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韩警官 > 第四百六十二章 不明不白

第四百六十二章 不明不白

  蹲一天半点,帮新闸派出所处理一大堆琐事杂事。

  最有成就感的当属帮心急如焚的家长“逮着”一不好好上学,离家出走混得连饭都吃不上,报假警想混饭吃的熊孩子。至于帮刘家父子找到遗失的十几万块钱,那是基层民警三天两头遇到的事,不值一提。

  第一天一早,把韩妈李妈和“李行长”送上小敏的大客,跟往常一样听着指挥中心的通话,开商务车回单位上班。

  周一开会,这是惯例。

  支队党委成员齐聚会议室,韩博先传达局里的指示,周素英组织学习政治部下发的文件,然后听副支队长、副政委汇报,听完汇报安排接下来一周的工作。

  “周三,军分区要销毁一批过期弹药。政委,军分区首长你比我熟,你组织同志们去海边看看,闻闻硝烟味儿。据说子弹比炸-药多,借这个机会让同志们摸摸枪,搞搞实弹射击,不过要注意安全。”

  家就在军分区干休所,老爷子担任过军分区司令员。

  带同志们去见识见识爆炸,让他打打枪,这件事非自己莫属,周素英欣然笑道:“没问题,散会我就跟军分区协调。”

  “陈支队,机会难得,不光我们支队理化室民警要去,你问问各区县公安局,要是他们不是很忙,就组织各区县公安局技术中队的痕迹人员一起去看看,一起感受下。”

  “好的,等会儿给他们打电话。”

  “再就是加强法律意识,我跟几个区检察院和法院协调过,以后只要是我们做过伤情鉴定、法医病理鉴定及物证鉴定的案子,我们就要派民警去法院旁听审理,最好安排鉴定人去……”

  “少帅”与之前的技术大队长有什么不同,归纳起来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

  一是有大局观,不但管本单位的事,也管各区县公安局技术中队,做工作,帮基层争取人员编制,争取经费;

  二是重视业务培训,从去年上任到现在,各种业务培训一期接着一期,法律和理化方面他亲自编纂培训大纲,亲自授课。法医、痕检、影像、电子物证、心理测试方面的业务培训,他想方设法请专家来讲课;

  三是以身作则,只要有时间,只要他擅长的,忙不过来他会上。

  要求民警去法院旁听案件审理,这不只是增强民警的法律意识,也是想以此增强民警的证据意识,增强民警的责任感。让支队民警意识到自己所作出的鉴定,直接关系到法官对犯罪嫌疑人的定罪量刑。

  这么有意义的事支队党委成员自然不会反对,事实上他提出的各种要求,党委成员们几乎从未反对过。

  开完会,走出会议室,一个熟悉的面孔出现在眼前。

  “老田,有事?”

  “周政委,我找韩支队汇报点工作。”

  韩博绝对是市局最尊敬老同志的支队长,先回礼,随即握着田国钢手,侧身解释:“大前天晚上人民广场发生的事,死者亲属今天到,尸体在我们这儿,老田负责这个案子,不能不来。”

  周素英知道这件事,抱着文件叹道:“人死在我们南-港,死不明不白,亲属工作不太好做。”

  田国钢算明白了,邓局不是指望他能把夏占田怎么受伤的查个水落石出,而是让他这个老同志负责善后。

  更令人头疼的是,一些善后工作实在难以启齿。

  夏占田有名有姓有家人,不是一具无人认领的尸体,按规定家属要支付尸体存放的费用。这不是一起刑事案件,还要支付法医病理检验鉴定的相关费用。

  如果家属不出,这笔费用就要算在分局头上。

  亲兄弟明算账,刑技中心只给市局负责的案件免费提供技术支持,区县公安局送检该多少钱就收多少钱,一分不能少,这是制度。

  人家千里迢迢过来,正伤心欲绝,家庭条件又不好,一想到这些老田就头疼:“是啊,我都不知道跟人家怎么解释。”

  “费用这一块你不用担心。”韩博拍拍他胳膊,回头道:“政委,特殊情况特殊对待,并且这件事市委也知道。”

  安乐市局给了一百万培训费,支队虽然算不上财大气粗,但免掉这点费用还是没问题的,周素英很同情死者家属,点点头:“行,你们忙,我跟老韦打招呼。”

  最麻烦的一件事解决了,老田终于松下口气,暗想邓局之所以让他负责这件事,很可能就是看在他在“少帅”领导下侦破过旬丽案,“少帅”会给这个面子。

  “老田,来,我们过来说。”

  “哦。”

  走进熟悉的观察室,田国钢从包里取出笔记本和一叠材料,坐下汇报道:“韩支队,经过一天走访询问,昨天下午终于找到夏占田生前去过的卫生室,这是临江社区卫生室诊治时的记录,当时只是左臂骨折,且声称去大医院看过,接诊医生就给他打了几针,开了这些药。”

  死亡两天前的接诊记录,处方跟从尿样血样中检验分析出来的药物一个不差。

  韩博放下处方问:“当时几个人去的?”

  “一个人,他一个人去的,不过医生回忆有人在外面等他,长什么样记不清,有没有交通工具不清楚。”

  田国钢顿了顿,接着道:“掌握这个情况之后,我就请附近两个派出所调查暂住人口。为确保万无一失,洗了几十张照片,请管段民警和治安员让辖区群众辨认,甚至请几个居委会帮忙,结果楞是没查到,谁也没见过这个人。”

  “死者亲属今天到,我不知道怎么跟人解释,于是从死者的贯籍入手,请分局治安大队帮忙,重点查南云籍的外来人员,在我们南港的南云省人不多,能联系上个个说不认识,说没见过。”

  韩博起身出去找来一份市区地图,越看越糊涂,喃喃地说:“监控视频显示那两个男子往那个方向去了,死者又在临江社区卫生室治疗过,照理说他们的落脚点应该在这一片,难道他们没租房,他们全是刚来的。”

  “刚来一样要有住的地方。”

  “许多旅馆没落实治安管理规定,旅馆尤其上点档次的宾馆也没法落实,登记的人留宿两个没登记的人很正常。”

  “有这个可能,关键监控视频不清楚,没法拿那两个人的照片去询问。”

  摄像头的像素在那儿,离得远,又是光线不好的晚上,并且只拍摄到那两个人的背影和侧面,别说支队的技术民警,就是请图侦专家过来也没办法。

  韩博沉吟道:“或许那两个人跟死者不是来自同一个地方,这条线不太好查。”

  “所以我现在不知道该怎么往下查。”

  “他们不太好查就查死者,夏占田钱包里没多少钱,他来我们南-港不可能是旅游的。我给刑警支队打电话,请他们发协查通告,请各派出所问问全市的大小用工企业,包括大小饭店,看死者有没有在市区找过工作。

  年轻人喜欢上网,再请治安部门帮帮忙,查查各网吧的上网记录。现在跟以前不一样,市区网吧装的是同一个管理系统,上网必须实名,必须办一张本地的上网卡。”

  查案需要什么,不光要经费还要权限。

  一个治安民警只能请熟悉的派出所帮忙,明明办的是公事还要欠人情。“少帅”出面就不一样了,你跑断腿,你求爷爷告奶奶,他只需要打几个电话。

  负责善后就要给死者亲属一个交代,能搞清楚真相总比这么稀里糊涂的好。

  田国钢不想错过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急忙道:“韩支队,现在许多洗浴晚上也留宿,有些浴室住一夜比住旅馆便宜,虽然一样要登记,但他们没上旅馆酒店管理系统,我觉得这些场所也应该查查。”

  “就这么办,我给他们打招呼,留你电话,一有消息他们会及时给你反馈。”

  “行,你那么忙,不能因为这事总打你电话。”

  正说着,他手机响了,接通说了几句,起身苦笑道:“韩支队,死者亲属到了,我去门口接。”

  “去吧,我给曲主任打过招呼,登记一下就可以去停尸房。”

  死者亲属此刻绝对伤心难过,韩博不想看到他们伤心欲绝的样子,一个大活人在南港死得不明不白,确切地说是没脸见他们。

  给刑警支队打电话,给治安支队打电话,一切安排妥当,迈着沉重的步伐回到办公室。

  搭档刚出去,正打算看看上周各功能室的检验记录,妻子打来电话。

  “我们到了,我刚到基金会,我妈跟你妈去小单家地里摘菜,纯天然无污染,没打过农药的。卢书记在我身边,卢书记要跟你说话。”

  丈母娘是正儿八经的城里人,从小没种过地,就喜欢往菜地钻。

  至于老卢,他本来就是基金会名誉董事长,“李行长”不在他说了算,“李行长”在他一样说了算。

  好几天没听见他声音,挺想念的,正准备开口,就听见他在电话那头兴高采烈说:“小韩,星期天有没有时间,晓蕾说你星期六和星期天去派出所蹲点,平时蹲无所谓,这个星期天不能蹲,必须回来。”

  “什么事?”

  “焦汉东不是要调走么,我们要欢送,现在一个比一个忙,请客吃饭都凑不齐。牛老板拿了个大工程回不来,我刚出院老马又住院了,你再不回来更没人,不热闹!”

  马主席住院应该不是什么大病,不然他会首先说老马生病的事。

  焦汉东交流到外地任职意义重大,他是继已去世的黄书记之后第二个从良庄走出去的党政干部(在老良庄人眼里公安不算干部),何况关系一直不错,之前甚至是一个班子的成员。

  这么大事没时间也要抽时间,韩博一口答应道:“没问题,我肯定到。”

  “这就对了么,工作永远是干不完的。你回来,晓蕾就不回去了。程文明搞成那样,你也要小心点。枪干什么用的,犯罪分子不听话就掏钱,敢拒捕就开枪。公安为什么有威慑力,就是因为有枪。”

  开枪,开什么玩笑!

  现在枪支管理越来越严,搞得许多民警不敢配枪。

  韩博被搞得啼笑皆非,强忍着笑说:“卢书记,别光顾着说我,你也要保重身体。你现在抵抗能力大不如以前,平时多注意点。”

  “我没事,我好着呢,就这样,星期天,我等你回来。”

  臭脾气,听不得别人说,一提到注意身体他就嫌烦,就毫不犹豫挂断电话。韩博摇摇头,暗叹老卢真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3/44289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