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韩警官 > 第四百一十一章 “我也要一个公道!”

第四百一十一章 “我也要一个公道!”

  他试图救人,由于旬丽伤势太重,流血太多,结果没能救上。

  他出于自我保护抛过尸,但没作案。

  在现场没看见凶器,没看见旬丽的钱包,一样没看见旬丽的自行车,说明他走之后凶手没回过现场。或许凶手就是被他的车灯给吓跑的,把凶器和自行车扔那么近,没来得及收拾或伪装现场。

  田国钢让他在手绘的地形图上标注看见旬丽时的位置,让他认真回忆当时有没有发现其它异常,就在他苦思冥想之时,三辆警车驶进刑技中心大院,一个三十多岁、衣着讲究的男子被两个民警架下车,直接押进讯问室。

  凶手终于出现!

  李海强下意识站起身,紧盯着液晶屏幕,拳头攥紧紧的,浑身微微颤抖。

  “海强,坐下看。”徐小燕将丈夫拉坐下来,轻拍着他胳膊试图安慰。

  “报告!”

  “请进。”

  “老帅”回来了,站在门外中气十足,陈局指指给他留的空位置:“国强同志,辛苦了,全是熟人,不用一一介绍,坐下看审讯。”

  “是!”

  讯问室“很公安”,一张非常结实的铁椅子,两个民警将谭海超摁到椅子上,放下一块铁板,正对着一张审讯台,台子后面是摄像机,墙上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八个大字。

  “各位领导,负责审讯的是我们专案组副组长、刑警支队便衣大队长苏海冰同志,负责做记录的是我们专案组成员、港区分局刑警三中队民警徐冰同志。”

  韩博看看刚收到的短信,不无兴奋地说:“嫌犯谭海超,韦支队先押解回来了。我们还有一组民警在张湾市公安局同志协助下,在嫌犯曾呆过的汽修厂取证,主要是现场勘查。五分钟前,他们在嫌犯曾住过的宿舍发现三块血迹,正在提取,检材送回来之后我们会第一时间检验比对。”

  “十几年前的血迹都能发现、提取甚至比对,我们当时哪有这个条件。”一位老干部感慨万千,真有那么点生不逢时之感。

  高科技是用钱砸出来的!

  陈局指指周围环境,意味深长:“王主任,为搞这个刑事技术中心,我们市局勒紧裤带,省吃俭用,前后准备五年!那会儿小韩刚去BJ进修,他刚准备考北大研究生时,我和时任常务副局长就跟他说过,好好学,市局刑技中心主任这个位置给你留着,等你回来大展拳脚。”

  “未雨绸缪。”

  “确实未雨绸缪,我们南-港不比江城,跟财大气粗的东州同样无法相提并论。现在条件好一些,当时经费多紧张,五年磨一剑,说省吃俭用勒紧裤带不为过。”

  会议室里,陈局不无得意地跟老前辈吹牛。

  讯问室里,谭海超又跟早上刚被控制住时一样嚷嚷起来。

  “警察同志,你们这是干什么,你们肯定搞错了,除了交通违章我没干过违法犯罪的事。我承认坐过牢,不过那是被冤枉的。我被冤枉过一次,难得你们还想冤枉两次……”

  谭海超情绪激动,拼命挣扎,想站起来身体却被控制在椅子上。

  “老实点!”

  苏海冰啪一声猛拍了下桌子,指指身后八个大字:“嚷嚷什么,知道这什么地方,这里是公安局!交通违章,看样子你记得我这位同事。既然记得,就应该好好想想,我们为什么把你从张湾带到这儿来,想想你曾经做过什么事。”

  查车的交警变成了刑警,看着小徐出示的证件,谭海超心里咯噔了一下。

  “姓名?”

  “你们不是知道么。”

  “少废话,问什么回答什么。”

  “我公司很忙,今天要谈一个大生意。我告诉你们,我警告你们,给我造成的损失你们必须负责,这事跟你们没完,我要请律师,我要投诉,我要上-访。”

  “有完没完!”

  有前科,具有重大作案嫌疑,这些年来一直搞托运同时倒腾二手车,自以为事情过去这么多年公安没证据,气焰非常嚣张。

  动手教训教训是绝对不行的,别说那么多领导盯着,就算没领导一样不能动手。

  苏海冰不打算跟他绕圈子,干脆从抽屉里先取出一个证物袋,紧接着取出两张照片,举着证物袋问:“谭海超,看仔细,认不认识这把匕首?”

  果然是因为十几年前的事,面对似曾相识的匕首,谭海超愣住了。

  “再看看这张照片,这个人眼不眼熟。就见过一面,当时天那么黑,又很紧张,可能印象不是深,不过这个人你不可能不认识。”

  苏海冰放下照片,紧盯着他双眼冷冷说:“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谭海超,要是没有证据,我们能把你从张湾抓回来?”

  “我,我没杀人,你们别想再冤枉我。”

  做贼心虚,别说办案民警,连李海强夫妇都能从液晶屏幕里看出他慌了,双腿不由自主颤抖,额头上渗出好大的汗珠。

  “我们的政策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谭海超,我可以明确告诉你,公安机关已掌握你杀人,确切地说应该是杀错人的证据。就算你一个字不说,我们一样可以零口供办案,一样可以将你绳之以法。”

  苏海冰点上根香烟,斜视着他胸有成竹。

  “你,你们别想再冤枉我。有人死在海员俱乐部附近的事我听说过,以后听说的,我当时在张湾,不关我事。彭莉莉我认识,坐牢就是被她冤枉的,我是恨她,但没想过杀她,就算想杀她也不可能杀错人,我又不是瞎子。”

  嘴上振振有词,身体却出面了他,腿颤得更厉害了,连双手都在抖。

  “你没杀人,郑吉文的匕首怎么会跑到南-港,出现在案发现场?”

  “这你们要去问他,我怎么知道。”

  “对,匕首不是你的,你可以推脱,可是你怎么解释匕首上有你的指纹!谭海超,看清楚,从这儿提取到的。再看看这个,放得够大吧,是你右手食指留下的,磨匕首时怎么这么不注意,就算注意也没用,没指纹我们还有其它证据。”

  完了,公安居然真有证据。

  谭海超如丧考妣,像三魂六魄被突然抽走般瘫坐在椅子上,脸色吓得煞白,目光呆滞,没再狡辩。整个人已经傻了,也顾不上继续狡辩。

  “事情经过我们基本上搞清楚了,比如你偷开人家车回南-港作案,早上没来得及替人加满油,人家有急事提前一天提车发现不对,找你当时的老板理论。当晚只有你一个人在汽修厂,不可能是别人。因为被罚了钱,差点被赶出汽修厂,之所以问只是想核实核实。”

  苏海冰又点上一根烟,起身走到他面前,往他嘴里一塞,回到位置上继续道:“态度好,积极配合,主动交代犯罪事实,还能有一线生机。负隅顽抗,死不开口,只有死路一条。给你两分钟时间考虑,两分钟之后再不开口,你以后想说我们也不会听。”

  完了,彻底完了,他们果然知道很多。

  他们有证据跟没证据是不一样的,“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这一套不好使。

  令所有人倍感意外的是,谭海超一连猛吸几口烟,吐出烟头,面目狰狞说:“警察同志,我交代,我认罪,我愿意伏法,不过我只承认杀过人,杀错人。我不是流-氓犯,我没偷彭莉莉洗澡,我是被冤枉的,我走到今天这一步,全是被她害的!”

  “就算是被冤枉的,也不能成为你杀人的理由。”

  “要不是她瞎说,我能坐牢,我出狱之后能被人耻笑?警察同志,杀人偿命,我杀错人我抵命,但你们也要给我一个公道,还我一个清白,不然我死不瞑目!”

  张兴宝隐瞒抛尸事实,事出有因。

  他想杀彭莉莉结果杀错了人,同样事出有因。

  回想起来,别说他到底有没有偷看过彭莉莉洗澡这个情况并不清楚,就算偷看过判三年也太重了。

  从这个角度看,他走到今天这一步彭莉莉和当时的大环境都有责任,但就跟刚才所说的一样,被冤枉不能成为杀人的理由。

  苏海冰暗叹一口气,淡淡说:“一码归一码,先说杀人的事。”

  “你们不是知道了么。”

  “我们想听你说。”

  “好吧,我说,我恨她,恨之入骨,要不是她诬陷我耍流-氓,我不会坐牢。出狱之后,走到哪儿都有人在背后议论,街道干部介绍过几份工作,人单位一听到我是刑满释放的流-氓犯就说不缺人。

  我这一辈子就这么毁在她手上了,我开始没想过杀她,也不敢杀人,就想她站出来证明一下,跟公安局跟法院说我是清白的,帮我恢复名誉。可她避而不见,打电话不接。去海员俱乐部找,她跟港务局保卫处说我骚扰她,港务局保卫处的人还打了我一顿。”

  谭海超不再害怕,取而代之的是愤怒。

  他紧攥着拳头,咬牙切齿:“她把我害这么惨,我能让她好过?从挨打那一天开始,我就决心跟她同归于尽,杀了她,然后去自首,要死一起死!”

  “想好自首还用别人的匕首。”

  “我跟她不一样,我没想过栽赃嫁祸。我买过刀,一把都不好使,郑吉文做的这把用起来顺手。”

  苏海冰追问道:“然后呢?”

  “那天晚上,汽修厂剩下我一个人,正好有辆刚修好的标致轿车,算算时间能赶上她下班,我就偷偷开车回南-港。那时候没什么交警,没驾驶证没人查,停在右边也没人管,就在路上等她。”

  谭海超脸上终于有了一丝悔意,不过显然不是后悔杀人,而是后悔杀错了人。

  他深吸一口气,紧握着椅把说:“看见一个人过来了,穿得跟她一模一样,我以为就是她,点火踩油门慢慢往前开,她看见我停下来了,一手扶着自行车往我车上看,一手挡着眼睛,可能是大灯太亮。

  我拉上手刹,抓起匕首冲下去就捅,她叫了一声,我开始没在意,等捅完等围巾掉下来才发现不是她。怎么穿一模一样,怎么不是她,我吓坏了。这时候后面路口有灯,汽车灯,我赶紧扔掉匕首,把自行车扔到路边,看见她钱包掉出来了,拿上钱包开车就走。

  该死的人没死,她没死我怎么能死,我没自首,我想杀了她再自首。杀错人,风声紧,我暂时不敢再回来,等我回来时她已经不在海员俱乐部。之后一直没打听到她消息,不知道她躲哪儿去了……”(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3/44285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