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韩警官 > 第四百六十一章 拾金不昧

第四百六十一章 拾金不昧

  走出市委,二人来到人民广场管理处。

  这里有几个车位,刚才都没把车开进市委。这里加挂长江分局广场警务室的牌子,白天尤其上下班高峰期,分局有两个老民警在这执勤,前面有个岗亭,不过那是交警的,跟分局没什么关系。

  “邓局,我昨晚有点事,老吴这两天正好感冒……”领导肯定是为昨晚的事去市委的,民警老魏欲言又止,一脸紧张。

  “意外,不怪你们。”

  邓局摆摆手,示意老魏继续去巡逻,回头看看庄严的市委大门脸,自言自语说:“人流量这么大,武警只管警卫,交警不管广场上的事,巡警是流动的,该来的时候不来,不该来的时候总在眼前转,派出所顾不上,亡羊补牢为时未晚,广场警务室要增加几个人。”

  长江分局辖区既是老城区也是闹市区,重点单位几乎全在其辖区内,治安压力比港口分局和开发区分局大,编制人员却多不了几个。

  韩博能理解他的难处,微笑着问:“有人吗?”

  “想想办法,实在不行安排几个机关民警过来,保证24小时有人。”

  “前天看通报,公交车扒窃又有头趋势,主要集中在长途汽车站至前面公交站牌一线,苏海冰这几天净忙这事,问题他们人太少,又时不时有其它任务,根本顾不过来。”

  “我们注意到了,刑警队也在打击,抓到几个西疆小偷,少数民族,比较难搞。”

  分局局长不好干,尤其长江分局。

  邓局揉了把脸,扶着车门苦笑道:“韩支队,昨晚的事我打算安排一个民警查查,从现在掌握的情况看不太像刑事案件,现阶段也只能这么办。”

  监控视频显示夏占田昨晚进入人民广场时,入口处正好停着一辆110警车,如果他被犯罪分子殴打或受到犯罪分子威胁,不可能不报警。

  社会形势复杂,维稳压力越来越大,公安的事越来越多,编制人员和办案经费却跟不上。种种迹象表明夏占田的死不是一起刑事案件,至少现阶段不符合立案侦查的条件,分局能安排一个民警调查实属不易。

  说句不中听的话,要是死在其它地方,要是市委不重视,分局真不会管。

  一个人就一个人吧,总比不管不问好,韩博笑道:“我没意见。”

  “韩支队,看得出来,张副秘书长跟你关系不一般,王副书记对你也很器重。夏占田的伤到底怎么造成的,能查出眉目最好,要是查不出头绪,帮我打打圆场。等会儿确定由谁负责,我把你手机号告诉他,让他直接向你汇报。”

  “没问题,您那么忙,这些事交给我。”

  “谢谢。”

  “太见外,上车吧,有消息打电话。”

  目送走邓局,韩博给崔局汇报了一下刚在市委发生的一切,再次变成治安民警,驱车赶到新闸派出所继续蹲点。

  支队长把“警力下沉”当回事,分局的两个机关民警不敢不当回事。

  今天来特别早,已经忙一上午,一个正在接警室做笔录,一个同两个治安员出去处警。羁押室跟昨天一样,关十几个,不是涉赌涉黄的就是撬门锁的。

  “韩支队,刚收拾出一间办公室,您看看。”

  所长汪劲元一如既往热情,韩博探头看看:“没必要,我三天打鱼两天晒网,要什么办公室。”

  “您是重点联系我们所的领导,哪能没办公室,什么东西都没添置,全现成的。”

  人家的一番好意,再客气就是矫情。

  韩博干脆走进来,放下包笑道:“行,就这间。汪所,今天有什么任务,需要我干点什么。”

  “什么任务,韩支队,您千万别这么说,马上吃饭,您先休息。”

  “好,不为难你,我自己找事干。”

  遇到这样的领导能说什么,汪劲元正不知道该怎么往下接,院子里进来一老一少两个人,一脸焦急,见其它办公室要么关门要么在忙,直奔这间。

  “公安同志,我要报警,我的包丢了,包里好几万块钱……”

  “别急,先进来,坐下说。”

  韩博从包里翻出印有分局抬头的空白笔录纸,一边示意报警人坐下,一边催促道:“汪所,忙去吧,这边交给我。”

  “那我过去了。”

  “去吧。”

  韩博拿起笔,打量了一下两个报案人,长得像,年龄又摆在这儿,一看便知道是父子。

  小伙子忙不迭拿出身份证,放下身份证又敬上一根烟,回头看看中年人,焦急地说:“公安同志,我叫刘峰,这是我爸,我们是从南岗来的,我有驾驶证,打算买辆货车跑运输,东拼西凑十四万钱,怪我,光想着买车,钱丢了都不知道。”

  十四万,对一个农民家庭不是小数字。

  事情已经发生,再说你们为什么不办张卡,非要带现金来市里买车,不太合适。

  韩博很同情他们的遭遇,也很理解他们的心情,没跟往常一样从姓名、性别、年龄、家庭住址开始做笔录,而是只问重点。

  “怎么丢的?”

  “我们坐大客来的,从汽车站出来时没丢,包背在身上记清清楚楚。平时不怎么来南港,只知道汽车市场在这一片,不知道具体位置,我们就坐出租车,下车从西门进去发现包没了,肯定丢在出租车上。”

  “坐出租车有没有管司机要发票?”

  “没有,要发票又不能报销,忘了要,没想起来要。”

  出租车牌照他们肯定记不得,全市出租车统一车型统一涂装,问这些一样问不出个所以然。

  韩博想了想,接着问:“司机长什么样记得吗?”

  “女的,长头发,三十多岁,穿红衣服,戴白袖套。车上有个带照片的小牌子,牌子上有名字,我看了一眼,好像叫什么红。”

  “什么时候的事?”

  “十几分钟,发现包不见了就问人,人家说赶紧来派出所。”

  “是什么样的包?”

  “黑色公文包,这么大,好几年了,有点旧。”

  韩博掏出手机,翻出公交分局的号码,接着问:“包是你拿的,还是你父亲拿的?”

  “我拿的。”

  “你坐副驾驶,还是坐在后排。”

  “坐在前排。”

  十几万,有些司机会拾金不昧,有些司机可能禁不住诱惑。最担心的是司机对此一无所知,他们下车别人上车,发现有个包,包里好多钱,付完车费把包带走。

  坐在前排稍好点,司机稍稍留心就能注意到。

  韩博示意他们稍安勿躁,举起刚拨通的电话:“公交分局么,我技侦支队韩博,有件事请你们帮帮忙,麻烦你记录一下……”

  韩博这个名字很好使,公安分局值班民警虽然没见过但听说过“少帅”,立即联系市区的几家出租车公司,查询半小时前在长途汽车站带过客,并把旅客送往汽车市场的女出租车司机。

  “别急,应该很快有消息,只要能找到,我们会想方设法帮你们找。”

  “谢谢韩警官,韩警官,我帮您点上。”

  “谢谢,我不抽烟。”

  等了大约三分钟,手机响了,但不是公交分局打来的。

  “韩支队,我田国钢,我刚到分局,邓局让我查昨晚死在人民广场的那个外地怎么受伤的,让我直接向您汇报。我正在看材料,您有什么指示。”

  邓局真会安排,居然找了一个老熟人,一个已调离刑侦部门的老治安民警。

  侦破旬丽案时打过交道,老同志一样能干,韩博看看对面正心急如焚的刘宝贵和刘峰父子,沉吟道:“老田,人已经死了,要是他的死亡确实有问题,时间过去这么久,该跑的早跑了,不急在一时。你先看材料,看完材料走访询问分局辖区内的大小诊所,有消息及时联系。”

  “是。”

  “分局有没有给你安排辆车?”

  “不用安排,我有摩托车,又不是什么大案,听局领导说甚至算不上一起刑事案件。”

  “行,出去走访询问时开慢点,注意安全。”

  挂断老田电话,公交分局值班民警打进来了,他们专门跟公交公司和出租车公司打交道,效率极高,不仅查到出租车女司机姓名,还提供了一个手机号码。

  十几万不是小事,时间紧急,韩博立即拨通司机手机。

  “宋俊红同志,我是市局技侦支队民警韩博,有个情况跟你核实一下,你现在是不是在路上,要是在路上请你靠边接电话。”

  公安什么时候变这么厉害了,事情发生不到半小时就找自己电话。

  宋俊红很紧张,急忙把车停到路边,故作镇定问:“韩警官,我靠边了,什么事,您怎么知道我电话的。”

  “全市就这么多辆出租车,想找个人还不容易,不光不难找到人,找车更容易。”

  外地发生过好几起抢劫出租车司机的案子,为确保出租车司机安全,市局不仅要求出租车晚上出市要进行出城登记,而且要求各出租车公司在车上安装110报警系统,可以锁定出租车位置。

  宋俊红反应过来,变得更紧张了。

  “半小时前,两个旅客在你车上遗失一个包,包里有不少钱,在副驾驶遗失的。宋俊红同志,他们遗失的不是小钱包,是一个老式公文包,你有没有看见。”

  果然因为这事!

  说没见,公安绝对不会相信。

  死不承认,天知道公安会不会当成一个案子查。

  宋俊红傻了,想说实话又不敢说,确切地说是既舍不得又不好意思,毕竟那是十几万,毕竟事情发生已经有一会儿了,你拾金不昧,为什么不早点报警,早点把包交给警察。

  她这么一犹豫,韩博心里有底了,笑道:“宋俊红同志,麻烦你看看车座低下,可能旅客不慎掉在车座下面,你没注意到。人家很急,里面的钱大多是跟亲朋好友借的,人家说了,只要能找到,必有重谢。”

  做人不能给脸不要脸,宋俊红缓过神,作势往副驾驶座下看了看,惊呼道:“真有,韩警官,真有一个包,我刚才没看见,真注意。”

  “有就好,你们天天在外面跑那么辛苦,没注意到很正常。”

  找到了,竟然找到了,打几个电话就找到了!

  刘宝贵父子欣喜若狂,刘峰更是忙不迭说:“重谢,重谢,韩警官,我们必有重谢。”

  “宋俊红同志,听见没有,失主非常感谢你。麻烦你跑一趟新闸派出所,我们在这儿等。拾金不昧,我要给你们公司打电话,要好好表扬。”(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3/44289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