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韩警官 > 第四百四十三章 人命关天!

第四百四十三章 人命关天!

  材料早准备妥当,李晓蕾同徐副县长、焦汉东书记一起陪段主任一行参观几个刚设立的营业厅,参观农基会未来的总部、正在后续施工的思岗标志性建筑“良发大厦”,再同县-委书记、县长一起设宴款待,饭桌上继续做工作。

  他们支不支持不重要,反正银行执照审批权不在金融办,重要的是别反对。

  县里态度明确,市里态度暧昧,况且这个问题不是说在嘴上就能拿在手上的事,段主任也不好说什么,就这么带着一叠材料打道回府。

  有执照可以合法合规经营,没执照一样经营。

  拖一天是一天,直至拖到尾大不掉,上级自然而然会考虑,李晓蕾债多不愁,送走段主任一行顺便把老卢送回家,匆匆赶到良庄派出所。

  王燕回来了,昨夜到家的。

  在那边的费用市局承担,程文明是思岗县局走出去的同志,方局、政委和石局等领导也没催她回来,本打算让她在那儿多呆几天。林新霞觉得孩子应该上学,功课不能耽误,万一跟不上问题就大了。

  王燕禁不住她哀求,只能先带飞飞回来。

  “怎么样,程大好点没有?”一进门,李晓蕾便急切问。

  “情况不太好。”

  王燕将她扶坐到沙发上,愁眉苦脸说:“主要是头和脊柱受伤太重,总是头疼,下半身到现在没恢复知觉,医生说神经全在脊柱脊椎里,如果恢复不过来可能会瘫痪。”

  “瘫痪!”

  “医生是这么说的,人家尽力了,主刀的是副院长,跟赵主任一样是研究生导师。”

  难道孤胆英雄今后只能坐轮椅,李晓蕾越想越难受,可这种事相帮也帮不上,沉默良久,幽幽地说:“不管怎么样,总算脱离生命危险,总比变成植物人强。”

  “不幸中的万幸,现在也只能这么想。”王燕苦笑着点点头,起身帮她倒水。

  “医生有没说他什么时候能转院?”

  “再过一星期。”

  “回来好,回南-港照顾起来方便。”

  这个话题太沉重,王燕把水递给她笑问道:“不说这些了,你老公呢?”

  “去BJ了,大后天回来,我打算明天下午回去。”

  “去BJ干什么?”

  “去公大招人,招回来之后和前段时间招的地方高校生一起培训。听他说下半年没别的事,一门心-思当教官,不光培训经侦支队的,还要培训各区县公安局的。对了,发生大案也要上。”

  民警干事,领导管人,老领导就是干这些的。

  王燕并不奇怪,摸着她肚子笑问道:“再忙产假不能不请,跟他说清楚,提前请假,让他把工作早点安排好。”

  “生孩子他当然要在,不用刻意说。”

  当爸爸不是一件小事,老领导应该有所准备。

  王燕点点头,又好奇问:“晓蕾,早上去镇里开会,焦书记说侯书记调走了,不再担任南州区委书记。”

  “嗯,调走好天啦。”

  李晓蕾喝了一小口水,眉飞色舞说:“现在是省发展计划委员会副主任,就是以前的计委。上管天、下管地,只要是经济方面的工作好像没他们不管的,一大堆行政审批权,整个一个小政府(当时发改委没成立)。”

  “这么说不是明升暗降。”

  “怎么可能是明升暗降,我打听过,谢部长说省发展计划委员会比省政府办公厅权大,主任正厅级,好几个副主任一样是正厅级,负责全省经济宏观调控,侯书记是搞经济建设的专家,他担任副主任是人尽其才。”

  老单位领导升官李晓蕾比谁都高兴,笑了笑:“谢部长还说侯书记一直在区县工作,缺少省直机关工作经验,这次上调跟镀金差不多。将来有机会去地方任职,不是市-委书记就是市长。”

  “这么厉害!”

  “侯厂多有水平,当然厉害,不过你我别想沾他光,现在领导干部任用要求‘五湖四海’,他不会再回南-港,要么一直在省里工作,要么去其它市。”

  “如果回南-港当********多好,到时候提拔你老公当局长,当个副局长也行,我们这帮老部下就可以跟着沾光!”

  “官迷!”

  “不想当将军的兵不是好兵,不想当局长的警察不是好警察,我就是官迷,还是你老公教的。”办公室没别人,王燕忍不住开起玩笑。

  “他才不会教你们这些。”

  李晓蕾噗嗤一笑,拿起看看时间:“你先忙,我回基金会,下班一起带飞飞去新俺吃肯德基,再带他去超市逛逛,给他买点东西。”

  “行,下班我给你打电话。”

  ……

  招兵买马没想象中那么麻烦,几年教官不是白干的,早在市局打算搞刑技中心时,韩博就开始留意刚入学的新生。

  其他来公大招人的市局只能看档案材料,只能跟大四生面谈。韩博不需要,已经考察好几年,该谈的早谈过,只需要履行下手续。

  办完正事,拜访北大导师,请导师帮忙介绍几位医学专家,让人家帮着看看快递过来的程文明病历。

  结果令人沮丧,专家看完病历尤其片子之后一致认为病人下半身能不能恢复知觉、今后能不能站起来,全靠病人自己,甚至要靠运气。

  伤势太重,能捡回一条命实属不易,包括一位院士在内的专家无能为力,韩博只能就此作罢,带着几个刚招到的新同志回南港,让他们以实习生身份先熟悉环境。

  安排好一切,回到家,李晓蕾和韩妈李妈已经回来了。

  吃完饭,跟往常一样陪家人聊聊天,看会儿电视。

  李妈想起一件事,突然回头笑道:“晓蕾,今天不是收到一个包裹么,从美国寄来的。”

  “对啊,差点忘了!”

  李晓蕾兴高采烈,李妈急忙拉住儿媳妇,起身道:“你坐着,我去拿。”

  “什么包裹?”韩博糊涂了,一脸百思不得。

  “好东西,专门给你准备的礼物。”

  李晓蕾接过婆婆拿来的大包裹,撕开包装,取一件防弹背心一边在丈夫身上比划,一边吃吃笑道:“凯夫拉材料的,这有肩挂枪套和工具兜袋,又轻又防弹,可以衬在里面穿,怎么样,喜不喜欢?”

  电影中常出现一个镜头,警察在中近距离中枪后生龙活虎,挨两三枪还在到处晃悠,然后干掉一个甚至几个罪犯。事实上谁要是挨那么一枪,不管有没有穿防弹衣,不迅速送到医院小命很快会挂。

  以AK47为例,在200米这样的中近距离内即使穿防弹衣也会被击穿。子弹从前面进,是一个很小的弹孔,但在后面会造成碗口大的洞!遇到程文明发生的那种情况,别说穿一件防弹衣,多穿几件同样好不到哪儿去。

  在一定距离内或许能防手枪弹或弹片,指望它保命无异于痴人说梦。

  不过这是妻子的一番好意,韩博干脆脱下外套穿上,把枪插进肩挂枪套,摆了个姿势:“喜欢,穿着也挺舒服,估计不便宜吧?”

  “也不算贵,我托人买好几件。”

  丈夫喜欢,李晓蕾特高兴,指着包裹里剩下的防弹衣,献宝似地说:“留两件,你换着穿,每天都要穿。这两件号小,过几天带一件给王燕,剩下这件你明天带给佳琪。”

  想得挺周到,韩博正准备夸一句,电视里正在播放的新闻吸引住他的注意力。

  “为提高学生学习化学的兴趣,增强学生的动手能力,激发学生思维发散能力,今天下午,市第三中学高一化学备课组举办玻璃画制作比赛,一百多名高一学生参加活动。王副市长在市教委、区教育局和学校领导陪同下饶有兴趣……”

  随着画外音,一个个学生出现在屏幕里,几人一组围在课桌上,在老师指导下制作玻璃画。

  “怎么了?”丈夫看得入神,李晓蕾觉得很奇怪。

  “太危险,太大意了,怎么能这么搞,他们的化学是体育老师教的,要出事,要出大事!”

  韩博越想越担心,立即拿起手机拨通开发区分局董局电话。

  “小韩,这么晚了,什么事?”

  “董局,一时半会解释不清楚,请您帮我迅速联系三中校长或教导主任,我要核实一个情况,十万火急!”

  “十万火急?”

  “事关一百多学生的安危,求您了,一定要快!”

  一百多学生安危,这可不是一件小事,董局对他太了解了,非常清楚他不会开这样的玩笑,连忙道:“行,我马上联系,你稍等,等他们回电话。”

  李晓蕾依然没反应过来,拉着他胳膊问:“什么事十万火急?”

  韩博不敢相信这种事会发生在以教育而著称的南-港,凝重地问:“你上高中时,化学老师有没有跟你们讲过氢-氟-酸?”

  “氢-氟-酸,有点印象,好像挺危险。”

  “制作玻璃画要用氢-氟-酸,可是刚才新闻里学生们没采取任何防护措施。”

  “有多危险?”

  “非常危险,搞不好会出认命。”

  正说着,手机响了,来电显示是一个陌生的手机号。

  韩博摁下通话键,急切问:“您好,请问您哪位?”

  “韩支队长吧,我是三中教导主任陈平,分局董局长打电话说您找我有事。”

  “陈主任,我就是韩博,我想核实一个情况,你们学校今天下午是不是举行过一个用氢-氟-酸制作玻璃画的活动?”

  “搞过,市领导正好来我们学校检查工作,电视台也来了,刚上过电视。”

  “陈主任,您知道氢-氟-酸很危险?”

  “韩支队长,我不是教化学的,这方面不是很懂,不过我们使用的氢-氟-酸浓度很低,好像才20%。活动很成功,有什么问题么。”

  没文化,真可怕!

  韩博心急如焚,咬牙切齿说:“陈主任,“它属于剧毒化学品,其本身的酸腐蚀力并不强,远远不能和盐酸、稀硫酸相比;它也没什么氧化性,抵不上浓硫酸和硝-酸。但它能渗入人体深处,与钙离子、镁离子结合干扰包括神经系统在内的多项功能。

  它会导致液化性坏死、骨骼脱钙、低血钙、低血镁、肺水肿、代谢性中毒、心室性心律不整甚至死亡。它可以通过皮肤接触、吸入生效,与人体内的钙离子、镁离子一结合,刚开始时感觉不到,一旦感觉到骨头疼,再抢救已经错过最佳时机。”

  “有这么严重?”陈主任觉得有些匪夷所思,语气带着将信将疑。

  “陈主任,请您相信我,它非常危险,这个问题非常严重。外国电影里的‘化尸水’您听说过没有,指得就是它,不过那是经过艺术加工的,事实上反应速度超慢,化的没那么快。”

  人命关天,何况是一百多条年轻的生命。

  生怕他不相信,韩博强调道:“跟氢-氟-酸打交道,一定要防护。按照实验室操作规程,好的通风是必须的,5%就必须上通风厨橱,20%什么概念!不光要上通风橱,护目镜、面罩也是必须的,而且要全防护的护目镜。

  操作的人要戴厚橡胶手套,单层手套不行,至少要双层,如果手套粘上氢-氟-酸,要摘下彻底清洗,完了要专门处理。要系防溅围墙,不能穿短裤拖鞋,不能在附近吃东西、喝水、吸烟,否则死了都没处说理去!”

  “我想起来了,老师说过,氢-氟-酸是透过皮肤腐蚀骨头的!”李晓蕾惊呼一声,她终于意识到这事有多可怕。

  陈主任听见了,愣住了,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学生们没戴手套,没面罩,万一粘上且极可能粘上,问题能够想象到有多严重。遇到这种情况,市人民医院不能有条件治,要去专业的医院。

  韩博不想耽误时间,冷冷地说:“陈主任,请您立即联系校长,立即统计下午参与活动的人员名单。人命关天,请您务必引起重视,我也会向局领导、区领导汇报。”(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3/44287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