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韩警官 > 第四百五十五章 蹲点

第四百五十五章 蹲点

  送走老同事,安排好支队工作,韩博迎来全新的开始。

  调查吴兰兰吃什么中毒那天下午,局里召开的是“警力下沉”部署动员会。

  局党委针对机关人员臃肿,基层警力严重不足的现状,以及天气越来越热,各种案件会越来越多的治安形势,要求市县(区)局两级机关民警下基层,市局各支队和区县公安领导下一线蹲点。

  公安工作不同于其它工作,治安能不能搞好就看基层警力多不多,公安部多少年前就要求警力下沉。

  然而,机关的政治待遇、经济待遇、生活待遇、晋升机会普遍优于基层,能进机关谁愿意在基层“白+黑”、“5+2”,现在连大队都机关化了,搞得机关民警比基层民警多。

  上级三令五申要求警力下沉,关于这方面的检查也不少,结果陷入“下沉—上浮—再下沉—再上浮”循环往复的“怪圈”,出现“名单”下沉、“镀金”下沉、“挂职”下沉等怪现象。

  干过乡镇公安特派员,担任过派出所长,韩博比谁都清楚基层有多重要,

  别人能不能“沉”得下去管不着,韩博是打算踏踏实实“沉”下来,主动选择来治安压力最大,警力却严重不足的新闸派出所蹲点。

  从今天开始,每周当两天治安民警,开支队的桑塔纳警车过来,不光充实警力,也能一定程度上解决基层的用车难问题。

  前天通知过,所里做好各种准备。

  刚进院子,所长、教导员便迎上来开车门问好。

  “韩支队好,欢迎韩支队来我们派出所蹲点调研。”

  “韩支队,欢迎您来我们派出所检查工作。”

  好久没当治安民警,韩博仿佛回到刚调入公安系统的时代,不光按规定着装,甚至把支队保安的武装带借来了,微笑着举手回礼:“汪所长,蔡教导员,我是来当治安民警的,从现在开始你们是领导,听你们指挥。”

  听我们指挥,你是“少帅”,是副处级支队长!

  汪劲元被搞得哭笑不得,急忙道:“韩支队,您别开玩笑了,里面请。”

  “没开玩笑,看见没有,该带的全带了,不光我听你们指挥,车一样归你们调度。”韩博从车里拿出武装带,把对讲机、手铐、本子、笔全塞进多功能武装带的兜里,想想又掏出手枪,塞进外面的枪套,一边跟儿人往办公室走去,一边系起枪绳。

  教导员蔡圣兵彻底服了,苦笑道:“韩支队,就算下基层体验生活也用不着搞这么夸张。”

  “去其它派出所用不着,你们辖区,不,我们辖区情况复杂,有一个蔬菜批发市场、一个水产批发市场,一个建材批发市场,汽配城和二手车交易市场也在这儿。外来人员多,人流量大,要是发生什么事,全副武装能起到一定威慑作用,能及时控制住局势。”

  分局领导一样要下基层,最早的前天就下来了,只是去的其他派出所。

  人家是开座谈会谈谈心、排查检查,或通过警民交流等形式发现短板弱项,实地解决问题。

  上午九点钟甚至十点钟去,下午三四点走,有些工作忙的领导干脆只“下沉”个名字,有市局领导检查才会来基层,检查的领导一走他就走。

  基层是警力不足,是缺人,但不缺领导。

  汪劲元打心眼里认为这种警力下沉没什么意义,跟走过场差不多,没想到他竟然当真,竟然一大早就来了,甚至赶在同样要下沉到新闸派出所的两个分局机关民警前面到的。

  “韩支队,您别为难我们行不行,我们准备好了材料,正准备向您汇报。”

  “是啊,台账我们也准备好了,开座谈会也行。”

  “听汇报我直接去分局技术大队,不会来你们派出所,别浪费时间,巡逻也好,出警也行,搞基础信息采集或排查安全隐患你们得给我安排个治安员,第一天上班,跟新同志差不多,不熟悉情况。”

  韩博看看小会议室没进去,站在门口态度非常之坚决。

  领导让你安排工作,难道真安排?

  汪所长被搞得焦头烂额,想了想只能苦笑道:“韩支队,要不我陪您去几个警务室转转,顺便熟悉下辖区。”

  “你是所长,陪我转,不用干工作了?”

  韩博不想人浮于事,更不想给他俩添麻烦,用不容置疑地语气问:“今天工作原来是怎么安排的,上午要去哪些地方,要办哪些事。”

  “上午,上午没什么事?”

  “没事,二位,我在基层干过,当过派出所长,上面千根线下面一根针,辖区这么大,外来人员那么多,所里能没什么事!”

  怎么可能没事,事情不用太多。

  基层派出所就是一小公安局,不光要管治安和户籍,消防等各种安全隐患一样要管,各种台账要做,一些案值不大的小刑事案件能破要破,还要协助街道做一些其它工作。

  看样子传言是真的,他属于实干型的,喜欢务实不喜欢务虚。

  再说就是矫情,汪所长正琢磨着让这位副处级民警干点什么,对讲机突然响了,蔬菜批发市场有几个外地人打架,巡警全出去了,指挥中心命令派出所出警。

  “事情来了,我去,一个人不合适,再安排两个治安员。”警情就是命令,韩博毫不犹豫系上武装带,回到车门朝坐在值班室里的两个治安员指了指。

  他给自己安排任务,你能说什么?

  他是敢在上千群众面前果断鸣枪警告、一个人控制住三十多个械斗人员的“韩打击”,他过去也没什么不放心的。

  汪所长权衡了一番,只能同意道:“行,我安排人。”

  “这就对了么。”韩博钻进驾驶室,点着引擎,打开警灯。

  有人打架,不尽快赶到现场天知道会不会搞出人命,教导员急忙回头道:“老王,老顾,上韩支队车,带上警-棍,快点,跟韩支队一起出警。”

  “来了。”

  两个治安戴上“治安巡逻”的头盔,拿着警-棍忙不迭跑了出来。

  蔬菜批发市场在国道边上,每次回思岗都要从门口经过,不需要人指路,韩博把车开出院子,拉响警笛,往市场方向疾驰而去。

  刚才副驾驶门开着,老王没顾上想就钻了进来,回头看看年轻的市局技侦支队长,有些忐忑不安,老顾坐在后面更是一声不吭。

  “指挥中心,指挥中心,我是新闸派出所民警,我们正在赶往现场路上。”

  “指挥中心收到,如需要支援,请呼叫总台。”

  “新闸派出所收到,完毕。”

  韩博按程序汇报完,放下对讲机,回头笑道:“二位,正式认识一下,技侦支队韩博。等会看情况,如果打架的人不听命令,警告制止不了,要注意人身安全。”

  “是,我们听您的。”

  “你们年龄比我大,您来您去的别人听了笑话。”

  为拉近“临时同事”的关系,早上出来时特意买了一盒烟,韩博顺手递了过去:“抽不抽烟,抽的话现在可以抽两口,下车不能抽烟,群众看见影响不好。”

  挺客气,真没架子,不过堂堂的支队长怎么抽10块一盒的烟。

  老王满腹狐疑,接过烟犹豫了一下又放回原来位置,忍着没抽。没抽对了,从派出所到市场并不远,点上也只能抽几口。

  转眼间就赶到蔬菜批发市场,刚拐进大门,只见站在大门口的几个的摊主一个劲朝里面指,站在大卡车和摊位前围观的群众纷纷散开,给警车让路。

  果然有人打架!

  一个人头破血流坐在地上,一个妇女搂着他嚎啕大哭,他们左侧的大货车边,四个人还在打,其中三人赤手空拳,一人手中挥舞着一扳手。

  韩博拉上手刹跳下车,一手摁着枪套,一手指着四人喝道:“住手!把东西放下,全给我蹲下!”

  “听见没有,蹲下!”

  “说你呢,把手松开,蹲下,双手抱头!”

  支队长多大领导,老王可不敢看热闹,同老顾一起用警-棍指着他们警告。

  打架的人全是东山来的蔬菜贩子,贩来的蔬菜全在这儿,把他们拉菜的车也这儿,不是普通小混混,看见警察不敢跑,跑得了和尚一样跑不了庙。

  看见一个全副武装的警察,两个带着头盔的辅警,老老实实放下东西蹲在地上,不动手了嘴里仍骂骂咧咧,声称要搞死对方。

  “嚷嚷什么,聚众滋事,在公共场所大打出手,知道这是什么行为吗?”

  五个人,两个阵营,韩博把人手但战斗力较强的俩家伙先拷上,在老王帮助下塞进警车,转身看看坐在地上的伤者,问道:“有没有打120?”

  妇女哭哭啼啼说:“打了。”

  “你们是市场保安?”

  “是的?”

  两个保安和一个管理员模样的人挤出人群,有人在市场里打架他们没制止得住,面对韩博一脸尴尬。

  保安不是公安,就算公安也不是个个配枪,遇到打红眼人的上去制止很危险,韩博没责怪他们的意思,指指蹲在地上的俩家伙:“帮帮忙,帮我先看住他们,就他们5个吧,有没有其他人?”

  “没有,就他们5个。”

  兼听则明,韩博问道:“因为什么事打起来的?”

  “为价格的事,车上两个是今天刚来的,卸得便宜。这三个去年就开始往我们市场送菜,他们卸得贵,商户不要,他们怪车上的恶意降价,抢他们生意,骂着骂着就动手,结果还没打过车上的。”

  “谁先动手的?”

  打架这种事不光靠人多,也讲究“狭路相逢勇者胜”,市场管理员不无幸灾乐祸地说:“也是他们。”

  大概情况搞清楚了,带回去慢慢问,怎么处理是所里的事。

  韩博看看缓缓开进来的救护车,冷冷地说:“人家卖得便宜就动手,这跟强买强卖,跟欺行霸市有什么区别?先去医院包扎,包扎完了去新闸派出所接受处理。”

  打输了,又是先动手的,坐在地上的男子捂着头一声不吭。

  人可以先去医院看,但不能让他借看病机会跑了,韩博回头看看货车:“他们是那辆车?”

  “这辆。”

  “车主是谁?”

  “我。”

  “车钥匙,身份证,你的身份证也拿出来。听清楚了,新闸派出所,不去后果自负。”

  四个人,一车坐不下,通过对讲机呼叫所里请求支援,向指挥中心汇报现场处置结果,等所里车来的空档给市场管理员做个笔录,他是报警人也是见证人,该走的程序一个不能少。(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3/44288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