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韩警官 > 第五百一十八章 问题严重

第五百一十八章 问题严重

  办完手续,见过在家的政法委领导,韩博正式成为省政法委研究室副主任,不再是一名警察,哪怕只是暂时的。

  接下来的去向研究生李主任心知肚明,没安排具体工作,韩博可以一心一意地了解情况。

  黄秘书准备了一大堆举报信和上-访材料,有直接寄到政法委的,有高检、高法甚至司法厅转来的,把这些全看完对雨山县公安局存在的问题应该能有点底。

  不作为,徇私枉法,给黑恶势力当保护伞,案件迟迟不破,明知道逃犯在哪儿不去抓……诸如此类的问题不胜枚举,看得韩博头皮发麻。

  是否属实,需要进一步核实。韩博整理了一下,把群众举报的材料放一边,看起一份基层民警联名签署的材料。

  尊敬的林书记:您好!

  我是雨山县公安局的民警,我今天代表全局几十名年轻民警向您告状。我们通过地区机关遴选考试进了面试,但局领导不出同意报考证明,不准我们参加面试,而那些有背景有关系的人却可以走后门轻轻松松调走。我们对局领导处事不公不服,我们希望在凭本事考上更好的、更适合自己发展的岗位的时候,能拥有调动的自由。

  我们大多来自雨山周边几个县,以桂山、新陵籍居多,也有一些向往更高平台的雨山本地人。当年我们大学毕业,响应国家‘先就业、再择业’的号召,通过公务员考试来到雨山县公安局工作。我们并未和单位签订最低服务年限协议,招考公告上也并未提出必须要在雨山工作的最低服务年限。

  现在我们想择业,重新参加公务员考试或地区机关遴选考试的时候,却遭到局领导的刁难,局里发文:工作期间未满国家规定公务员最低5年服务年限,不批准调动。我们查过有一些部门规章,但各地执行起来都有出入,就算在我们局,这一条就从来没有认真执行过。

  近年来,我们局工作不满五年调出去的很多,稍微列举一下:

  蒋新明,2001年9月进入我局工作,2002年9月就调入地区国土局。(一年试用期未过,跨县区)

  毛琳琳,2000年9月进入我局工作,2002年6月调到桂山县法院工作。(不满五年,跨县区)

  ……

  条件艰苦,想办法调走的人不少,没能调走的想走。

  想进来的千辛万苦不能进,想出的寻寻觅觅不能出,韩博陷入深思,沉默了好一会儿接着往下看。

  “既然部门规定一直没认真执行,如今为什么就要认真实施了呢?因为这次地区组织的公务员遴选,我们局进入面试的人太多,能入围的人都堪称局里做事的骨干。一个局,在编四百多人,实际上一线执法一百多个人,管理岗位百来个人,还有一百多个人都是占着茅坑不拉屎的。做事的都调走了,局里就空了,所以发这么一个文不让大家参加遴选面试。”

  “每次有人调走,有关系的成竹在胸,有背景的出面活动。而我们这些辛辛苦苦考上的,在局领导办公室苦苦哀求,痛哭流涕甚至下跪哀求局领导签字。男儿膝下有黄金,但为了自己的前途而折腰,甚至下跪,我只能哀其不幸。”

  “人挪活,树挪死,流水不腐,户枢不蠹,道理大家都懂。我们之所以想考走,是因为家中父母老迈;是夫妻、情侣两地分隔感情渐淡;是家中有黄口小儿需要照顾,还有的是想寻求更广阔的发展平台。”

  局长政委都不是本县人,你们也为人父亲,对于想走的同志,我们希望领导能够真心体谅,将心比心替我们考虑。要留人,请将从优待警落到实处,真心关心民警的实际困难,真正不搞形式的走一回群众路线。”

  “比如,让久病的父母床前有孝子,让刚出世的婴儿见得到父亲,让大山深处的未婚民警讨到老婆,让外地民警考的来、安的心、留的下,让有志于公安事业的优秀民警能凭能力提拔的上,而不是靠一纸规定强行将我们的未来留在雨山……”

  从优待警,说这么多年,却一直没真正落到实处。

  南港如此,雨山那个国家级贫困县更不用说,警察只是一个职业,民警全生活在现实中,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很正常。

  报到虽然没见到政法委林书记,但另外几位副书记的言外之意说得很清楚,全省有五十几个国家级贫困县,省里必须一碗水端平。

  换言之,不会因为自己即将出任雨山县公安局长就会厚此薄彼,在政法专项经费上有所倾斜。

  办案经费没有,基本工资都不能保证按时发放,工作环境又那么艰苦,队伍士气自然不会高,队伍没士气,治安自然而然搞不好。

  韩博长叹一口气,正准备打开电脑看看有没有雨山县的新闻报道和网上舆论,李晓蕾的电话到了。

  “老公,怎么样,安顿下来没有?”

  “暂时安顿下来了,在省委机关宿舍,不过住不了几天,下周一以省政法委研究室副主任身份去雨山调研。”

  李晓蕾走到落地窗边,看着斜对面即将竣工的思岗县城第二栋高层建筑,好奇地问:“调研多长时间?”

  “一个月,跑完所有基层所队,正式调动手续和新任命应该能下来,到时候直接去地区公安局报到。”

  “地区公安局?”

  “凯山经济落后,没有市委市政府,还是地委和地区行署,地-委书记相当于市-委书记,地区行署专员相当于市长,地区公安局相当于市局。公安局也是刚改称不久,以前叫地区公安处。”

  “有多落后?”

  “到底有多落后要等实地看看才知道,不过吃饭时林书记的秘书小黄倒是提过,说雨山是国家级贫困县,在那里甚至可以看到一家人合穿一套衣服的。并且那里的人一点改变自己生活现状的意识都没有,每年就等着国家发扶贫款和外界的捐款,等把这些钱用完之后再等下一年的扶贫款。

  自然条件恶劣,地远路偏,交通闭塞导致物资交流和商品输出的困难,严重制约当地经济发展。但比经济更贫困的是教育的贫穷,由于生育政策比较宽松,很多家庭生育好几个孩子,导致那些孩子接受教育的不多。山区没学校和观念落后等问题,也在阻挡着孩子接受教育。”

  经济落后,政府没钱。

  政府没钱,公安经费更不用说。

  李晓蕾意识到丈夫接下来会面对什么,不禁说道:“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没钱怎么行,没钱你怎么打开局面?”

  “正为这发愁呢,许多民警干不下去,在基层呆不住,反映材料都寄到省政法委来了。”

  “创收啊,你干这个不是挺在行的吗?”

  “创收,开什么玩笑。别说不能乱罚款,就算想罚能罚,也要有钱给你罚。”韩博被搞得啼笑皆非,顺手打开电脑。

  “那怎么办?”

  “先去看看,没有调查就没发言权,更不会有什么好办法。”

  李晓蕾笑道:“实在不行去趟BJ,跟人家一样‘跑部钱进’,扛着国家级贫困县的牌子去化缘,看能不能争取到点专项经费。”

  雨山县缺的不是公安局长,而是侯厂和焦汉东那样能把经济搞起来的党政干部。

  想到这些,韩博轻叹道:“一个省就50多个国家级贫困县,全国更多,光靠跑估计解决不了问题。想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还得找县委县政府,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县里想想办法,其它地方节约节约,应该能给公安解决点困难。”

  “你慢慢想办法吧,我下班了,今天回市里,周一再回来。”

  “路上开慢点。”

  “我不开车,坐大巴,小敏已经到楼下,刚看见他车。”

  “行,到家再给我打电话。”

  挂断手机,坐到电脑前浏览起与雨山相关的内容。

  这边不像南港,政府上网工作好像没开始,搜不到县政府的官方网站,输入几个关键词搜到几个论坛,发现好多关于雨山县治安的帖子。

  一个在雨山工作的外的人发帖,一星期前的一天晚上9点左右,开车和朋友吃饭从县城开车回矿上时,经过路面积水路段,不慎溅水在一辆停在路边的面包车身上,这是很正常不过的事,他们也没有在意。

  谁知车开出七八百米,被那辆面包车和另外几辆面包车团团围住,说他的车整水淋到他们的车哦,要赔一辆新的车给他们!

  说了半天又改口要赔一万八千八百八十八元,一直威胁当事人凌晨3点,期间报过警,110、122去了都无济于事。

  110说这不是治安案件,122说这不是交通事故,没办法协调解决!

  最后是一个当事人找去的朋友解围,出八百八十八元外加给他们洗车放鞭炮挂红,事情终于得到了解决。

  这不是车匪路霸么,这不是敲诈勒索么!

  韩博越想越愤怒,暗骂出警的民警到底知不知道自己的职责。

  更让他无法容忍的是,当地居然还流传一个黑-社-会的歌,受香港电影《古惑仔》影响,连几个中学的学生都在成立帮-派。

  总之,不管当地人还是外地人,尤其外地人,晚上最好不要出来,那里亡命徒很多,基本都是毒鬼,他们穷凶极恶,被他们盯上搞不好连命都会丢掉。(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3/44295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