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韩警官 > 第四百零四章 大行动(二)

第四百零四章 大行动(二)

  周六政委值班,周日支队长值班。

  上任支队长没几天,出任刑警副支队长兼技术大队长已经很长时间,作为警犬队(警犬技术室)的直接领导,因为总忙这忙那,从去年到现在竟然从未去过警犬队。

  “狗倌”不止一次发过牢骚,说警犬队是后娘养的,既不受局领导待见也不受支队领导待见。

  这两天局里要组织禁毒专项行动,他们年前引进了两只搜毒犬,还特批了几小包毒品给他们训练,时间太短不知道训怎么样,韩博决定来看看,如果靠谱就让他们参加接下来的行动。

  支队领导终于来了,“狗倌”激动不已,带犬民警和助训员士气高昂,一个科目一个科目演示,钻火圈、上独木桥,搞得跟马戏团似的,要不是最后两只小警犬成功嗅出隐藏的毒品,韩博真会继续把他们当“后娘养的”,以后没什么事绝不会来。

  狗吃得比人好,这里每天都在花经费。

  现在狗有的吃,不等于将来一样有的吃,“少帅”脸上终于露出笑容,接下来的经费应该没什么问题。

  张文彬终于松下口气,信誓旦旦保证道:“韩支队,时间太短,再给我们三个月,会比现在更准更快,到时候搜毒犬、搜爆犬包括搜救犬全能形成战斗力!”

  “训得不错,就应该这么训么。”

  韩博表扬了一句,意味深长说:“张主任,你们不光要训,同样要做好随时出警的准备。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只有在实战中发挥作用才是成绩。”

  “韩支队,我们倒是想出去遛遛,关键没人叫我们去。”

  “养兵千日用兵一时,会有的。”

  ……

  跟周日值班的带犬民警聊了聊,同他们吃了一顿饭,看演示时把手机调成振动,吃饭时手机又放在包里,上车一看好几个未接。

  三个是老婆大人打的,让早点回家吃饭,吃完饭陪她一起去看电影。《卫斯理蓝血人》这几天热映,之前看过宣传海报,内容很扯淡。

  她不在乎内容,只想去看刘德华和关之琳,尤其刘德华!

  二十八九岁快当妈妈的人,堂堂的掌管上亿资金的良庄农民合作基金会董事长,见过大世面、经历过大场面的省级三八红旗手,市县两级十大杰出青年,居然跟十六七岁小姑娘一样追星,还追一个实在算不上帅的男明星,想想就郁闷。

  另外几个电话是苏海冰和小徐打的,他俩一个中午回来的,一个刚刚回来的,没回家,全在即将移交给经侦大队的老技术大队。

  离这么近,当然要见见。

  老田老吴在外面调查,他们有钥匙,直接开门进来的,正在贴发票留着将来报销车旅费。

  “韩支队。”

  “辛苦了,别这么客气。”韩博举手回礼,下意识看看墙角里的行李。

  “白跑一趟,花那么多冤枉钱,一无所获。”

  一路鞍马劳顿,苏海冰精疲力竭,一脸沮丧地汇报起此行经历:“除了没收获,其它方面倒是挺顺利,学校人事变动不大,旬丽上大学时的辅导员现在是老师,对她印象比较深刻的另外两个老师,一个退休了一个没退休在搞行政……”

  不是没收获,是收获很大!

  苏海冰无意中提的一个情况,让韩博大吃一惊。

  “怎么可能,韦支队说过继任局长担心惹麻烦,上任后很长一段时间提都不许提。海冰,那位老师有没有记错?”

  “不会错,92年9月份的事,正好新生开学,他记得很清楚。”

  小徐同样觉得奇怪,忍不住说:“要不要问问韦支队?”

  “不用问,绝对不是他安排的。”

  开始没在意,领导这一提苏海冰发现这事有些蹊跷,沉吟道:“可能是李海强安排的,他在市委工作,给市领导当秘书,有理由也有能力做到这一点。”

  “也可能是当年被调整的局领导,这算不上大事,他们一个电话就行了。”

  旬丽上大学期间的社会关系没问题,却无意中发现另一个问题,这个案子越来越有意思,韩博从头到尾回想了一下案情,突然笑道:“我猜出是谁了,韦支队的怀疑有根据,但他真可能怀疑错了。”

  “韩支队,你越说我越糊涂,你猜出是谁,韦支队又怀疑谁?”一直在外执行任务,苏海冰对这两天发生的事一无所知,被搞得一头雾水。

  “其它事上车跟你们细说,有没有那位老师的联系方式?”

  “有,手机、办公室电话和电子邮箱全有。”

  “走,一起去刑技中心,我有照片,用电子邮件发过去请他辨认一下。”

  说行动就行动,二人行李都顾不上拿就一起走进市局机关大院,钻进停在主楼左侧停车场的商务车,马不停蹄往技侦支队赶去。

  路上,韩博简单介绍“老帅”掌握的情况,通报报废的市委8号车勘查结果,苏海冰终于明白他无意中的发现意味着什么。

  赶到支队,跟今天值班的政委打了个招呼。

  从办公桌抽屉翻出照片,拿到隔壁办公室扫描,苏海冰联系旬丽上大学时的辅导员,电子邮件发过去等了半个多小时,今天休息身边没电脑只能去网吧查收邮件的大学老师打电话确认就是9年前那个人。

  周素英了解案情,这个结果让她觉得匪夷所思,沉默好一会儿突然道:“不是他,就算是他也不是他。”

  就算是他也不是他,这句话怎么理解怎么自相矛盾,但在座的人却觉得很合理。

  要么不是他干的,如果是他干的,那意味着他比想象中更狡猾,早在很多年前就做好东窗事发的准备。不声不响走一步闲棋,让你去查,等你去发现,等你发现之后反过来证明他的清白。

  从来没遇到过这么棘手的案子,简直能拍一部环环相扣的刑侦电视剧。

  苏海冰凝重问:“韩支队,接下来怎么办?”

  “他可能真是无辜的。”

  韩博回想起当年的大背景,抬头道:“他不是凶手,他知道一些我们不知道的情况,出于自我保护他不敢说,可不说不等于查不到他,所以……”

  周素英越想越有道理,一起分析道:“有这个可能,旬丽腹部四处锐器伤,当年没解剖检验,无法确认哪一处是致命伤,也就是说凶手捅完之后她极可能仍有呼吸。”

  又不是没证据,又不是找不着人。

  小徐觉得分析来推测去纯属浪费时间,忍不住提议道:“韩支队,周政委,干脆传讯,把他叫过来问问。”

  “不行!”

  不等韩博开口,周素英便脱口而出道:“万一是他呢,不是万一,所有证据都指向他,而是极可能是他。”

  “政委说的对,没把握我们不能轻举妄动。”

  韩博权衡了一番,起身道:“各位,这个案子的背景,这个案子涉及到的人,从一开始就不断分散乃至转移办案民警的注意力,一系列巧合变成一个个障眼法,让一次次无意中先入为主的办案人员无法透过现象看到本质。

  我们不能犯同样错误,不能先入为主。

  换言之,不要把它当成一起多复杂的案件,这个世界上也没那么多精心策划到让我们警察束手无策的犯罪。事实上越是有预谋,越是精心策划,凶手留下的破绽会越多。保持清醒头脑,不要受那些障眼法影响,踏踏实实查,我觉得离凶手已经很近了。”

  周素英深以为然,附和道:“我们有嫌犯的指纹,有嫌犯的DNA,韩支队关于错杀判定非常有道理,摸排范围已经缩这么小,只要工作够细致,我相信很快就能查个水落石出。”

  细想起来也只能这么查。

  苏海冰咬咬牙,斩钉截铁说:“锁定海员俱乐部,摸排所有当年与俱乐部女工作人员有矛盾的人,有一个算一个比对指纹,嫌疑大的比对DNA。同时组织警力秘密摸排张当年关系较好和他当年常接触的人,匕首不可能是从天上掉下来的,路上捡的可能性也不大,如果是他干的,只要找到匕首主人或磨过匕首的人,一样能形成证据链。”

  “对,就这么查。”

  “韩支队,范围虽然已经缩得很小,但光凭我们几个人手还是不太够。”

  “技侦支队一样有侦查员,技术侦察也是侦查员么。”

  韩博含蓄地笑了笑,转身道:“政委,你安排一下,让技术侦察大队参加侦破。政工室、技术管理室,只要不涉及业务的民警全可以抽调。”

  技术手段不能被滥用,决定了技术侦察大队平时没什么事,同警犬队一样成了支队最清闲的单位。

  法医和搞其它检验鉴定的技术民警一个比一个忙,指挥中心一叫要出现场,从现场回来要检验各区县公安局送检的检材,在一栋楼里工作,技术侦察民警总闲着不太像样。

  周素英觉得这是个好主意,不禁笑道:“行,我现在就打电话通知他们回来,取消休假,全上专案。”

  当领导了,不可能跟以前一样什么事都亲力亲为。

  安排好一切,回家陪老婆大人吃饭,陪老婆大人一起看电影。

  捧着爆米花,喝着饮料,一个看刘德华,一个看关之琳,然后看男女主角爆发激情,进行灵与欲的彻底沟通——神交,仿佛回到无忧无虑的大学时代。

  “有情人却无法终成眷属,结局不好,如果我是导演,我不会这么拍。”走出影院,李晓蕾噘着嘴嘀咕起来。

  韩博拉开车门,把国宝级的孕妇伺候上车,关好门,绕到左边爬上驾驶座,系上安全带:“老婆,导演编剧编瞎话也要符合最起码的逻辑,他不能违背他自己设计的体系,两个不同种族,这跟人鬼殊途一个道理,有情人终成眷属那不乱套了。”

  居然能讲出道理,李晓蕾吃吃笑道:“反正是编瞎话,反正没人当真,为什么不能那么编。”

  “好吧,你说得对,这导演想象力倒是挺好的,竟然能想出神交,老婆,我们回去试试?”

  “嘻嘻,你是不是想了?”

  正打情骂俏,手机很不合时宜的响,老田打来的,不能不接。韩博把车靠到路边,竖起食指嘘了下,摁下通话键。

  “韩支队,我田国钢,我正在从江城往回赶的路上,我下午找到梁丽云父母,两位老人通情达理,非常配合,当我面拨通梁丽云在英国的电话。有时差,接电话时英国那边天还没亮,梁丽云也很配合,起床跟我谈半个多小时。”

  “了解到什么情况?”

  田国钢回头看看身边的旅客,靠在窗边压低声音道:“情况有些出人意料,梁丽云说案发当年她俩关系很好,分手是92年春天的事,并且提出分手的不是她而是张。她一直没在意,直到我联系上她问起这件事,才想起分手前一年张举动有些反常。

  总是忧心忡忡,开始经常见面,刚谈时三天两头去海员俱乐部,后来越去越少,不知道他在忙什么,不知道他整天想什么,细想起来发现他当时整个人都变了……”

  张兴宝不一定是凶手,但这个案子绝对跟他有关系。

  韩博挂断电话,正准备开车,手机又响了,汤局亲自打来的,这个电话更不能不接。

  “汤局,我韩博,有什么指示。”

  “小韩,计划不如变化,长江分局发现战机,国强同志认为可以采取行动,大行动同样要提前,其它单位我已经下达完命令,技侦支队你组织一下。”

  “是!”

  警犬队终于能派上用场了,先拨通“狗倌”手机:“张主任,我韩博,请你立即通知带犬民警及助训员归队待命,等我电话,随时出警。”

  能执行任务张文彬既高兴又担心,高兴的是警犬队不再是吃闲饭的,担心的是可能又要去犯罪现场根据嗅源追踪,追来追去追不出什么名堂,腿跑断不算还会出洋相,还会被侦查看笑话。

  他打了个激灵,忐忑不安问:“出警,韩支队,出什么任务,出什么现场?”

  “什么任务暂时不宣布,注意保密纪律。”(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3/44284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