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韩警官 > 第三百九十八章 老帅归来!

第三百九十八章 老帅归来!

  “韩支队,我不太明白了,您能不能说具体点?”

  老田一头雾水,周素英同样被搞糊涂了,紧盯着他一脸百思不得其解。

  韩博越想越激动,起身道:“案发当晚零下一两度,旬丽赴宴穿得是红色呢大衣,是她最好的一件衣服,结婚时狠心买的。大衣不带帽子,她又没戴其它帽子,耳朵冷不冷,脸冷不冷?

  骑自行车很冷的,晚上回去更冷,她有所准备,所以穿那么厚,戴手套。脸冷、耳朵冷,她不可能不围围巾。我认为应该查查,案发当晚她有没有围围巾赴宴,要是确实围了,围巾又去哪儿了。”

  南-港当天很冷,空气潮湿,属于那种刺骨的阴冷。

  但南-港没北方那样的暖气,大多人家没生炉子取暖的习惯,女同志出门也不像北方女同志一样戴厚厚的帽子,大多围围巾,把大半个脸围住,有的人连头一起围。

  流水账上有一条围巾,案发当晚确实很冷,从这两个角度分析,旬丽赴宴时极可能围过围巾,凶手可能把围巾当抹布使,然后找个没人地方扔掉了,现场勘查没发现,可是这与案件侦破又有什么关系?

  周素英目瞪口呆,电话那头的田国钢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破案往往只需要一丝灵光,老婆大人太伟大了,韩博觉得自己的推测极可能成立,兴奋地说:“旬丽的身份,当晚的婚礼,吸引我们太多注意力,导致我们看不到也想不到其它可能,老田,你先查查案发当晚她有没有围围巾。要是有,立即找海员俱乐部的老同志了解当年的工作人员名单,重点是女工作人员,一个不能漏!”

  田国钢反应过来,越想越有道理,越想越有这种可能,禁不住问:“韩支队,您是说……”

  “只是猜测,到底是不是需要查证。”

  “是,我立即去查!”

  一挂断电话,周素英迫不及待问:“韩支队,什么猜测?”

  韩博并没有直接回答这个问题,用双手蒙着额头和鼻子嘴,只露出一双眼睛。回想起案发当晚的环境,周素英醍醐灌顶般明白过来:“凶手的目标不是旬丽,凶手认错人,杀错了!”

  “你那天说过,在海员俱乐部工作的小伙子是小姑娘心目中的白马王子,在那儿工作的小姑娘应该同样是小伙子的梦中情人。一个比一个漂亮,一个比一个身材好,要是有一个身材跟旬丽差不多,又恰好有一件跟旬丽一样外套的姑娘,在昏暗的路灯下被认错很正常。”

  “路灯隔那么远一盏,有些地方不是昏暗,是根本看不清。”

  “凶手不敢在俱乐部门口等,只可能在远处监视,看见一个跟目标几乎别无二致的人骑自行车过来,本来就很紧张,根本顾不上仔细辨认,于是冲上去就捅,捅完发现搞错了,手忙脚乱善后,跑掉之后不敢再作案。”

  “可是旬丽没反抗。”

  “不是没反抗,是来不及反抗,或者说没机会激励反抗。”

  “冲上去自行车会摔倒,笔录材料和照片上显示自行车完好无损,旬丽身上一样没其它伤痕。”

  “所以说是猜测,先查查看。要是确实有一个工作人员跟旬丽身材差不多,有一件跟旬丽款式差不多的呢大衣,有一辆飞鸽女式自行车,且案发前一段时间与别人发生过感情或其它纠葛,那么这种可能性就很大了。”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很多案件真是巧合,周素英点点头。

  韩博不想浪费时间,收拾好办公桌,抬头道:“政委,我手机放这,你帮接电话,我上楼做实验,实验没问题立即检验凶器。只要能检出指纹或DNA,我们就能有针对性的采样比对。”

  “行,这里我盯着。”

  这个实验准备很长时间,痕迹文检室和理化室的工程师全知道。

  韩博乘电梯来到三楼,跟两个实验室主任先打了个招呼,等换好鞋和衣服走进实验区,四甲基联苯胺、茚三酮、氨基黑10B、无水乙-醇、双-氧-水和醋酸等化学试剂,夹子、脱脂棉、松香、烧杯等工具已经准备好了。

  影像室技术民警检查相机,随时准备拍照。

  “开始吧,小陈,你做第一个检材。”

  “我?”

  “让你做你就做,试验检材,出问题也没关系。小陈操作,小万做补救准备,开始吧,别浪费时间。”

  韩博不会错过任何让部下锻炼的机会,这也不是技术难度很高的试验,搞刑事技术尤其现场勘查这一行,以前经常遇到,以后一样会遇到,支队长不可能出所有现场,不可能检验所有血手印,具体工作还是需要眼前这些部下去做。

  年前准备的十几个样品,一个一个来。

  第一个失败,第二个依然失败,第三个显现出来了,纹路不管清楚。

  换实验方案,采用第二个原理进行试验。

  ……

  他们在楼上紧张的工作,周素英在楼下紧张的等待。

  光等不是事,给当年参加一起参加过婚宴的朋友打电话,请朋友帮着回忆案发当晚旬丽到底有没有围围巾。这个问题很重要,要是围了意味着她回去时可能蒙过脸,凶手有可能认错了人。

  “我跟小五先走的,菜没上完就走了,那么多菜谁吃得下。没注意,真没注意。”

  “我坐车走的,走前我爸跟王副市长说好一会儿话,我差点在车上等睡着,没注意大门口……”

  事情过去十几年,能记得这些已经很不容易了,谁会记得当晚一个不认识的人走时什么样。周素英挂断电话,长叹了一口气。

  时间一分钟一分钟过去,不知不觉天色已经黑了,一楼只剩下值班室亮着灯。

  正准备给家打个电话,让爱人和父母别等自己,外面来一辆车,从车里下来一个身材魁梧的人。

  “韦支队,您不是明天才回来么。”

  周素英倍感意外,急忙跑上去相迎,技侦支队是从刑警支队独立出来的,况且刑警支队长是局党委成员,“老帅”有资格受到这样的礼遇。

  “周政委,还没下班。”

  韦国强看看四周,亲握着她手不无遗憾地说:“本来打算赶回来参加你们的挂牌仪式,结果紧赶慢赶硬是没赶上。”

  “谢谢韦支队关心。”

  “别这么客气,小韩呢?”

  “在三楼做实验,试着提取12.26案凶器上有可能存在的手印和DNA。”

  “当年没能破案,让你们帮着擦屁股,想想就惭愧。”

  “您怎么这么说,条件不一样啊。走,去办公室坐会儿,没吃饭吧,我让值班民警去外面买几份快餐,我没吃,韩支队他们也没吃。”

  “那我就不客气了。”

  跟值班民警说了一声,回到办公室坐下,韦国强抬头道:“周政委,从东海往回赶的路上,田国钢同志给我打过电话,当局者迷旁观者清,细想起来确实有小韩猜测的那种可能。这个案子拖十几年,不能再拖,只要有希望就不能再贻误战机。

  我在路上打了几电话,从支队、从长江分局刑警大队抽调十几个民警,加强专案组力量,这会儿正在国钢同志组织下走访询问。破案心切,不是抢功,我明天就要退居二线,抢多少功也没用啊。”

  人还没回到南-港,命令已经下达了。

  或许过去这些天专案组所做的一切,田国钢事无巨细全在第一时间向他汇报过。

  12.26案本来就是刑警支队的专案组,这本来就在他的职权范围内,之所以由技侦支队长组织侦办过一段时间,完全由于当时技侦支队没正式挂牌,当时的搭档还是刑警副支队长。

  周素英怎么可能会有想法,嫣然笑道:“韦支队,您这话说的,您这是把我们当外人。”

  “现在分家了,现在跟以前不一样,必须解释一下。”

  韦国强指指对面办公区,又不无羡慕地补充道:“搞得不错,确实不错,新单位就应该有这样的新气象。”

  自立门户,让刑警支队一下子少了一半人。

  面对他,周素英心里真有些不是滋味儿,感觉像是做了什么错事,偷了人家什么东西似的。

  韦国强似乎知道她在想什么,抚摸着桌面感叹道:“队伍搞正规化建设,工作分工越来越细,警种越来越多。现在是刑事技术和技术侦察,估计用不了几年,经侦、禁毒一样会独立出去。

  警力下沉,分局负责各自辖区治安,便衣大队也没必要继续存在。禁毒力量薄弱,禁毒形势越来越严峻,我打算这两天跟局领导请示撤销便衣大队,把便衣大队并入禁毒队,加强禁毒力量。”

  有那么点英雄迟暮的意味。

  周素英能感觉到他内心的失落,立即岔开话题:“韦支队,您觉得韩支队猜测的那种可能性有多大。”

  “这说不准,不过我们当年做了很多工作,小韩接手之后又做了许多工作。一个大活人不可能无缘无故被杀,排除掉其它可能,好像只剩下这一种可能。”

  请输入正文(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3/44284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