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韩警官 > 第三百八十六章 甜蜜的往事

第三百八十六章 甜蜜的往事

  刚坐下,航空公司地面服务员通知登机。

  春节旅客少,晚上航班旅客更少,跟空乘人员打了个招呼,二人坐到最后一排,关掉手机,系上安全带,低声交谈起来。

  “韩支队,你想知道什么,只要有利于破案,我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从认识开始说吧,我想更全面更直观地了解您前妻。”

  虽然过去十几年,她的音容笑貌一直深深印在脑海里。曾经美好的时光,迄今历历在目。李海强绞着手,望着前面演示机舱安全知识的空姐,强忍着悲痛回忆起往事。

  “我们是90年3月份认识的,她当时刚从港棉二厂宣传科借调到区文化局,三八妇女节文艺汇演,区里让她上台主持节目。毕副书记分管党群工作,区里邀请毕副书记和市妇联云主席去观看汇演,我是毕副书记的秘书,自然要一起去。”

  港棉二厂历史悠久,最早能追溯到1898年,与港棉一厂同属清末状元实业家、教育家创办的大生纱厂。

  现在效益一般,十几年前却是南-港最好的企业之一。

  规模是思岗丝织总厂几倍,最红火时正式职工三千多,有自己的医院、电影院、子弟小学、食堂、浴室、招待所,保卫部门不是保卫科是保卫处,干部职工待遇比一般政府部门干部好很多,更不用说当时基本工资都没保证的公安民警。

  案卷材料上有,韩博点点头。

  “许多人说我们结婚是毕书记介绍的,其实不是。第一眼看见我就喜欢上她了,当时社会风气没现在这么开放,年轻人谈恋爱不能没介绍人。这种事怎么能麻烦毕书记,也不好意思跟领导开口。

  回去睡不着觉,闭上眼睛就想她,于是请关系不错的区委办科员王向玲大姐帮忙,王大姐很热心,第二天就去文化局找小丽,帮我说了许多好话,夸得天上有地下无。小丽对我有一点印象,既没同意也没反对。

  过了两天,正好周日,王大姐把我们两个请到她家吃饭,给我们正式介绍。虽然都二十多岁,但在那个大环境下都不好意思,饭桌上全是王大姐和她爱人张主任说,我们是你偷偷看看我,我偷偷看看你,不敢对视。”

  那无疑是他一生中最美好、最幸福的时光,说着说着笑了。

  纯纯的爱情,想想是很甜蜜,但绝不能用“不在乎天长地久,只在乎曾经拥有”来形容。

  韩博感慨万千,摆摆手,婉拒空姐提供饮料的好意。

  空姐把小车推走,沉浸在幸福回忆中的李海强接着道:“吃完饭,王大姐给了我们两张电影票,打发我们去看电影。《九天玄女》,我记得很清楚。看电影也不好意思说太多,看完送她回港棉二厂宿舍,互相留通信地址,写信交流。

  别笑,当时全这样。

  当面不好意思说的话,可以通过文字表达出来。平均一天一封,还写过诗。她刚开始回信少,后来回信多,大概一个月吧。通信不光是情书情诗,也不光谈理想谈未来,我家是什么情况,我的学习和工作经历,她家什么情况,通过信件相互了解。”

  这也很正常,自己家老姐上高中时还跟人交笔友呢,不过这事姐夫不知道。韩博再次婉拒空姐提供飞机餐的好意,等空姐走了微笑着鼓励他继续说。

  憋在心里难受,说出来反而会舒服一些。

  李海强摸摸下巴,继续道:“相互熟悉了,我们开始打电话。电影院归宣传科管,港棉二厂放什么电影,她管放映员要票,提前打电话叫我去看。我经常随毕书记出差,能买到许多南-港买不到的东西,比如地方土特产或东海江城等大城市的时髦货,每次出差都留意给她买点什么礼物。

  小东西,现在看来很简单的东西,当时工资很低的,想买珠宝首饰或什么高档服装也买不起。就这么一来二去,正式确定恋爱关系,不再跟之前一样偷偷摸摸,可以光明正大交往,比如我骑自行车,她坐在后面。”

  两个一辆车,在当时已经很大胆了。

  “后来呢?”听他讲述爱情故事,韩博不由想起自己的爱情,下意识探头看看坐在前面的妻子。

  “她大专毕业,考大专时复读过一年,参加工作近两年。我比她大,我们年龄都不小了,开始谈婚论嫁。五月下旬,我请半个月假,陪她回西北老家。我家条件不好,她家条件更困难,我把所有积蓄拿出来,留500结婚请客,另外2300给她家当彩礼。

  岳父岳母通情达理,尽管舍不得,彩礼也不算多,没反对,因为太远,他们年底也没来参加婚礼。说是婚礼,其实很简单,在市委机关食堂请大师傅抄了几个菜,去外面买了点酒和喜糖,以前当教师时的学校同事和市委机关同事凑份子,一个人二十、三十的。

  毕书记最多,他包五十块钱,小丽父母没来,我父母同样没来,毕书记不光包钱,还给我们主婚。最后算下来结婚不仅没花钱,反而赚了两百多,算上原来准备的500,我俩狠了一下心,去买了一台17寸黑白电视机……”

  婚宴在食堂,婚房就是机关干部宿舍,两口子领证,搬到一块儿就等于结婚了。

  旬丽被正式调到区文化局,当时不太愿意。

  文化局工资低,其它福利待遇更没法与港棉二厂相提并论。区领导开了口,丈夫又是市委毕副书记的秘书,为了丈夫的前途,她最终还是答应了。

  虽然工资都不高,虽然条件很艰苦,小两口日子却过得和和美美。

  可惜甜蜜的时光总是那么短暂,谈到之后发生一切,李海强脸上再也没了笑容,吟着泪水,声音带着哽咽。

  旬丽参加人家婚礼,回来路上遇害,就这么简单,案发时他人在东港,知道得并不多。不过对韩博而言,要询问的事情就多了。

  “李市长,毕副书记去东港检查工作是临时决定还是早有计划。”

  “临时决定的,其实不是检查工作,是去陪同省顾问委员会的几位老领导视察。很突然,几位老领导原来没打算去东港,一样是临时决定的,市委当天上午9点多才接到省-委办公厅通知。”

  这个问题很重要,如果他当天不随毕副书记去东港,晚上就是小两口一起去参加婚礼。要是两个人一起去,两个人一起回市委机关宿舍,悲剧会不会发生?

  换言之,如果这是一起有预谋的案件,那么凶手要杀的可能不只是旬丽。

  可他当时只是一个秘书,旬丽只是区文化局的一个普通干部,谁能跟他们有这么大仇?何况市长女儿出嫁,婚宴摆在当时最高档的海员俱乐部,普通老百姓怎么会知道,能够确定他们小两口要去的只有干部,而且还不是一般干部。

  从这个角度上分析,专案组关于流窜作案、抢劫杀人的判断有一定道理。

  韩博沉思了片刻,抬头问:“李市长,您前妻在跟您确定恋爱关系之前有没有跟别人谈过。对不起,这个问题不太礼貌,但对我很重要。”

  “韩支队,我以一个丈夫的名义告诉你,跟我结婚之前小丽是清清白白、洁身自好、作风严谨、生活检点的好姑娘。”

  “这一点我深信不疑,李市长,我是指有没有跟王大姐一样给她介绍过。”

  “有,而且不少,”

  李海强解开安全带,转过来解释道:“韩支队,我们都在政府部门工作,一个单位分来一个未婚的女同志,怎么可能没人介绍?小丽既漂亮又有文化,脾气又好,这么优秀的姑娘爱慕的人不会少,帮着介绍的人只会更多。

  她跟其他姑娘不一样,虽然能歌善舞,但一点不爱慕虚荣。并且接受过高等教育,二十二岁参加工作,不是十七八岁的小女孩,是成年人,有判断力。这些事她处理得非常好,领导同事介绍不去不好,去见一面,然后婉转地告诉介绍人不合适。

  该表态的时候就表态,不会拖,不想让别人误解,不会给其他人造成遐想。一些姑娘见过几个人之后往往会各种谣言满天飞,明明没有的事都众口铄金变成有了,她不存在这个情况,作风无可挑剔。”

  案卷上也是这么写的,曾爱慕过她的人和帮她介绍过的人,不是称赞她作风有多么好,而是说她清高,认为她眼界高。

  没有跟哪个爱慕者拖泥带水,更没有跟哪个爱慕者藕断丝连,至少从现在掌握的情况上看是这样的。

  韩博摸摸嘴角,又问道:“李市长,您跟您前妻确定恋爱关系之前,有没有跟其他女同志谈过?”

  “没有,小丽是我的初恋。”

  生怕年轻的刑警副支队长不信,李海强补充道:“我是从农村走出来的,家庭条件很一般,上面两个哥哥,下面一个妹妹,为过上更好的生活只能认真学习,当时也只有这一条路。

  再说当时的风气跟现在不一样,跟你上大学时都不太一样,我上大学时很不起眼,以至于许多同学对我没什么印象。参加工作之后同样如此,不光教师工资待遇低,而且我家庭负担重,在市区又没住房,怎么谈?”

  …………………………

  PS:衷心感谢“好书就追”和“狂灬歌”兄弟的再次慷慨打赏!(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3/44283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