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韩警官 > 第四百一十七章 “没完全脱离危险”

第四百一十七章 “没完全脱离危险”

  距离产生美不仅适用于恋人,同样适用于同事。

  程文明在思岗县公安局工作时,姜所长跟大多战友同事一样觉得他不会处事做人、脑袋一根筋、从头到脚全毛病。人调走了回头想想,之前那些毛病真算不上缺点,也不是那么难共事。

  得知程文明出事了,极可能有生命危险,这个感觉越强烈。

  打开警灯,拉响警笛,把平时最多跑80的昌河警车跑到100,抄近路直奔程文明家属林新霞上班的李庄。

  “暂时别说,随便找个借口,先把人接到良庄。”妻子在县城,离李庄近,并且女同志安慰女同志比男同志合适,遇到这种事韩博毫不犹豫拨通妻子电话。

  “孤胆英雄”在良庄工作虽然不得志,至少平平安安。

  要是丈夫不推荐他进入市局的什么专案组,不执行这个任务,他不可能出这样的事。李晓蕾吓坏了,很担心很内疚,急切问:“韩博,嫂子要不要去西川,要是去西川赶紧订机票!”

  去是好事,去意味着人没生命危险,需要家属过去护理。就怕局里不让去,因为不让去意味着人没抢救过来,担心家属再出什么事。

  妻子歉疚,韩博更内疚,吟着泪水说:“韦支队刚出发,他不知道具体情况我更不清楚。先接上人,先等消息。”

  “菩萨保佑,千万不能出事。”

  “就这样了,我再打电话问问。”

  程文明那一组好几个民警,韩博先给已彻底乱套的刑警支队办公室打电话,打听一起去西川执行任务的民警手机号码,然后再打听最新情况,李晓蕾则火急火燎往李庄赶。

  她肚子越来越大,不能再开车。

  基金会招了一个专职司机,女的,叫刘春丽,以前在良庄开黑车,现在黑车生意不好做,进基金会工资虽然不是很高但有五险一金。

  开得不是其它车,是“李行长”自己的奥迪。

  “李行长”离预产期越来越近,在良庄的时间没以前那么多,就算以前回市区也不需要来回接送,她和两位老太太习惯坐小敏的大客车。小敏以前就是派出所的人,跟她们关系特别好,一直把她们送到市区的家,回来时去她们家接。

  给领导开车,很清闲,要不是老卢从BJ看病回来会更清闲。

  他现在不坐建筑站的老奥迪,喜欢坐“李行长”的新奥迪,也不管这车是个人的还是基金会的,一用车就打电话,不把自己当外人。

  刘春丽是如假包换的老司机,技术娴熟,从县城把车开到李庄只用了21分钟。

  李晓蕾走进良庄农技站李庄农资销售点,林新霞正跟两个同事一起吃饭。总共三个人,没有专门的食堂,每天从家带饭,用微波炉热一下。

  “嫂子,吃饭呢。”

  “晓蕾,你怎么来了,你有没有吃?”她非常忙,虽然李庄同样有基金会营业厅,但她极少会过来,林新霞倍感意外,连忙放下碗筷迎了出来。

  “嫂子,我找你有点事,能不能请半天假?”李晓蕾强颜笑道,从她脸上看不出一丝古怪。

  林新霞很直接地认为是工作的事,丈夫执行完任务全家就要搬到市里,从去年就开始准备,站长和同事们甚至打算搞一个欢送宴。

  她擦擦手,兴高采烈说:“别说半天,半个月也没事。我们这儿不忙,你看,这是过完春节进的化肥,到现在没卖掉。”

  “行,你收拾收拾,我等你。”

  “快到饭点,你有没有吃,没吃去饭店。”

  “去什么饭店,这儿到良庄又不远,去基金会吃。”

  “也是,我马上好。”

  跟同事打招呼,收拾东西钻进轿车,李晓蕾顾左右而言他愣是没提工作的事,林新霞光着急却不好意思问,车开到良庄镇区发现有点不对劲。

  没往前开去基金会,竟然拐进了派出所!

  更不对劲的是,派出所长刘旭、教导员王燕和刚退居二线的前教导员老殷全站在大厅门口。

  从嫁给丈夫当警嫂的那一天,她就想过丈夫会不会遇到什么危险,面对这一切,她猛然意识到最担心的事可能发生了。

  一下车,紧抓着李晓蕾手,迫不及待问:“晓蕾,晓蕾,我家老程,我家老程是不是出事了?”

  “嫂子,你先别急,程大……程大……”李晓蕾实在说不出口,确切地说应该是不敢据实相告,欲言又止,神色凝重。

  林新霞急了,转身问:“刘所,王燕,怎么回事,求你们了,快告诉怎么回事!”

  “嫂子,程大是遇到点事,不过没那么严重。”

  王燕紧挽着她胳膊,带着她一边往里走,一边劝慰道:“两小时前发生的事,具体情况我们也不清楚,只知道程大受伤进了医院,现在医疗条件多好,卢书记是白血病,白血病都能治好。程大因公负伤,什么药好用什么药,没大事。”

  果然出事了,林新霞感觉天塌下来一般,哇一声嚎啕痛哭起来。

  “嫂子,别担心,好人有好报,程大不会有事的。”她哭,李晓蕾也想哭,可现在绝不能哭,因为一哭她会更担心更难过。

  “他在哪儿,怎么受伤的,带我去,求求你们了,快带我去,他要是有个三长两短,让我们孤儿寡母怎么活,我要去找他,晓蕾,王燕,我给你们磕头了,快送我去好不好……”

  林新霞泪流满面,伤心欲绝。李晓蕾再也控制不住,搂着她抱头痛哭。

  人家越混越好,职务越来越高。

  程文明恰恰相反,越混越惨,从责任区刑警队长干到分局的小刑警队长,再变成派出所的小刑警队长,且那么多年不被人理解。

  好不容易熬出头,好不容易苦尽甘来,却又发生这样的事。

  刘旭一阵心酸,抹了一把脸,低声道:“新霞,没你想得那么可怕,不是不让你去,不是不带你是,是太远了,几千公里,就算去我们也准备准备。你听我说,我给你保证,文明这会没事。”

  “是啊嫂子,这么大事我能瞒你,我们敢瞒你么!”

  “王燕,他现在真没事。”

  “没事,韩支队马上到,不信你等会儿问韩支队。”

  “他怎么受伤的,是不是中枪?”

  “没有,社会上哪有那么多枪,就是……就是……”这个“就是”真没法“就是”,中枪很可怕,遇到爆炸比中枪更可怕,王燕一时间语结了,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她已经急成这样,已经被吓成这样,老人知道还得了。

  刘旭决定暂时不通知程文明父母,一起安抚了半个多小时,外面传来警笛声,韩博终于赶到了。

  一跑上楼,刚走进教导员办公室,林新霞就扑上来哭问道:“韩支队,韩支队,我家老程怎么了,他有没有生命危险,他在哪个医院?”

  当警察,最怕的就是遇到这种事,见到这一幕。

  韩博心如刀绞,紧搂着她道:“嫂子,我刚打电话问过,程大正在手术室抢救,暂时没生命危险,也……也没完全脱离危险。医生跟送程大去医院的同志说因为抢救及时,脱离危险的几率还是比较大的。”

  据实相告,没有隐瞒。

  谁也不知道程文明能不能活着从手术室出来,现在隐瞒要是抢救不过来她会更伤心,极可能会接受不了这个打击。

  “韩打击”从来不骗人,林新霞油然而生起一股希望,推开他问:“正在手术,没脱离危险?”

  “是的,没完全脱离危险。”

  “有没有说手术什么时候结束?”

  事情已经发生了,现在所能做的就是面对。

  韩博深吸一口气,凝重说:“程大在执行任务时一个嫌犯负隅顽抗,捧起一个箱子往他身上砸,纸箱里有雷-管,突然发生爆炸,雷-管是粗制滥造的,威力相比国家指定企业生产的要小,程大当时反应很快,下意识推开一起执行任务的同事,被爆炸气浪掀出四五米。

  是一个旧仓库,空间比较大,雷-管不是炸弹,只是起个引爆作用,没什么弹片,主要是脑震荡和骨折,全身多处骨折,应该没伤到内脏,不然……不然就……就那个了。总之,他现在做的是大手术,估计要十来个小时。”

  “嫂子,现在过去也来不及,就算赶到也帮不上忙,我们祈祷,我们许愿,菩萨保佑,好人有好报,保佑程大手术成功,保佑程大平平安安。”李晓蕾从来没像今天这么迷信过,拉着她一起双手合什,闭着双眼虔诚地祈祷起来。

  “嫂子,你们先祈祷,你们先许愿,我去隔壁再打电话问问。”

  韩博拍拍她后背,快步走进斜对过的会议室,刘旭、老殷和刚闻讯赶回来的小任相继跟进来。

  刘旭带上玻璃门,低声问:“韩支队,有没有希望?”

  “不知道,伤得很严重,不过医生会尽力的,当地公安局领导要求医院不惜一切代价抢救。”

  “怎么会发生爆炸。”

  小任倒吸了一口凉气,小心翼翼问:“韩支队,程大胳膊腿有没有事,要是手术成功,呸呸呸,手术肯定会成功,我是说将来好了,会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

  “没缺胳膊少腿,只知道多处骨折,至于后遗症,我宁可他留下后遗症也不希望他……”说到这里,韩博再也说不下去了,脸上全是泪水。(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3/44286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