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韩警官 > 第四百五十一章 情况发生变化

第四百五十一章 情况发生变化

  在南港能遇到看着长大的丝河老乡,韩妈果然高兴。

  同李妈一起15准备一顿丰盛的早餐,一个劲儿招呼客人多吃。回忆起过去,念叨起两家的亲戚关系,感慨万千,嘘嘘不已。

  这些年变化太大,她有理由大发感慨。

  老家的老人一个接一个辞世,从春节到现在小半年时间就回去吃过三顿斋饭(丧事)。吴娜的爷爷去年走的,韩博不熟,韩妈熟,因为亲戚关系有点远,没参加老人家葬礼,韩妈很是歉疚。

  众人吃着,她在旁边用老家话说着。

  眼神中既有乡情又带着几分同情,觉得这“孩子”太苦太不容易,辛辛苦苦考上中专,离开闭塞、落后的丝河农村,过上城里人的生活,结果婚姻却失败了。十月怀胎生下的骨肉跟人家生活,想想就替吴娜难受。

  “小娜,晓蕾说得对,以后再来南港办事别再住旅馆,一个女人住外面不安全。直接奔这儿,跟回家一样。”

  “正在谈是吧,听晓蕾说小伙子是总经理。能当总经理,肯定有本事,喜欢就早点结婚。你年龄不算小,也不算有多大,小博和晓蕾不也今年才要孩子么。学文和佳琪你不认识,他俩刚结婚,跟你差不多大……”

  韩家人很热情,但韩家的饭也没那么好吃。

  没结婚生子的适龄青年到了韩家,没被韩妈李妈遇上没关系,一旦被她们遇上,就要接受她们的“再教育”。

  吴娜跟李佳琪之前来这一样被说得面红耳赤,耷拉着脑袋不敢抬头。可长辈说话又不能不回应,只能时不时嗯几声。

  对老妈的热心韩博和李晓蕾早习以为常,小两口笑而不语。

  辛亏是早饭,要是吃晚饭,政治教育估计能持续两三个小时,再次感谢了一番,“逃出”韩家院子,吴娜如释重负。

  “晓蕾,你忙你的,别管我,别送了。”

  “我今天没事,陪你去医院看看吴总,小区门口有个花店,买早点时我妈跟人说好了,就等我去拿。”

  “我跟他真是普通朋友,没必要这么客气,再说他又不是什么大病,只是吃坏肚子。”

  “不认识没关系,关键我们认识,昨晚他还请我们吃过饭。”李晓蕾热衷于凑各种热闹,岂能错过这个帮自己家亲戚长脸的机会,拉开车门直接坐进副驾驶。

  “晓蕾,吴娜,你们商量着办,我先去上班,今天要是不走,晚上来家吃饭。我妈说了,你要是不来她会不高兴的。”

  三个女人一台戏,两个女人一样热闹。

  韩博不想也没时间掺和,把电脑包往副驾驶一扔,跟她们再次打了个招呼,开着商务车先走。

  经济发展越来越好,路上车越来越多,尤其上下班高峰期。

  别人上班时听收音机,听交通广播电台早7点半的节目,韩博习惯听警用频率。等红绿灯的空档,打开前不久刚装上的车载电台,收听指挥中心与各单位的通话。

  “交管中心,交管中心,长江路与东华街交叉口发生交通事故,请立即安排交警出警。”

  “巡警四大队,巡警四大队,东光小学左侧100米处小饭店发生纠纷,报警人王浩,手机号130……”

  车辆剐蹭、吃早点发生口角、早上开门做生意发现卷闸门钥匙扣被人塞什么东西、一个在长途车站等车的旅客马大哈把孩子搞丢人了……跟往常一样,报警的不少,大事不多,甚至有几个是无效警情。

  赶到刑技中心,正好上班时间。

  车位上停好几辆警车,前来送检的区县公安局民警,正在前台办理送检手续。

  “韩支队早。”

  “早。”

  “韩支队,局办公室通知下午2点开会。”

  “韩支队,这是政治部人事处的文件,麻烦您抽时间准备一下材料,论文也要准备一份,月底前要报上去,不能再拖。”

  一到单位就有一大堆事,从大厅走到办公室,手中多了好几份通知和文件。

  各支队长、县(区)公安局长会议必须要参加,政治部让准备材料评“副高”职称,韩博有些不太好意思。

  周素英接过文件看了看,不禁笑道:“你工程师好几年,又不是刚评的工程师,更不是助理工程师,有论文,有专著,有成绩,评副高实至名归,有什么好犹豫的。”

  按照相关规定,只有本科毕业及以上,获得工程师资格5年以上;博士毕业,获得工程师资格2年以上,通过职称计算机能力考试获得相应证书,通过职称外语考试获得相应证书,才能参加高级工程师评选。

  韩博虽然拿到硕士学位刚满一年,但在考上北大研究生、在二所实习时就是助理工程师,当时一门心-思走技术路线,后来又参加工程师评选。

  进修一样算工龄,尽管获得工程师资格不足5年,但符合政治部所说的“破格申报评审”条件。

  能评上高级工程师是对专业技术的一种肯定,能评上当然好,如果有机会,将来还要申请评审研究员级高级工程师(正高)或叫教授级高级工程师(正高)。

  关键现在有行政职务,而职称并非专业水平达到就能评审上的,涉及到工资待遇,关系到地方财政,省里对高级职称有总量控制,你评上别人就评不上。

  “符合评审条件的同志多了,政委,你帮我问问政治部,看能不能让其他同志申报。”

  “该申报的全申报,能不能评上又不是局里说了算。”

  周素英知道内情,带上门笑道:“全南港公安系统副高职称的民警太少,从这方面能看出我们的专业技术水平,有机会申报评审为什么不申报?再说这是市里要求的,只有评审上你才能享受市政府特殊津贴。”

  及时发现三中师生氢-氟-酸中毒问题,立了一大功。

  不过这件事要淡化处理,不太好大张旗鼓表彰。作为副处级领导干部,也不太合适再评功评奖。职务晋升更不现实,刚提的副处,29岁的副处,别说在政法系统,在党政机关也是非常年轻的。

  市里正在评选第一批享受市政府特殊津贴的专业技术人员,津贴其实没多少钱,一个月加一百工资,一年才一千二,主要是个荣誉。

  “国贴”(国-务-院特殊津贴)、“省贴”、“市贴”,见过许多享受“国贴”的专家教授,韩博对“市贴”实在没什么兴趣。

  看着他欲言又止的样子,周素英接着道:“别犹豫了,这不是发扬风格的时候。市里评选30多人,主要来自教育、医疗、农业系统,不是特级教师就是主任医师,政法系统就你一个,用陈局的话说这是政治任务。”

  “就我一个?”

  “骗你干什么,陈局亲自说的。”

  “好吧,我准备准备,不过一个有行政职务的人去评职称总觉得有些怪。”

  他不太情愿是一定道理的,因为技术职称在技侦支队是一件很敏感的事。

  技术民警待遇不高且很难获得晋升,只能走技术路线。

  去年有一个改革传闻,对于刑事技术的工作人员,其工资要与职称挂钩,大致是助理工程师对应副科级,工程师对应正科,高级工程师对应副处。终于有了盼头,同志们兴高采烈,结果一年过去了,传闻始终没有变成现实。

  市局和县区公安局的技术民警没享受到这个对应的待遇,厅直单位的事业编却享受到了。

  他们是省厅招录的,授予警衔,有警官证,工资待遇参公(参照公务员),但他们不是公务员,不是政法干警,在公安部警员信息库里没他们的名字。搞得真警察不如“假警察”,基层技术民警一肚子意见。

  你是支队长,已经享受副处级领导干部待遇,参加职称评审算什么,同志们会怎么看。

  正琢磨这件事会不会影响同志们士气,理化室主任黄志远匆匆走进办公室,递上一份检验报告:“韩支队,老吕送检的死者血样和尿样中果然检出黄曲霉毒素。”

  死者符合细菌性食物中毒症状,检出这个结果韩博并不意外,接过报告问:“有没有通知老吕?”

  “通知了,他等会儿过来拿报告,他说市二院已上报卫生局,疾控中心的人跟他一起过来,区里也挺重视,看样子接下来没我们公安什么事。”

  “黄曲霉毒素?”周素英不明所以,下意识问了句。

  韩博简单介绍了一下,补充道:“它能耐200°高温,相比其它细菌,黄曲霉毒素极难杀灭。已经发生一起死亡病例,疾控和防疫部门当然要查查,万一是死者吃过的食用油或大米,而这些含黄曲霉毒素的粮油已经流向市场,不及时召回销毁后果不堪设想。”

  “可以排除人为投毒的可能?”

  “这东西要用显微镜才能看见,说起来好多粮油产品里有,但想找到它却没那么容易,想培养提取更难,不像一些剧毒化学品只要有门路就能买到。”

  正聊着,手机突然响了,低头一看,原来是老吕打来的。

  “韩支队,情况发生点变化,调查发现死者丈夫是学生物的,他在农科所干过,后来下海卖三株口服液,三株公司垮了之后自己开了家生物技术公司,其实是卖保健品的。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分局领导觉得应该查查。”(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3/44288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