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韩警官 > 第四百零二章 不能搬石头砸自己脚

第四百零二章 不能搬石头砸自己脚

  下午2点,准时赶到古色古香、极具民国特色的长江分局参加案情分析会。

  “老帅”精神抖擞,精神状态与昨晚判若两人。

  他参加这个会议意味着将接手督办,毒案尤其涉及毒品、毒资和人员较多的毒案属于很严重的刑事案件,与爆炸、投毒、纵火及死亡多人的命案一样属刑警支队管辖范围。技侦支队长督办名不正言不顺,由他接手是韩博主动提出来的。

  “截止昨日下午,我们已掌握小毒贩18人,其中长江区7名、港区5名、开发区3名、南州区2名,东港1名。大多为娱乐场所保安、服务生,再就是游手好闲的无业人员。”

  “这个女人叫盛雨惠,今年28岁,南岗县人,初中毕业就去南方打工,说是打工,其实是在外当小姐,坐-台。老家许多人知道,名声不好。丈夫在南岗一个民营企业上班,比较懦弱,娶盛雨惠也是不得已而为之,二十多岁不能没老婆。

  盛雨惠回南岗跟丈夫结婚之后,就同当地一个开饭店的有妇之夫鬼混,后来不知道怎么认识了蒋辉,来市区与蒋辉姘居。蒋辉妻子对此有所耳闻,可能之前负债累累的日子过怕了,只要有钱回家就视而不见……”

  边耀新介绍的18个小毒贩其中包括贼猴子,照片贴在白黑板上,从关系图上看他在贩毒团伙中的地位还是比较高的。

  公安机关使用特情不叫派人去卧底,通常称“贴靠”。

  正常情况下时间很短,一两天、两三天,极少出现李固这样混进去这么长时间的。

  看样子案件破获之后要跟检察院耐心解释,在确保对方不会泄密的前提下甚至要提供关于李固是特情的绝密材料,不然抓那么多小毒贩却不抓他这个“大毒贩”,负责审查材料的检察官会提出疑问。

  韩博自然而然想到李固怎么脱身,“老帅”和钱晋龙心里则有那么点不是滋味儿。

  光卖冰-毒的小毒贩就高达18人,算上已浮出水面的主犯蒋辉、盛雨惠,以及蒋辉背后的大毒枭,涉案人员高达20多人。这样的贩毒团伙别说在南-港,在全省也极为罕见。而这起毒案居然是分局侦办的,让专业缉毒的市局禁毒大队很尴尬。

  边耀新不知道他们在想什么,汇报道:“整个团伙层次分明、分工明确,小毒贩负责卖,盛雨惠和李固负责送货拿钱,负责管理在全市大小娱乐场所卖冰-毒的小毒贩。蒋辉是整个贩毒网络的组织者,他负责从上家进货,也在暗中掌控整个团伙运转。

  他让盛雨惠出面租车,频频换车,盛雨惠及李固每次与小毒贩交易时他都在远处观察。发现不对劲,打电话通知二人撤,种种迹象表明他同样做好放弃二人独自潜逃的准备。”

  ……

  案情不复杂。

  下线全部掌握了,蒋辉和盛雨惠租住的小区已在监视中,从立案侦查到现在收集到的证据足以把他们送上法庭,甚至能将蒋辉和盛雨惠送上刑场。

  现在的问题是蒋辉的上线在哪儿,他夸张到可以铺货的冰-毒从哪儿来的!

  蒋辉已经这么狡猾了,他背后的毒枭只会更狡猾。

  从他们的联系方式上看,要是立即收网,极可能有一个制毒工厂的毒枭会毫不犹豫切断与蒋辉的联系,想顺藤摸瓜抓到他及有可能存在的同行非常难。

  好不容易遇到一起大毒案,邓局当然想把整个团伙一网打尽,不想跟禁毒大队一样搞成一锅夹生饭。

  “耀新同志,你们先去隔壁休息会,我跟韦支队、韩支队再研究研究。”

  “是。”

  涉及到特情身份,邓局非常谨慎。

  打发走部下,等禁毒大队长钱晋龙很识相的一起走出会议室,指着白黑板上的贼猴子照片笑道:“韦支队,这个李固是我们的特情,韩支队帮我们分局发展的,很聪明,也很可靠,种种迹象表明已获得蒋辉信任。”

  在使用线人这一问题上,身边这位是坚决反对的。

  韦国强倍感意外,以为听错了。

  韩博岂能不知道他会想起什么,微笑着解释道:“李固不是吸毒人员,是我在思岗担任派出所长时管控的一个前科人员,算起来前科人员都不是。他大事不犯、小事不断,只是被收审过,没判刑、没劳教,胆子说小不小,说大也不大,不敢沾毒品。”

  一个从思岗混到市区的混混儿!

  韦国强反应过来,从邓局手中接过烟问:“老邓,你们怎么打算的?”

  “涉案人员20多个,要监视要取证,占用我们太多警力。毒案也不是其它案件,不能因为想破大案、抓毒枭、捣毁地下制毒工厂就任由毒品在我们眼皮底下泛滥。这么拖下去不是事,我们打算抓小放大,让李固继续贴靠,看能不能顺藤摸瓜抓到毒枭。”

  “将小毒贩一网打尽,他怎可能不怀疑李固?”

  “先抓捕盛雨惠,再将小毒贩一网打尽,然后放出风声,让他以为问题出在盛雨惠落网上。”

  贩毒不同于一般犯罪,只要贩卖毒品达到一定数量就是死刑。

  蝼蚁尚且贪生,何况人。

  先抓盛雨惠,然后将小毒贩一网打尽,就算不放出风声他一样会以为姘头交代的,可是这么做存在两个风险,一是放主犯跑了以后抓不到这个责任谁负,二是特情在贴靠时发生意外怎么办?

  人命关天,前科人员一样是人,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怎么跟人家亲属交代。

  想破大案不可能没风险,蒋辉跑掉可以上网追逃,只要跑不出中国他迟早会落网。关键是特情,一起跑路不是在市区帮着送送货拿拿钱,要是跟蒋辉一起跑进毒窝天知道会发生什么。

  韦国强沉思了片刻,回头问:“韩支队,你怎么看?”

  蒋辉信任李固不等于他背后的人一样会信任,毒枭提着脑袋制毒贩毒,真正的心狠手辣,韩博打心眼里不想让李固冒这个险,可看的邓局那一脸期待的样子又不好反对。

  “我觉得应该先跟李固谈谈。”

  “小史跟他谈过,他说没问题,说能够应付各种情况。韩支队,他确实聪明,整个一大滑头,他说没问题应该没问题。”

  谈过,估计是给贼猴子加钱了吧!

  一个想破大案想抓毒枭,一个钻在钱眼里,一拍即合,根本用不着做什么工作。

  韩博能说什么,何况人家征求意见主要是表示尊重,从现在开始“老帅”负责督办,他负责侦办,技侦支队长没发言权。

  “既然李固说没问题,可以冒冒险,我没有意见。”

  “少帅”表了态接下来看“老帅”的,邓局追问道:“韦支队,你看呢?”

  “我一样没意见,不过工作一定要做好,要把有可能遇到的困难、有可能出现的突发情况考虑到,要制定几套应急预案,一旦外围跟踪监视的同志被察觉或贴靠的特情遇到危险,不至于手忙脚乱,不知所措。”

  “韦支队放心,这么大案子我们肯定要考虑周全。”

  ……

  开完案情分析会,两位支队长同车回市局。

  “老帅”显然意识到昨晚太过感情用事,把韩博请进阔别已久的办公室,带上门不无尴尬说:“小韩,昨晚回去想了想,我觉得还是不能排除张的嫌疑。雇凶杀人的可能性不大,多人作案的可能性也不大,但刻意误导我们的侦查方向,用别人的匕首作案的可能性不是不大而是非常大!”

  “我也是这么想的。”

  “不好意思,昨晚不够冷静,让你笑话了。”

  “韦支队,我怎么可能看您笑话,别这么说,千万别这么说。”

  年轻的支队长为人处世真无可挑剔,尽管在一些问题上有分歧,但跟他相处却能感觉到很愉快。

  韦国强暗赞了一个,坐下道:“小韩,我觉得报废的8号车还是要勘查,被害人流那么多血,凶手身上不可能一点没有,如果是张是凶手,车门、座椅、方向盘这些位置很可能会沾上,你是专家,只要有,你绝对能检出来。”

  不是有没有,而是确实有,并且成功比对上了,现在的问题是作案动机和证据。

  张兴宝跟海员俱乐部女工作人员梁丽云谈过一段时间,尽管最终没能走到一起,并不意味着会因此杀人。要是失恋就痛下杀手,一年全国会发生多少起情杀案。

  要是贸然传讯会带来一系列麻烦,会不会造成恶劣影响放一边,光这个案件本身就很麻烦。

  不是没证据,只是证据不足。

  具有重大作案嫌疑又有证据,谁敢放人,放走之后谁知道他会不会潜逃甚至自杀;不放,把他关进看守所,可以关他一个月,顶多延长羁押两个月,在没有其它证据的情况下难道还能关他一辈子!

  不动不会打草惊蛇,同样不会造成一系列麻烦,他会跟现在一样在视线里,想什么时候抓就什么时候抓。

  在联系上梁丽云搞清楚他俩之间到底发生过什么,在收集到足够证据之前,韩博不想轻举妄动,不想搬石头砸自己脚,若无其事笑道:“行,周一上班就安排,争取周一晚上或周二晚上组织民警去停车场勘查。”(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3/44284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