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韩警官 > 第三百六十九章 情理之中,意料之外

第三百六十九章 情理之中,意料之外

  指挥中心给了详细地址,但韩博没直接去现场。

  正值大年三十,张灯结彩,到处洋溢着喜庆气氛。就算不拉警笛,把有“刑事现场勘查”显目字样的警车开进城中村影响也不好。

  青年街派出所和长江分局刑警二中队民警同样考虑到了,发现围观的群众越聚越多,立即把双方当事人带到派出所。

  “韩支队,您怎么亲自来了!”

  “韩支队,对不起,让您亲自跑一趟……”

  一起很常见的治安纠纷,刑警队之所以出警,之所以请技术民警勘查现场,完全在于今天是除夕,要确保全市人民过一个安定祥和的春节。

  多来几个民警,让其中一方觉得公安不是不管,反而很重视。

  今天找不到人,过完年慢慢找,说不定等会儿就有电话。不要闹,不要去分局,更不要去市局。你们找不到人心急如焚过不好年,我们虽然同样没法儿回家跟亲人一起过年,但不能辛辛苦苦值班还要挨批评。

  张孟亮所长和刑警队副中队长史原波就是这么想的,唯一没想到的是居然把“少帅”给招来了。不想惊动领导,结果还是惊动到一位,真是怕什么来什么,二人忐忑不安,苦着脸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抓捕01.01案两个嫌犯时见过,只是记不得名字。

  韩博探头看看对面办公室,笑道:“大过年的,别这么拘束。来都来了,说说什么情况,怀疑杀人灭口,听上去挺严重。”

  “报告韩支队,事情是这样的。”

  张孟亮缓过神,急忙把韩博请到办公室门口,指指外面的一辆面包车和办公室的四个人,不无紧张地汇报道:“里面这个妇女叫宗西红,宁城市卫阳县人,有一个女儿叫贾小雪,今年19岁,在卫阳县技工学校就读。今年,应该是去年4月份,学校组织学生实习。说是实习,其实是组织学生出来打工。

  本来在我们长江区的一家四星级酒店当服务员,不知道是实习工资低还是酒店跟技校有协议,贾小红干两个月嫌钱少跳槽了。自己找到一个饭店,在饭店当服务员期间交了一个男朋友。”

  史原波指指关在东边办公室的一个小伙子,补充道:“就是她打工那个饭店的厨师,姓郭,叫郭军,西川人,今年24岁。”

  韩博走到窗边朝里面看看,郭军一米七左右,板寸头,国字脸,五官端正,上身一件深色厚夹克,下身休闲裤,脚上一双皮鞋,一表人才,“脑袋大脖子粗,不是老板就伙夫”用在他身上不合适。

  只是现在有点狼狈,耷拉着脑袋,蹲在墙角里发呆。

  感觉到门口有人,下意识抬起头,左脸被抓破,右眼一个黑圈,夹克被撕开好大一个口子,身上脏兮兮的,看样子挨过揍,吃过一点苦头。

  韩博走到悬挂宁城牌照的面包车边,张孟亮接着汇报道:“宗西红不知道女儿在南-港有男朋友,甚至不知道在女儿在南-港干什么,贾小雪从来没跟家说过,但每隔两三天会给家一个电话。有电话,并且是技校组织的实习,家里也比较放心。

  事情从元旦前几天发生变故,贾小雪再也没给家打过电话。宗西红开始没在意,以为元旦大酒店忙,结果过了元旦还没有,便找到技校,技校说贾小雪不服从管理跳槽了。女儿没毕业,在你学校,又是学校组织出去的,学校应该负责。

  于是跟学校闹上,学校开始不想管,后来没办法只能安排老师,就是左边的高个子,同宗西红及宗西红的弟弟宗西华一起过来找。想想挺不容易的,跑遍全市大小饭店,终于找到贾小雪打工的那一家。”

  “后来呢?”

  “饭店春节关门,我们一时半会没联系上老板,也没联系到其他服务员。宗西红来得比较早,她们姐弟和技校老师通过隔壁饭店的一个厨师,打听到郭军一个老乡的联系方式,顺藤摸瓜,于今天早上找到郭军租住的民房。”

  张孟亮收起递给“少帅”,“少帅”却不抽的香烟,继续道:“她们找到没回老家过年的郭军,问他贾小雪哪儿去了。郭军说元旦前几天两个人吵过一次架,几个西川厨师聚在一起‘炸金花’,他输掉几百块钱,贾小雪很生气,就这么吵起来的。

  说贾小雪没完没了,他实在受不了跑网吧过一夜,第二天早上接着上班,晚上回去就没看见,以为她生气跑了。说他正在气头上,当时也没找,过几天后悔了想找但没找到,他同样不知道贾小雪下落。”

  “不对!”

  法医方海龙一脸不解地问:“张所,他们不是在一个饭店么,第二天白天没见着人,他难道没一点想法?”

  “怪我,有个情况忘了汇报。”

  张孟亮挠挠头,一脸尴尬说:“他们一起工作过的饭店老板娘,看不惯厨师跟服务员搞在一块,两个人同居没几天就被发现了。老板娘要开除贾小雪,郭军很生气,立马辞职,在老乡帮助下重新找了一个小饭店,贾小梅去了另一个饭店,两个人不在一起上班。”

  爱情需要一定经济基础,工资不高,日子过紧巴巴的,难免产生矛盾。

  韩博暗叹一口气,又问道:“一个大活人不见了,贾小雪的母亲和舅舅很生气很着急可以理解,可她们凭什么怀疑郭军杀人?”

  “韩支队,这件事确实挺可疑”。

  史原波下意识回头看了一眼,低声道:“因为感情不合或其它矛盾出走不少见,但我们刚才在郭军租住的民房里,发现贾小雪的个人物品全在,身份证、暂住证和健康证一样不少。”

  “平时穿的衣服呢?”

  “全在。”

  一个要出走的人怎可能不带几件换洗衣服,更不可能连身份证都不带。韩博发现这可能不是一件小事,顿时微皱起眉头。

  “另外,另外在床单和被子上发现几块血迹。只是这些血迹不太好判断,毕竟贾小雪是一个女孩子,她们同居很长一段时间,女孩子一到生理期……在床单被褥上留下点血迹在所难免。”

  情况不复杂,女儿失踪,家长看见衣物全在,床单被褥上有血,更火更着急,认为女儿极可能遭遇不测,于是大打出手。

  韩博拉开车门,招呼二人上车,车前绕到驾驶室,爬上来系上安全带,一边看着后视镜调头一边问:“有没有走访询问周围邻居?”

  “同样租住在那儿的几个人回家过年了,我们找到房东和对面房东,郭军租住这家的房东没印象,对面房东有一点印象,元旦前几天有一个晚上他们吵得很厉害,好像还摔了东西。”

  “去看看,你们指路,把车停远点,我们步行过去。对了,到现场之后再帮我们找两个见证人。”

  “是。”

  郭军租住的民房距派出所不算远,车停在长江区工商银行门口,众人提着勘查箱沿一条小巷来到民房前。

  从青年路上看,周围全是高楼大厦。

  要是不进来,谁能知道这里有一大片低矮的民房,城中村迟早要改造,好几年前就不允许翻建,随着时代发展显得愈加破旧。

  守在这里的治安员打开门,很小的一个房间,不到十五平米。

  一张就床,床头一个用板子钉起来的简易桌子,床头拉着一根钢丝,几件衣服和两毛巾挂在钢丝上。墙角里有一个箱子和一个包,还有一堆鞋盒和纸包袋,皮箱应该是贾小雪。

  没电视机,没收音机,只有一个烧开水用的“热得快”。

  两个人全在饭店上班,不需要做饭,没电饭锅、电磁炉、煤气灶和锅碗瓢勺,同样不会有菜板菜刀。

  韩博和两位同事一样戴上手套和无纺布帽子,掀开被褥,找到被褥和床单上的血迹,从勘查箱里取出相机拍照。

  拍完照,仔仔细细检查起鞋盒里二人的物品。

  超市的打折海报、超市的积分卡、郭军的健康证、一张背面没写名字的工商银行储蓄卡,贾小雪的身份证、健康证、暂住证、几个扎头发的头花,几张在大酒店工作时的照片,有一个人单独照的,有跟同事的合影。

  女孩身材高挑,瓜子脸,长头发,正值花季,很青春很漂亮。

  她这个年龄及所从事的工作不需要化妆,所以整个房间只有一瓶不是很昂贵的洗面奶、一瓶护脸霜和一瓶洗发水,没发现其它化妆品。

  平时穿工作服,衣物不多,从这为数不多的十几件外衣上,能够看出一个女孩在不到一年内的变化。

  春装很普通甚至有些老气,夏装虽然一样不贵但款式很时髦,冬装同样如此。这一点从健康证上的照片和之后拍的几张照片上也能看出来。

  “韩支队,这个血迹,尤其血迹所在的位置,提不提取我感觉价值不大。要不关门关灯,把窗户遮上,喷点试剂看看,反正地方不大。”

  几块血迹确实很尴尬,尤其对方海龙这样的未婚小伙子而言。

  韩博看看四周,蹲下看看床下,确认没显著的打斗痕迹,起身道:“可以,看看有没有其它血迹。”

  这不是01.01案现场,甚至无法确定是不是刑事案件的现场,暂时不需要寻找及提取指纹或其它证材。

  三人戴上口罩,关上门,用被褥遮住窗户,喷试剂,喷完关灯,等了十几分钟,相机没用上,房间里没发现任何疑似凶杀案留下的血迹。

  把被子放回位置,打开灯,拉开房门,外面黑压压聚满看热闹的人。

  韩博示意两位部下绘图、做勘查记录,请见证人签字,提起收拾好的勘查箱走出房间,挤出人群,同张孟亮二人一起回到停在工行前的现场勘查车上。

  “韩支队,有没有发现?”史原波忍不住问。

  “没发现打斗痕迹,没发现其它血迹,暂时无法确定这是一起刑事案件。不过这件事正如你所说很可疑,一个女孩子出走怎可能不带随身物品。可真要是郭军因为种种原因,采用其它手法杀害失踪人,他为什么不潜逃?”

  韩博探头看看四周,试图寻找有没有正对或斜对着巷子口的摄像头,发现一个都没有,苦笑道:“我建议你们先做做贾小雪亲属工作,跟郭军也好好谈谈,让他近期不要离开南-港,等过完年饭店全开门了再帮他们调查,毕竟现在想查也找不到人。”

  “韩支队,郭军非要走怎么办?”没证据,拘留肯定不行,监视居住都不好办,张孟亮被难住了。

  “《刑事诉讼法》有相关规定,因为案件的特殊情况或者办理案件的需要,可采取监视居住措施。向你们局领导汇报,先立案,一个大活人不见了,失踪得这么可疑,而且正值春节,符合特殊情况。”

  韩博轻叹了一口气,接着道:“一日夫妻百日恩,能同居表示二人有感情,郭军应该能够理解。如果执意要走,这说明他有问题。”

  “韩支队,可不可以测谎?”

  “心理测试室正在筹建,暂时没测谎设备和人员。就算有,测谎结果也不能作为证据。”

  监视居住虽然属于强制措施之一,但强制性并不强。

  只要他想走,一个人监视不一定能看得住,至少要两三个人,大过年的去哪儿找?再想到不依不饶的宗西红姐弟,张孟亮头疼不已。

  失踪女孩亲属工作不好做,手里没证据,唯一的“嫌疑人”既不能拘留又不敢放他走。万一真是杀人案,把凶手放跑这个责任谁负?

  韩博很想帮他们,可这种事实在帮不上,总不能违反刑事诉讼法和办案程序,不管三七二十一把郭军关进看守所。

  就在三人束手无策之时,张孟亮的对讲机突然响了。

  “张所张所,我克元,同宗西红一起来找人的技校老师接到一个电话,贾小雪刚刚到家,过去一个月去哪儿了守在她家的技校老师正在问,反正人没事。”

  谢天谢地,只要人没事就行。

  韩博松下口气,不禁笑道:“每逢佳节倍思亲,今天除夕,谁不想家,只要有可能谁不回家过年。虽然在意料之外,同样在情理之中,你们运气不错,回去调解调解,让郭军不用追究贾小雪母亲和舅舅动手的事,让贾小雪母亲过来收拾东西早点回去过年。”

  ………………………………

  PS:特别感谢Haochengdi、十里飘飞520、狼群VS和GUAIFEI书友的慷慨打赏!

  第一章奉上,求订阅(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3/44281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