是父母生的,你没办法选择自己父母,参加工作前韩总就经商,那时候谁知道儿子会走领导岗位。

  妻子经商就不一样了,不管你怎么清廉别人都会说闲话。

  韩博不想自找麻烦,“木匠之家”既不缺这个发财机会现在也没钱投资,摇头笑道:“别说投资,以前的十股都要退,两位老爷子在东海搞装饰材料市场,现在正是最缺资金的时候。”

  林占臣点点头,又问道:“十股能退多少钱?”

  “一股好像一万六,十股十六万,以前那些干部教师和企事业单位职工嘴上不敢说,心里不知道把卢书记恨成什么样,现在个个欢欣鼓舞,个个说卢书记好。”

  “五百变一万六,翻多少倍,早知道这样当年我也入十股。”

  回想起当年的种种,韩博一脸尴尬:“林处,不怕您笑话,当年卢书记逼着入股我是有意见的,只是没敢说出来。结果几个企业发展的都不错,当年被逼入股的一个都没亏,只是赚多赚少的问题。”

  ……………………

  PS:第二章,求订阅,求月票!

  PSS:章节名搞错,一个是第三百六十六章,搞成了第三百六十七章,放假期间找不到编辑,过几天改过来。(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3/44281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