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韩警官 > 第四百六十七章 人情社会

第四百六十七章 人情社会

  干过的单位多,老领导老同事多,各种各样的事自然少不了。

  刚挂断张自林电话,大学毕业参加工作遇到的第一位上司、从保卫科长干成门卫、这些年从未求过老部下的姜国平突然打来电话。

  他大哥姜国松是一个农民,六十一岁仍在县城一工地干活。

  一小时前,在开夜工骑电动车回家的路上,不知道撞上什么东西摔破头,生命危险倒是没有,主要是眼睛。县人民医院治不了这样的伤,让赶紧来市一院。

  他打这个电话倒不想走什么后门、找什么关系,只是平时几乎不来南-港,人生地不熟,一下子没了主意,不知道该怎么办。

  当然,如果能找个熟人帮帮忙,少做一些没必要的检查,不开那些没用的药,能节约点医药费更好。毕竟他不宽裕,他大哥家条件更一般。

  “姜科长,让大哥大嫂别急,我给赵主任打电话,就是卢书记的儿媳妇,她是外科主任。你们上路了,好,我去医院门口等你们,到了给我打电话。”

  “韩博,拜托了。”没本事没办法,遇到点事只能求人,老部下如此帮忙,姜国平终于松下口气。

  “看眼睛要紧,自己人别这么客气。”

  谁没几个朋友,谁家没点事。

  董局非常理解,拉开门催促道:“去吧,路上开慢点。”

  感谢完老领导,一边下楼一边打电话联系赵主任,打通没人接只能联系“芦笋”。市一院的外科主任比警察忙,“芦笋”说她今天好像要做一台大手术,估计手术没结束,人这会儿还在手术室。

  没办法,只能找田学文,住院医师也是医生,有他在至少知道该把病人往哪儿送。

  赶到市一院,同匆匆跑出来的李佳琪一起坐车上等。田学文正在值班,等会儿可以抽时间过来帮帮忙,现在不能离岗。

  “韩支队,夏占田的事查怎么样?”

  医生忙医生的工作,警察当然说警察的事,她去勘查过现场,一起看过尸体解剖,有此一问很正常。

  考虑到明天要回良庄,她明天正好休息,韩博决定给她“压压担子”。

  “晚上刚查出点头绪,夏占田左臂骨折可能是故意造成的,故意制造工伤讹诈用工企业。打开储物箱,里面有个移动硬盘,硬盘里有几段监控视频,后面有电脑,你调出来看看。”

  “从哪儿调的?”

  “开发区一家企业,晚上随便问了问,明天分局会安排民警去勘查现场,找相关人员做笔录。”

  查来查去竟然查出这么一个结果,李佳琪倍感意外,拿出硬盘爬到后排,从电脑包里取出他的笔记本电脑,仔仔细细看起监控视频。

  “企业赔给他一万二,不算多也不算少,问题是钱哪儿去了。幸好通过监控截图查到这个家伙身份,从开发区回来前我给包括东港在内的几个区县公安局打过招呼,如果这个肖军仍在南-港,只要他住旅馆或上网就能第一时间找到,只要能找到他,来龙去脉基本上就能搞清楚了。”

  韩博抬头看看后视镜,接着道:“案子是老田负责的,关键他离开刑侦部门太久,分局警力那么紧张也给不了太多支持,我明天又要回一趟思岗。佳琪,你明天正好休息,能不能帮我接着往下查。”

  “我,我只是法医。”

  “你首先是一个警察,然后才是法医。参加工作五六年,哪个区县公安局没去过,哪个区县局刑侦副局长、刑警大队长不认识你,你出面比老田出面好说话。”

  “韩支队,我不是怕苦怕累,是从来没办过案。认识人是不少,可在人领导眼我算什么,就是一法医。”

  她不是没能力,她缺少的是机会。

  事实上不光她,支队技术民警都一样,很羡慕侦查,个个想破案,但工作的特殊性和重要性又决定了不可能让他们去搞侦查,要是让他们搞侦查,谁去搞技术。

  调动是不可能的,但可以让他们锻炼锻炼。

  上次侦破旬丽案时,技术侦察大队民警锻炼了一下,韩博决定把锻炼进行到底,语气不容置疑:“法医怎么了,法医一样办案。就这么说定了。你嫂子正等着我呢,明天一早必须回思岗。”

  已经查出头绪,接下来要做的只是收集、固定证据,同时等这个肖军露面。

  没什么挑战性,不是什么疑难案件,但李佳琪想了想还是愁眉苦脸说:“可是……可是我什么都没有?”

  “你要什么?”

  “我,我……”

  韩博岂能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不禁笑道:“我给刘支队打电话,桑塔纳归你用。如果需要花钱,你自己先垫着,回头让老田拿到分局报销。要是肖军跑外地去了,需要异地传讯,需要出具什么手续,直接给边大打电话,他会帮你安排。”

  “他们为什么不管?”

  “毒案还没忙完呢,又赶上两个专项行动,分局刑警队忙焦头烂额,实在抽不出人。”

  长江分局是治安压力最大的一个分局,而且这个案子市委过问了,市局不能完全推给分局,崔副局长那天晚上让他出现场,说白了就是让他代表市局负责到底。

  李佳琪反应过来,合上电脑笑道:“好吧,我试试。”

  正说着,一辆面包车缓缓停在前面。

  下来两个人,熟悉的身影是姜国平,他身后的年轻人应该是他侄子,韩博推开车门下来迎接,李佳琪急忙掏出手机给田学文打电话。

  韩博跟姜国平握了下手,走到车边朝前面指了指:“师傅,不去急诊,直接去外科大楼。大哥,坚持一下,眼科医生联系好了,人家在上面等。”

  “谢谢韩科长。”

  “不谢不谢,师傅,直接往前开,晚上没人管,刚才看过,前面有车位。”

  把他们带到外科大楼,把人扶进大厅等电梯,田学文到了,先看看伤势,回头道:“先请吴医生看看,伤这么严重,估计要检查,检查完了就要做手术。”

  “田医生,拜托了。”

  “没事,电梯到了,上楼,12楼。”

  伤口在县人民医院处理过,没必要再去急诊,直接奔耳鼻喉及眼科的住院部,接诊的吴医生一样是主任医师,大晚上把人家请来的。

  在护士站里的处置室看了看,当即让护士帮着办理住院手续,然后回到医生办公室开出一大堆检验单,然后正如田学文所说开始打电话叫人准备做手术。

  李佳琪是医生家属,本来也是学医的,医院她熟,同病人妻子、儿子一起带着病人去交费去做各种检查。

  医生说及时手术,眼睛问题不是很大。

  姜国平松下口气,打发走司机,靠在韩博车上抽起烟。

  “韩博,要不要意思一下,做手术,不是其它事,我不懂市里的规矩,医生包多少,麻醉师包多少?”

  “这是无红包医院,没必要。”

  “真不要,没事,我嫂子准备好了。”

  “真没必要,再说我们有熟人。”

  人情社会就这样,韩博不想再聊这个话题,拍拍他胳膊:“手术不大,最多两三个小时,大嫂和光明要在这照应,你在这帮不上忙,等做完手术去我那儿。晓蕾在良庄,家里就我一个人。”

  “不麻烦了,我在周围找个小旅馆,看明天怎么样,要是没事,明天一早回去。”姜国平一如既往地不想麻烦人。

  韩博怎么可能让他住旅馆,笑道:“跟我还客气,正好去认个门,而且我明天一样要回去,一起走,坐我车,多方便。”

  “你要回去?”

  “焦书记不是要调走么,卢书记打算欢送一下,你老战友接了个大工程回不来,马主席住院,老袁在江城女儿家,我再不回去更没人。”

  想当年在丝织总厂担任保卫科长多风光,企业干部一样是干部,工资比党政部门高,待遇比乡镇干部好。

  这才过去几年,公务员待遇提高了,企业干部成了职工,连事业编都不如。

  他这个副科长变成市公安局副处级支队长没什么好说的,毕竟人有学历有能力,是国家统一分配的干部。杨小梅当时什么处境,民政局硬塞过去的转业军人家属,只是比临时好一点点。现在人家是公务员,是工商局的正式干部。

  高长兴、小单……

  当年分流到公安局的保卫科职工,现在混得一个比一个好,而自己这个副营转业的干部成了一个看大门的。

  人生际遇无常,姜国平感慨万千。

  事情似乎全凑一块来了,二人正聊起丁总、古总和钱总等丝织总厂老领导,老卢居然打来电话。

  “小韩,有没有休息?”

  “没有,正在外面。”

  “忙不忙?”

  “不忙。”

  “不忙就好。”

  老卢很高兴,不无兴奋说:“小韩,常副师长回来了,我也是刚接到电话。在东海下的飞机,大半夜没开思岗的车,坐得是奔南-港的,我找车来不及,你帮我去车站接一下。你明天不是回来么,让常副师长在你那儿住一晚,明天一起回良庄。”

  常援建一样是老朋友,当年去北河抓捕逃犯顾新贵时人帮过很大忙。

  师参谋长是部队首长之一,许多部队的参谋长不需要担任副职就可以直接担任师长,结果被良庄籍干部非常看好的他没能一步登天,年龄也决定了他同周素英爱人一样此生很难再圆将军梦。

  春节时去BJ老卢提过他的事,韩博忍不住问:“卢书记,常副师长这次回来有什么事?”

  “家里有点事,不是为转业安置,他可以干到退休,直接进干休所。”

  “我以为他要转业呢。”

  “不说这些了,赶紧去汽车站,他马上到,刚才打电话时说正在过江。”(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3/44290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