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韩警官 > 第四百二十五章 突破性进展!

第四百二十五章 突破性进展!

  张大勇思维错乱,说话抓不住重点,所谈的内容缺少连贯性和逻辑性,东拉西扯,正常人根本无法理解。

  说了一会儿打仗他突然扯到吃上面去了,正跟他吹牛攀比吃过什么什么好东西,他又想起村里有一条河,河里有多少鱼。

  两位专家保持沉默,冯进程觉得这么下去不是事。

  回头看看操作录音器材的民警,提醒道:“韩支队,周政委,要不要提示下小丁,不能总被他带偏。”

  “不用提示,这样最好。”

  周素英指指监视器里口若悬河的张大勇,微笑着解释道:“现在不是担心他胡说八道,是担心他不说,是担心他不用脑子想。别看他前言不搭后语,但此刻思维很活跃,思路天马行空,想到什么说什么。”

  “他会说着说着说漏嘴?”

  “有这个可能。”

  韩博放下纸笔,补充道:“刚才所做的一切只是让他接受小丁和小单,对这个小团体产生认同感,让他敢开口、乐于开口。因为精神分裂病人情感反常,严重到一定程度,对亲朋好友都漠不关心,退缩、自闭、不愿与外界接触,对生活和学习没兴趣。你看他现在多活跃,这个表现非常好。”

  之前不是没想过这个办法,让两个囚犯24小时盯着他,未尝没有从他嘴里了解到点情况的想法。

  现在看来办法对头,方式不对。

  没跟他一起疯,更不可能疯到点子上,跟他疯对路。

  三人就这么坐着监控室里听一个真疯子和两个假疯子扯淡,话题一个接着一个,真是天马行空,幸好疯子跟正常人一样也会累也会困,扯着扯着张大勇迷迷糊糊睡着了,“发报机”戴在头上舍不得摘。

  这一觉估计要睡到明天天亮,没必要守这看他睡觉。

  冯进程正打算招呼二人去宾馆休息,韩博突然笑问道:“政委,你有没有发现?”

  事实证明搭档的知识比想象中更渊博,周素英确实有一个算不上发现的发现,不禁反问道:“韩支队,你呢?”

  “我注意到两个关键词,你不是有记录么,拿出来看看,是不是一样。”

  “应该一样。”

  “你们二位别打哑谜了,到底什么发现。”在两个硕士同行面前冯进程觉得自己像个小学生。

  “果然一样。”

  韩博侧身指指搭档笔记本上重点标注的几个词,不无兴奋说:“冯支队,别看张大勇二十多岁,事实上他就是一个六七岁的孩子,而且是经常发病的孩子。天天看电视,看电视里打仗打得热闹,对司令、军长、师长、RB鬼子、国M党-反-动-派这些词有印象很正常。

  但‘资本家’、‘工人阶级’坐两个词对他来说太深奥,或者说没什么吸引力。不知道什么意思,不好玩,不会也懒得刻意去记。可刚才‘资本家’提过四次,且把‘资本家’同RB鬼子一样当作敌人,你不觉得奇怪么。”

  他是改革开放之后出生的,早就不搞阶级斗争了,他怎么会对这两个词印象深刻。

  联想到被害人的身份,冯进程猛然反应过来:“韩支队,你是说有人跟他说过这些,甚至不止说过一次,甚至可能教唆他犯罪!”

  韩博点点头:“从现在的情况看,不是不能排除这种可能,而是可能性极大。”

  周素英收拾好包,起身道:“这种教唆可能是刻意的,也可能是无意的,冯支队,他的生活圈子就这么大,到底谁经常说这些应该不难查。”

  作案不可能没动机,一直头疼的不就是动机么!

  冯进程眼前一亮,欣喜若狂,“明白了,我给负责调查其社会关系的同志打电话,请他组织更多民警以此作为方向连夜排查,挨家挨户敲门问。”

  “您忙,我们先去宾馆休息,张大勇一醒就给我们打电话。”

  破案要紧,现在不是客气的时候。

  冯进程没矫情,安排民警送二人回宾馆休息。让送他们的民警不用回来,在宾馆开个房间等。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赶到看守所,小丁小单正同张大勇在监室里“操练”。

  司令在前面,军长在中间,师长排在最后,嘴里喊着“一二一”,头上依然戴着“发报机”,看上去一个比一个疯。

  这是昨夜走时交代的,精神病人太健忘,一觉醒来极可能想不起昨天的事,“操练”一下,给他复习复习,让他记得谁是老大。

  “韩支队,周政委,先吃饭,边吃边看。”看守所张副所长早准备好稀饭、包子、茶叶蛋,就等二人过来用餐。

  “张所,他们吃了没有?”

  “没,您和周政委没来,我们没敢给他们派饭。”

  “现在可以了,送给小丁,让小丁分配。”

  “是!”

  司令就是司令,来好几天没吃过一顿好的,司令一来就有肉包子吃。

  张大勇吃得满嘴是油,吃着嘴里的,眼睛盯着小单手里的,显然两个不够,想多吃多占。

  韩博二人吃着跟他们同样的饭,正准备问问张副所长有没有吃,冯进程风风火火走进监控室,从包里掏出一照片,兴高采烈。

  “韩支队,周政委,果然有人教唆。这家伙叫杨二根,今年48岁,长林区人,光棍一个,没结过婚,没老婆孩子,他是城镇户口,以前是市工艺品厂职工,后来工艺品厂倒闭了,一直在新桥村一带给企业用人力三轮拉货送货,天天呆在新桥十字路口等活儿。

  生活不如意,对改革开放强烈不满,总是怀念计划经济时代,说当年有多好多好,吃一顿饭只要一点点钱,看病不用钱之类的,甚至辱骂-小-平同志。村民尤其十字路口附近几个小店老板瞧不起他,没人跟他搭话。”

  下岗职工,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要大一些。

  韩博把照片交给周素英,冯进程接着介绍道:“许多村民证实,他没人说话,就跟总是在十字路口瞎转的张大勇说话,有时候花一两块钱买点东西给张大勇吃,他货拉得多,蹬不动的时候张大勇还会帮他在后面推。

  张大勇一走失,其父母包括周围邻居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他,去找他问有没有看见张大勇。总之,他们算是好朋友,经常在一块儿。我们民警连夜找到他家,把他带到所里询问,他承认跟张大勇说过‘资本家’是坏人的话,但没教唆张大勇去杀人。”

  周素英轻叹道:“他给一个精神病人天天灌输这些,这跟教唆有什么区别。”

  韩博不想这么快下定论,沉吟道:“真要是划成分,新桥村那么多工厂,附近的‘资本家’多了,不止被害人一个。张大勇为什么不杀别人,偏偏要杀被害人。”

  许多案件能不能侦破只要找对方向,只要打开一个突破口。

  不得不承认眼前两位有点水平,冯进程不无激动说:“韩支队,杨二根交代张大勇对被害人印象深刻,因为有一次雨后开车没注意,车从积水路面过来,溅了正在拉货的杨二根、正在帮着推三轮车的张大勇一身,二人指着车破口大骂过。

  杨二根交代当时张大勇不光骂,还找东西追着砸,被害人开得快,他没追上没砸到,可能被害人自己都没印象。更重要的是,这件事就发生在案发前三天。我们查过,当时确实下过一场雨。由于路是刚修的,排水系统没搞好,路面确实积过水。”

  这极可能就是动机,可光有动机依然不够。

  韩博捋捋思路,回想起整个案情,手机突然响了,昨晚回去的万海龙打来的。

  “韩支队,检验结果出来了,铁锤上的血是被害人的,铁锤柄上提取到三个人的DNA,比对发现一个属于嫌犯,一个遗传标记性特征与嫌犯相似,另一个不知道属于谁。”

  “知道了,把报告传过来。”

  “是。”

  韩博轻叹一口气,放下手机苦笑道:“基本可判定凶器是张大勇家的,他家人不担心他会不会被判死刑,或许希望他被收监,希望政府采取强制措施,进行强制治疗,因为那跟判无期没什么区别,政府会给他养老,将来不会饿死冻死。

  但作为监护人,他们更担心承担民事责任,担心要赔偿人家钱,所以在铁锤到底是不是他家的这一问题上没说实话。当然,为确保万无一失,最好采集父母和姐姐姐夫的血样进行比对。”

  “鉴定报告传过来,摆他们面前,说清楚作伪证的法律责任,我估计他们会承认的。”

  “痛痛快快承认最好,省得送检那么麻烦。”

  韩博想了想,继续道:“正常情况下确认动机,确认凶器归属,确认凶器上的血与被害人具有同一性,办成这样可以算是铁案。不过这案子有其特殊性,无法搞清作案细节。冯支队,我觉得让张大勇出去转转的计划不能取消,按原计划让他出去转转,看能不能有所发现。”(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3/44286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