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韩警官 > 第四百四十六章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第四百四十六章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事情发展有些令人啼笑皆非。

  第二天下午,第一批在江城化工医院观察满24小时的学生返回南-港;第三天中午,中毒较重的十几个学生症状消失,在区里安排下回来了。

  在市三院清理创口,往指头里打针,喝葡萄糖水,化学教师王新和另外一个学生指甲都拔了,当时觉得很吓人。

  在江城呆一天一夜,时间长的两天两夜,没打针没输液,就是检查检查、抹抹药膏,身体一样没什么不适,学生和学生家长发现没那么可怕。

  最担心的事没发生,蒋书记稍稍松下口气。为确保万无一失,要求三中给每个学生发四盒“葡萄糖酸钙口服液”。

  哈药六厂,蓝瓶的!

  中央台、地方台、广播电台,天天做广告,靠这个口服液治的病能是什么大病,家长们觉得这跟班里有一学生患上肝炎,学校给全班学生发“板蓝根”预防差不多。

  工作到位,没人闹事,只有人找事。

  一些没参加活动的学生回去跟家长说,家长跑学校问给别的学生发营养品,为什么不给他们家孩子发。

  他们不知道针对氢-氟-酸中毒没好的治疗办法,只有用葡萄糖酸钙。在他们看来“葡萄糖酸钙口服液”是营养品,平时想给孩子买舍不得,现在学校免费发放不要白不要,说不定这钱就在学费里。

  正想方设法控制负面影响呢,这事不能瞎解释。

  三中没办法,干脆一碗水端平,高一年级学生一人发四盒。

  正值国足出线,国家足球队健儿即将参加韩日世界杯之际,举国上下盼多少年,终于盼到中国队可以参加世界杯,在这一大背景下三中发生的重大安全事故事跟海工集团爆炸案一样渐渐淡化了。

  责任会怎么追究韩博不知道,有一点非常清楚,今后南-港市的高中生不仅再见不到氢-氟-酸,估计做其它实验的机会都很少。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只要有点危险的化学实验,从市教委到学校教师会异口同声说“不”。

  周素英听完他的担忧,不禁笑道:“别胡思乱想,这是领导的决定,不关你事。现在条件好,可以搞素质教育,培养孩子动手能力。我们上学时哪有素质教育这个说法,上化学课就做过几个最简单实验,不一样考大学么。”

  矫枉过正,连累整个自然科学。

  韩博越想越郁闷,干脆不想了,起身道:“政委,今天没别的是,我去趟医院,程文明回来了,我再去看看,陪他说说话。”

  程疯子前天晚上回来的,能站起来的希望不大,估计下半辈子要坐轮椅。

  真正的英雄,上级非常重视,包括陈局在内的局领导几乎全去探望过,全慰问过他家属。

  周素英知道“程疯子”是他的老部下,换作平时绝对催他早点去,但今天不是平时,苦笑着问:“韩支队,能不能晚点去?”

  “有事?”

  “曹局和郑支队马上到,来参观我们刑技中心,顺便送民警过来培训。黄主任通知过,汤局和崔局等会儿过来一起接待,你是主官,不能缺席。”

  兄弟市局来人,而且来的就是技侦支队,不能避而不见,必须尽地主之谊。

  这些天一直忙事故调查,这些事韩博确实不知道,好奇地问:“政委,他们的案子有没有破,有没有抓到凶手?”

  “真相基本上搞清楚了。”

  周素英从抽屉里取出一叠材料,从材料中翻出一张照片:“桑云波去安乐投资建厂前,在老家开过一个小商店,一边做小生意一边给从事地下六-合-彩的庄家当‘写单人’。调查发现他们村之所以私彩泛滥,他难辞其咎。

  这个人叫陈启发,今年22岁,大学生,但没毕业。他父母在桑云波蛊惑下买地下六-合-彩,搞的倾家荡产,欠下桑云波一大笔钱。由于还不上,桑云波又天天逼债,夫妻二人走投无路喝农药自杀了。”

  “仇杀,这个陈启发是真凶?”

  周素英点点头,接着道:“陈启发劝过父母不要买,说这是一个骗局。找过村委会,打算请村主任做主,结果村主任也在家研究‘特码’,全村人都在干这个。一些老人甚至埋怨他明明有文化,不帮着研究玄-机,反而捣乱,耽误大家伙发财。

  他一气之下回学校不管了,一年多没跟家里联系。没经济来源,没钱交学费,他申请助学金,平时给小饭店干活,不要工资只要管饭,暑假寒假去工地打工赚钱。在老师和同学眼里是一个家庭困难,但非常有上进心的小伙子。”

  “后来呢?”

  “后来接到噩耗,回老家给父母办丧事,再也没回过学校。调查发现他去过安乐,在新桥镇一家小饭店打过工。外来人口管理严,没身份证不行,办理过暂住证,新桥派出所外来务工人员中有他的记录。”

  周素英顿了顿,翻出一份物证鉴定报告:“他没落网,安乐市局民警从他家找到一些他曾用过的物品,海龙从送检物品上提取到一些脱落细胞,检验结果显示他就是穿过迷彩服且拿过铁锤的人。”

  又是一起悲剧!

  韩博看着照片上挺帅气的小伙子,轻叹道:“为父母报仇,精心策划,嫁祸给一个疯子。疯子不会判死刑,报了仇还不会太内疚。”

  “我觉得他就是这么想的,说明他有一点良知。”

  “可杀人就是杀人,不光杀的好人还是坏人,落网一样要接受法律制裁。不过他这个情况确实特殊,估计法官会从轻发落,给他个死缓。”

  “韩支队,你一样有恻隐之心。”

  “难道你没有,法律不外乎人情么。”

  周素英摇摇头,似笑非笑说:“他不需要我们的恻隐之心,一样不需要法官从轻发落。韩支队,他绝对是我们遇到的最聪明的嫌犯,他嫁祸给张大勇只是为逃亡争取时间,并没有想过让张大勇永远蒙受不白之冤。”

  “什么意思?”

  “三中出事那天,安乐市局110指挥中心接到一个电话,国际长途,说明整个案件真相,详述全部细节。条理清晰,很礼貌,说什么给公安局添麻烦了,表示歉意。”

  这小混蛋不光狡猾而且嚣张,他这是挑衅,韩博将信将疑:“他跑国外去了!”

  “他们那个县年龄大的买六-合-彩,年轻人偷-渡。他好多亲戚在国外,一个帮一个,找‘蛇-头’对他来说不难。他早想好退路,所做的一切只是为偷-渡逃-亡争取时间。”

  “他有种永远别回来。”

  “已经上网了,只要他敢回来照样抓。”

  作为警察,韩博想把陈启发绳之以法。

  作为一个有血有肉的人,韩博打心眼里希望他永远别回来,希望他躲远远的,忘掉过去,重新开始。

  这件事却让他非常失落,犯罪分子太狡猾,这是真正的高智商犯罪。

  陈启发是为他父母报仇的,杀的是一个十恶不赦的混蛋。如果陈启发不是为他父母报仇,杀的是一个无辜的人,公安机关难道就这么眼睁睁看着他逍遥法外?

  “这张照片我留着,以后有事没事拿出来看几眼,提醒自己有句话叫‘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韩支队,这又不是我们的案子。”

  “我们以前没遇到,现在没有遇到,不等于今后遇不到他这种狡猾的嫌犯。社会形势变化太快,犯罪分子反侦查意识越来越强,作案手段越来隐蔽,必须与时俱进,不然下一次被挑衅的就是我们。”

  “这倒是。”

  “对了,六-合-彩案破得怎么样?”

  “战果辉煌!”

  提起这个,周素英眉开眼笑:“安乐市局顺藤摸瓜,组织民警四处出击,曹局早上打电话时说截止昨天下午,共抓获犯罪嫌疑人87名,其中包括和桑云波合资建厂的那个台湾人,缴获几个主犯尚未来得及转移到境外的赃款5千多万!

  全省首例,涉案人员众多,涉案金额巨大,又正值打击地下六-合-彩的专项行动,公安部和省厅非常重视,现在是公安部督办,正在深挖细查。曹局不是空手来的,为表示感谢,准备给我们一笔不菲的培训费,所以你不能走么。”

  “不菲,不菲是多少?”

  周素英笑了笑,竖起食指。

  这是“计划外收入”,技侦支队没辖区,不办理案件,只能收点检验费,没权罚款自然不会有返还,韩博同样高兴,忍不住问:“十万?”

  “韩支队,你是见过大钱的人,以前打击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罚起来几十万起步,十万就把你高兴成这样!”

  “可能太长时间没见过钱。”

  “十万他们也拿不出手,一百万!”

  “曹局在电话里说他们何局跟我们陈局开玩笑,只要陈局放人,他再给一百万。”去安乐帮一下忙,帮单位赚这么多经费,周素英从来没这么高兴过,笑得合不拢嘴。

  “放什么人?”韩博糊涂了。

  “放你啊,何局看中你了,想把你挖过去。”

  “开什么玩笑,我就值一百万?”韩博被搞的啼笑皆非。

  “陈局也是这么说的,别说再给一百万,给五百万也不放。”(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3/44288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