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韩警官 > 第四百零七章 调查摸排

第四百零七章 调查摸排

  经侦大队要搬进老技术大队,12.26案专案组只能转移战场,搬到刑技中心(技侦支队)心理测试室。

  以前搬过来不太合适,现在政委兼任专案组副组长,技术管理室主任腾文放、技术侦察大队长沙海健包括大队民警全是专案组成员,法医室、痕迹文检室和DNA实验室技术民警参与过材料分析及物证检验,没必要再跟之前一样保密。

  心理测试室由办公室、测试室、观察室三部分组成,测试室与观察室中间有一块单向透明的大玻璃,观察室西侧是一间训问室,中间同样用单向透明的大玻璃隔开,坐在观察室里可看见和听见两侧的测谎或审讯。

  走道对面是两间羁押室,用于临时关押办案单位送来采样检验或测谎的嫌疑人。

  设备先进,布局合理,这里就是办案的地方。

  不光公安可以在此办案,在陈局规划中纪检部门和检察院也可以过来借用心理测试室的设施甚至人员,因为纪检部门和检察院反职务犯罪部门没测谎设备,在办理案件时又有这方面需要。

  从六十年代的老楼搬进宽敞明亮极具现代化气息的心理测试室,想想正在侦办的案子,苏海冰仿佛经历过一次时空穿越。

  “周政委,韩支队昨夜熬到几点?”

  “凌晨3点多,把毒贩送进看守所,把吸毒人员送到安康医院,陪参加行动的思岗县局同志吃完夜宵才回家休息。”

  小徐整理好一堆材料,好奇问:“周政委,昨天抓多少贩吸毒人员?”

  “大小毒贩37名,吸毒人员224名,戒毒所和安康医院人满为患。今天开始深挖细查,涉毒人员会越来越多,禁毒大队接下来有得忙。”

  周素英看看刚贴上白黑板的21张照片,又回头道:“涉及到治安处罚,治安支队和刑警支队联合查处。我们走访询问的人越来越多,如果张现在仍留意极可能会察觉。韩支队昨夜回去休息前给韦支队打过电话,张今天一早就被抽调进专项行动,这会儿正在戒毒所讯问吸毒人员,接下来一段时间他出不来,抽不开身。”

  “变向把他控制住,这么安排最好。”

  “韩支队把能想到全想到了,现在看你们的。海冰同志,你负责具体侦办,你分配任务。”

  “是”

  在这个案子上已耗那么多天,投入那么多经费,包括“老帅”在内的刑警、技侦三位支队领导如此重视,要人给人、要钱给钱,甚至为案件侦破想方设法创造条件。

  苏海冰压力巨大,不敢再耽误,拍拍手边的一堆案件材料:“腾主任,你是技侦支队技术管理室主任,基础信息采集本来就是你负责的工作之一。当年摸排过的前科人员信息采集,我想麻烦你多费点心,主要是采集指纹。”

  “没问题,就像你说得,这本来就是我的工作。”腾文放点点头。

  “老田、老吴,你们对张最了解,由你们二位负责调查张的社会关系,尤其退伍之后的社会关系及调入我们公安系统之后的工作表现,事无巨细,全要搞清楚。”

  “行。”老田和老吴对视了一眼,毫不犹豫答应下来。

  苏海冰走到白黑板前,指指贴在上面的21个女工作人员照片,接着道:“当时物资匮乏,衣服款式不多,自行车品牌不多,她们几乎都有红色呢大衣,都有一辆24女式自行车,也就是说她们都有可能是凶手的目标。

  沙大,你们五个人,算上我和小徐一共七个人。三七二十一,一个人正好负责三个。事情过去十几年,她们陆续离开海员俱乐部工作,有的人甚至去了外地,现在只有一些户籍资料和职工档案,想想办法,找到她们,了解她们当年的社会关系,特别是在感情和经济方面有没有得罪过人。”

  “不光要了解她们个人,还要通过她们了解其他人。”

  周素英敲敲桌子,补充道:“不光感情或经济都可能涉及到个人隐私,她可能难以启齿,不愿意多说。所以了解到的情况要第一时间沟通,以便相互验证。”

  ……

  要调查的人越来越多,参与侦办的民警一样越来越多。

  “老帅”给的5万经费所剩无几,他现在忙焦头烂额,为钱的事找他不太合适,接下来的办案经费只能由技侦支队暂时垫着。

  八个小组,需要八辆车。

  专案组原来有两辆,周素英把局里配给技侦的桑塔纳警车交给他们使用,剩下的五辆缺口只能向“老帅”求助。

  没车一样破案,不过有车能够快侦快破。

  “老帅”对这个案子不是一两点重视,一口答应,打电话从几个单位借来五辆车,有钱有车有领导支持,技侦支队民警士气高昂,因为对技术民警而言能参与侦查的机会太少太少,一个个憋着劲要把这起十一年的旧案查个水落石出。

  韩博回到单位已是第四天下午,带队去东港扫完毒第二天休息,昨天和前天作为面试官参加公务员招考面试,过几天还要去几个警校招人。

  走进办公室,政委不在,日历上有留言,原来是组织法医和从医科大学请的几位教授去南州“会诊”去了。

  心理测试室同样空荡荡的,专案组民警全在外面查案。

  楼上很忙,全南-港就一个DNA实验室,不光各区县公安局源源不断送检,法院还时不时指定刑技中心做一些民事案件的亲子鉴定。

  现在是规范化管理,实验要做两次,由不同的鉴定人做,确保鉴定结果不会出错。

  人停机不停,24小时连轴转,现在送检要一个星期之后拿到鉴定报告,只有特别急的大案要案才会在几小时内做完。

  建立前科人员指纹库,搞指纹的技术民警一样忙,幸好痕迹文检室的同志全“一专多能”,一有时间就帮着修补、输入和比对,整天盯着电脑,面对一条条看似没什么区别的纹路,其辛苦可想而知。

  法医中心更不用说,不是检验尸体就是鉴定伤情,区县公安局送到这儿的还全是比较麻烦的案子,以前不清闲,现在不清闲,将来估计同样不会清闲。

  各科室转一圈,回到办公室签字。

  大宗采购警务保障处管,日常办公经费和一些量不大的试剂采购支队自己负责,副政委韦绍文攒下一大堆发票,再不报销不好做账。

  签完一张又一张,像是回到在良庄当派出所的时代。

  “老韦,周末我们聚聚,叫上嫂子和孩子一起去滨江度假村吃饭。等会给政委打电话,老陈和刘支队刚才说过来,家宴,我就不发请柬了。”

  “韩支队,什么事?”

  “聚聚。”

  他极少参加应酬,同样极少请客。突然请这么多人吃饭,韦绍文当然要问清楚:“韩支队,到底什么事,老太太生日,还是老爷子生日?”

  “她们过生日我能请你们?”

  韩博在最后一叠发票上签完字,抬头笑道:“学文是我同学,没他辅导我当年不一定能考上北大研究所,这些年关系一直不错,他‘嫁’到南-港又是我爱人做得媒,算起来我相当于男方家长,现在知道什么事了吧。”

  “喜酒!”

  “差不多,我是男方家长,你是半个女方家长,好好准备一下,到时候讲几句。”

  这段时间光忙着工作,差点忘了李佳琪的终身大事。

  韦绍文乐了,哈哈笑道:“一定去一定去,这么大事怎么能不去,不光我们要去,还要请领导,要把老吕两口子也叫上。”

  “崔局和韦支队我请了,老吕也通知过,他们没打算办,我爱人帮他们办的,人去就行了,一起热闹热闹,不要凑份子,不然小两口会很不自在。”

  换作别人韦绍文绝对会有所准备,但摆酒的“李行长”不是别人。

  以前做外贸一年赚几十乃至上百万,现在当“行长”赚得虽然没以前多年薪也十几万。开奥迪,住别墅,财大气粗,陈局都半开玩笑说要跟她借贷款。

  就在二人从田学文和李佳琪的婚事聊到“李行长”现在的工作,聊得良庄农民合作基金会有没有可能申请到银行执照可以合法合规经营之时,支队技术侦察大队长沙海健经过多方打听,终于在东广一个高档小区对面的茶馆,见到他这一组负责调查的三个人中的彭莉莉。

  她丈夫有本事,开了一个大公司,家庭经济条件好,时间似乎在她这儿停滞了,三十多岁看上去依然像二十三四岁,跟照片上变化不大。

  很漂亮,又带着少妇特有的风韵,沙海健不好意思盯着看,打开笔记本,一脸歉意说:“彭莉莉同志,贸然跑过来找你了解情况,耽误你宝贵的时间,不好意思。”

  “没关系,反正我没什么事。”

  彭莉莉嫣然一笑,一边招呼他喝茶一边由衷地说:“离家越远越想家,猛然听到老家话挺亲切,沙警官,想了解什么您尽管问。”

  “谢谢。”

  这里茶太贵,一杯几十块。

  沙海健很心疼,担心回去报不掉,不过现在顾不上那么多,直言不讳问:“彭莉莉同志,我们公安局正在调查一个案子,可能涉及到当时的海员俱乐部。麻烦你回忆回忆,你在进海员俱乐部之前和在俱乐部工作期间,有没有得罪过什么人,不管有意的还是无意的。”

  “跟我有关系?”

  “案子跟你没关系,我们只是怀疑有人搞错报复对象,帮帮忙,帮我们回忆回忆。”

  “我能得罪什么人?”

  彭莉莉微皱起黛眉想了想,沉吟道:“我技校毕业进港务局,一开始当仓库管理员,后来俱乐部缺人才被调去的,在俱乐部工作时间不长,前后不到一年。上学时我们班上全女生,参加工作管仓库,说是管,其实就是做账。

  调到俱乐部当时觉得挺好,好多人想去不一定能去,现在想想真可笑,其实就是一服务员。平时收拾客房,打扫卫生,餐厅忙的时候去帮着端盘子,完了还要帮着打扫卫生。能得罪什么人,不可能得罪人。”

  “我冒昧问一下,在上学期间和分配到港务局工作期间你有没有谈过恋爱,别人有没有给你介绍过对象?”

  “在学校不可能,那会儿管多严。”

  彭莉莉笑了笑,接着道:“参加工作这些事肯定免不了,要说介绍,家里人和单位领导同事帮着介绍的多了,一下子想不起所有名字,只记得两三个。如果您对这感兴趣,我可以打电话问问,应该能打听到。

  正儿八经谈只有一个,开始觉得挺好,相处时间越长发现他毛病越多,自大,自我感觉,以为自己有多了不起,甚至在别人面前说我跟他处对象是我的福分,后来就分了……”

  记录下她回忆的几个名字和印象深刻的一个前男友,请她帮着打听其他一时回忆不起来的,沙海健又问道:“你有没有借过钱给别人,或者因为经济原因得罪过人。”

  “没有,那会儿工资不高,没钱借给别人,也不会管别人借钱。”

  “张小媛你有没有印象?”

  “有,我们当时一个组,一起上班一起下班,关系非常好,跟亲姐妹差不多,好多年没联系,她现在怎么样?”

  “她结婚了,丈夫在公交公司上班,以前开过一小饭店,生意不是很好关门了,现在开出租车,过得没你好。”

  “好什么呀,离家这么远。”

  难得来一次东广,好不容易找到一个知情人,沙海健岂能错过相互验证的机会,微笑着问:“听说她当时谈过好几个对象,你跟她处那么好,到底怎么分手的,应该有点印象吧?”

  回想起当年的情景,彭莉莉噗呲笑道:“她玩得比较疯,什么话都敢说,我们私下开玩笑叫她女流-氓。是谈过好多对象,谈一个甩一个,不光谈还花人钱,让人给她买东西,有一次被她甩掉的小伙子的母亲跑到单位闹。就是作风不好,影响不好,领导才调整工作把她调码头的。”

  张小媛当年堪称一个风-流的女人。

  谈过好多对象,跟不少人同居过,最夸张时甚至脚踏两条船,跟她交往过的男人现在是重点调查对象,有些人掌握了,有些人还没掌握,沙海健急切问:“你记不记得她谈过的那些人名字?”

  “只记得一个,时间过去这么多年真不想不起来。”

  “哪个,叫什么?”

  “郑直,谐音‘正直’,印象比较深刻,当时好像在东方机械厂工作。中专生,一表人才,脾气又好,张小媛要什么人省吃俭用给买什么,结果还是被甩,我们一起上班的姐妹挺同情他的,最后好像跟杨春艳结婚了。”(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3/44285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