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韩警官 > 第四百章 疑邻盗斧

第四百章 疑邻盗斧

  “老帅”隐忍十几年,不动则已,动起来雷霆万钧。

  下午人还在回南-港的路上,就借禁毒大队和长江分局联合侦办的两起毒案,经分管刑侦和治安的崔副局长同意,给开发区分局布置了一个扫毒兼扫黄的突击行动。

  从分局机关和基层所队紧急抽调的40多名刑警和治安民警,在距主城区最近的二郎桥派出所待命,市局治安支队姜副支队长、分局杨副局长和刑警支队禁毒大队钱晋龙大队长坐镇。

  手机、小灵通和寻呼机全部上交,未经允许不得离开院子一步,不到最后一刻不会宣布即将执行的是什么任务,一样不会宣布去什么地方执行任务。

  跨分局用警,突击行动,每年都会搞几次,张兴宝习以为常。

  别人坐在车上闭目养神,他睡不着,跟另外几个民警一起挤在小食堂看电视。

  “待命待命,已经待三个半小时,到底要待到什么时候。”

  “想知道?”

  “嗯。”

  “想知道去楼上问姜支队和杨局,他们不可能不知道。”

  ……

  同志们等得有些不耐烦,插科打诨开起玩笑。张兴宝正准备插两句,刑警队老吴抱着一箱饮料走进食堂,见人就发。

  “来来来,不要抢,一人一瓶。小孙,接着。兴宝,这是你的。”

  “发饮料,这么好,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让你喝就喝,哪来这么多废话。”

  老吴撇了小江一眼,又从口袋里摸出盒烟:“从杨局那儿顺的,见者有份,兴宝,你来发,我去隔壁。”

  饮料准备好几箱,看样子是所里请客。

  众人也不客气,该喝就喝,该抽就抽。一集电视剧没看完,饮料没了,老吴给的好烟也没了,到处是空饮料瓶和烟头,小食堂里一片狼藉。

  电视剧拍得不怎么,没什么意思,张兴宝刚起身走出食堂,打算去大客车上眯会儿,老吴又从楼上跑了过来,敲敲食堂门:“卫生卫生,注意点卫生!小孙,你最年轻,打扫一下。”

  他只是一个普通民警,最高职位是“探长”,行政职务没有,连副中队长副指导员都没干过,但他有资历,是刑警大队乃至分局资格最老的民警。

  所长没资格上去陪姜支队喝茶聊天,他有!

  不是领导的领导,发号施令没人敢说什么,小孙应了一声,很不情愿地打扫起卫生。

  就在众人调侃小孙运气不好,被“吴局”支使着干这干那之时,经过小孙精心分拣的垃圾已装着塑料袋里,正在送往今天刚挂牌的技侦支队路上。

  田国钢用手电照照里面的空瓶子、空烟盒和几个烟头,不放心地问:“老吴,会不会搞错?”

  “怎么可能!”

  老吴接过袋子,指着瓶上的包装纸说:“看见没有,我做过记号,刻意塞给他的,再说瓶子上不全有烟盒。烟屁股也不会错,他扔一个小孙捡一个。一共抽四根,有我给的,有他自己的,趁他没注意全捡起来了,错了我负全责。”

  不能放过一个坏人,更不能冤枉一个好人。

  何况这个人不是一般人,而是一个公安民警。

  田国钢点点头,没再说什么。

  来得早不如来得巧,车开进豪华气派的刑事技术中心大院儿,拿着塑料袋刚走进大厅,叮一声,电梯门开了,从里面走出五六个年轻的技术民警,“少帅”走在最前面,他们面带笑容,喜形于色。

  “韩支队。”

  “老田,你怎么过来了,查怎么样?”韩博倍感意外,下意识看看他身边的生面孔。

  “我让他过来的。”

  韦国强出现在走廊里,指了指周素英刚打开灯的会议室:“韩支队,外面说话不方便,进来说。”

  怪事年年有,今天特别多。

  韩博一直忙着做实验,对下面发生的事一无所知,从一个部下手中接过检验报告,示意他们先去吃饭,一头雾水走进会议室。

  “韩支队,介绍一下,吴长城同志,开发区分局刑警队民警,当年同我一起全程参与过12.26案侦破。这名字没取好,吴长城,无长城,他父亲当年差点因为这个被批斗。”

  “老帅”心情不错,居然拿老部下的名字开起玩笑。

  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检出点名堂,韩博朝立正敬礼的老吴点点头,递上报告:“韦支队,血手印显现出来了,这枚指纹虽然残缺不全,但纹路还算清晰流畅,特征点也比较明显。”

  “好,好,太好了!”

  “老帅”激动得无以加复,打开报告看着用数码相机拍摄,用激光打印机打印的指纹急切问:“老田,老吴,你们的事办得怎么样?”

  有指纹就意味着有线索有证据,不再像当年一样一点头绪没有。

  田国钢欣喜若狂,连忙举起塑料袋:“报告韦支队,办好了,生怕他手太干,老吴还在上面喷了点东西。”

  “这是什么?”韩博更糊涂了。

  “嫌疑人的指纹,瓶子上,烟盒上全是。”韦国强笑了笑,又补充道:“嫌犯抽过的烟头,刚抽的,很新鲜,绝对能检出他的DNA。”

  关于凶手杀错人只是推测,下午刚开始查,尚未确定侦查方向,嫌疑人居然这么快浮出水面,这未免太快了吧!

  韩博满腹狐疑,考虑到破案要紧,连同检验报告一起交给搭档。

  参与实验的民警正在接待室吃饭,一个都没下班。“老帅”急成这样,周素英自然不会让他等三五天,立即出去安排民警提取比对。

  “韩支队,差点忘了问,DNA提取出来没有?”

  以前是“小韩”,现在是“韩支队”,“老帅”态度变化如此之大,韩博真有些不太习惯,不无尴尬说:“检出一个DNA分型,匕首把用布条缠的,缠绕那么紧,白布摸成黑布,制作匕首的人留下脱落的细胞很正常,提取难度并不大。”

  “有指纹,有DNA,这个案子就好破了。”

  韦国强终于松下口气,坐下来解释起来龙去脉。

  原来正在检验比对指纹和DNA的那个嫌疑人一直没离开他视线,甚至一直在眼皮底下,韩博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好奇问:“韦支队,您当年怎么会想起买报废的8号车?”

  “我是没那么高文化,但我有眼睛和耳朵。怎么让血痕显现出来,怎么提取,怎么比对,外国电影上有。当时觉很神很玄,像是在看科幻片,对我来说这是一个希望,如果把车保存好,将来我们有这个技术,这个案子不就好破了。”

  机会永远留给有准备的人,这句话一点没错。

  韩博打心眼里佩服他的先见之明,又忍不住笑问道:“韦支队,报废车也不便宜,您从废旧车辆回收公司买回来花多少钱?”

  “个人没花钱,我一年工作才多少!”

  “老帅”诡秘一笑,有那么点不好意思地说:“市委机关的车保养得好,报废时还能开。我当时刚调到市局担任刑侦副支队长,条件没现在好,支队就一辆桑塔纳和一辆212老吉普,我就跟支队长说花几千块钱买辆旧车先凑和凑和。

  用车确实紧张,支队长没意见,回收公司见公安局要买,他们跟交警队关系你知道的,只象征性收了一千块钱。考虑到这是证据,嫌疑人身份又那么特殊,不知道他背后有没有其他人,买回来没敢开,找拖车直接拖到停车场,一直停到尽头。”

  “花钱买车,买回来又不开,您怎么跟上级交代的?”

  “这个简单,伏尔加现在看不见几辆,那会儿很多。我托人管南州市矿山机械厂借了一辆,车型、颜色一模一样,换上车牌,跑两三个月,后来找了个借口说车要大修,一千块钱买的花五千修不划算,又给人还回去了。”

  不愧为“老帅”,只能用“老奸巨猾”来形容。

  韩博想了想,又问道:“韦支队,夜里的突击检查怎么办,黄赌毒扫不扫?”

  韦国强回头看看两位曾经的老部下,一脸诚恳地说:“先跟你道个谦,我越权了,不应该插手你督办的毒案。考虑到张兴宝不同于一般嫌疑人,当这么年警察,我们那一套他全知道,警觉性极高,想不打草惊蛇,只能出此下策。”

  破案心切,无所不用其极。

  等了十几年,终于看到点希望,韩博能理解他的心情:“韦支队,您没必要道歉,崔局之所以让我督办,不是由我督办有多合适,是因为您在外地执行任务,又正值大年初一,除了我这个值班副支队长他找不到第二个人。”

  “一码归一码,该道歉还是要道歉。”

  韦国强摆摆手,若无其事说:“至于安排好的行动,按原计划进行,零点准时出发,突击检查港区的三家娱乐场所。钱晋龙有线索,不会扑空,更不会影响到长江分局正在侦办的那起毒案。”

  不存在如何收场的问题,韩博没什么好担心的了,目光突然转移到田国钢身上:“老田,海员俱乐部查得怎么样,当年张兴宝与海员俱乐部的女工作人员有没有发生过交集?”

  “有!”

  田国钢从包里取出一张合影,指着第二批左数第三个姑娘说:“她叫梁丽云,港务局职工子弟,我们下午找到的一个老大姐说她与张兴宝谈过,曾经有一段时间张兴宝经常开8好车去找她,后来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没成。

  老大姐记得她有一件红色呢大衣,其实不光她,当时衣服款式不多,很多人有。女式自行车也一样,总共就凤凰、飞鸽、三枪那几个品牌。老大姐回忆她身材跟旬丽差不多,要是穿上呢大衣,围上围巾,再骑上飞鸽自行车,大晚上真不容易分辨。”

  “她现在什么地方?”

  “出国了,嫁给一个外国海员,到底哪个国家的不知道,户口没注销。她有一个哥哥在江城工作,她父母跟她哥哥一起过,我们正在打听她哥哥的联系方式,在南-港她家亲戚不少,应该不难打听。”

  他喜欢人家,人家不喜欢他,或者说更喜欢钱,喜欢国外的优越生活,因爱生恨,作案动机似乎有了。

  更重要的是,他形迹那么可疑。

  从现在掌握的情况看,他跟旬丽被杀脱不开干系。

  韩博正回想整个案情,周素英走进会议室,轻轻带上玻璃门,欲言又止。

  “指纹没比对上?”韩博下意识问。

  “没有。”

  这不是一个好消息,周素英心里很不是滋味儿,一脸无奈说:“同志们从饮料瓶和烟盒上提取到嫌疑人的全手指纹,一个一个比对,比对完换人比对,特征点对不上,一个手指都比对不上。”

  “怎可能比对不上!”韦国强懵了,无法接受这个结果。

  “确实没比对上,除非检材搞错了。”

  吴长城脱口而出道:“不会错,这么大事我们不可能搞错。”

  怎么可能搞错,韦国强深信自己的判断,追问道:“周政委,DNA呢,DNA有没有比对上?”

  “正在检验,我打电话问过小方,大约需要再等一个半小时。”

  凶手作案前磨过匕首,所以在匕首上留下一枚指纹,指纹没比对上,DNA能够比对上的可能性微乎其微,除非多人作案。不过这样的案子,多人作案的可能性不大。

  韦国强心里拔凉拔凉的,瘫坐在椅子上一声不吭,紧皱眉头,给人感觉像猛然老了十岁。

  田国钢和老吴面面相窥,同样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同样不敢相信这一切是真的,可当着刑事技术部门两位主官的面,又不敢提出任何疑义。

  几分钟前谈笑风生的会议室一下子陷入沉寂,韩博不知道该这么安慰他们,只能接过值班民警热好的快餐,就着开水细嚼慢咽。

  一个半小时很快也很漫长,尤其今晚。

  吃完饭,收拾好桌子,就这么干坐着陪他们等待,一直等到检验结果出来。

  “不是他,居然不是他,疑邻盗斧,邻人偷斧,邻人遗斧……想想就可笑,我韦国强竟然疑神疑鬼这么多年,我……”

  “韦支队,您春节都没回家,一回来就直奔这儿,先回去陪嫂子,先回去看看孩子。”

  “几千公里赶回来一定很累,先回去休息。”

  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韦国强失望到极点,一声不吭走出会议室,快走到大厅时突然回过头:“小韩,我等你消息,拜托了。”(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3/44284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